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杨
老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6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2016-04-17 09:11:42)
标签:

油勺儿

美食

家乡

油炸食物

苍溪

分类: 口腹之欲

   面对油勺儿,有个难题你需要先解决掉:它的油炸食品身份。毫无疑问,在高温食用油中浸炸过的食物很香,有人吃完连抓食物的手指都要舔两遍;然而,据说现代科学研究表明,油炸类食品对健康不利,于是有人嗅到油烟都要退避三舍。To be or not to beit’s a question.

再放大到整个食物层面,还存在个问题:有些饭菜只有在家中才吃得到并且才能吃出那种味道和感觉,同样的,有些食物却适合在外面的饭馆或者饮食摊吃,比如说油勺儿。

我妹妹讲过一件事:“有一次想吃油勺儿了,爸爸妈妈就请街上卖油勺儿的杜叔带着专用的勺子到家里炸,弄了很多馅子,炸出来两筲箕。结果那次吃了过后,好久都不馋了。”她的感悟:“要是在外面买的话,总觉得没吃够。”再好吃的东西,吃一个是香,吃上两个是享受,要是吃上三个,呵呵……

油勺儿要在外面买着吃,另外一个主要的原因是要用专门的工具:炸油勺儿的勺子,并且至少要三把。这种勺子同饭勺的区别在于,勺面要平坦一些。咬下一口油勺儿,曲面的弧度要刚好贴合你的小嘴,弧度太深或者太浅,都会失去吃油勺儿的美感。铁匠铺里,油勺儿摊的老板娘一再叮嘱老铁匠:“你打这个弯弯,不能浅又不能太深,要合适哈……”老铁匠只是盯着勺子锤打,懒得理她:“要不你张开嘴试一试?”提起绯红的铁勺浸进水里淬火,“瞿”的一声,水泡翻滚。老板娘吓了一跳,离开老远:“你个老家伙,二天人家的嘴巴吃油勺儿不赶口嘛,骂的可不是我哦!人家要说,哪个背时铁匠连个勺子都打不好。”

油勺儿的原材料却很简单。先要准备米粉子。好几次在油勺儿摊子前面等候时,总有人问:“你这用的是面粉吗?”不同的老板娘会说一样的话:“是米粉子,咋能用面粉哦,炸出来不酥脆。”大米用水泡一夜,磨细,炸出来的油勺儿口感酥脆又不会发硬。现代化的工具让人们从劳动中解放出更多的时间去休息,比如,直接用粉粹机把大米磨成米粉,用的时候抓一把,加些水就可以了,有一次我就是看着老板娘这样手脚麻利地给我炸出一个。咬一口下去,“好硬啊!”我的舌头抱怨起米粉子。“你不能全怪我。我来自于水稻,从夏天到秋天,要喝多少水才长出来的,尽管你们把我晒干了,可那是为了方便储存。我只有再次喝够水,才能给你好吃啊!等不及一个夜晚,让我在水中静静地泡上两个小时也好吧?这样我的内心才是湿润的,尽管高温的油会再次榨干我表面的水分。”干硬的米粉子在我嘴里跳动着反驳。

其实这也不能全是干米粉的错,既然是一伙的,小伙伴们还可以做一些补救,比如:多放一点馅料。这样是不会增加什么成本的,如果你了解油勺儿的馅料简单到什么程度的话。豆腐,豆芽,胡萝卜,香葱,就这么些食材,这么多年,我还没吃到过里面放肉馅的。把它们切细,一堆堆码好,你看,水灵灵的白色、黄色、红色和绿色,静静地等待着大师的调色板。一样来一勺,多点豆腐,还是少点葱,全凭老板娘手抖不抖,撒些盐,拌一拌,色彩打乱了,那些比葱多的豆腐,三块五块的在巴结着一两节葱花,间或,它们中间钻进来一些豆芽和胡萝卜,打破了平衡。

旁边的油锅开始升腾热气,在等待着煎熬者或者被煎熬。老板娘从油锅里拿起已经加热的勺子,倒一些调好的米粉子,晃动着让它们跑满勺子,然后把多余的米粉子倒出去;舀一勺馅料,压一压,再来一些,中间多一点,四周慢慢减少,要是想口感软和一点,馅料应该可以增加一些,再压一压,接着在上面再淋一层米粉子,可以下油锅了,另一只手上的一把空勺子压在上面,让它们全部沉进油锅里。十多秒钟以后放开勺子,油勺儿成型了,从勺子里跑了出来,在翻滚的油锅里漂浮。

油勺儿还需要煎熬一些时候。老板娘的手机提醒有APP更新,点开,原来又一个订单来了:“给我用浸泡三小时的米粉;里面加百分之三十的豆腐块,边长五毫米;百分之二十五的豆芽,井水发出来的,每颗豆子要切成两半;百分之三十的胡萝卜,不切颗粒,切成长不超过三厘米宽不过六毫米的长条;要用小香葱,葱白的比例要大于百分之五十。底部的馅料高度为十二毫米,这是我最喜欢的口感。油温不超过二百二十度,炸制时间控制在两分三十秒,油温曲线就不要求了。注意:盐要控制在五克,不能加味精。用吸油纸包裹两层。请于十一点五十分之前送到,地址……”

老板娘将沥了油的油勺儿递给我,还有点烫。然后转身,对着手机点击了几下,喊道:“二娃子,要吃油勺儿就自己过来取,老娘炸的,爱吃不吃!”瞬间,智能制造在我背后落地。

油勺儿好吃吗?别急,有人会告诉你。麻烦你帮我拿着一下,我来拍几张照,先发到朋友圈再吃。

几十秒后,评论亮了:

“尼玛,毒药啊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快给解药!”

“我每次回去都会在招待所对面买个吃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

 

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口腹之欲(三十三)---油勺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