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杨
老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680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醉在宋词里(一)---缘何芳尊唯恐浅

(2015-09-12 12:33:46)
标签:

宋词

方尊

相思

分类: 口腹之欲

宋人好饮酒,或许是因为太祖皇帝带了个好头。“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是在醉酒中被完成的;“杯酒释兵权”,飞鸟尽,良弓藏,卸磨杀驴,这么难办的事,也就在杯盏之间轻松解决。而词人饮酒似乎更甚,这大概是赋诗填词的传统,中国第一部文人词集---《花间集》,基本上是为青楼妓女和教坊乐工写的,在“花间尊前”唱的歌曲。但是,为什么只有《花间集》而没人编辑一部《尊前集》呢?没考证过,而这并不影响宋代词人以酒入词的雅好,宋词三百首,超过六成的词中都少不了酒。

那让我们瞧瞧他们喝酒都为了些啥事?

相思除是,向醉里,暂忘却。”【张元幹】(怎么解开这相思之情?除非是在醉乡里才能忘却啊!)相思,要用酒来解。

尽日沉烟香一缕,宿酒醒迟,恼破春情绪。”【赵令畤】(终日里独自看沉香的轻烟从香炉中升起,昨夜喝醉了,醒来已晚,心中的烦恼连春天的情绪都破坏掉了。)“新酒又添残酒困,今春不减前春恨。”【赵令畤】就算是在明媚的春天,可是因为思念着远方的丈夫,妇人只好以酒寻醉,意图忘却相思之苦。可她忘掉了吗?只有向酒中寻找答案了。一幅幅思妇伤春的闺怨涌现在词人的画面中。

词,基本上是写给歌女唱的,因此词人写相思题材时,常常以在家苦闷忧愁的妻子思念在外游乐不归的丈夫,从女性的角度来填词,比如上面提到的两首。“买花载酒长安市,又争似家山见桃李?”【柳永】(我在长安这样的繁华都市,花钱寻欢作乐,装满一车酒随时痛饮,可是就算这样又怎比得在家乡见到桃李似的佳人呢?)宋词从柳永开始,一反之前的思妇角度,开始写丈夫思念恋人,无疑开创了词的新气象。“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柳永】就算喝醉,就算饮酒听歌,勉强作乐,也一样没有滋味啊。为什么会这样?柳永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因为思念着我的恋人啊!

一样相思,柳永是直接的,在吴文英(梦窗)这里却要委婉得多了。“清尊未洗,梦不湿行云,漫沾残泪。”【吴文英】残酒在杯子中也懒得洗,反正片刻都不会离开酒。那是因为重返杭州,心头对亡妾的相思郁结难消,只有以酒浇愁了。

醉梦里、年华暗换。料黛眉,重锁隋堤,芳心还动梁苑。”【卢祖皋】春天到来,词人在他乡,醉梦中思念妻子,然而词人却不继续写我有多么想念你,角度一变:我料想到你(黛眉)这会儿一定在思念丈夫。是词人醉了才会有这么自然的时空转换吗?或许是吧。周邦彦在这方面更有变化。有直接抒发情感的:“拼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周邦彦】情人离开了,音信全无(“嗟情人断绝,信音辽邈。”)我对她的情结却断不了,要解开这情结,就如同《解连环》一样,只有对着花对着酒,为她落泪。也有角度突然一转的:“尊前故人如在,想念我、最关情。”【周邦彦】喝酒时候如果老朋友还在,他想念我,最情深意重了。是词人想念朋友呢,还是老友想念词人?只要喝酒时,都有吧?!

思念当时人要借酒消愁,当某时某地,凭吊古人时,有酒或许才能激发起词人更深的情感。“酒杯深浅去年同,试浇桥下水,今夕到湘中。”【陈与义】端午时节饮酒,今年与去年都一样,但今年词人避乱到了湖湘一带,屈原的故乡,因此我要酹酒江中,让它流到屈原所在的地方,以酒祭奠忠魂。这是陈与义的慷慨情怀。而刘克庄所在的年代,南宋的国运已经日薄西山,清醒有抱负的人活得比屈原还苦,同样是端午,思念屈子,刘克庄却希望:“把似而今醒到了,料当年、醉死差无苦。”【刘克庄】还不如醉死,好不受这苦。

宋词中,很少看到征夫思家的题材,这算一个:“长记小妆才了,一杯未尽,离怀多少!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时彦】因为在开篇点明了是“胡马嘶风,汉旗翻雪。”还有一首,从前后描写的景物看(“古垒鸣笳声断”),也是在边关生离愁:“两地离愁,一尊芳酒凄凉,危栏倚遍。”【蔡伸】或许宋朝就无边可戌,向来都是一路遭人驱赶?

当然并非完全如此,至少范仲淹守边数年,西夏不敢来犯。就是这位“胸中自有数万甲兵”的小范老子除了侠骨,一样有着柔肠,其词在豪放中写得婉曲入妙。“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范仲淹】他的相思,却多了一番去国离乡之感。

思乡之情,并非一定要到边关才生。“天涯情怀,仗酒袚清愁,花消英气。”【姜夔】羁旅天涯,远离家乡,是要仗着酒才能驱散闲愁的。“绿杯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晏幾道】小晏的人生际遇不如其父,更多坎坷,因此重阳宴饮时,思乡之情更切,喝酒也需到了沉醉才好。

同样是思乡,不都是这么凄凉,如果家乡有好友,特别是能陪着一起喝酒的好友在等着我,情况就不一样了。“旗亭唤酒,付与高阳俦侣。”【周邦彦】这一刻,我还无奈的跟狂放的酒友们买酒求醉;“到归时、定有残英,待客携尊俎。”【周邦彦】等我回到故乡,也有残余的花朵等着我带着美酒佳肴去欣赏。思乡一下子变得乐观了。如果是词人一个人去,独自花前饮酒,他也不会这么憧憬,一定是家乡有“小唇秀靥(yè)”还在。

有相思,是因为有离别;有离别,就会有黯然愁绪;能解离愁别绪者,唯酒也。

嗟万事难忘,惟是轻别。翠尊未竭,凭断云、留取西楼残月。”【周邦彦】(我叹息所有事情中最难忘的,只有这轻率(也许是轻轻?)的离别。绿玉杯中的酒还没干,就请漂浮的孤云,为我留下西楼的残月吧。)这残剩的酒是他们分手时留下的呢,还是词人独自在西楼相思而饮剩下的呢?无论相思还是轻别,都少不了一杯酒吧!

轻别难,可什么是轻别呢?很简单,不需要千言万语来描述它,“将发。画楼芳酒,红泪清歌,便成轻别。”【贺铸】临行之际,我们在画楼上喝着芳香的酒,你流着胭脂泪为我清歌一曲,这就是---轻别。

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周邦彦】(又是酒伴着哀怨的琴筝,灯照着离别的宴席。)是酒让离别的人更忧伤呢,还是忧伤的人在借酒消愁?或者兼而有之。很难想象没有酒的饯别宴席是什么样的一种氛围。因此,词人劝到:“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晏殊】

分别时总是悲伤的,就算勉强作乐也无用,酒也止不住泪水。“深杯欲共歌声滑,翻湿春衫半袖。”【刘辰翁】(我曾想让大杯大杯的酒和歌声一起奔放,却落得春衫的袖子一半都被眼泪打湿了。)

话又说回来,分别也不难。只要在离别的时候,醉着离开这宴席,醒来时不晓得当时的情景,这让人悲伤的离别就变得简单多了:“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晏幾道】

既然要离别,想留却也是留不住的。“留人不住,醉解兰舟去。”【晏幾道】我喝醉了也要解开兰舟离去。为何这么断然诀别?词人未讲,留待歌者听者去想象。

无论是喝醉了,还是毅然离去,在远行者的心中总会留下离别时的情景(主要是宴会时饮酒的情景),待日后回味:“但徘徊班草,欷歔酹酒,极望天西。” 【周邦彦】马尔克斯要是看得懂周邦彦的词,会不会佩服?(翻译成现代文:我只有在从前共坐谈心过的地方徘徊,想起宴会饮酒时的情景而叹息,极目远望她西去的天边。)这十三个字跨越了几个时间点?同《百年孤独》的第一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

梁实秋写了一篇《送别》,最后说:“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明知道还要离开,哪怕是短暂的相逢,我们也要好好地饮一杯。“怎知他、春归何处?相逢且尽尊酒。”【刘辰翁】哪管它春天去向何处(哪管我们分别去向何方),见面了,我们尽管把酒干了吧!

说到春天,平常人看到的是阳光明媚,繁花似锦,一个生机勃勃的季节。可是在词人的眼里,却常常充满了忧伤。“《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张先】“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张先】因为在词人眼中,花开时却看到了花谢,春天的美丽很快就要消失,如同人生的老去。“正单衣试酒,怅客里,光阴虚掷。”【周邦彦】因此春天里的酒带着那么一丝惆怅。

春天易逝,人生易老,谁也阻止不了,既然如此,我们何不“殷勤花下同携手,更尽杯中酒。”【叶梦得】呢?“此时金盏直须深,看尽落花能几醉?”【晏幾道】花期苦短,眼前已是落花遍地,看花儿落尽还有多久?人生还能醉几回?干脆换深盏大杯吧。

也不是所有人的春天都一个调。有人伤春,也有人会赞叹春之好,唯一有那么一点点缺憾,酒却能来弥补。“但莫管春寒,醉红自暖。”【李元膺】(不要管他春寒料峭,只要有酒可醉,自能暖和。)纵然“夕阳西下几时回?”【晏殊】,尽管夕阳和落花都让人感到时光短暂,我也要:“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宋祁】端着酒杯,让夕阳多照一会儿花丛。花开自有花落,该喝酒时就要喝酒,该高兴就不必藏着掖着。“若对黄花孤负酒,怕黄花、也笑人岑寂。”【刘克庄】若不然,菊花都要笑你孤独,它会不会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人”呢?

读书人数载寒窗,做得一身好学问,不仅仅是让你天天“花间尊前”,相思离愁的,纵然如“奉旨填词”的柳三变,也要改名考取个进士,治国平天下。一入仕途,功名利禄,终究还是让人苦累。“世上功名,老来风味,春归时候。纵樽前痛饮,狂歌似旧,情难依旧。”【晁补之】经历过后,才知道回不到从前了。于是,想来还是离开这地方,回家吧。“君知否?乱鸦啼后,归兴浓如酒。”【汪藻】这乱鸦,像不像朝堂之上那帮小人,天天在耳边鸹噪?想辞官回家的心情浓烈得就像酒一样啊!更何况宋朝的军力羸弱,国都从北迁到南,词人感叹:“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刘过】家国之恨,就算我买来桂花酒同游,也不会再有少年时的兴味了。

相思,别愁,伤春,仕途厌倦,家国之恨,尽是消极的情感浸在酒中。难道词人就没有高兴的喝酒吗?

当然不是。

黄衫飞白马,日日青楼下。醉眼不逢人,午香吹暗尘。”【陈克】多张狂的公子哥,这样的日子多逍遥自在。只是不知道当时如果白马撞上了行人,算不算酒驾?想必是不算的,因为马也是有思维的,可能不听主人的话走偏了道;现在的汽车没法跟马比,完全是被动执行人的指令;不过再往后,互联网智能汽车出现,可能又得讨论一下了,谁叫它有智能呢?万一像马一样不听主人的话那就难办了。

帝里风光好,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柳永】年轻时,天天从早到晚,游宴寻欢。再加上有一帮在世人看来狂放怪癖的朋友,碰到清歌美酒,自然流连忘返。没公子哥那么张狂,但活得一点不少滋润。

前面提到的陈与义有慷概情怀,当年,在洛阳城南的午桥上夜饮,群贤毕至,喝酒畅谈,何等欢乐,何等豪迈!“忆昔午桥桥上饮,座中多是豪杰。”【陈与义】饮者意气风发,气味相投,欢饮达旦,以至于“吹笛到天明”。

而文弱书生们也一样少不了类似的聚会:“忆昔西池池上饮,年年多少欢娱。”【晁冲之】那些年,词人晁冲之和苏氏兄弟,苏门四学士,以及堂兄弟等等,常常相聚于汴京城西的金明池,文人意气,纵谈豪饮,词曲唱和,这样的场景盛极一时,有多少欢乐时光就是这样度过的。或许汴京八景的“金池夜雨”中有了他们的清歌豪饮,便更得风流了。

忧郁时要饮酒,高兴时也要饮酒,词人们都是瘾君子吗?非也,那又是为何呢?“巧笑艳歌皆我意,恼花颠酒拼君瞋,物情惟有醉中真。”【贺铸】原来,是因为一切感情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是真诚的!

如此,宋朝的词人有多少个理由去喝酒?他们的文字中浸透了多少酒意?读宋词,怎会不醉在其中?

   著人滋味,真个浓如酒。”【李之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