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杨
老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680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口腹之欲(二十九)---请客(二)

(2015-04-18 10:46:23)
标签:

请客

老师

回锅肉

酸菜稀饭

凉拌肚片

分类: 口腹之欲

   这条曾经被我诅咒过无数次的崎岖山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让人如此愉快。三十多年后,作为读者的你,跟随我的记忆回到那一天,是否也会有那样的感觉?山坡上依然如昨天或者前天甚至更久以前一样光秃秃,或许又少了一两堆灌木丛,一定是被哪家人砍回去做了柴禾,在冬天快要完结的时候,是不是更显荒凉?但是这天早上它在我的眼中是如此的明亮,阳光从山顶倾泻下来,没有遮挡的浸满我一身,穿透单薄的棉衣,温暖到心里;昨天沉重的书包变得如此轻松,从肩膀上取下来,我高举着它在头顶上飞旋,偶尔的嘶嘶声,是在告诉小主人:慢点慢点,我快受不了,要散架啦。但我此刻怎会注意到它的抱怨,我完全沉浸在出门前爸妈的交待带来的快乐中呢:

“腊月初七那天,你把老师请到家里来,吃顿饭。”母亲轻描淡写的语气后面,我感受到的却是一番长久考虑后做出的决定。

“为啥?”

“家里那天要杀年猪。”母亲停顿了一下,“一年到头都没请过老师。咋好意思哦。”

“好嘛。”

我家也要请老师的客了,我忍住了没有喊出来。毛三娃儿,看你前一段时间在同学们面前那么神气,无非就是你爸给老师做了根教鞭。我摸摸左边胳膊,手掌滑过前天教鞭残留的痛,你爸也太残忍了,为什么不能做一根打起来不疼的吗?还有兵娃子,哪个不晓得你从家里带了包酥肉给老师?问你还不承认。还有某天早上在老师的教案旁出现的一堆红苕干,或者两把嫩豇豆,它们比教室里的哪一个都到得早,却不会讲出来是谁带给老师的,我们围着转来转去,也没看出它们有一条腿或者一只翅膀。

其实在学校里,我还算一个乖孩子,人们都这么说,老师也很少找我的麻烦,只是,如果他不让我出教室把作业补完了再上课就更好了。请他一顿客,说不定老师就不检查我的家庭作业了呢,每天晚上我就可以敞开玩了,上学就应该只是上课,还要布置家庭作业,老师真会压榨我们的时间。

书包在我的手中旋转得更快,它在头顶叫起来:作业本快飞走了!我重新把它挂在肩上,让我们俩都安静下来,得好好想想怎么跟老师讲这件事。不能让同学们知道我请了老师到家里吃饭,要不然会被他们笑话好一阵子,只有等到他单独一个人的时候跟他说,可下课时间又那么短,总不可能把老师拖到一个角落里去说,也太明显了,还不被那帮家伙一眼就看出来。对了,等他抽烟的时候去跟他讲,常常在这时他都不让我们靠近,说抽烟有毒。

“今天初五,初七就是后天,可是……后天是星期天?”我扳起指头计算,“我的妈呀,你们就只晓得说农历,一天到晚连星期几都搞不清楚。星期天又不上课,咋个请老师?”我一下子恼怒起来。

只有换个时间,但今天请老师是来不及了,干脆就明天,正好等下午放学后,想办法拖到最后走,跟老师说请他明天中午到家里吃饭,哈哈,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吃晚饭的时候,妈妈问我:“跟老师说了吗?”

“说了。”我不耐烦的回答道。烦不烦嘛,这点事还紧到问。

初六的中午,放学铃声一响起,我快速合上书包,冲出教室,跑到前面路口等着老师,不能让秘密在同学们面前暴露。

老师从后面赶上来,“走吧,跑这么快干啥?”

“哦,老师,你先走着,鞋子里进了块石子,我弄一下就来撵上你。”我埋下头,假装整理着鞋子。

崎岖的山路上,老师的身影时而出现,时而消失,但我知道他一直在我前面没有走远。我不想追上他听他唠叨,我琢磨着自己的心事呢。

既然请老师来吃饭,怎么也得炒几个菜出来才行吧?尽管家里有大半年没有像样地吃过一顿肉了,天天酸菜稀饭就着泡菜,妈妈还说啥子能吃上这就不错了。回锅肉要算一个,爸爸妈妈你们得买一块大一点的猪肉,去年过年那次用煮肉的汤炖出来的萝卜太好吃了,唯一不足就是萝卜汤里油星太少了,所以今天你们要煮好大一块肉,把边边角角不齐整的部位切下来,放进汤里炖萝卜,这样的话不仅回锅肉切出来一大片一大片的,漂漂亮亮,萝卜汤里有点肉也更香了,一举两得的事啊!要把肉熬久点,很多年以后我知道准确的说法叫“熬成灯盏窝的形状”,妈妈就是舍不得把肉多在锅里炒一阵子,生怕那几片肉炒化掉了,锅铲才翻炒几下就赶紧加调料了,还有就是放那么多蒜苗,那叫回锅肉吗?我看应该叫“蒜苗里找肉”。

凉拌个肚片好吧?爸爸经常说猪身上,“三子”最好吃,当然是说心、舌、肚,尤其是凉拌出来,比烧出来好吃。不过,猪肚子煮的时间可久了,要煮到能嚼得动又还有点韧性最合适,上次到大孃家吃酒席,那个厨子没把猪肚子煮耙,半天咬不断,想吐掉又舍不得。把猪肚子斜切成片,盘子里先垫些莴笋片,上面才放肚片,看起来多大的一盘,不过这种把戏你们大人别想再欺骗我了,不要以为小孩子好骗。

是不是要炒个猪肝?但猪肝只有赶场天才吃得成,爸爸说猪肝要吃新鲜的,隔了夜就不好吃了,还有就是猪肝比“三子”便宜多了,可是为啥也没见到家里买几次吃呢?对了,肯定是他们嫌炒猪肝费油,上次听妈妈对爸爸说:“你晓不晓得炒肝子,一斤猪肝要用半斤油,还要清油加猪油混合用,油少了咋炒得嫩?这东西是买起来便宜吃起来贵。”要是油贵的话,中午也可以不吃炒猪肝。

还有,会不会炸酥肉呢?要是蒸个馇肉该有多美啊!

扑楞扑楞几声响,把我吓一跳,谁家的鸡溜出来了,竟然打断了我的想法,再不老实滚回去,我把你逮回去杀了炖出来。爸爸妈妈肯定是舍不得炖鸡了,家里两只鸡还等着下蛋呢。要是炒个鸡蛋也行,多放点油,炒出来黄橙橙的,要多香有多香,遗憾的就是每次都不够吃,没来得及夹两筷子盘子里就光了。

供销社门口的大镜子里,呈现出我得意的微笑。糟糕,我得快跑几步赶在老师前面通知他们,马上就要到家了,不能让老师没有迎接就进去了啊,爸爸妈妈会骂我的。

“妈,爸,我回来了。”说话间我已经跑进大门了。

“正好赶上吃饭。”妈妈从灶屋里走出来,一手端着碗稀饭,饭里搭的酸菜和红苕味道那么熟悉,老远就飘过来,另一只手拿着筷子,还有一碟泡菜。

“我把老师也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