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杨
老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491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口腹之欲(二十五)---席间上演的短剧

(2014-03-06 08:20:58)
标签:

礼节

筷子

席不正不坐

酒席

礼失求诸野

美食

分类: 口腹之欲

如果不是过年时在饭桌前的一场争吵,下面似小说非剧本的东西将不会出现这么快。我尽量写得清楚些,但各种信息浮现,好像监控室的电视被打开一样──父母长辈们教给我的那些礼节,抚摸年少时不懂礼而挨过打骂残留的疼痛,以及每天不同地方不同角色在上演着的下面某一幕。为了掩饰教化者的面孔,我假借各种虚拟存在着的角色来表演和陈述,如果和读者有丁点相似之处,也请勿对号入座。

 

序幕:

中午,近一点钟。

热闹的屋子里,冲泡了不知道多少开的茶水都快把茶字抹掉,持续了两三个小时的聊天渐渐失去激情,只是偶尔有某个声音在独自游荡。一位年轻妈妈教训儿子的话语在疲惫的沉默中浮现出来。

“妈妈,什么时候开始吃饭啊,肚子饿了。”小朋友很乖,没有大吵大闹的质问。

“快了,等一位叔叔到了就可以吃饭,再等等。听话,别叫。”妈妈一手把儿子抓到身边,担心小朋友的抱怨被主人家听到。

主人淡定的表情逐渐变得焦急,陪客人的谈话有一搭没一搭的。“你们先聊着,我再打个电话哈。”

“走到哪里了?大家都到了。”主人小心翼翼地问。

“快了,快了,五分钟,只要五分钟就到。”电话那边似乎在紧赶慢赶而来。

画外音:(连这个电话在内,已经五个五分钟过去了,依然还要五分钟。)

“好的,搞快点哈。”主人只有强压住满腔焦虑,这时候他可不敢乱讲话。某个故事里的糊涂主人不会是他,说什么“该来的没来”,“不该走的又走了”。

二十分钟后,主人邀请大家入座开席。那位在路上的客人依然还有五分钟。

几个小时后,迟到的客人终于来了,该吃晚饭了。

画外音:(在东南沿海某些地方,客人一般要迟到两个小时,不知道这种习惯现在改变了一些没。)

画面回到三十年前。

乡下,村子里毛叔家办酒席。

“开席了,赶快走,赶快走,再不去只有喝洗碗水了哈。”专门负责请客人的张叔已经挨家挨户催促第三遍了。

“马上来,马上来。”父母回答道。

“为什么还不走?人家都催我们好几遍了哦。”我渴望那桌酒席已经很久。那年月,十天半月能吃上一顿肉就不错了,有酒席吃是多么值得期待的事。

“又不是饿痨鬼变的,着什么急?那么早赶过去,人家以为我们没吃过酒,惹人笑话。去早了要干等着,尴尬的很。等大家去的差不多了再去。”爸爸妈妈训着我。

画外音:(多年前,人们认为赴宴要有一种姿态。那时物质很匮乏,宴席是难得一遇的吃香喝辣。去得太积极,会被邻居笑话:“那家人就像没吃过好吃的。”另外,当时人家几乎都没有时钟,大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赶上农忙季节必须得忙完农活才吃饭。又加之,哪家请客只会说是某天的中午,不会将几点几分说得清清楚楚,因为接亲或者出葬的回来也不是个准点。于是,迟到是一种姿态和可以接受的习惯。而今天,这些原因都不存在了。主人邀请的聚会是忙碌人们难得的交流沟通机会,早一点到,大家可以聊聊天。迟到,应该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你似乎只是为了赶这口饭而已。)

 

第一幕:

多年以后一个冬天,我已经老了。

我和一个老朋友参加某个宴请。那时,我们动作迟缓,举手投足都比一起参加宴席的年轻人慢半拍。

主人招呼道:“请各位入席。”青年们已经坐好,一个个靠着墙和窗户,最后空着的两个位置靠近门口,我们两个老家伙没得挑了,背对大门而坐。

每一次上菜,服务员开门而入,一股凉风从背后袭来,我瘦弱的身躯尽管裹着厚厚的棉衣,但寒风依然浸透到骨子里,温暖的宴席上,寒意在我的体内升腾。

服务员上一道菜,两个老家伙就得挪挪身子。刚开始我们反应还不赖,但越来越频繁的挪让,快有些配合不上服务员上菜的速度了。有两次,菜盘碰到我们,汤水差点洒一身。

“老家伙,叫你让开点,好像听不到一样。下次倒你一身,看你……”我的耳朵还没被岁月塞慢,服务员转过身去的埋怨飞了进来。

老朋友似乎也听到了。我们放下筷子,怀念起少年时光的某一次酒席:

画面闪回,乡下某户人家。

席桌布置得端端正正,所有的人恭候着屋子里年岁最大的长者先落座。老人依旧要辞让一下:

“李书记,你是父母官,又远道回来,该你上座。”

“不敢不敢,在这里,你为长,又最受我们尊重,你请坐先。”被称为书记的在外地为官多年,这次是回家乡省亲。

老人最终在面对大门的位置先落座,其余人依秩序而坐,我们两个小家伙因为还有空位置,也赶上坐席了,自然只有坐在靠近席口。

其实,老人在酒席上也吃不了多少东西,年轻人的一点点谦让只是满足即将老去的虚荣。

“席不正,不坐。”我和老朋友即将离席而去。

 

第二幕:

夜幕降临,城市进入灯红酒绿的时刻。

一场盛大的聚会正在高档餐厅举行。参加的人员有政府要员,商界名流,高级白领,以及国际友人。旁边坐着的老外很健谈,趁着开席前的休息时间,我们低声闲聊,看来他对主办方今天的安排比较满意。

一系列冠冕堂皇的讲话结束后,晚餐开始了。桌上很快热闹起来,酒杯的碰击声愈来愈勤,谈话声也愈来愈大:

“这道菜不错,把盘子递给我,我把它包圆了。”有人直接端起盘子往碗里倒。

“这是什么东西做的?啊!是牛蛙,我不吃这个的。”有人夹在筷子上的菜又被扔进盘子里。

“鱼刺真多,我都差点卡住嗓子,呸呸呸。”有人侧着身,使劲地往地毯上吐鱼刺。

老外突然停下来,摇了摇头,低声说:“杨先生,你们中国人吃饭太不讲卫生了,还是我们西餐分餐的方式好,既卫生又不会浪费。”

“我还是先给你讲个小故事吧。”瞧着老外这样看不起用筷子吃围餐的国人,我怎么也得挽回点面子。

“从前,大户人家娶了媳妇进门,会烧一条全鱼端上席。公婆说以后家里要辛苦你了,这条鱼是专门做给你的,你先请。新媳妇看到公婆这么温和,心里可高兴了,推辞不过,便小心翼翼地挑一小块鱼到碗里。公婆看在眼里不吱声,但心里对媳妇的看法就有了。如果媳妇是从尾部开始夹鱼肉,这位在娘家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而有的媳妇看到鱼肚的肉好刺少,常常第一筷子会先动这里,鱼肚肉好吃,不过以后在家里就要受些折磨了,礼节教育得补上。”

“一桌人用各人的筷子在一个盘子里夹菜,看似不卫生。不过,如果每一个人都守着祖辈留下的礼节,你或许就不会有这种认为。让我简单地告诉你用筷子的一些小规矩:

桌上的长辈不动筷子其他人是不允许先夹菜的;不能站起来夹菜;尽量夹盘子里向着自己一面的菜,不能将筷子伸到盘子对面;不准用筷子在盘子里乱挑乱翻,不能将夹起来的菜又放下去;筷子上不要带着饭粒去夹菜;夹起有汤水的菜时要用碗或者调羹接着;谈话时不能用筷子指着别人;给客人夹菜自然要换一双干净筷子……”

“其实饭桌就像一个社会的缩影。无论是用刀叉还是用筷子,都不可能是完全将自己和他人分开,重要的是要想到自己所做的会不会影响别人,一个人人考虑他人的社会能不舒服,能不和谐吗?”

“那我今天看到的却是这样的场景呢?”

“很抱歉,我们已经失去礼仪很久了。从现在上溯两三百年,回顾一下这段历史和社会的变化,你也许会原谅我们的失礼。”

“你们准备如何解决这样的难题?”

“礼失求诸野。”

 

尾声:

洪荒时代

茅屋下 秋风四起

乡人饮酒

杖者出 斯出矣

 

下面一张照片似乎中规中矩:

口腹之欲(二十五)---席间上演的短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