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诗人王春芳
作家诗人王春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80
  • 关注人气: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风诗刊》首页诗卷作品:《北部旅行》(15首)

(2015-05-01 14:38:55)
标签:

情感

“首页诗卷”

《大风诗刊》

作者王春芳

北部旅行(组诗15首)

王春芳

 

往赌城途中

 

花枝招展的午间穿格子裤

北方的秋天十分硬朗

 

狼抵抗雪崩时撕裂了肩

它低头遮掩脸上流窜的疼

 

皮卡穿过大街   快速

沉默   想遁离一切的破败

 

心无响动  再也不泛柔情蜜意

任由别人对散开的蚯蚓投注一瞥

 

还有  那些钟爱的筹码和路线算什么

它们此刻都淹没在茫茫尘埃之中

 

2012.02.27

未跌成烂泥的柿子

           

落日消失以后

柿子树上的柿子也随之跌落下来

 

未跌成烂泥的柿子

想吹送轻霜   想推搡夜色

反复触碰自己尚未熟透的部分

 

它甚至有了翻越草丛和土丘的念头

想看看瓦舍   被叠好的小纱裙

想分开时光的细浪再看一眼青涩的年代

 

萌动各色想法的柿子   感觉自己很轻

很轻   轻得可以跟次日的红日一道升起来

 

2014.04.22

 

在废弃的雷达站

    

谁有闲暇顾及这口废弃的铁锅

忙碌的地方才冒人际关系的热气

 

废弃的雷达站   不必费心揣度

它升空的追星之旅早已荒废

 

大家有多少扑腾劲儿   18岁的女孩

稍微有些纵情和大胆就被骂为荡妇

 

她爱不起来了   躺在这里神情低迷

她的恼羞高于星辰的寂静和绒毛

 

远处   车房一一关闭了探照之光

她只好设想不久前的自己身着红裙款款而来

 

2014.05.17

北部旅行

    

天池边有一张双人石椅

沿着水天映照的路

仿佛可以一直驶入云中城邦

 

均已萌动爱意的两人相互试探着

夜晚稠稠的   像快要搅不动时光之针

 

红榉木的地板   湖边旅社

她拉上窗帘   在想那场篝火

 

燃烧的木头会荡起多少星星

人的一生要按住多少奔突的小鹿

她又在想   那个沉默得体的男人在做什么

 

2014.05.17

雪人堆好之后

    

雪人堆好之后   它将学习坚韧

耐受冰冻   或一开始就有融化的心

 

它的背后   夕阳慢吞吞地隐退

直至全部的发梢簌簌落完

夜晚将人拽到他原来出发的地方

 

如果夜幕捂得这里足够严实

一些往事会像热锅那样咝咝冒气

雪人在看什么   又想变成谁

 

我们互视   但眼神没有异样或趋同

我们之间   隔着越来越凝重的节气与霜花

 

2014.05.19

  罗西还想跳舞

    

到海滨度假   住最便宜的旅馆

我的朋友在阳台上穿着睡衣

用香蕉那么大的酒瓶站着喝酒

 

他的女友叫罗西   刚撒完欢跳完舞

晚上一楼空地深处的酒吧点起蜡烛

燃烧的蜡烛又被通红通红的罩子罩了起来

 

喝了几杯后罗西还想跳舞   黄昏的时候

她曾在长长的木质栈桥上疯狂扭动过

很显然   她的漂亮小腿通过大腿连着屁股

她扭啊扭啊   仿佛想让铁丝一样的东西穿进身体

 

2014.08.30

小镇更不平静

    

在小镇可以看到大片凌乱的屋顶

没有几栋楼高过这个旅居的房间

               

大街上匆忙的行人也不会有人来敲门

如果期待即将耗尽   有种下坠感

 

下坠到夜晚最深处的感觉   类似于

“心里没有富贵   只有没落”

 

有河的小镇虽美   但稀薄凹陷

凝滞庸常   让人更不平静

 

早先期待的此地有多么明快通透的长天

但我知道   离别又将在某时蓦然发生

 

2014.08.24

 

暗自生悲

    

有一天蜜蜂成群地往黑暗的通道飞

走向它们踩花叮蕊的反面

 

走向一场深深的下潜   一场溃退

嗡鸣声携带旋风   翅翼扇起积尘

 

这个时候如果上帝愿意出现

俯下身   拉起一个在想象中绝望的人

 

拉起他穿过云层   在耀目处看见

美和浩瀚   蓝幕下没有阴郁在漂浮

 

我想到   有时女神也会借道俗世血缘而来

我为自己不认识不灵慧而暗自生悲

 

2014.09.03

仓库、谷物和鞋

        

农场主的仓库有堆积如山的谷物

富家女的衣柜有琳琅满目的鞋子

它们当中仅有少数短暂容纳过她的脚

 

如果谷仓靠近林场或者果园

在生机的环绕中   谷仓中的谷物

早已和生机告别   在休息或下沉

 

谁有精力看护好那么多黄灿灿的谷粒

谁会用心照看好那么多面容娇俏的鞋子

 

谷仓大门常常紧闭   衣柜也差不多这样

内中的库存曾那般光鲜    却都走在老旧的路上

 

2014.11.02

他们正准备恋爱

        

他们肩并肩走着   在公园大道

恋爱的意愿像缎带试图扭到一块儿

 

另一次是在乡间   他扶她上马

还把她不慎垂落的披肩挽到她的腰上

 

他觉得恋爱   像一本将被翻开的书

多么好   他已经看到了页眉

 

看到了内中的惊喜   散发的香味

哦   那是个表面平静内心澎湃的女人

 

他们挽手往锦绣里走   往远景里走

让原本平静的情感沼泽   发出细密的爆破声

 

2014.11.01

  篱 

        

这一排篱笆向阳而建

早上的时候拥有热烈迷人的色彩

 

攀附的扁豆中   有粗壮的几棵

胆大一些的   还把秧尖探向空中

 

小鸡们总是很早就来篱笆下忙碌

它们很懂事   从不去啄那些小紫花

 

它们也不去刨土吃种子   钻篱笆的缝儿

老母鸡来时   再忙它们也会停下来让路

 

这是一套新居   主人家的女儿才刚入学

每次她路过   给篱笆的感觉都是急匆匆的

 

2014.09.27

高高的吊桥上

        

高高的吊桥晾衣绳那样微晃

桥上的人像一小团没展开的衣裳

 

峡谷裂得深   所以积聚了深不可测的水

裂得也宽   应是山脉想好了才撕开自己的

 

景致有豪迈意味   晾衣绳应算作坦途了

但跋涉者坐在这里   陷入漫长的停顿

 

他已不肯多花一秒去想行进的事   很悲观

左侧的山脉他已熟悉   右侧的尚属陌生

 

他沉溺在天空沉入峡谷的多变线条里

多么执拗   仿佛要把风景深深地印入眼窝

 

2014.10.18

冬天的一次会面

        

冬天去她家   外面结冰了

她装扮端庄   说了很多好话

我成为反复被客气的人

 

看来这么有分寸的交际

像大盘里的鲜果   各司其位

茶没多喝   茶气却渐渐浓起来

 

临别时我看了看屋棚   它很高

哪怕在我已全身站直的时候

 

转角处的房间   半敞着门

它很远   把手像只昆虫伏在上面

 

2015.01.10

 

 

归 宿

        

群鸟来自最寒冷的地带

它们在温暖起来的林间叠翅  眼神

有些迟缓   鸣叫的节奏也被放慢

 

它们曾迁徙   把穿越的高空

翻耕了一路   羽翼抖落的细绒

在草木上方遇见更小的尘埃

 

叶子闪身时   太阳的细斑荡过来

哦   这数以万计的安然栖落

奇妙的地理   自北向南的季候差别

犹如天赐   让飞翔有了多好的归宿

  

                               2012.01.10

 

 

  仙 鹤

        

仙鹤北去   穿过鹅毛大雪

我不是仙   骑不上它

 

它那么笔直    那么笔直地穿行

最北的那扇空中之门被穿过

来到一个洁白而略有喧响的世界

 

它停下来   只有光与雪

没有经年之灰   没有尘

光愿意在大地的银装上摊开七彩

 

它看不到我   我在用意念相随

我的世景   和它的有着天壤之别

 

2014.11.22

 

王春芳,男,七十年代生人,山东大学文学硕士,原籍山东即墨,现供职于深圳媒体机构。有诗作见于《诗刊》等杂志,曾入选《2001中国诗歌精选》《2011-2014中国新诗排行榜》等选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