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年9月19日工作日志+吃饭记

(2014-09-20 10:55:58)
标签:

苕粉

paparich

分类: 工作日志

       昨日下午三点开始小组工作的会议讨论,从下午3:15一直到晚上09:30。思韵认为,我设计的课程,很好玩,多属于自己的想法、自己对于当下种种见识、认识的组成,应该要保护好自己的知识产权,可能写一些关于课程设置的相关文章,谈一谈当初构思这门课程的理念,比如“xxxx该怎么上”,或者以后索性教那几门课,一边教,一边写,整理成书本,小罗也很鼓励。他们不停敲边鼓。

       间中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好几回,两同事都笑了。事情告一段落,安排好下一次的工作进展报告和会议时间,我们都嚷着要去吃饭,选定了paparich,我点了“爸爸炒粿条”。缘于我在新山paparich吃过特好吃的“爸爸炒粿条”。思韵听到我点这个,并大力推荐,兴奋得不得了,她说想念起槟城的炒粿条了,也点了一份。我看她期待的神情,忍不住补了一句:“先说明哦,这儿的炒粿条我是还没吃过的,不知道有没有新山paparich主厨的水准哦。”果然,有点小失望。那个美味,只能在舌尖上的回忆里窜。但对思韵来说,这已是kajang里很好吃很不错的了,其他的虐死她。说起炒粿条,其实有点类似中国的苕粉。在马来西亚,最常听到父母对孩子说:“你是不是要我请你吃炒粿条?”(你是不是要我处罚你请你吃藤鞭,因为一条条的鞭痕看似一条条的粿条,宽度极似。)我从来对“吃粿条”没这个阴影,因为我妈性子从不事前威胁、警告。她真要发飙了,干脆利落,二话不说,手起刀落便来一顿狂扫了,然后又像风一样离去。更多时候是武器都不拿了,直接就掌掴,捏我嘴巴,惩罚我顶嘴。不过,那都是极少数的。看官莫要害怕我妈,她是“异常”善良宽容温柔一女子,但人总有“失常”时候,我们便要原谅她。(我妈也看我文章,看我博文、facebook,她看到这里必定是要狂笑的。)言归正传。

       到我们的菜上齐,已是十点多了。自从上班以后,生活都规律许多了,这是哪门子的吃饭时间啊。倒也让我想起了中心的伙伴们,这个时间对留学生来说正是“hey men, the night is still young”。他们纷纷入场,打乒乓、玩桌上足球、台球、听歌、聊天。我们仨一起聊工作,聊生活,非常写意、开心。对我们来说,这样子的聚会也实属难得的,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于是倡议拍合照。三个女人玩自拍,拍了好久好久,一个手机换一个手机,才成功把三粒头都装进画面里头。旁人一看,便要暴露年龄。如今时下的少女少男们谁不会自拍啊?后来,近凌晨一点了。员工开始擦地。小罗受不了擦地的消毒水味儿,嚷着要走了。我们从里头出来外面,思韵傻傻地问了一句:“坐外面吗?”我们说走了啦。开始不想来(她的吃饭时间就像我以前的,有点怪),被我们拉着来,后来不想走,被我们催着走。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呵呵。

       回到家,洗澡后,好像恢复了些精神,本想备课一会儿的,但眼皮不自主,只好作罢睡了。早晨起来,看到老师留言:“30岁的保养是为了40岁。”颤。确实啊,再多十来天,我就要正式步入30岁了。30啊,我虽然从不引颈长盼,倒也能快乐拥抱它的到来了!系里不化妆,没黑眼圈,皮肤很好的老师大有人在,可惜我不是那一个。我的愿望就是不保养,黑眼圈也会退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