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历史刘老师V
历史刘老师V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33,307
  • 关注人气:5,7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历史上真实的“赵氏孤儿”历险记

(2013-03-19 20:31:00)
标签:

春秋战国那些奇人和怪

文化

分类: 春秋战国那些奇人和怪事儿

                        历史上真实的“赵氏孤儿”历险记

                                  刘宴斌

 

  晋景公三年(公元前597年),晋景公的宠臣屠岸贾,屠杀了当时身为晋国六卿之一的赵氏家族。那么,屠岸贾在诛灭赵氏之时,赵氏孤儿是被谁拯救下来的,又是怎样拯救下来的呢?

 

  其实,早在屠岸贾动手之前,赵氏宗族的老大(宗主)赵朔,就已经从自己的好朋友韩厥那里得到了这一绝密情报。而且,当时韩厥就劝说赵朔带领自己的族人先暂时到外面躲避一下,等事情过去之后再回来。


  但是,赵朔却并没有同意,只是为了所谓的君臣之道——不想当叛乱之臣。

 

  但他同时也坚信:一旦自己家族出事,韩厥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他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后代的(此时赵朔的妻子已经怀有身孕)

 

  不久,屠岸贾在没有请示晋景公的情况下,就擅自带人围住了赵氏家族的聚集区——下宫。杀死了里面的所有人员,包括年幼的孩子。


  屠杀过后,鲜血湿润了室内、院外,其景象惨不忍睹。

 

  屠岸贾之所以来个斩尽杀绝,首先就是害怕将来赵氏族人的后代找他报复。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只好斩尽杀绝。而且,还有一点需要特别指出来,那就是即使后来有人想翻案,赵氏已经没有了后代,再翻案也没有那个必要了,也可以使自己躲过一劫。

 

  然而,就当屠岸贾的如意算盘打得正欢的时候,一个惊人的消息如同一盆冷水浇到了他的头上——赵朔的老婆怀孕了,而且就在他们包围下宫之前,她就已经逃离了此地,跑到了宫中。

 

  这里需要介绍一下——赵朔的老婆是已故晋国国君晋成公的姐姐,晋景公是晋成公的儿子。这样看来,赵朔的老婆就是当今晋国国君晋景公的亲姑姑。自己丈夫家出了大事儿,她当然要回娘家躲避一下。因为在她看来,只有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屠岸贾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立刻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虽然这是在冬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怎么还有个漏网之鱼。当然,他说的不是晋景公的姑姑,而是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对于国君晋景公的姑姑,他还是不敢胡来的。


  于是,他派人日夜坚守在晋景公姑姑所居住的这座宫殿的周围。而且严命要求他们:只要孩子一出生,就立马上报给自己。到时候,不管这个孩子是男是女,自己都必须斩草除根。

 

  与此同时,作为赵朔妻子的赵姬,时刻都没有放松对外的警惕。当她回到自己出嫁前的居所之后,马上就明白了这场变故的缘由,并为之进行了周密的防备。


  由于她出嫁时间并不长,也为了回宫省亲有人照顾,她之前所用的宫女依然还在。除此之外,为了防范有人混入自己的宫中,她一个新人都不要。最后,她还严令自己的宫女不许外出,以防走漏消息。为此,她还专门给晋景公要了一些侍卫。

 

  就在双方都在紧张行动的时候,有两个人走到了一起。他们就是——公孙忤臼和程婴。

 

  公孙忤臼和程婴都是赵朔的门客,当下宫之难发生的时候,二人都不在现场,免过了一死。

                      历史上真实的“赵氏孤儿”历险记

                                 (程婴——资料图)

 

  当二人走到一起的时候,公孙忤臼问了程婴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你为什么不追随赵氏家族一起而去(胡不死)?”


  这句话在所有人看来,多少有点谴责的意思。赵朔生前对我们那么好,你这样苟且偷生地活着,你感觉对得起他吗?

 

  其实,程婴当时有他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即使自己当时在赵家,对赵家来说也是无济于事的,最多也就是让那些手拿屠刀的士兵们,多挥舞几下手中的大刀。况且自己还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赵朔的夫人已经怀孕了,而且就躲在宫中,一时半会的屠岸贾还不敢对她动手,自己必须去保护她和她的孩子。

 

  如果夫人生的是个男孩儿,那么自己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也要把孩子给救出来,就是搭上自己的一条性命也是值得的。毕竟赵家有后了,有了接班人,一切还都是有希望的。


  反过来,如果赵夫人生的是个女孩,那就任由她去吧,是死是活,那就看老天睁不睁眼了,到时候自己再死也不迟。

 

  但是,如果自己现在就这么死了,万一赵夫人产下一个男孩。那么,又由谁能够把这孩子安全地转移到宫外呢?再有,即使安全转移到了宫外,之后又由谁来照顾他,保密工作又由谁来负责呢?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绝对不能落到屠岸贾的手上,一旦出现丝毫的差错,赵家必将绝后。如果事情真的如此的话,那么自己更加的对不住赵朔大人的知遇之恩。

 

  面对公孙忤臼的质疑,程婴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告诉了他。公孙忤臼对自己先前的鲁莽言行感到深深的内疚,他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事情未来的发展,只看到了眼前的情景。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罪公孙忤臼。因为在他的心中,忠义看得比生命都重要。再说了,一个人不忠不义,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沉思了片刻,他对程婴的想法表示出了深深的赞同,并且希望自己也加入其中,一起来这拯救那个即将出生的、可能是男孩儿的婴儿。

 

  最终,幸运之神还是降临在了这个特殊的家庭——赵夫人生下一男婴(也就是后来鼎鼎大名的赵武——赵文子)。

 

  虽然赵夫人对孩子出生的消息做了严格的保密部署。但是,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屠岸贾便带领一队人马开始闯宫。


  正在坐月子的赵夫人,在屠岸贾与宫门口侍卫争执的时候,把刚出生没几天的孩子藏在了自己最里面的裤子里(夫人置儿绔中)。在侍女的搀扶下,她那疲惫的身体勉强站了起来。


  此时此刻,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虽然自己身为国君的姑姑,但现在却没有任何人可以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孩子,甚至连自己的亲侄子晋景公都不能。在这个寒冬,她的头上冒出了阵阵热汗。

 

  上天啊,求你救救这个苦命的孩子吧!我们整个赵氏家族可就只有这一条血脉了,如果他要是再被那帮恶人给搜出,赵氏家族从今以后那就真的是绝后了,从此晋国再无赵氏!

 

  在乞求上天的同时,她也在心中暗暗与自己那个巴掌大的孩子沟通着——孩子啊孩子,待会你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声响来啊!如果你保持安静,那么咱们赵家就有救了;如果你发出任何的声响出来,那不光是你自己的生死,这可关乎到咱们整个赵氏家族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啊!

 

  看来,这个非常不幸的孩子还是相当懂事的,在屠岸贾的严密搜寻和士兵的嘈杂声中,孩子竟然像睡着了一样,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几乎与屠岸贾同时,程婴、公孙忤臼也得到了赵夫人生孩子的消息。可惜他们比屠岸贾晚来一步,但幸好孩子没有被搜出。


  于是,二人便商议怎样把孩子既隐蔽有安全的从宫中给带出来。

 

  于是,一个看病的计划就此诞生了。

 

  宫中,赵夫人诈称有病,但是宫中的医生都看了个遍,愣是没找到原因(找出来才怪呢)。于是,赵夫人便让晋景公从宫外寻求高人。

 

  于是“神医”程婴便来到了宫中。在撤下所有人员后,赵夫人把孩子放在了程婴的药箱里,顺利地带出了宫来。

 

  孩子虽然带出了宫来,但是,紧接着另外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便马上摆在了二人的面前。这就是我们之前所说过的那个问题——转移到宫外之后,这个孩子由谁来照顾,保密工作又由谁来做?

 

  自从上次误解程婴之后,公孙忤臼心里一直就很内疚,很想找个机会来进行弥补,以表达自己对程婴的歉意。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公孙忤臼的脑海里出现了——那就是由他两人来唱一出双簧,从别处找个孩子来代替赵氏孤儿来受死,最后为了达到逼真、掩人耳目的效果,自己也会为了这个假“遗孤”而自杀。

 

  于是,想好之后,公孙忤臼把程婴拉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并向他询问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你觉得是照顾这个遗孤长大成人难啊,还是追随赵氏族人去死难啊(立孤与死孰难)?”

 

  程婴想都没想,张口就说道:“当然是死容易,照顾小孩长大成人难啊(死易,立孤难耳)。”

 

  见程婴说出了他想要的答案,公孙忤臼深情地看了一会儿远方。然后,他把眼睛回转到程婴身上,又深情地看着他的双眼。

 

  对于公孙忤臼的从这一举动,程婴有点摸不着头脑,他不明白公孙忤臼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马上他就会明白的。

 

  公孙忤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认真地看着程婴,用低沉而又坚毅的语气说出了他心中的想法——“既然死是那么容易,那么就让我来做容易的事情,你来做难的事情吧!”

 

  本来程婴是不同意公孙忤臼的主意的,但一时半会他又想不出来其他好的办法。为了这个可怜而又时刻面临死亡威胁的孩子,时间是最为宝贵的。说不准屠岸贾的士兵什么时候就会得到消息,找到这儿来呢。

 

  于是,想不出其他好办法的程婴也只好接受了这个有些残酷的主意。二人随即花了大价钱从别处买来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男婴,并给他穿上精美华丽的小衣服(制造一种贵族孩子的假象),然后二人把赵孤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并严格封锁了这一消息。

 

  一切准备就绪,程婴就主动外出散布消息。说自己知道赵氏孤儿现在的下落,由于自己现在手头有点紧,只要谁开得起价钱,他就可以把赵氏孤儿的藏身之地告诉他。

 

  果不其然,这一招相当的管用。很快,闻讯而来的屠岸贾便找到了程婴,要其引路去找赵氏孤儿

 

  然而,程婴不仅没有行动,反而盯着屠岸贾看了了好长一会儿,方才笑着摇了摇头。因为自己之前就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你不掏钱,这事我就不干!

 

  于是,抓人心切的屠岸贾立马给了程婴大量的钱财。

 

  见到赏金,程婴立马就笑开了花,便带领屠岸贾一行向深山中走去。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处茅草房前面。程婴告诉屠岸贾,赵氏遗孤和收养他的人都住在这个院子里面,剩下的事情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就在此时,公孙忤臼从房子里走了出来。当他看到一脸得意的程婴以及起身边的大队人马时,马上明白这场好戏该由自己登场了。


  于是,假装被程婴出卖了的公孙忤臼,立即就指着程婴大骂了起来:什么忘恩负义之徒、什么卑鄙无耻小人等等,反正是什么难听骂什么。

 

  屠岸贾被二人的演技给深深地迷惑住了。在他看来,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用在他身上也是非常合适的,也只不过是个贪钱的小人。而眼前的这个破口大骂的人,肯定和赵氏孤儿在一起。

 

  果然,公孙忤臼骂完之后,从屋里抱出一个男婴。只见他把这个男婴紧紧地抱在怀里,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接着大声的叹息了一声。他责备上天连这么一个婴儿也不放过,毕竟这个孩子还什么都不懂,所有的事情都和他无关!

 

  然后,他带着的哀伤的眼神走向屠岸贾,向他祈求。祈求他放孩子一马,哪怕把自己碎尸万段都是可以的,自己绝不会有半点儿的怨言。

 

  但是,残暴的屠岸贾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的——如果我放过他,将来这个孩子会放过我么?

 

  于是,他挥了挥手,很快就有几名士兵冲上前去,从公孙忤臼手里抢走了孩子。公孙忤臼还想上去争夺,但却非常不幸地被士兵拔刀杀死在地。


  紧接着,屠岸贾举起双手,把男婴狠狠地摔向了地面。随即,他转身向旁边的士兵使了一个眼神,士兵立即上前乱刀砍向了男婴……

 

  一切都看在自己的眼底,程婴控制住了内心那巨大的悲伤。只要能够骗住屠岸贾,保住真的赵孤,一切都将是值得的!

 

  第二天,程婴偷偷地来到原地,把公孙忤臼和男婴的尸体进行了收敛。

 

  自此以后,晋国人都以为赵氏家族的最后一个血脉也被除掉了。屠岸贾对此事更是深信不疑。

 

  从此,程婴便和真的赵氏孤儿隐居在更远处的深山之中,默默地抚养其长大成人,直到将来他的家族翻身的那一天……

 

   参考资料:《史记·赵世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