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情人而私奔于吊丧路上的鲁国贵族

(2012-09-24 09:58:51)
标签:

公孙敖

鲁国

莒国

左传·文公七年

鲁文公

分类: 春秋战国那些奇人和怪事儿

                       为情人而私奔于吊丧路上的鲁国贵族

 

                                  刘宴斌

 

   公孙敖,春秋时期鲁国人,著名的外交家。提起这位仁兄的名字,估计没多少人知道,但如果要是提起这位兄弟的老爸,那真可谓是大名鼎鼎,世人皆知——“庆父不死,鲁难未已”,这句流传了两千多年的名言,说的就是这位兄弟的老爸。看到这里,你应该知道这位兄弟的背景有多么强了吧——人家爷爷那是堂堂一国之君鲁桓公,是真正的贵族!

 

  虽说他的老爸在鲁国闹腾了很长时间,把素有礼仪之邦之称的鲁国闹得是鸡飞狗跳,给鲁国和鲁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但毕竟这是家族内部矛盾,还没有把鲁国拉上灭亡的道路。于是,作为当时鲁国掌门人的季文子,在为了鲁国社稷杀掉庆父之后,也没有把事做绝,留下了他的香火——也就是他的儿子公孙敖。

 

  公孙兄弟是个做事泾渭分明之人。老爸由于一时生起贪心,想要造反,可后来造反不成,反落得个身败名裂。自己要从中吸取教训,老老实实地做自己的贵族,享自己的清福。此后,他就与自己的老爸划清了界限,开始过起了自己的正常生活。

 

  后来,在国君的允许下,公孙兄弟从莒国娶来了一位美丽的妻子——戴己。

 为情人而私奔于吊丧路上的鲁国贵族
  俗话说的好:好事成双。于是,在戴己之外,莒国人又另外送上了她的妹妹——声己。这样一来,公孙兄弟本打算娶一个老婆,可现在到手的却是两个,心里那个美啊!(您不要眼馋,在那个年代,贵族结婚,就兴这个——娶一带一。国君结婚的时候,甚至于陪送四五个美女的也不在少数!)

 

  婚后,由于公孙兄弟“工作”积极努力,一年之后,他就成了两个孩子的爸爸——戴己生子文伯,声己生子惠叔。

 

  或许是上天在故意捉弄公孙兄弟,好景不长,他的大老婆便因重病去世。然而,由于性格的缘故,公孙兄弟平时特喜欢大老婆戴己,对待声己不冷不热的。

 

  于是,当戴己死后,公孙兄弟便对声己代答不理的,很长时间也不去看她一面。

 

  事情就这样也就没事了。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公孙敖又跑到莒国去要老婆去了。莒国人肯定不给啊,你想啊,在当时那个混乱年代,美女可是珍贵的战略资源——平时想和哪个国家巩固关系,或者几个国家有些小打小闹的,如果双方没有继续想干下去的打算,完全可以用她们来解决——和亲(比如后来的西施、王昭君等人)。况且,和多国交界的莒国,肯定不会把全部的美女都压在鲁国这一个大国身上,不然以后就没法和其他国家在一块混了。

 

  于是,莒国人说了,兄弟你完全可以“扶声己为正妻”。再说了,做为戴己妹妹的声己,姿色、身材等方面,一点也不比自己的姐姐差啊!

 

  这个······

 

  给他们说性格不合,他们肯定不会相信。既然以我的名义要不来,那我只有想其他办法了。

 

  俗话说得好:变则通,通则变!有了,就他了······

 

  于是,公孙兄弟笑着对莒国人说:“那好,我可以不从你们这儿找老婆了。但是我有一个堂弟名叫襄仲,他也老大不小的了,而且我们关系很铁,我给他在这儿寻个老婆,应该不为过吧?!

 

   聪明,真是聪明!公孙兄弟不愧为庆父的儿子,想的这个办法真是极为巧妙,以至于让莒国人逗无从拒绝。因为事实就是这样嘛,我堂弟就是老大不小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别人不操心,我这个作为堂哥的操点心,不为多吧?

 

  见莒国人无言以对,公孙兄弟顺便就把聘礼一并先交上了。

 

  真是无巧不成书。这年冬天,位于鲁国东南方的徐国,突然派兵前来攻打莒国。由于莒国国家实力有限,害怕打不过徐国,莒国国君便派人到鲁国请求结盟,希望能尽快得到鲁国的援助。

 

  由于公孙兄弟曾经到过莒国,对莒国的人情世故比较熟悉。于是,鲁文公便派公孙兄弟前去参加会盟。

 

  会盟完毕,公孙兄弟决定抽出一点时间,前去“看望”一下“堂弟”的未婚妻。于是,他来到了那个女孩的所在的城市——鄢陵。很快,在有关人员的指引下,他见到那位即将嫁给“堂弟”的女子。

 

  在见到女子的一那瞬间,他的内心深处有种被重物击中的感觉,转而又仿佛春风拂面。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或许,“一见钟情”是对他当时最好的解释。当即,激动万分的他,说出了一句地道的山东话:“哎呀,这姑娘真俊啊!”

            

  从那一刻起,公孙兄弟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本来就打算再给自己找个老婆,所谓给堂弟找媳妇,那只是权宜之计。如果你们给的女子其貌不扬,那么我也就死心了,还能给堂弟做件好事。可现在,放在眼前这么一漂亮的少女,我要是不喜欢她、不对她动心,我还正常么?

 

  于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公孙兄弟决定只好对不起堂弟了。

 

  于是,公孙兄弟大摇大摆地带着这位在路上就入洞房的“老婆”回到了鲁国。

 

  见到堂哥公孙敖领来的那位美女,襄仲高兴极了,上前就要拉那姑娘的手(对于自己的这门亲事,公孙敖上次回去的时候就已经告诉他了)。

 

  住手!

 

  住手?为什么,你不是在莒国为我迎娶来的老婆么,为什么拉都不让拉一下,这也太保守了吧?这不马上就要结婚了么,拉下手又有何妨!

 

  于是,襄仲就大胆的伸出了手。就在襄仲再次伸出手的那一瞬间,公孙敖把他的手打了下去,转而拉着那位美女走了。走了几步之后,还不忘转过头告诉襄仲一句话:“这是你嫂子!?”

 

  什么?嫂子?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给我说清楚?

 

  哥哥我没工夫和你多说!公孙兄弟转身又拉着新老婆回家了,有那功夫我还不如多和美女待在一起呢!

 

  襄仲那个气啊,幸亏这是在冬天,估计要是在夏天,早就把肺给气炸了!

 

  不行,作为一个男人,我受不了这种耻辱!

 

  于是,襄仲兄弟找到了鲁文公。请求答应自己出兵来教训这个没有礼教的哥哥。

 

  鲁文公此时也觉得公孙敖这件事做得太不地道,没有诚信,这样的人必须惩罚。于是同意襄仲去攻打穆伯。

 

  但是,幸好在叔仲惠伯的苦苦劝说下,文公没有答应襄仲的请求。后来,又在惠伯的反复调解下,襄仲放弃那位莒国的女子,让公孙敖把她送回到了莒国。

 

  至此,公孙敖、襄仲两兄弟又和好如初。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此一别,公孙兄弟对归去的莒女是牵肠挂肚,日思夜想,真可谓是寝食难安。
 
  历史仿佛就是一个精彩的剧本,好戏总给安排在后面。就在公孙兄弟苦苦等待时机,准备“偷渡”到莒国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不用了——机会来了!

 

  第二年,天下的共主——周天子去世了。天子死了,各国都得派人去吊唁,鲁国也是必须滴!

 

  看看国内懂外交的人员,几乎没有合适能派到天子那里去的——襄仲到晋国去结盟了(当时鲁国跑外交的人员主要就是襄仲和公孙敖),其他人不是资格不够,就是能力不行。既然这样,那就再麻烦你一下,公孙兄弟!

 

  于是,公孙敖在从国库领取了大量财物后,于这年十月份前去周朝吊唁周天子。

 

  但是(事情的转机往往就在这两个字上),就在半路上,就在夜宿驿站的那几个晚上,公孙兄弟的内心,进行了一系列激烈的争斗。最终,对美好爱情的向往,战胜了内心对祖国的忠诚!

 

  对不起,我亲爱的的祖国、我亲爱的国君,还有我那已经长大成人的两个孩子!

 

  于是,他改变了行程,带着所有吊唁的礼物跑到莒国。此时,他手上的财物,足够让他和莒女下半辈子过上幸福生活,这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亲爱的,我来了,你还在等着我么?!
 
  如果公孙兄弟大老远的、带着背叛国家的罪名跑到莒国,那位女子如若再早已另嫁他人,那公孙兄弟可真是亏大了!
 
  还好,现实告诉公孙兄弟,自己的担心是从多余的。自己终于能够和心爱的女人朝夕相处了,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对了,吊唁周天子的事情怎么办呢?
 
  这个大家尽可放心,公孙兄弟并不是拍拍屁股就私奔走了。人家还是很负责任的,毕竟人家是贵族出身,素质还是要有的。他写了一封信,交给了身边的几个随从人员,让他们快马加鞭回去转交给国君,让我们亲爱的国君另选高人去吧,但愿这个兄弟没有其他琐碎的事情影响自己的工作!
 
  公孙敖工作期间私奔,这本来是相当严重的情况,从大了说可以认定你是叛国。但是,鲁国人是善良的,鲁国国君更是仁慈的,他并没有因为这事而亏待公孙兄弟的子孙。公孙兄弟走后,鲁君立他的儿子文伯为世子。
 
  搞笑的是,几年后,公孙兄弟想家了,而且想得不行,简直就是回不到家自己就活不下去似的!于是,他托人捎信给儿子,让儿子文伯替他向朝廷求情,请求允许自己回国。
 
  好在襄仲兄弟比较大度,在公孙兄弟答应不再上朝参政的要求后,准许他回国。
 
  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回国之后,公孙兄弟成了一个标准的老宅男——三年之内几乎没有出过家门(贵族嘛,家里日用品一应俱全,也用不着自己出门买东西)。
 
  就这样坚持了三年。三年啊,时间真是太久了,好人也能憋憋疯了,就更别说是公孙兄弟了。慢慢的,内心中对莒女的思念之情又不禁油然而生。不行,我必须得回去,必须回到她的身边,今生今世我再也不离开她了。
 
  于是,公孙兄弟变卖了大部分的家产,再次毅然而然地离开鲁国,回到了莒国。
 
  父亲的再次出走,让文伯忧急成疾,不久就撒手而去。文伯死后,惠叔做了继承人。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当公孙兄弟听到自己儿子死去的噩耗的时候,顿时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离去竟然会给儿子带来这么大的打击。
 
  于是,公孙兄弟又想回国了。于是,他派人给儿子惠叔捎来了大量的财物,以来收买朝廷要员。在惠叔的苦苦哀求下,最终得到了文公得批准。
 
  真是造化弄人。就在公孙兄弟带着自己的全部家当,欢天喜地地从齐国路过时,不知是心情过于激动,还是生了点小病,反正公孙兄弟是呜呼哀哉,驾鹤西去了。
 
  为了一个女人,一个毫不相识的女人,公孙兄弟为之忙碌了整整七年。在这里,我看到了一见钟情、我相信了世间还有真爱,这绝不是美色诱人那么简单!
 
   公孙兄弟,这个性情中人,为这场爱情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参考文献:《左传·文公七年》《左传·文公十四年》

 

既然来啦,多看一篇又何妨:

       揭秘:孔子少年时期的艰辛生活

      一个牛贩子所拯救的国家

         秦国历史上唯一一次全军覆没的战役

       史上第一位把母亲埋葬在宫中的平民

     为何说孔子是春秋时期的“百科全书”?

   “绿帽子”耻辱代名词的由来

     十二岁的甘罗为何事而被封为上卿?

     孟尝君是如何对待第三者的?

     声明:

   本博客作品,除注明外,皆为博主原创,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姓名,纸质媒体如有采用,请通知博主,谢谢!如有剽窃,后果自负!

 

   现正在筹写的《春秋战国那些奇人和怪事》系列故事,即将完稿,有意出版此书者,请与本人联系,谢谢!

           博主联系方式:

           新浪邮箱:liuyanbinlishi@sina.com

           QQ:179127037(请注明来自博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