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赵氏孤儿”是如何翻身击败仇敌的?

(2012-09-06 08:52:37)
标签:

晋景公

晋国

屠岸贾

韩厥

赵氏孤儿

分类: 春秋战国那些奇人和怪事儿

                      “赵氏孤儿”是如何翻身击败仇敌的?

                                    刘宴斌

 

  上次在《赵氏孤儿是如何被拯救下来的?》一文中咱们讲到:晋景公的宠臣屠岸贾,为了个人的恩怨而杀害了晋国的赵氏家族。还好,刚出生不久的“赵氏孤儿”——赵武,在他父亲门客 公孙忤臼和程婴的帮助下,幸运地逃过了这一劫。

 

  时间如同奔跑的马驹,转眼间十五年已经过去了。本来,赵氏被灭族的事情随着时间的冲刷,即将被人们给彻底的遗忘掉。但是,一件事情的发生突然改变了这一情况。

 

  晋景公十八年(公元前579年),晋景公不幸患上了恶疾,而且是久治不愈。


  于是,按照当时封建迷信的那一套,晋景公便委派时任执政大臣的韩厥去找来了占卜官,让占卜官自己对此次疾病的根由来进行占卜。占卜完后,占卜官得出的结论很是荒谬——国君的病是“大业”在晋国得不到祭祀的后代所作的祟。

 

  “大业”是何许人呢?咱们首先来解释一下“大业”这个人物。此人是秦、赵两国共同的祖先,秦、赵两国共同的最后一位祖先是蜚廉。秦国这一支是蜚廉其中一个儿子——恶来的后裔,而晋国的赵氏宗族则来自蜚廉的另外一个儿子——季胜。


  这样看来,战国时期,最不应该相互间打得你死我活的两个国家就是秦国和赵国。大家都是一家人,没有必要自相残杀啊!

 

  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当晋景公得知这一结果后,立马就询问站在自己身边的韩厥,看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大业的后人为何要来我这里来作祟啊?

 

  于是,韩厥便不慌不忙的就提起了之前赵氏家族被灭族的事情。因为当时屠岸贾所灭的这个赵氏家族也是大业的后裔,而且正好应证了卜辞里面所说的那句话——他在晋国的后代。

 

  于是,借此机会,韩厥就把当年屠岸贾是如何冤杀赵氏族人、手段又是何其的残忍,仔细地向晋景公说了一遍。而且,最后还特意说了一句让晋景公赶到非常愤怒的话——“当年屠岸贾可是在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对赵氏族人下了杀手,可见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您啊。如果哪一天他突然也对您来这一手……”

 

  对啊,当时这小子动手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真是连我都不放在眼里啊!

 

  有些时候,当你在想一件令你十分生气的时候,往往是越想越生气,恨不得当时就把某人被大卸八块,晋景公当时就是这么一种情况。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晋景公立马就询问韩厥:“现在赵氏家族还有没有遗骨?”

 

  就此良机,于是韩厥就把“赵氏孤儿”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晋景公。晋景公得知这一情况后,马上就要求自己要见一见这位赵氏遗孤。

 

  很快,韩厥便把程婴和赵武秘密地接到了晋景公的住所。晋景公把两人藏匿在了自己的宫中,并与韩厥等人商议了如何除掉屠岸贾的相关事项。

 

  于是,一个剪除乱贼的计策在这里应运而生。


  几天之后的一个上午,身为晋国执政大臣的韩厥,突然增加了宫中的守卫。这其中的重点当然是晋景公的住所,而且还撤掉了一批原先屠岸贾调拨在此的守卫

 

  一场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紧接着,韩厥就以晋景公的名义,把当年所有参与屠杀赵氏家族的将领都召集到了宫中。众人进宫之后马上就被没收了随身携带的武器,这一非同寻常的记错,让那些将领们感觉有点不太正常。


  国君不是病了吗,怎么突然之间搞起了这么一套莫名其妙的把戏。


  一时间,众人心里都是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

 

  来到晋景公的住所,众将领齐刷刷地跪拜在地上,周围则站满了由韩厥统领的宫中侍卫。

 

  于是,晋景公便让韩厥把今天的主角——赵武给请了出来。众人见到韩厥从屏风后面领出来一个十五六岁、面色清秀的少年,更是一脸的雾水。

 

  这人是谁,国君为何要把此人带到我们大家的面前,今天我们的到来与这个人的出现又有什么关系?

 

  好了,不用想那么多了,该知道的总会让你们知道的。

 

  于是,晋景公让韩厥把眼前的这位少年,也就是赵武介绍给大家。当众人听说这个少年正是十五年前死于他们手中的赵氏族人的后人的时侯,一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恐和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会的,绝对不会!当初我们杀完之后,可是拿着他们的家谱进行核对过的。再说了,最后一个婴儿也已经被屠岸贾杀死在当年那个茅草房前,你们肯定弄错了!

 

  面对众人惊慌而又有所质疑的眼神,韩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告诉给了他们。众人听后都目瞪口呆,空气仿佛凝固在了那一刻。

 

  突然,有人大声说了一句——“当初去杀赵氏家族并不是我们自愿的,都是屠岸贾逼迫我们的。我们如果不去,那首先死的就会是我们。”

 

  凭空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众人仿佛是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都一致赞同他的观点。众人一致声称:当初所有的行动都是屠岸贾一手策划的,他们只是被逼无奈的参与者。当初要不是屠岸贾逼着他们这样做,就是借给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会这样做。

 

  这样看来,要是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不杀赵氏,屠岸贾就会杀他们,他们现在反倒也成了受害者。

 

  可笑,真是可笑!

 

  当然,这只是他们推脱责任的一个借口而已。


  这时,晋景公的怒气依然没有消去,把这些贪生怕死之徒狠狠地给臭骂了一顿——“当初要不是你们这帮孙子,自己姑夫一家人也不会死的那么惨,你们他妈的差点还把我的表弟给杀了!”

 

  没错,按照血缘关系:赵朔的妻子是他的姑姑,姑姑的儿子当然就是他的表弟。

 

  当然,这帮人也不傻,毕竟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栽赃人的把戏早已运用得出神入化。于是,他们都一口咬定,此事与自己完全无关,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屠岸贾的身上。然后,众人又都众口一词地责骂屠岸贾是如何的没良心、如何的公报私仇、如何的专横跋扈……


  总之,凡是能想到的用在坏人身上的词,全都免费的赠送给了屠岸贾。

 

  墙倒众人推,树倒猕猴散,此话一点都不假。正在众人使尽全身力气责骂屠岸贾的时候,忽然有人又喊出一嗓子:“屠岸贾这家伙太不是个东西啦,请求国君下令诛杀屠岸贾全家!”

 

 “ 对,诛杀屠岸贾全家!”众人又跟着起哄地说道。

 

  其实,晋景公早就看着屠岸贾不顺眼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除掉他而已。他明白,现在这些跪在地上的武官们,为了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一定会卖力为自己效命,去诛杀乱臣贼子屠岸贾,或许就是他们最好的表现机会。

 

  于是,晋景公给了韩厥一个眼神。韩厥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


  于是,韩厥便带领着这些武将以及自己的军士,前去围攻屠岸贾。

 

  由于事情来得太过突然,屠岸贾一点准备都没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最后,这位逍遥了十五年的刽子手,终于还是死在了自己当年那些战友的屠刀之下。

 

  与此同时,晋景公册立“赵氏孤儿”赵武为晋国赵氏家族的继承人。至此,赵氏家族重新成为晋国的六卿之一,“赵氏孤儿”的故事也到此结束。

 

  最后,咱们再来说一下程婴先生。赵武恢复赵氏家族继承人身份的这一年,刚刚十六岁。四年后,赵武二十岁,在他行过成人的加冠礼之后,程婴自杀而死。因为在程婴看来,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抚养他长大成人、重新立他为赵氏家族的继承人。

 

  为了这项使命,自己比公孙忤臼多活了二十年。现在赵武已经长大成人,将来的道路会有韩厥大人为他指引,该是自己去地下向公孙忤臼以及赵氏先人汇报情况的时候了。

 

  于是,在与赵武告别之后,程婴毅然拔剑自刎。

 

  何为英雄?何为豪杰?在我看来,身为小人物的程婴对这些名号胜任有余!

 

  参考资料:《史记·赵世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