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让楚国突出重围的一场战争

(2012-06-10 22:05:47)
标签:

春秋战国一百问

楚武王

随国

历史

分类: 春秋战国那些奇人和怪事儿

                            让楚国突出重围的一场战争                   

                                   刘宴斌

   楚国,是八百年大周朝在南方的最大诸侯国。它兴起于荆楚大地,其国君为熊氏。到春秋初期,楚国国力日益强盛,眼前有限的土地和人口已经满足不了它的发展。虽然历代先君费尽心思致力于国土的扩展,但由于种种原因效果并不理想。直到楚国第二十任国君熊通上任之后,这一现象才得以明显改变。

  熊通在其哥哥楚厉王驾崩后,先下手为强,杀掉了自己的亲侄子,夺取了最高统治权。掌权后的他,开始迈向了自己的第一个愿望——称王!

  或许各位有点不太理解,刚才不是说他哥哥是楚厉王么。那么,他自己直接称王不就可以了么,怎么还要费力来争取这个名号呢?

  其实各位有所不知,他哥哥楚厉王的那个王号,是他自己给自己封的,并没有得到周天子的授权。在自己的朝堂上叫叫还可以,拿到台面上并没有一个国家予以承认。最为可笑的是,后来因为怕周天子讨伐自己,竟然吓得在自己国家也不敢叫了。

  熊通有个大胆的想法——自己要做就做真王,想办法让周王室承认。做那些偷偷摸摸的事情,不是自己的风格!

  刚开始,熊通的这个想法只是在自己脑海中想想,最多也就是晚上做做美梦而已。因为就当时来说,周王对各个诸侯国还是拥有一定的号召力的,而依照自己现在的实力,他还不敢与周王室公开对抗。

  但不久之后发生的一次事件,让他彻底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这就是周郑之战。

  话说周桓王即位之初,因为种种原因,就是看郑国国君郑庄公不顺眼。由于看他不顺眼,自然就不会说好话。于是在郑庄公朝见周桓王时,周桓王的言行让郑庄公很不舒心。于是郑庄公回去之后,紧接着便做出了一系列出格的事情。而郑庄公的一系列不友好的行为,反过来又激怒了周桓王。于是,无法控制心中怒火的周桓王,没有听从大臣的劝谏,亲自率领诸侯联军攻打郑国。但结果却让天下人大跌眼镜,堂堂王师,外加数个诸侯国的军队,就是这样的多国部队,反而让郑国军队给打得大败,落荒而逃的周桓王肩上还中了一箭。             

  此事发生以后,周王室的地位在诸侯心中一落千丈。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楚君熊通。先前多少还有点担心,现在是一点顾虑都没有了。

  就在他准备称王之时,有一个人站出来表明了自己的看法。这个人就是楚令伊(相当于后代的丞相)斗伯比。斗伯比认为,现在时机还不太成熟,虽然我们有强大的武力,但汉水以东还有很多小诸侯国还没有臣服于我们。一旦我们称王,他们或许会因为害怕我们的威胁,而团结一致对付我们楚国!

  斗伯比的想法是正确的。一旦众小国附近出现一个大国,那么这些小国家就会提高警惕,紧紧地联合在一起。一旦某个国家受到攻击,其他所有盟国都会一起出兵帮他打群架。因为他们深知一个道理——那就是唇亡齿寒!

  最后,斗伯比向楚君熊通想~了一个点子——按照“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先把汉东诸侯国的老大给制服,那么其他小国就没有不臣服于我们的道理。

  经过反复对比,二人把目标锁定在了一个稍有实力的国家——随国。

  随国,姬姓,子爵,周文王的后代。在周初的分封中被安排到了湖北地区,就是现在的湖北随县。由于随国和周王室关系比较亲近,地盘又比其他诸侯国稍大一点。所以,在春秋初期的汉东各诸侯国中,随国是具有一定威信的,很多小国都听它的调遣。

  于是,楚君熊通亲自出马,率领大军驻扎于楚、随交界之处的瑕地。

  但是,熊通他们并没有急于向随国发动进攻,因为他们还没有找到攻打随国的理由。而且贸然出兵,其胜算也不是太大——害怕诸侯联军前后夹击。

  于是,楚君熊通向随国派出了自己的使者——薳章。

  不用害怕,薳先生此行并不是去下战书。恰恰相反,人家是来求和的

  对于薳先生的到来,随侯多少有点糊涂——相对于随国而言,楚国国力雄厚,没有理由主动来和自己示好。

  虽说薳先生反复强调,自己国家这两年收成不大好,害怕其他国家趁机侵入,真的是来结盟的。但傻子都知道这话八成是假的。

  于是,带着种种疑问,随侯把自己的两个得力助手找来了——季梁和少师。

  下面我们就来介绍一下这二位仁兄。首先来说一下季梁:季梁,随君最最重要的智谋之士,为人正直,忠心为国,是随国少有的栋梁之才;少师,随国最不要脸的阿谀之臣,其行为和两千年之后的和珅和大人有的一比,深得随侯的宠幸。

  二人来到之后,随侯把楚使的来意,简单地向二人说了一遍,便开始征求他们二人的意见。

  都说忠臣爱国,没错,季梁兄弟首先说话了。他一眼便看穿了楚君这只披着羊皮的狼此行的目的——先哄骗我们签订盟约,然后再找时机对我们下手。

  他把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如实地告诉了随侯。紧着着又建议随侯,不妨先暂时把这一盟约应承下来,然后再在国内加强防御工事,加紧训练士兵。另外再实行一些对百姓有利的措施,争取得到百姓的支持。日后就是与楚军开战,在没有得到其他诸侯国的援助之前,我们还是能够坚持一些时日的。

  忠臣说罢,奸臣登台。

  见有用的话基本上都被季梁说过了,少师请求前往楚营签订这一盟约,并借机对楚军的实力一探虚实。

  当然,随国阿谀之臣少师要来签订盟约的消息,在他和薳章出发之前,薳章就已经派人快马加鞭地传回了自己在瑕地的大本营。

  斗伯比为少师的到来做了精心的准备。因为他知道,少师此来,虽说是来签订盟约的,但他的主要意图,应该是来查看楚军的实力的,回去后向随后邀功请赏。如果楚军把自己的实力完全展示给他看,那么他一定会把楚军吹得神乎其神,到时候他们就会对自己有所防备;如果自己把精锐部队隐藏起来,让老弱病残出来站岗,那他回去之后,一定把楚军贬得一文不值。到那时,他们就会疏于防范,与之相对应的士气就会降低,战斗力随之而下降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于是,当少师走进楚营第一步的时候,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这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威武之师么,这些站岗的人简直连士兵都称不上,完全就是一群流浪的农民——营房不整,很多人站没站相,手里拿的武器应该好几年没有保养了,很多地方都生了锈。

  于是,他对楚军的战斗力深深地产生了怀疑,并且下出了自己的结论——这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看在眼里,乐在心中。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少师现在是深深地相信了这句话。

  但是你错了,有时候有图不一定有真相。你看到的一切,都是我们精心给你设置的。部队的强弱,那得到战场上来说。是骡子是马,到时候拉出来骝骝就知道了!

  会谈之时,楚君熊通很是谦虚,口口声声以小弟自居,把随国都快要捧上了天。少师问他为何来此求和,熊通一脸谦虚的表示自己楚国地小国微,近两年又深受灾荒的困扰,深怕其他小国趁机侵伐自己,故此前来与贵国求和,订立盟约。一旦发生什么变故,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没错,和薳先生说的一样——当然,这是早就串通好了的!

  真是说的比唱的都要好听!

  然而,少师却对此深信不疑,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他不知道,有时候自己的眼睛也是会骗自己的。

  少师高兴地走了,因为他看到的是一个毫无战斗力的部队;斗伯比也笑了,这个人将把这一虚假信息如实地告诉他的国君,鱼儿即将上钩!

  少师走后,楚君熊通也下达了撤离命令,他要把戏演到底,要彻底示弱给随君看。

  在撤退的路上,楚军大将熊率比对于随君能否能上钩,还带有一定的怀疑态度。因为他担心随臣季梁会看透这一切。

  但斗伯比笑着告诉他,此计是为长远打算而制定的。这次不成,还有下次。

  果不出其然,少师把楚军的如何不堪一击,又添油加醋地给随侯说了一通。边说还边用双手比划着,生怕别人不知道楚军有多脆弱。

  说完后,他还立即主动请缨——请求随侯准许自己现在带领随军大队人马,前去追赶正在“落荒而逃”的楚国君臣。

  还好,季梁此时也正在朝堂上,立即制止了少师的这一玩笑性建议。

  自己防守都没有太大的把握,还想主动出击攻打人家,别开玩笑了!行了兄弟,你死了没人心疼,这么多优秀的军人可不能陪你去死,这可是国家的主要防御力量,一经失去,国将不国。

  楚军走后,随君听从季梁的建议,实行了一些利国利民的举措。国内百姓安于劳作,军队装备有所增强,相应的战斗力也有所提升。此后两年的时间里,楚君熊通都没有来找随国的麻烦。

  两年,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但对于随侯来说,吃喝玩乐,享受了七百多个日日夜夜,足已经改变他的性格与思想。他开始滥用民力,浪费国库钱财,再加上少师的“正确指引”,随国开始混乱起来。

  很快,这一现象被一直在盯梢的楚国令伊给发现。他迅速把这一情况上报给国君熊通,最终二人商议,马上召集周围的所有诸侯国前来会盟。如果随国真心臣服于自己,那么随君一定会前来参加;如果到时候他不来,就以叛盟之由讨伐他。

  阴,真阴!归根到底还是进了他们的圈套!

  会盟的日期到了,楚国周围的小国大部分都来了。巴、庸、濮、邓、申、江等十余个诸侯国的国君,先后到达,唯独缺少随国和黄国。

  于是,楚君派人前去问询这两个诸侯国的国君,不来参加此次会盟,有何理由?

  黄国国君听说自己是两个大胆中的其中一个(另外一个是随侯),见到楚国来使就急忙认错,谎称自己之前得了一场病,现在刚刚治愈。然后是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使者,顺利过了此关。

  接下来,就该看随侯的举动了。按理说,就剩自己了,不应该再耍大牌了吧!

  错,哥们汉东有的是盟友。再说了,我们本来就没打算和你楚国交朋友,是你死皮赖脸地求我们的,我们才同意的。

  于是,前往随国的使节吃了闭门羹!

  于是,楚君熊通开始集结军队,向随国进发,很快便来到了两国的边界。

  随侯接到楚军来犯的情报,急忙召集群臣商议对策。

  还是忠臣季梁先发言。在他看来,楚军此次前来,是早有准备的,更何况人家现在锋芒正露,自己坚决不能以硬碰硬,吃这个大亏。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还是求和——但这次主角换了我们。如果我们前去求和,楚君听从那是再好不过了;如果他们拒绝我们,那么就是他们的不对,理屈的是他们。一旦交战,我们的士兵肯定会很生气,生气的话,交战的时候就会卖力厮杀,而我们的胜算也会大大提高。

  听完季梁的发言,少师笑了。

  你见过楚国的军队么?我见过!你了解楚军的战斗力么?我了解!真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于是,在少师的一再怂恿下,随侯决定发兵进攻楚军。无奈之下的季梁,只好一同上阵迎敌。

  两国军队在速杞(古地名)相遇。谋臣季梁再次出策:按照楚国的风俗,凡是左边的都是尊贵的,由此可知,楚君熊通一定在左军(楚军分为左右两军)。凡国君所在之处,必定是军队精锐部分之所在。那么,他的右军将是由战斗力稍微低下的其他士兵组成,如果右军战败,那么必将重创整个楚军。到时候我们在一鼓作气,把楚军给打疼打通,让他不敢再轻视我们随国。

  好计谋,如果熊通得知这一计策,一定会下的头出冷汗。

  但是,凡是有小人的地方,好人的谋略一般都会变成空话、废话。

  让我们的正规军进攻楚国的右军,难道你是怕我们的士兵不如人家?还是你瞧不起我们的军队,怀疑我们的战斗力?

  少师歪着头、斜着眼,边说边看着季梁。

  无语,彻底无语了!这哪跟哪啊!

  季梁刚要说些什么,随侯已经下达了冲击楚军左军的命令。

  没办法,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只有奋力保护好国君。季梁拔出自己的宝剑,紧紧追随在随侯身边。

                   让楚国突出重围的一场战争

  在冲入楚国左军的一刹那,随军都彻底明白了——自己中计了,人家早就在四周埋伏好了,就等着自己钻进来了!

  什么也别说了,拼命杀吧!经过一阵紧张而又激烈的厮杀,季梁带领部分护卫军把随侯救了出来。此时回头再看自己的军队,逃出来的不到十分之四。让人有点欣慰的是,无耻小人——少师,死于乱军之中,也算出了众人心中的一口恶气!

  此时的随侯,真是对自己痛恨不已,恨自己听信小人谗言,误了国家大事。

  季梁双手扶起哭涕的国君,轻轻地告诉他——现在国家还有救。

  于是,他又把自己心中最后一个救国方案告诉了随侯——继续求和。

  一般来说,战败之后再来求和,大部分人是不会答应的,楚君熊通的第一表现就是如此。他放言:不灭随国,誓不退兵!

  熊通说完,季梁也说了一句话:“汉东各国目前还是会听从我们随国调遣的!”

  就一句话,熊通的态度变了。

  对了,还有汉东诸国呢,他们也是一群不可忽视的力量。

  于是,熊通同意了随国的请求,两国签订盟约。

  此后,随侯率领汉东诸国臣服于楚国堂下,并且在楚国的威胁之下,建议周天子把楚君的爵位由下等的子爵,提升到最高级别的王爵。当然,周天子不会答应。

  但周天子给自己封不封王,熊通已经完全不在乎了——毕竟天高天子远,自己现在已经完全控制住了东南方。

  于是,他开始正式对国内外称王,即楚武王!

  此后,楚国的视野也渐渐地摆脱东南狭小的空间,开始向北方瞻望,并为之开始悄悄筹划。。。。。。

 

  参考文献:《左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