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郑庄公为何派人偷割周天子的庄稼?

(2012-06-04 02:02:06)
标签:

春秋战国一百问

郑庄公

周平王

周桓王

祭足

分类: 春秋战国那些奇人和怪事儿
                    郑庄公为何派人偷割周天子的庄稼?                            

                                刘宴斌

 

  话说作为周王朝卿士的郑庄公,由于忙于处理国内弟弟太叔段的叛乱事宜,无暇顾及周王朝的政事。按理说作为一名国家高级官员,郑庄公的行为多少有点不当,要是依现在的说法,那就有点玩忽职守的意思。

  就在郑庄公刚刚处理完太叔段的事情之后,他留在周王朝的眼线传来了一个消息——周平王想要撤了他的职,打算把他的位子让给虢国国君虢公忌父。

  得知这一情况,郑庄公是又吃惊又生气——吃惊的是周天子竟然打算要撤了自己的职,生气的是他居然选在自己不在朝廷的时候,背着自己做做这样的决定,这分明就是趁火打劫,做人不应该这样不地道!

  不管怎么着,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那就要勇敢的去面对。

  于是,郑庄公寤生急忙带领一些随从赶到了周王朝的都城洛邑。在向周平王请罪之后,郑庄公寤生随即就打了个口头上的辞职报告,表示自己父子从天子继位开始,就一直掌握着朝中大权,至今已经四十多年。既然现在您有合适的人选,那我就把自己手中的权利交还给天子!至于自己,就回到自己的封地,做好自己的臣子。

  对于郑庄公的话,周平王多少有点慌不知措。因为他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快就败露出来,而且都已经传到了郑侯的耳朵里。

  但作为天子,周平王是不会自乱阵脚的。于是就笑着对郑庄公表示,自己绝没有要把他换掉的意思,只不过是见你长期不来处理国事,自己怕荒废了政务,想暂时安排虢公忌父来协助一下。

                         郑庄公为何派人偷割周天子的庄稼?

  见周平王说的比唱的都好听,郑庄公寤生也笑了。只见他用质疑的语气问道:“那我一路上听到的有关您想任命虢公忌父的事情,也都是谣言了?”

  周平王连忙表示,郑庄公的这一想法是相当对的。然后,周平王又把自己是如何地痛恨这些没有依据的言论,当即说了一通。

  高!真是高!周平王把郑庄公踢给他的球,又加了些力气给踢了回来!

  好!你是天子,我是诸侯,再怎么说我也没有你大,也是你的臣下。郑庄公寤生不说话,低着头,眼睛斜视着看向两侧,一脸的质疑。

  周平王看到郑庄公的脸色有点不对,便轻声询问他是否是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而郑庄公则带着阴阳怪调的语气表示没有。

  见郑庄公寤生对自己是那么的不信任,事到如今,面对正在交头接耳的满朝文武大臣,看来只有自己动真格的,才能恢复朝堂的平静,使自己摆脱这一尴尬的局面。

  于是周平王严肃地对郑庄公寤生表示,既然他对自己有怀疑之心,那么自己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同时也为了让他和天下诸侯相信自己这个周天子,自己将让太子狐到郑国去当人质!

  周平王此言一出,立马引起了群臣的议论。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褒贬不一。

  过了一会,大家停住了讨论,把眼球都集中到了郑庄公寤生的身上,等待着这位主角的回答。

  说实话,周平王的这句话非常的有分量。因为自从开天辟地以来,历朝历代还没有天子让自己的太子前去臣子的封国去当人质的先例。

  对于周平王的此语,寤生在自己的脑海里做了短暂而又快速的处理,他认为此事最好是不要接受,一旦接受,自己就有欺压天子的嫌疑。

  于是,郑庄公寤生再三表示自己不赞同。

  但周平王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郑侯寤生不接受,那就更加说明了自己的不诚之心,以后将何以服众!

  于是,周平王强行命令郑庄公执行此事。无奈,郑庄公寤生只好让世子忽先来周朝为质,然后再让周太子狐跟随自己回国。

  按说事情到此应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但事情却并非如此简单。

  几年后,周平王去世,太子狐回国为父发丧。但是太子狐回到都城没多久,由于悲痛交加,很快就一病不起,几日后便跟着他老爸走了。

  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虽说太子死了,但是还好,太子还有个已经成人的儿子名叫林,可以继承王位。

  于是,太孙姬林登基称王,是为周桓王。周桓王对于自己父亲太子狐伤心而死之事,是相当的痛心。于是,恨屋及乌,由此开始,他便对郑庄公寤生抱有很大的成见。

  于是,年轻的周桓王继位伊始,就表现出了对郑庄公寤生的极大不满。

  其实,除了对郑庄公接受“交质”一事感到痛恨之外,周桓王还对郑庄公父子长年来把持朝政也十分不满。因为他们父子手中的权利已经威胁到了王权。

  于是,在与几位大臣商议之后,周桓王在一次朝会上向郑庄公传达了自己的意思:寤生同志虽是先王的重臣,但是我这儿庙小,养不起你这大神,请你自便吧!

  什么意思,要赶我走么?!

  猛然听到此言,郑庄公还真有点吃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周天子会在朝堂之上,面对如此多的诸侯臣子,把自己给赶出去,太失颜面了,真是太失颜面了!

  好了,事到如今,虽说在天子这里失了颜面、丢了工作,但自己家的日子还是要照样过的。于是,郑庄公带领着自己的少许随从,无精打采地向自己的封地走去。

  归国后,武将高渠弥建议庄公派兵攻打无道的周天子,另立新君;而大夫颖考叔则建议,先把这口恶气吞下去,等过个一年半载的,再去朝见周王,到时候他一定会有后悔之心的。

  正在庄公犹豫不决的时候,素有“郑国第一谋士”之称的祭足站了出来,向郑庄公表达了自己对此事的看法。他认为对周王室,我们郑国既要打,又要拉,软硬都要施。自己愿亲自带领大队人马到与周王室的交界处搞点小动作——托言今年收成不好,到此处来“借”点粮食,以借机来观察周天子对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如果周天子派人来责让我们,那主动权就在我们这边——堂堂天子,借给诸侯国一点粮食也不行么,每年那么多诸侯国朝贡给你的粮食,你是吃不完的:如果周天子不管不问,那么,到时候您再入朝请罪也不迟!

  郑庄公同意了祭足的建议,并给了他一支人马,准许他灵活行事。

  祭足一行来到了两国的交界处,并把周王室一方的邑宰(相当于现在的市长)叫了过来。告诉他,今年自己的国家遭遇到了自然灾害,收成不好,特来此地“借”粮。

  当然,在没有经过周天子批准的情况下,一个小小的市长,是不会答应任何诸侯国的请求的,更何况祭足只是一个诸侯国的臣子。

  于是,这位市长高搜祭足,这事自己说了不算,自己得上报天子。要是天子答应了,我二话不说,随你们搬取。

  听完那位市长的回答,祭足笑了:我们不要你们那陈芝麻、烂谷子,我们要就要新的。现在正好是新麦收割的时候,你们今年可以歇歇了,麦子就有我们来收了!

  说完,祭足朝自己的大队人马一挥手,只见一半的士兵们当即就把自己身上早就准备好的家伙式拿了出来——口袋和麻绳。祭足告诉士兵,咱们只要麦头,麦秆留给他们做饭烧火去吧!言外之意,我们并没有把事做绝,最起码还给你们留点东西。

  面对数倍于自己的人马,那位市长也知道自己出去硬拼的后果。于是,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郑国大兵割走了自己城外的麦子。

  这还不算完,这点粮食绝对不够我们郑国人吃的。于是,祭足在带领着士兵送回粮食之后,又一次出来巡游来了。这一次,他把动手的地方选在了成周洛邑天子的脚下。

  这次祭足这次压根连当地的政府官员都没有通知,就把自己的人马化整为零,让他们化装成做小生意的小贩,潜伏在周围的村落里,等到午夜三更时分一起出动——和上次一样,这里种的稻子,我们只要稻头,不要稻杆。五更时分,听到鼓声,立马撤退,不许留恋,违令者斩!

  就在当地政府官员被一阵沉闷的鼓声惊醒之后,他们很快便得到了可靠情报——自己辖区内的很多稻田都遭到了郑国人的偷割,损失惨重!

  于是,他们立即集结兵马,准备夺回郑人手中的粮食。

  但是,对不起,你起得太晚了,我们就不等了,先回去了!

  由此看来,早起晨练还是有好处的,最起码能早一点发现情况!

  至此,祭足两次受命强抢、偷割周王室的粮食,消除了郑庄公心中的恶气,报了自己的受辱之仇。但郑庄公此举,也加剧了自己和周王室的矛盾,并最终引发了郑国和周王室的冲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