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郑庄公掘地见母是怎么回事?

(2012-05-30 23:22:41)
标签:

春秋战国

郑庄公

武姜

颖考叔

历史文化

分类: 春秋战国那些奇人和怪事儿

                        郑庄公掘地见母是怎么回事?                              

                            刘宴斌

 

  郑庄公,姓姬,名寤生,春秋早期郑国国君,有“春秋小霸”之称。

  说到郑庄公就不能不提起他的母亲——武姜。武姜是郑庄公父亲郑武公的原配夫人,申国国君申侯之女。

  当年申侯为解救自己被打入冷宫的大女儿——申后(周幽王的结发妻子,后被美女褒姒夺宠,被周幽王废黜并打入冷宫),以及为失去名分和地位的外甥重新夺回属于他的一切,联合了西北的犬戎部落,攻陷了当时的周王朝的都城镐京。时任周王朝卿士的郑伯姬友(郑庄公的爷爷、武公的老爸)为了保护周幽王,以身殉国。

  后来,申侯为了送走犬戎部落,又联合郑、卫、秦、晋等国,让这些邻近的诸侯国帮忙。 都说人多力量大,犬戎人见势不妙,拔腿就跑

  在这次保卫周王室的战斗中,年轻的、一表人才的郑世子——掘突,很受申侯的喜欢。于是,申侯就把自己的二女儿嫁给了他(即后来的郑武公)。

  不久之后,武姜便怀有身孕,经过十月怀胎,至期产下一子——即郑庄公寤生。按理说,第一胎生个男孩,应该是件很让家人高兴的事情。但武姜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个孩子的出生方式很让她不满意。据史料记载,郑庄公寤生出生时,是先出的脚,后露的头,给自己的母亲武姜出了个难题——难产。

  于是,年轻的武姜对自己的第一个儿子很不喜欢,甚至有点仇恨。于是,任性的武姜便为自己的儿子取名为“寤生”。所谓寤生也就是不好生的意思,和“顺溜”兄弟正好相反。

  数年后,武姜又产下一子——叔段。叔段长大后,那是一个玉树临风,能说会道,而且还精通骑射,很是让武姜喜欢。

  武公晚年,武姜希望武公让自己的二儿子叔段来继承君位。但武公并没有同意,首先按照周礼来说,长幼有别,不可乱了礼数。再者,长子寤生在治国理政方面,不管是经验还是方法上面,都要比叔段熟练老到得多。

  于是,为了寤生顺利继承自己的位子,武公在临死前把叔段分封在了地盘并不大的共城——故后称为共叔段。因为按照武公的想法,几千人的城池还是能够让叔段过上优越的日子的,一生衣食无忧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但是如果他想要造反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可想而知,对于这一结果,武姜是很不满意的。但她深知武公的秉性,按照目前的情况,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这一切的,只有等到以后再说了。

  武公死后,郑庄公寤生继位。

                              郑庄公掘地见母是怎么回事?

  庄公继位伊始,武姜便开始为自己的二儿子共叔段谋求一定的政治地位和权势。首先,她开口向庄公要了一个地方——制邑(外号又称虎牢关)。武姜是一个很有战略眼光的女人,制邑是郑国都城新郑的门户,谁如果要是控制住了制邑,那么,将来造反的成功率那是很高的,缺少的就只是时间和机会而已。

  不过放心,武公选取庄公是有一定道理的。面对母亲对此地的索要,庄公就认定一句话——先父临死之前对我特意交代,以后分封功臣子弟,除了制邑外,其他任何地方都可以!

  对于庄公的回答,武姜有点始料未及。但她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并亮出了自己的第二个杀手锏:制邑我可以不要,那荥阳给他总该可以吧?

  虽然庄公有所准备,但武姜的要求还是让他多少有一点吃惊,你还真敢要啊!

  荥阳,是郑国的第二大城市,不论从人口还是经济实力还看,与都城新郑都没有太大的区别。要是以后用它来做叛乱的基地,对郑庄公来说,威胁时相当大的!

  郑庄公低下了头,深深地沉思了起来。

  面对大儿子的沉默,武姜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如果连这个小小的要求你都答应不了,那我和你二弟就只好到他国求生去了!

  面对母亲的威胁,庄公心中开始犹豫了:如果让叔段去荥阳,那么以后再加上自己这位“仁慈”母亲的指教,叛乱是早晚都要发生的;如果不答应她,一旦事情闹大,自己将永远背上一顶对母亲不孝顺、对弟弟不友爱的帽子。

  好吧,我把荥阳给他,看他能翻起多大的浪来!

  得到庄公应允的一瞬间,武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在得知庄公要把荥阳分封给共叔段后的消息后,作为郑国第一谋臣的祭足,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他怕刚刚登上君位的庄公,会因为母子情意而使整个郑国在将来陷入混乱的局面。这是他所不想看到的,更何况先君驾崩前也曾对自己有所交代!

  见到庄公后,祭足就把自己对时局的看法如实地告诉给了他,并对以后共叔段可能造成的影响表示出了担忧。

  对于祭足的担忧,其实庄公已经考虑到了。他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前方。然后转过头,凝视着祭足,坚定地说出了那句流传千古的名言:“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翻译过来就是:你等着吧,他坏事做多了,一定会自寻灭亡的!言外之意就是,在他劣迹还没有显露出来之前,我是不会动他的;但是,如果他一旦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那不好意思,到时候我也会亲兄弟明算账的,新帐老账一块结单!

  回头再来说说武姜和共叔段。从现在开始,人家的地盘已经从小小的共城扩展到了荥阳,而且连郑国西部和北部的边境地区也都在他的管辖范围,包括官吏的任免、军队的调动、赋税的增减等等,一切的一切!

  现在地盘有了,权利有了,经济实力和武装力量也是以前所不能比的。现在他需要的,只是机会——等待哥哥庄公放松警惕的那一天。

  原来,在太叔段在离开都城之前,曾经受到武姜的秘密接见。这位“仁慈”的母亲在这次谈话中,向太叔段透漏了一个自己策划的阴谋——你在外边赶紧发展自己的势力,你哥哥这儿暂时有我盯着,一旦时机成熟,我会找“可靠人员”给你送信。到时候,你从外面率兵攻打都城,我让自己人给你开门。到那时,整个郑国就会成为你的天下,我也不会再看到你那令人讨厌的哥哥!

  于是,到达荥阳后,太叔段就开始四处活动,到处拉拢人马,准备伺机行事。

  当时,按照周王朝的惯例,诸侯国国君如果在周天子那儿担任一定职务的话(比如郑庄公担任卿士一职),每年都必前去朝见天子。

  太叔段一直在等待着庄公离开国都,前去朝见天子得那一天。

  等啊等,等了一年多,自己都快着急死了,哥哥那里还没有一点动静。

  其实,对于太叔段的小算盘是怎么打得,庄公心里早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他是再明白不过了,只是没有找到他对自己下手的证据而已!

  过了一阵子,太叔段托名外出狩猎,调动大批军队突袭了郑国的两大军事重镇——鄢城和廪延。

  被赶出辖地的两位市长,无奈之下来到了都城,向国君汇报了这一紧急情况。

  按照一般人的思维,这么重大的情况,国君肯定会火冒三丈,因为这意味着早饭,公然挑战国家政权!

  于是,上卿公子吕站了出来。公子吕,郑国公室成员,郑庄公寤生的异母弟弟。

  听到两位市长的汇报,公子吕急忙建议庄公立即对太叔段实施军事打击,因为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一来,我们已经抓住了他的把柄,有了处置他的理由。再者,我们郑国现在居然出现了两个政权——即中央政权和太叔段割据政权。现在他的能力还没达到顶点,处置起来还来得及;如果再不行动,等以后时间长了,他的实力进一步增强,到时候不光军事上对我们有一定的威胁,而且人心也会发生动摇。

  令众人极为失望的是,郑庄公不但没有表现出忧心忡忡的样子,反而非常平静地对大家表示,太叔段是自己母亲最为疼爱的儿子,同时也是自己的亲弟弟,他就是再胡闹,自己也不能对他下手!

  郑庄公不是不想杀太叔段,也不是不想让郑国恢复到平静状态,只是现在时机还是不是太成熟,他还需要等!

  公子吕见庄公依旧没有下定决心,散朝后,他又来到庄公的寝宫,继续商议太叔段的问题。

  武公静静地听公子吕说完,转头看向了门外,然后若有所思地叹了口气,转而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如果现在我把太叔段打败,或把他抓起来,或把他杀了,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这一过程会有一个人会进行干预?

  没错,那人正是庄公自己的母亲——武姜。

  郑庄公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现在动手,即使赢得军事上的胜利,但万一那个进行干预的人在国内外到处散播谣言,说我寤生不光杀了自己的兄弟,而且对自己的母亲也极为不孝。如果没人听还好,可是又有多少人真的了解其中的内幕呢?万一到时我们受到国内外的舆论谴责,那时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见庄公有此忧虑,公子吕给扎庄公出了一计——引蛇出洞。即庄公对外声称自己要去洛邑朝见周王,此等消息一旦传到武姜和太叔段的耳朵里,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果然不出所料,在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武姜极为高兴——时机终于来了,我的小儿子终于可以来到我的身边了。

  于是,武姜赶紧写了封亲笔信,让身边的近侍快马加鞭送给太叔段,信中把庄公大概的动身日期告诉了他,并约定到时自己也会派人在城内动手,和你的人马来个里应外合,不愁夺不到郑国的政权。

  好计!好计!

  但武姜并不知道,自己的此时的一举一动都被庄公看的清清楚楚,而且自己还是被人牵着鼻子走!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武姜写信给太叔段,送信人马被庄公俘获,庄公改派自己的亲信前去送信,换回了太叔段的回信,信中约定了到时行动的暗号。

  好!真好!

  自以为滴水不漏的母子二人,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别人精心设计的圈套,并且一步步走向深渊,走向灭亡!

  就在太叔段带领大军从京城出发的同时,另一班人马也在悄悄行动——公子吕带领大批人马已经埋伏在京城的外围,他们的行动目标是:在太叔段走远之后,突袭荥阳,一举拿下他的老巢!

  太叔段出发两日后就得到了第一个噩耗——荥阳被公子吕围攻了,自己的巢穴岌岌可危,一旦老巢不保,自己的处境降级为被动。

  别着急,这才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呢!

  慌乱之下,太叔段带领自己的人马火速回援。但一切都晚了,等太叔段一行到达京城城下之时,城上遍插的是公子吕和郑国中央政权的旗帜。

  啥也别说了,赶紧用力鞭打几下胯下的坐骑吧,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这哥们身上了,如果你能跑的快一点,那么兄弟我也能够活命,如果你跑得慢,那么我们都将玩完!

  还好,太叔段的这位哥们并没有让他失望,安全带领他来到了他最初的封地——共城。

  之前我们也曾经说过,共城只是一个小小的城镇,并没有完善的防御措施——城池不高,人马不多,粮草不够!

  于是,公子吕并没有费多大的精力,共城就轻松到手了!

  太叔段由于无颜见人,兵败后即自杀。

  太叔段死后,庄公命人将先前武姜所写之书,以及自己骗的得回信,一起送到了武姜的手中。随信还留有一句话——“不及黄泉,无相见也(如果你不死,我是不会去见你的)”!

  武姜见到书信,羞愧难当,即刻收拾衣物,按照庄公的安排,搬往郑国的偏僻小镇——颖地前去居住。

  其实,庄公的这一行为是迫不得已的,他并不想与自己的亲生母亲决裂,只是母亲一系列的做法让自己很是伤心,同样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为什么她对自己的弟弟就那么好,为什么就那么的讨厌自己?

  没办法,说出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不可能再收回!

  都说深山老林多隐士,隐士里面多高人。说来也巧,就在武姜居住的颖地附近,就有一处山谷,名曰颖谷。颖谷里面还真有一位高人,名叫颖考叔。

  颖考叔听说国君郑庄公把自己的母亲,从都城赶到了偏远的小颖城,感到此举对他以后的发展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因为他先前就已经听说过了庄公的隐忍与谋略,认为庄公一定不是一个守成之君,他以后一定会做出一些惊人的业绩。所以,他不想让庄公为此事遭外人的谴责而背上心理上的包袱。

  于是,他来到了都城,并请求面见国君郑庄公,自己有东西要进献给他。庄公来后,颖考叔把自己所带的东西呈送了上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眼看饭点就要到了,出于回敬,庄公让颖考叔留下来吃顿饭。

  一会,侍从们拖着几盘蒸羊肉送了上来。郑庄公把其中一盘赏赐给了颖考叔,颖考叔把盘中的肉汤喝的差不多了,而里面的肉却一口都没有动。

  对此,庄公有点不解,难道他是素食主义者,还是天生吃不惯羊肉。

  错,都不是!颖考叔的做法是有一定目的的!

  于是,庄公就纳闷地问颖考叔,为什么不吃自己赏赐给他的羊肉。颖考叔表示,自己之所以不吃国君所赏赐的肉,是因为家中还有一位年迈的老母,自己要把这上等的、国君赏赐给自己的美食,带回去给自己的老母食用。

  对于颖考叔的回答,郑庄公多少有点意外,直夸他是孝子。但紧接着郑庄公就叹了声气,感叹自己还不如颖考叔,他还有母亲能送东西,自己连给自己母亲送东西的机会都没有了。

  颖考叔明知故问地问庄公是怎么回事,郑庄公就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黄泉之誓”还有自己现在是如何的后悔的,都告诉了颖他。接着又低下头,继续叹起了气。

  得知郑庄公并不是真正地想与武姜断绝母子关系,颖考叔也轻轻地舒了口气。如果事情是这样的话,那么对于自己的下一步行动是极为有利的——劝说庄公母子和好。

  前面的一切都是颖考叔的试探,都是为了后面的劝说做的铺垫。

  毕竟血浓于水,母子情深!

  于是颖考叔给庄公出了个主意——你不是当初发过“不及黄泉,无相见也”的誓言么。好说,国君您可以在颖地的地下挖一个深一点的地道,把挖到泉水(即黄泉)的那一处地方连接到一口水井。然后我把您的母亲给接过去,之后您再过去迎接自己的母亲。这样,您和您的母亲就能够在黄泉边相见了,外界也不会再有什么说法了!

  听了颖考叔的点子,郑庄公大大为高兴,随即就让他带领五百名青壮年前去颖谷去挖地道。在地下将近三十米的地方挖到一个泉眼后,众人赶紧堵上,再起旁边建好水井之后又把泉眼挖开。接着,又在井旁建有一间侧室,以用做庄公母子的相认之地。

  地下室建好之后,颖考叔立即通知给了郑庄公。然后迎接武姜过去,并把庄公是如何的后悔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她。 

  武姜现在就剩了长子庄公一人,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不可能一点情感都没有。对于颖考叔的做法,武姜也很是感激,毕竟自己马上就要老了,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心理上,都要有所依靠,这个人除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寤生外,其他任何人都是代替不了的!

  不久,郑庄公就带领大批侍从人员,前来迎接母亲武姜。母子二人在地下室内抱头痛哭,顺利相认。

  顺便提一下,这位颖考叔因为指点庄公认母有功,再加上自身拥有无穷的谋略,回去后被郑庄公封为大夫,后来成为郑国一位出色的将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