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未来星彩绘幼儿园墙体彩绘专家
未来星彩绘幼儿园墙体
彩绘专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2,307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课堂还给人生,校园映射云影

(2017-04-19 11:40:27)
标签:

转载

好文章

---- 云技术与教育心经

今天讲三首诗,来说说成长逻辑、思维逻辑、技术逻辑和教育逻辑。

[转载]课堂还给人生,校园映射云影
半亩方塘

1.  朱熹:我注六经,你读书

观书有感

朱熹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公元1196年,饱受党政困扰的朱熹逃到了江西赣州,在学生的帮助下在这个美丽的园林里住了下来写下了这首《观书有感》。天光为理、云影为气、湖面为镜、活水为书,天上的公里、眼中的景色映射在头脑中的是道。云影为何徘徊,规律如何与人心互动?朱熹深感人间正气需要存天理、灭私欲。67岁的朱熹感到人生无多,加紧著书立说,朱熹所做的,就是类似今天的国家精品课程体系。朱熹从小师从多位大牛名师,即使从小丧父,但绝强好强,曾为帝师的他当然能想到的是统一思想统一教材的事。朱熹所做的又是为《四书》做注。朱熹要明视听,以《四书》为抓手,以经注为教育方法,以格物致知为核心的一元化教育主体思想。想一想天地之气、人间正气,朱熹就又发奋图强不计日夜,写完这首诗,朱熹感到脚一阵疼痛,正气看来没有渗入他的身体,他被脚气困扰多年,最终死于此病。

朱熹名师、进士、游历、争斗、帝师、全才的成长逻辑注定他的威权的思维逻辑,而他的思维逻辑又融入他的教育逻辑:先知后行、格物致知、人不重要天地真理重要,朱熹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实践的。朱熹的教育太简单实用和工具化了,以至于元明清三代照搬无误,也成为中国创造力最低的三个王朝,是朱熹万万没有想到的。

朱熹成为那个时代的高手不仅是他的聪明,更是逻辑和技术发展的初期必然的选项,朱熹的选项至今在教育技术和教育界阴魂不散:既然沉重的繁杂的知识太多太重,那么就不应该每个学校一套说法、每个老师一套说辞,用大一统的物理集中共享方式,能够高效率低节省社会资源和统一思想,朱熹自认为自己师出名门,如果再将孔子的四书作为圣典,学生如有读不懂的,就读自己写的这套教科书和参考资料就足够了,省得无数教师和学校误人子弟培养奸臣。朱熹的这种物理集中、逻辑分散的思路,在技术上如果找逻辑传人就是主机虚拟化,在技术上用集中的物理和虚拟化的技术,节省分散的主机所带来的浪费和不安全。这种逻辑在教育上造就了科举的八股,大大节省了开支标准化了考试和录取,再延伸的现象就是我们今天还常见到的:全国统一的高考、超级学校、精品课程,教育资源库,虚拟仿真中心,国家示范中心,名师课堂,自上而下的优质教育资源普及。

教育技术只是工具,技术背后的逻辑才是理、才是气。朱熹如是说,我们如是学,不舍昼夜。朱熹从校园收回师生的权利,再好的信息化,也成为了工具,再好的教育技术也成为空壳。

2.  陆九渊:我注六经,六经注我

《读书》

陆九渊

读书切戒在慌忙,涵泳工夫兴味长;

未晓不妨权放过,切身须要急思量。

[转载]课堂还给人生,校园映射云影
鹅湖之会,那一场风花雪夜的事

朱熹的洋洋自得中,有一个人表示不服:“我敬仰你的为人,但不同意你的观点;我同意你的目标,却不赞同你的路径。”公元1175年,鹅湖之会的陆九渊还是对自己的学生写下了以上这首诗《读书》,实则笑话朱熹。与朱熹对个人的重度包装不同,陆九渊还真是9代贵族,因此他也不需要突出自己读书。陆九渊家传渊源,也看不上朱熹所推崇的名师,陆九渊兄弟甚至连个像样的老师也没有,却学问考试和政绩一点也不比朱熹差。

成长逻辑带来的思维逻辑,反应在教育逻辑上,这首诗陆九渊反应了和朱熹所推崇的多读书的“源头”和“经典”有完全不同的看法。陆九渊同意读书人所达到的至理是一样的,但是路径却不同意朱熹的。陆九渊认为每个人天性不一样,要循序渐进,读不下去的书暂且放过,关系到学生切身利益和身边能够感受的却不要放过。陆九渊不认为读书应该是一件苦差事,更不认为读书是识字,他将读书认为是一个过程,一个灵魂修炼的旅程,是一种游历。陆九渊这点看法肯定来自于9代家传,家里年轻人都要轮流管理家族的事务,从小事上自然就能体会到精髓,再去读书自然理会得好和快。

陆九渊的哲学来自家学和小事,哲学上心即理,教育上注重家庭教育和潜移默化,反映到教育上倡导减负、小班制、家庭教育、精英教育、快乐教育。从技术逻辑上来讲,如果说朱熹走过云的第一阶段主机虚拟化,陆九渊的逻辑就是典型的客户端虚拟化:每个学生不必有一个沉重的电脑、也不必非要去机房、书包也不要背的那么重。学生可以将自己的适合的书以个性化的形式放到后台,学生使用的时候,可以用笔记本、可以用手机、可以用PAD。

陆九渊的教育心学直到今天仍具极大教育含义:移动学习、即插即用、互动教学、翻转课堂、智慧教室等等,如果我们将教育定位于不让一个孩子落队、如果我们假设教育和学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基线标准的话,陆九渊无疑是朱熹的升级版。今天各个校园和教室的花里胡哨的信息化,虽然不能代替朱熹衡水中学模式的苦读的升学率,但是学生确实喜欢好玩,自杀率确实低了,更重要的是:学习不一定那么苦了、和社会现实不一定那么远了、学习效率确实可能有所提高了。

陆九渊试图从形式上掩盖和回避教育的目的和意义,也从校园中收回师生的权利,在光怪琉璃的信息化和教育技术工具,不仅不能面对校园外的真实世界,就连面对朱熹训练出来的功底,也很快败下阵来。没见到天天转的《日本的快乐教育耽误这个国家20年》这类的文章吗?

3.  王阳明:心即是经何须注

《示诸生》

王阳明

尔身各各自天真,不用求人更问人;

但致良知成德业,谩从故纸费精神

300多年后,明朝有一个二货,对朱熹产生了怀疑:将自己家的竹子格了又格,极其其认真地格,却什么真理也没发现;这位老兄对陆九渊也产生了怀疑,真有什么每个人都一样的真理吗?真有什么先有知识、然后指导行动这回事吗?也许换成今天的话说:你们忽悠了几百年,怎么考上大学和成绩好的,毕业以后混的都不怎么样嘛!

这个人叫王阳明,这首诗是他担任明朝交通农业部副部长时在安徽滁州办夜校时给学生讲的。这首诗等于说,朱熹说要读好书,陆九渊说要细读书,而王阳明问:什么叫书?什么叫教室?什么叫校园?你们扯那么多,知不知道,原本每个学生都不一样的,每个学生读的书也未必一样,每个学生将来成为什么样的人也未必一样,但是每个人都是天才,每项真理都在知行之中。

王阳明的致真知,不是简单地将孟子和孔子嫁接起来,而是来自于自己的成长逻辑的深思熟虑。也许王阳明根本就不需要名师,因为爸爸就是名师;王阳明也不需要反复咀嚼读书先后次序因为他过目不忘,根本不懂陆九渊所说的。虽然他4岁才开始说话,但从小就是天才,一开口就成章。然而这样的天才,却有一个当状元的爸爸将自己的天花板封死了:你父子两代状元,你以为教育部是你家开的?再加上无论考试、还是当官、还是军事,王阳明的成就朱、陆根本望其项背。考上进士后的王阳明不再追求所谓的读书,而是在怀疑读书是什么、干什么。

与王阳明小三岁的米开朗基罗有一句名言:塑像本来就在石头里,我只是把不要的部分去掉。王阳明终于发展出自己一套思维逻辑: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这套逻辑在教育学的自然表现就是:人生下来就是无善无恶,人本身就是一个天才,当教师的人没有什么本事,能将孩子身上良知裹着的泥土顺势冲掉就行了,而获得每个人的天真,需要的是自己的实践是行。好的教育的目的是什么呢?既然作为人有灵心动了,就有善恶了,有了善恶学校就有事了,让学生知善恶,而知善恶的目的是发扬学生身上自己的善,避免人性之恶,这当中人坐着不动是不行的,学校不与外界交流也是不行的,怎么办呢?该现实还要现实,执行力和实践是修心也是教育的另外一面。

王阳明的思维逻辑如果延伸到技术逻辑,那就是:无论是朱熹的主机虚拟化也好,陆九渊的客户端虚拟化也好,都是要有一个有形的和全面的操作系统,将成体系的软件程序预装在操作系统里面。而按照王阳明的逻辑,每个人只是一个天才,不必也没必要成为一个别人眼中的体系,一个应用仅是一个应用,根本没有必要把整个操作系统在一个没有必要的应用去拖动。那么,能不能定制和封装一个个性应用需要的最小量的环境呢?应用虚拟化就是这个思路。例如,我们过去去按照朱熹的思路去学《论语》的虚拟化课件,那得到教育部信息中心中找到《论语》专属服务器去学习;而按照陆九渊的思路,也得通过省市教育厅的学号登录自己的数字化门户系统访问自己应有的资源;按照王阳明的逻辑,我们关心什么问题如果论语能回答,那就应只要对微信说句话,得到结论后就可以关了,至于论语表现形式是中文或者英文,表现形式是语言还是文字,背下来不重要,知行统一才重要,文字是蹩脚的使者,心才是智慧的主人。

我们传统的看法是校园之所以存在也许是因为孩子太小没人看又需要和未来接轨,教室存在也许因为学生未来将来长成果实需要老师施肥,按照这个逻辑走下去,为了更好的未来朱熹就把校园变成一所监狱和超级学校,陆九渊把学校变成一个声光电的剧场和信息化展示中心。王阳明不这样认为,王阳明不认为一个花朵努力地开就是为了成为果实,花朵本身就是精彩,而王阳明也许也认为一块璞玉本身就是玉,一旦有人心动,就有了价值,那么就有了好坏。设计师能干什么呢?能把玉本身好的是玉留下来。如果沿着教育逻辑走下去,今天的另外一些概念:智慧校园、创客空间、智慧实验室、学生创业、校企合作、柔性课程、弹性学制,以上都是知与行的统一,更是精彩的校园。是也许王阳明在问我们:为什么要有教育呢?为什么要有学校呢?他笑话朱熹读死书死读书研究伪问题、他笑话陆九渊本末倒置,他痴痴地看着我们,用行动回答从基本这些基本问题:课堂还给人生,校园映射云影。

2017年,美国华盛顿大学得到1亿美元捐助,决定建计算机楼。等待这一天微软、谷歌、星巴克等得太久了。这一亿美金到位后,仅仅将华盛顿大学的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每年400人增长到600人,而仅仅微软一个公司每年就需要这所顶级名校计算机专业800人。为什么呢?为什么华盛顿大学不“为了”培养多一点有用的学生而多招一些学生呢?华盛顿大学计算机课经常是400人的课堂、1000人的考试、20人的实验室、5个人的答疑,为什么不把实验课增长为100人一个班呢?当然,华盛顿大学从教育效果来讲有多年的经验,自有其道理,更重要的不在于此,而在于华盛顿大学的整个课程体系、培养体系、研究体系、选拔体系、信息系统都和个性相集合,都是围绕一个一个专业而进行的应用虚拟化系统。你如果愿意只拿一个华盛顿大学毕业证,就可以修满40个学分但都要及格,都修音乐欣赏,毕业找不到工作是你的事只要你乐;但如果你需要毕业拿到15万美金的工作,那就对不起,你就去这座大楼,每天晚上做实验和作业到3点,基本每门课还得考85分以上。学生选择什么样的人生,是自己的动力,在校园提供了一种可能,学校既不会被功利化绑架,又不会无视环境因素。柔性课程、弹性学制、全选课、全课程平台、全课程体系,学校提供的一个表面无为背后平台的支撑系统,课堂还给人生,校园映射云影。

一个拼搏了2年申请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告诉我:“在华大试了几次,不拼计算机了,因为不是那块料,最近在拼信息专业。

今天文章的结论,就在他的话:是不是那块料。教育是个道场,学校不仅要还给师生,还要还给人生:外面的世界多精彩,校园的世界就多丰富,外面的世界多残酷,校园的学生就多孤独。课堂还给人生,校园映射云影。

 

 本文为《中国信息技术教育》杂志,云梯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