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华夏时报总编助理,资深财经评论人官建益
荐

刘士余先生的弦外之音

转载 2016-03-13 11:15:44


官建益

在中国这样的国度,讲话是需要高度智慧的,美国式的大男孩在美国是可爱,在中国就成了傻了。刘先生显然深谙此道,连逗号都不放过,不仅给大家上了一堂深刻的语文课,更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的弦外之音。

首先是关于注册制,刘的鲜明之点在于必须搞,但不可单兵突进。他用两个逗号告诉大家,“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逗号),推进注册制改革(逗号),多渠道推动股权融资等等。”,他继续解读说三句话不可割裂,是递进关系,这是什么意思呢?

也就是说如果多层次资本市场没有建立好,就不会急于搞注册制改革,也更没有可能多渠道股权融资。大家可能只会认为这是大幅推迟了注册制改革,但在笔者看来,这更是推迟了大规模股权融资。这是向市场释放了先建设再改革再融资的三部曲,这改变了市场关于高层急于推出注册制急于融资的普遍观点。

两个逗号,体现的是刘先生对于未来资本市场发展路径问题的思考和解读。关于注册制授权问题,他进一步阐释所谓授权,是指对于注册制相关配套措施研究开始的授权,看看我们许多专家媒体对于注册制授权的解读,天天拿三月一号或者其后的某一天突然宣布注册制开始吓人的说法,实在是可笑。

这就明确了一点,注册制根本不可能突然宣布开始,现在要做的是为注册制配套措施的研究,这是高层第一次明确告诉大家,在配套措施没有到位前,注册制根本不可能推行。因此拿注册制吓唬市场是可笑的,如果某些人借此牟利是可耻的。

其次,刘先生对于市场的涨跌解读可能是很多人并没有读懂的弦外之音。很多人会说,证监会来了个明白事理的主席,股市有希望了,股市又要大涨了。真的是这样吗?

刘先生的开场白说自己并没有讲过“只能买股票,不能卖股票的事情”,但是他再次用他的语文功底发出弦外之音,我说的是“我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但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一个更字其实就有弦外之音了,大家仔细去体会。其实他是有立场的,但是作为证监会主席,他不能像某些前任那样当股评家,但是他可以用策略的话告诉你他的观点。

他的弦外观点是什么呢?他说:“2014年7月份之前,中国的股市大体经历了7年之久的熊市。从 2014年7月份开始,中国股市先是恢复性回升,后又出现过快过高的上涨,到2015年6月12日,上证综指、深圳成指、创业板指数涨幅分别达到 152%、146%,178%,随之而来的就是过快过急的下跌。俗话说,山有多高,谷有多深,泡沫怎么吹起来的,就会怎么破灭。”

如果让我用指数来做解释,从14年7月份开始以来的2000点起步的恢复性上涨是合理的话,那接下来的过快过高的上涨就是不合理的了,不合理就会下撤,这是“此事古难全”了。刘先生的意思是如果指数再次回落到2500点以下肯定也是不合理的,但是如果超过3500点恐怕又在过快上涨了。

当然我这里说的2500点、3500点只是个臆测的大数,大致就是这个意思。但是至少给社会解读了这样一个大致的区间,因此你现在买了股票,即使再跌以后也会慢慢涨起来;同样你现在卖了股票,你也别希望在太低的点位再去买回来。其中的意味,我想大家可以去体会。

关于中证金的退出问题,社会的反映比较强烈。此前社会各界质疑比较多的问题是以前说过4500点以前不减持、多少点以前不发新股,刘先生再次发出弦外之音,“有些措施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措施,特别是一些非常规的机制性措施,在市场已经完全进入自我修复和自我发展状态之后已经解除或者正在退出。”

其实有些话大家可以去体会,当时是特殊情况,何况当时监管部门是谁在当家,这些当家人有些还锒铛入狱,难道这些人说的错误的话还要国家去履责吗?大家可以去查我的博客,我对当时救市时承诺什么点位才减持的说法认为是愚蠢之举,而且我现在要说,当时为了挽救流动性的情况下大规模下的机器单,现在选择性的适当退出也是合理的吧?

我还要对刘先生说的“中证金不会退出”,提出自己的看法,他的意思更多的可能是指中证金不会退出救市,或者说是退出平准的行列。大家或许不要误会了,不要认为自己手里的股票是中证金持有的,就不会再减持或者退出了,这恐怕是又一次的误解了。

关于股市的下跌,刘先生认为是异常波动,我相信这是刘先生在间接告诉大家,这是更高层的定调,而且这也是“此事古难全”。对于下跌的原因,他任然沿袭了前任的不成熟的说法,但是他的进步在于把不成熟的投资者摆在了第三位而不是前任说的第一位,而且第一次提出”中国证监会必须深刻吸取教训”。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中国证监会的当家人第一次这样说,过去总是把责任推给投资者,这是在他的职权范围给社会公开表态,实在难能可贵。当然,你不能让他继续说下去了,自己去体会吧。

对于更高层,虽然我们对异常波动的说法并不太满意,但是在职的证监会一位副主席、一位主席助理被抓,或许还有更多的人被查,这样的举措已经是远超过去25年证券界反腐的总和了,或许这是拨乱反正的开始,做什么事情总要有个过程,拨乱总要有个程序,就像我们在听刘先生讲话的时候是否应该多听点弦外之音,在看更高层的举动是否应该多一点耐心?多一点信心呢?

说到最后,虽然我想说刘先生能否把不成熟的投资者放在最后的第四位,把不完善的监管制度提到更前的位置,但是我更想说的是,我们身处中国这样特殊的国度,这样的国家有着他的伟大,但同时也有着他的含蓄,当我们在享受他的伟大的同时,是否也应该去体会这种含蓄,你自己不去体会,受伤了是否应该首先责怪自己呢?人无完人,国也无完美之国,大家用心去度吧。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瀹樺缓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6,68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