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eetA
Sweet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148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图文电影-三千年后,你是否还记得我(71)

(2010-12-04 23:41:30)
标签:

文化

第七十一集

电脑屏幕上的三个女人的照片让艾蕊可尔觉得有些不寒而栗,因为她们的面容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似乎昨天刚和她们在埃及见过。在未来的几天,她一直没有打电话给克利索,她似乎在躲避着什么,尽管她的内心里有一种冲动推着她去尽快解开谜底。艾蕊一直没有出门,而是躲在家里看书,每天打扫房间,晚上陪卡瑞斯和戴安看电视。

又是一周的时间过去了。这是个星期六,戴安一个人一早又去她的实验室了,留下卡瑞斯和艾蕊在家。艾蕊来到卡瑞斯的房间,看到卡瑞斯一个人站在窗户边抽着烟。看到艾蕊进来了,他下意识地掐灭了烟蒂,忧伤的表情还来不及转过来。

Dad, what happened?爸爸,怎么了?艾蕊问道。

卡瑞斯叹了口气-Nothing much sweetie..没什么,宝贝。

Come on, tell me. 告诉我吧。艾蕊走到卡瑞斯面前,善解人意地看着父亲,拉着父亲到客厅坐下。

卡瑞斯低着头,用困惑的声音说

I don’t know what Diane has been doing now. 我不知道戴安在干什么。

艾蕊察觉出父亲的担忧。

She’s still into her near-death experience experiment? 她还在研究濒死体验吗?艾蕊试探地问父亲。

I guess not. She has been reading your brain waves these days and takes them to work every day. 可能不是。她最近每天读你的脑波,并且带到工作的地方去。卡瑞斯担忧地说。

What is she trying to find out? 她想找什么?艾蕊问。

She whispers her late husband’s name sometimes in her dreams.她有时候在梦里念着自己前夫的名字。卡瑞斯说完更深地叹了一口气。

It seems she still can’t forget him..you know…am I too selfish? 她似乎忘不了他,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卡瑞斯皱了皱眉头,额头上的皱纹似乎又深了很多。

艾蕊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父亲,但她明白戴安的那种感觉…

It never goes away..那种感觉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她在心里和自己说。

但是艾蕊决定帮助父亲。

Dad, can I go to her workplace? 爸爸,我能去她工作的地方看看吗?艾蕊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父亲说。

卡瑞斯有些疑惑地看着女儿。

芝加哥大学心理实验室

Are you sure you don’t want me to go with you? 你确定不需要我和你一起进去吗?卡瑞斯把车开到了实验室楼下,对艾蕊说。

No Dad, go home and have a good sleep. I’ll go back with Diane. 不用,爸爸,回家睡个好觉,我会和戴安一起回来。

卡瑞斯很疑惑地把车开走了,他觉得女儿自从醒来以后和原来比有很多不同,似乎一夜间长大了。

艾蕊独自上楼。心理实验室的大楼似乎永远都安静而神秘得有些可怕。一扇扇乌玻璃门的后面,一个个心理学家在对他们的测试者进行着心理测试或实验,那种感觉让艾蕊想起来就有点不寒而栗。

Excuse me, could you tell me where Professor Diane Lane’s office is? 打扰一下,能告诉我戴安.兰的办公室在哪里吗?艾蕊问走过来的一位女士。

Sure, go straight this way to the end, it’s on the left.当然,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尽头,在左边。

艾蕊一个人在走廊里走着,她似乎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终于来到了戴安的办公室门口。透过一扇大大的乌玻璃门,她看到戴安的身影在里面晃动着。艾蕊敲了敲门。

Ari!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艾蕊,你来这里干嘛?戴安看到艾蕊的突然来访,感到很吃惊。

I’m here to see where my mother works …我来看看我的妈妈工作的地方..艾蕊有些害羞并半开玩笑地说。戴安听到艾蕊叫自己妈妈,会意地笑了。

艾蕊看到戴安的办公桌上有两台脑波仪,一台在播放自己的脑波,一台在播放另一个人的脑波。隔壁的玻璃房子里躺着一个已经被催眠的测试者,头上沾满了胶皮帖管状的东西。

艾蕊看了看戴安,戴安拉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一起看着脑波仪。戴安一边看,一边有些沮丧地小声说---I just can’t make it.我就是做不到。

What are you trying to do?你想做什么? 艾蕊问。

戴安突然转过身来,握着艾蕊的双手,说

Ari…I’m trying to create another you…but I just can’t. 艾蕊,我在试着制造另一个你,可是我就是做不到。

What?什么? 艾蕊惊讶地问。

Susan, thank you. 苏珊,谢谢你。测试者从测试房间走了出来,戴安起身送走了她。

Ari…I know you have the power to meet the dead…please show me to Bryan…I just want to know if he’s okay..艾蕊,我知道你有能力见到死去的人,带我去见布赖恩吧,我只想知道他现在好不好。

戴安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艾蕊看着戴安焦急而含着泪的眼睛,感到了她对挚爱的思念。是啊,当你和你心爱的人阴阳永隔,你会想怎么做呢?艾蕊明白,父亲永远都替代不了布赖恩在戴安心中的位置。

Let’s try it tonight.

我们今天晚上试试。

第七十一集-终。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