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树忠我在故我思
徐树忠我在故我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885
  • 关注人气:1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迎担湖夜雪

(2019-03-03 12:08:34)
标签:

文化

抒怀

生活


迎担又称桃园湖,我心中的瓦尔登湖。它像一本静静的书,增添了小桃园无限的灵气、书卷气,每一次阅读,我的心中会风起云涌,难以平复。

小雨淅淅沥沥的,连日不开,下下停停,不急不慌。虽说是在春节假期,确无关大碍,但着实影响了我每天晚饭后最期待、最惬意的散步。又是一番潇潇暮雨之后,忽然刮起了风,天空飘动的灰色浮云,越来越低、越来越暗,慢慢变成了一片铅色然后,又逐步扩展开继续向地面压下来,渐渐地密密地遮住了天空。

“下雪啦!”看着窗外,我惊喜地叫起来。爱人也在一边慨叹,如今天气预报真准啊!今晚有大雪,迎担湖夜雪,一定别有一番韵致于是,我向爱人提议,去小桃园散步,看看雪中的迎担湖,爱人一脸的吊诡矜奇。晚饭后,我们还是穿上崭新的、厚厚的“加拿大鹅”出门了。

雪,纷纷扬扬的,像白色的蝴蝶上下翻飞着,不时有几只落在了脸上,软绵绵,凉丝丝。我不由得伸出手来,想仔细瞧瞧这漫天飞舞的、白色的上天的使者,可它们像是害了羞一样,一落到手就无影无踪了那些飘落在地面积水里的,更是寂然无声。只有皮鞋踩过时,才听到雪水的细细作响。小时候,听父亲讲过,立春之后下的雪是“烂雪”,地气奔上雪化得快,留不住的。此刻,我倒希望这场雪能留住,而且越越好。

大雪纷飞下的迎担湖,确实跟平日不同。湖面上涌动着淡淡的雾气,慢慢地弥散着。风小了许多,好似细细的春燕的呢喃时断时续。这又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告诉我的,书本上没有的童话故事,因为西北风太冷酷,娶到老婆,一到晚就得回去做饭。我确也多次证实过妈妈童话的灵验,然而,至今并不明白其中的科学道理就这样,从小就知道了嗔怪“梧桐落尽西风恶”(黄机《忆秦娥·秋萧索》)的不予人类温暖的恶径。但此刻,我开始有些同情起“西北风”的孑然一身,无所依倚

迎担湖四周路灯景观灯、草坪灯都亮起来了,有乳白的、有橘黄,有的卧在湖边,有的的树丛中,有的高高立在八字山湖边每一栋或高或矮的,透着温暖的灯光的民居医院、校舍,好似穿上了一件全新的素色的节日新装。最耀眼的要数灰色城墙垛口上的霓虹灯,蜿蜒地伸展着,映红了半个天空所有的光和影都倒映在了青黛色的湖面上,拉起了或明或暗的长长的光微风吹来,湖面一漾一漾的,泛起了粼粼的波光,把水面装扮得流光溢彩,“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曹操《观沧海》)宛若烂漫海,仿佛斑斓星河,山、水、城、林尽收湖底,光怪陆离的,分不清是水中有城,还是城中有水。

雪飘得更紧了。湖边的绿道仿佛铺上了银色的地毯走在雪地里,“沙沙沙”的下雪声,轻柔、徐缓,“噌噌”的踏雪声,沉稳、清脆,这些美妙的天籁之音,恰似宇宙的自言自语,在天宇之间重复着、飘荡着,就像没有家的“西北风”。而我的内心,这时却感受到了无尽的快意。在一方禅素之境,一抹静谧幽兰的迎担湖,呼吸着清新的空气,闻着清香的雪花,感觉五脏六腑都得到了清洗。那些低矮的桃树,叶片已落得精光,从上至下,大雪把枝条粉饰得宛如炸蕾吐絮的棉田里盛开着的一朵朵白绒绒的棉花,一蓬蓬玉树琼枝手舞足蹈着,兴奋地张开着双臂,想把那漫天飞舞的雪花拥入怀中。湖边婀娜多姿的万千条光光的柳枝上,好像开满了无数的梨花,妩媚极了,就像兴奋的待嫁新娘,乘着夜色,借着湖光,正在精心梳妆打扮,迎接着明晨的接亲的花轿呢!不远处的鹅掌楸、银杏树像挺直了腰杆的小伙子,精精干干的,树冠黄中透白,树干绿中带灰,像是美丽迎担湖守夜人。还有笼着厚厚白雪的珊瑚树、红花檵木、沿阶草麦冬好像早已躲进了温暖的被窝里,安然入梦了。湖边宽阔的亭台,曲折的游廊,凌波的鹊桥,无不因势象形,美窒息。

“雪大了,我们回吧!”爱人提醒道。“千朵万朵压枝底”(杜甫《江畔独步寻花》),爱人的话音未落,只听见,“嘎吱”一声,不知什么树的枯枝弱干承受不住了,咕咚一头栽倒在了水里,随即就是一稀里哗啦的落雪的声音,腾起了一阵亮莹莹的雪雾。这下可严重了随水低昂,悠闲自得做着春梦的水鸭。我寻声望去,忽又听见对面顶着硕大白花的芦苇丛中,“嘎嘎”而鸣,偌大的湖面一下子充溢了动感之美。

“天下怕是只有我们两个傻子!”爱人戏谑道。我们相视一笑,依然缘湖前行,透过雪斜织的帘,我忽然发现桃叶亭里居然有两个人,仔细一看,竟然是我熟识的一对母女,母亲穿着一件中式的白色外套,围着一条特别鲜艳的红色围巾,气宇轩昂的,就像一朵凌寒开放的红梅,人似红梅,红梅似人只见她面向迎担湖,旁若无人,“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苏轼《前赤壁赋》高声吟唱起《红梅赞》:“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向阳开……而那可爱的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简直就是母亲的缩小版,也是昂首阔步的,一招一式的,一字一句的,跟着母亲大声应和着。她们俩唱得有模有样,唱得自由奔放,唱得情深意长。此情此景,也实在不忍去打扰,于是悄悄地离开了。“谁说我傻,更有傻过我我不禁掩笑起来。不知不觉中,和爱人已走到了小桃园的出口,我抹了抹脸,搓了搓手,轻轻地抖落了身上的积雪,好似挣脱了名缰利锁的束缚,顿时感觉一身轻松满心温暖

                                                                                                                                            201921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老江口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老江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