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树忠我在故我思
徐树忠我在故我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575
  • 关注人气:1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江口

(2019-02-14 19:31:10)
标签:

情感

抒怀

文化

老江口

南京老下关的居民,习惯把惠民河以西,沿江边路长2.5公里,宽1公里左右的狭窄地带,称作老江口。十年前,举家来到南京,头等大事就是买房子,于是,我很认真地咨询了好几位资深的“老南京”,他们都无一例外地告诉我,南京河西的万达、奥体、海峡城、江北新区等板块将是南京未来发展的高地,前景很值得期待,房价快速上涨绝对是铁板上钉钉的事。而我总觉得,耳朵听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于是工作之余就和爱人骑着电瓶车到处转悠,几乎电瓶车所能及的新开楼盘,我都去过。经过一番“左右为难”后,毅然决定在毗邻老江口的热河南路上的凯鸿隽府,安家落户。因为我确信,在南京绝对没有什么地方比阅江楼旁、城墙脚下、桃园故里、长江岸边的老江口地带更令我神往了。

中山码头

中山码头是老江口的一颗明珠。它是我和爱人沿江边路散步的起点。远远看去红白相间的候船大楼,成“山”字型,端庄大气,高高耸立的罗马式钟楼的尖顶,映照在傍晚的霞光下,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似乎一直连到了不远处的渡江胜利纪念碑的赭色的碑座上,妆成了一抹庄重而又华丽的光影。说实在的,关于中山码头的历史,我了解得不多,只知道上个世纪20年代,民国政府为了保障孙中山先生奉安大典的顺利进行,在下关老江口建造码头以迎接先生灵柩而得名。时光清浅,秋意阑珊,我和爱人斜站在夕阳中,不言不语,端详着照射在墙上斑驳的墨色,飘然在微风中,缓缓地氤氲着,静静地细数着每一缕光芒。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热流,纵然一辈子布衣茶饭,也愿如此享受“闲时立黄昏,笑问粥可温”(沈复《浮生六记》)的厮守。

中山码头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东晋建立的军用码头。由于清末国力衰弱和洋务运动的兴起,南京于1899年被迫开埠。老江口成为了允许外国商人开设洋行、设立码头货栈之地。距中山码头仅一墙之隔的“民国首都电厂旧址”,是老江口专用的煤炭装卸码头。红色的砖墙与落地式蓝色玻璃掩映在高大的、枝繁叶茂的梧桐树下,既古朴典雅,又精致时尚。黄色的大型卸载机,银灰色的传送带及卸载平台沐浴在金色的霞光中,尽显巍峨、沧桑之感。卸载机依然放射出的金属光泽,让人体验到了那个年代工业化发展的气质。码头边的野地里,最引人瞩目的,当属这儿一撮,那儿一丛,点缀着的,白花花的蒲苇,银白色的圆锥花序从蒲苇丛中伸出了纤细的手臂,宛如出浴少女般单纯清丽,那一枝枝毛绒绒的花穗,有一股昂扬奋发的力量,仿佛争着向上探出脑袋,一睹江上涟漪缀夕阳的风光。那纤细修长的叶片,又似随风翩翩起舞的翠绿裙纱,“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孔雀东南飞》)给人以满满的脉脉温情。底层平台上还有几处黑色的雕塑,惟妙惟肖的,生动地展现出了当时码头工人卸货拉煤的情景,而这一场景似乎被永远定格在了这一时空交汇点,水天相接处。

老江口也曾有过辉煌的兴盛历史。尤其是位于现在江边路和热河路、南京西站之间的“大马路”,当时已成为南京城北地区最繁华的街市。这里巨贾云集,商铺林立,并享有“南有夫子庙,北有大马路”的美誉,在这里尽可享受阅江、阅城、阅繁华的荣耀。登上卸煤平台,回望中山码头,就像一只展翅的白鹭在江面上飞翔,水天一色间,暮色浴远山,苍茫雾轻浮,碎金洒清波。

中山码头与江为邻,见证了南京的繁华兴盛,风雨飘摇。本已沉寂的辉煌,随着滨江的大开发,重整衣装,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一条条街道繁荣兴起,一处处地铁、隧道的连通起,中山码头俨然成为了南京外滩风景线中大放异彩的名片。长江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南京人,中山码头则见证着一代又一代南京人的成长。

江豚拜风

老江口的中央位置,在一处阔大的涉水观景平台旁,矗立着一个银光闪闪的标识牌,上面几个大字“江豚观赏地”,很是引人注目。我和爱人散步到这里后,常常会在此歇歇脚,想碰碰运气,遇见这么一头或一群可爱的江豚。于是,总会凭栏凝视这一段波涛汹涌的宽阔江面,细看这款款波浪,忽缓忽急地翻滚着,在夕阳的照射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茫。整个江面竟像一幅硕大的黄锦在浮动着,黄锦下面好像潜藏着千军万马。波浪一起一伏地从西向东,颠簸着,前行着,看不到开端,望不见尽头,看着看着,突然江面好像起风了,江水拍打着防波堤溅起的浪花,扑在了我的脸上和身上,隐隐有些水腥味儿,润湿在了纯净的空气里,沁人心脾。

    “江豚!江豚!”爱人突然兴奋地大喊起来,只见不远处黑黝黝的一团,5-6头之多,在滔滔的江水中,时隐时现翻腾、跳跃由东向西,结伴而行。更让人欣喜的还有一只江豚游近我们的时候还将钝圆的、灰白色头伸出江面,淘气地向天空喷出一串串水珠,足有1米高,像是在向岸上观看它的人们友好地打个招呼,更像是为自己逆流而上的壮举而举行的洗尘礼。接着便又一头波涛汹涌的江水中,迎着浪头向上游奋进我居然激动得忘记了拿出手机记录下这一难得的与“水中精灵”的美丽邂逅。

据说江豚一出来就预着有大风要到来,届时江面就会随风起浪过去渔船都是小舢板,抗不住大风大浪,所以渔民据此就知道,不出江捕鱼,以免发生意外。这时江豚就会朝着起风的方向“顶风”出水,就是人们常说的“江猪拜风”。   

西边圆圆红日的半个身段,渐渐没在了远处连绵的、黛色的群山之中路上的行人、车辆似乎也停止了喧嚣,一切都回归了平静。远远的面的上游传来一阵悠长而尖厉的嘟嘟的汽笛声划破了这原本快活、魔幻的空气添了无穷的神奇,使我的全身的每一细胞都感受到了不可言状惬意我想,在每个平静如水的日子里,完全可以增加一份沉静,增加一份激情,增加一份灵动,并在夕阳的霞光渲染中,逆流而上,去追寻自己心中的梦想。

老江口的落日

我和爱人散步的折返点一般都选择在铁路轮渡栈桥旧址”。高高的、宽阔的,足有2公里长的观江平台,将原本封闭的十多个码头,实现了通联和开放,并设计成了集观赏和防洪功能于一体的上下两层、绿树成荫、错落有致的,跌宕起伏的滨江天际线。每每走到这里,内心总是心旷神怡、意犹未尽。

我站在观江平台上,远远眺望那变幻莫测的霞辉,感觉面前好似垂挂下一层薄如蝉翼的透明画绢,柔的、轻轻的随着江风飘荡着。一只只江鸥上下翻飞,与江面上来回穿梭的渡相映成趣。中西合璧的民国海军医院旧址,既有传统的木屋架、中式的雕花,也有西式的罗马柱,长廊尤其显得气派壮观。这一切恰如澄澈的天幕上绘就的五彩斑斓的美妙图案,让有种穿越之感。滚滚流淌着的江从天来,大海去,经过数千公里的艰难跋涉,略显了疲惫没有了白昼的那番激越和亢奋,像只可爱的家猫,温顺地静卧在水天浩淼的江床上。一堆堆涌动的金波宛若风摇摆的裙褶,一漾一漾向前延伸着,直拍向岸的那一片片白茫茫的狼尾草。那略带浅紫色的草穗闪着明亮的光影,每根都有着自己的色彩,每根都有自己的姿态,生动地透露着凄美的温情。此时,心里忽然觉得自己和大自然是那样的贴近,似乎整个世界呈现了我前,江水、黄昏、彩霞、落日、红墙、灰瓦、绿树浑然一体,仿佛不是站在观江平台上,而是在江流中搏击前行,成为驾驭汹涌江潮的主宰。

铁路轮渡栈桥历经了百年沧桑,钢铁框架依旧巍然屹立,霸气十足。满地的圆锥石头花像傍晚的烟霞,迷蒙妩媚。长长的、慵懒的、随意的胡枝子尽兴地伸展着,在风中摇曳着。银灰色的防锈漆掩饰不住翻涌而出的斑斑锈迹,多股的钢轨下枕木已经腐烂不堪,桥下荒芜的江岸清晰可见,丛生的杂草确实挡住了不断探寻的视线但阻挡不了我如江水般奔涌的遐思。夕阳下的残破的混凝土桥墩,稳稳地立在水中,似乎在聆听着江拍岸激起的千古绝唱似乎等待着来自远方的绿皮火车捎来的期盼已久的倩影;似乎凝望着飞架南北的、川流不息的钢铁长虹的暗自神伤。我的内心开始浮动起来投眼望去,目光犹如在墨色的面上滑动,脚下却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吸附感。让人不由自主忖起来我在哪里,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

原本湍急的江水似乎吸入了夕阳映照吸入了红霞掩映下的桔红色彩云吸入了沉沉暮霭变得柔和而宁静,慢慢地变成了梦幻绝伦的棱高高的马鞭草,绿油油的,在铁路轮渡码头周边疯长着;五颜六色的醉鱼草的穗状聚伞花序低垂着,沉默、淡然、低调,浅笑而过,给人一种踏实的归属。举目望去,远方的落日已完全隐没,天边涌现出了大片玫瑰色的云彩,碧蓝的苍穹下,急速流淌着的江水,来来往往的船只,横贯长江的大桥,似写意、似浓抹、似汪洋恣肆、似恬静然,仿佛是与现实紧密相连的意境深邃的画面,浮现在西边的天像是老江口落日送给我们的一个灿烂的微笑我忍不住把双手伸向这幅神奇画,希望将这个美轮美奂的老江口的美丽黄昏拥入怀中……

                                                               201912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迎担湖夜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迎担湖夜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