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树忠我在故我思
徐树忠我在故我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092
  • 关注人气:1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给母亲——谨以此篇献给天下的母亲

(2018-05-13 22:28:25)
标签:

回忆

情感

文学


爱的记忆总能勾起人们的深深回忆。十年前的母亲节,我写过一篇小短文《我的母亲》,是回忆去世不久的母亲的,而今天又是一个母亲节,我依然想给母亲写点什么!思来想去,母亲这一辈子可写的东西太多太多,但一时半会儿不知从何写起。

我是家里身体最孱弱的老巴子,母亲一直牵挂着我。她并不以为她已经死了,我更是觉得,在我心里母亲从未离开过我,她只是默默地驻足在别人无法触及的,只有我才能感知到的内心最隐蔽、最柔软的地方,静静地关注着我的一切,就像操劳了一天的年轻的母亲,在深夜入睡前深情地注视着自己熟睡的孩子一样,这种感觉有时候还特别强烈。

我在南京十二初中做校长期间,正值学校处于艰难爬坡期,工作千头万绪,我始终坚持教学一线,任教一个班的语文课,每天晚上都会工作到深夜,长久的加班熬夜,身体严重透支,感冒咳嗽常常乘虚而入,如影随形。夜深人静,随着一阵阵翻江倒海的干咳,我头昏脑胀晕乎乎的,突然听到我母亲在叫我,“都快第二天了,头天的觉还没睡呢!”叫得很真切,我似乎听得也很清楚,便习惯性地起身关严书房的门。记得在老家江都学习工作的时候,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我在客厅里的八仙桌上一铺开纸笔,母亲哪怕说着再有兴致的话题都会戛然而止,然后会悄悄地走到房间的床沿边坐下,不在走动,手头拾掇着什么东西,也不出声,既像是谛听着,又像是看护着,时间久了,会叫我一声,“喝点水吧!”再久了,又会叫我一声,“牛也有活桩的时候!”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谆谆告诫。

有人说,死亡不是可怕的,遗忘才是。对此我有同感,每当听到母亲叫我,我就会放下鼠标,疾步走到客厅,心想我母亲也玩起了时尚,想给我一个惊喜,这么晚从江都老家到南京来了,竟然不打招呼!当然,家里什么也没有,也不可能有,但我还是会在客厅的阳台上伫立许久许久,看着屋外明亮的街灯,婆娑的树影,匆匆的人影,自言自语,我思忖着母亲真来了,或许在小区林荫道上散步,在小桃园跳广场舞的地方看稀奇,在晚市的菜场买明天的中午菜了。又或许,她在和我玩起了躲猫猫,故意藏到我们家衣橱内她的那张唯一的大照片里,我急忙搬来杌凳,从橱柜的最高处拿出被厚实的报纸,里一层外一层严严实实裹着的母亲的照片,仔细地端详着,小心地用干净的白毛巾擦拭着,并郑重地说上一句:“我很好!”

                                                 2018513日 母亲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