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幻化佛子
幻化佛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26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負面情緒的明刀暗箭---由一起兇殺案引發的省思

(2010-03-13 10:37:51)
标签:

情緒

情商

正語

口業

思維

杂谈

分类: 他鄉明月
前言:
和我同在一個辦公室的是來自美國的Zopa,學佛多年、文思敏銳的他,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下很多有關修行的文章。雖然出自不同的文化和成長背景,我認爲很多感受、見解和看法都是相通的。於是我決定將他的文章翻譯成中文,放在這裡供更多的人參考借鑑。在翻譯的過程中,我也體會到文化、語言、以及思維模式的不同,用自己的母語表達來自另一個語言文化的東西,並不如我想象中的那麽容易。因此,我也學習到很多。能閲讀英文的讀者,不妨參考原文,看是否中文翻譯恰當準確的傳達了原意。



負面情緒的明刀暗箭---由一起兇殺案引發的省思

英文原作:Dennis Hunter

中文翻譯:釋心玉

原文:http://onehumanjourney.blogspot.com/2010/01/dark-side-of-emotions.html

如果一早起來就聽到這樣的噩耗,很多人一定寧願那只是個夢魘。但對我來説,那是事實:喬,一位與我交情不深的朋友,兩天前在紐約被人刺殺致死。警察在喬的公寓發現了他佈滿刀傷的屍體。兇手用很多衣物被單覆蓋其上,以遮掩自己的罪行。

不久前,我才失去了另一位住在洛杉磯的朋友:馬可。由於藥物過量而往生的馬可和被殘忍殺害的喬在這樣非疾病、非自然的原因下匆匆離去,不禁讓我黯然。面對親友過世,任何人都不會覺得那是件輕鬆事;更何況是突如其來的意外往生,則倍加令人驚愕痛心。


在過去的兩年,我用了很多時間觀察省思情緒在人的生命中扮演的角色,也通過佛法認識情緒本質並學習如何善巧的處理隨境而生的情緒。我也曾編輯過一本有關情緒管理的佛教書籍。當時我正經歷一次感情失落的衝擊。我在這段關係中投注了很多精力和情感。經歷它的挫敗使我有了感受情緒地震以及從中吸取教訓的第一手資料。恰巧在冬安居的頭三個禮拜,我們的閉關功課就是深入的修念處觀。這讓我們有充分的機會練習觀察身心感受和情緒的生滅。

簡而言之,情緒時常佔領我的心念。所以,當我面對噩耗,思緒自然也滲透過表面的事實和新聞報道的敍述,揣則更深的原因。據警方判斷,涉嫌殺害喬的兇手可能就是這兩個月暫住他公寓的室友---一名性情乖僻、生活潦倒的無業者。喬曾要他搬出去另找住處,也許就這樣雙方起了爭執而導致了暴力的發生。

相似的,馬可往生前也一直被“情緒魔王”操縱和折磨。只是他選擇咽下情緒的毒果。在我們短暫的交往中,馬可曾幾次向我講述過自己的掙扎。可惜他無力超越情緒的掌控,而選擇用藥物麻醉,在迷亂中逃避,用錯誤的途徑試圖改變自己的感受這樣習慣于慢性藥物摧殘最終奪去了他的生命。雖然很多人的問題不是單純想逃避情感上的失意挫折,但很多現代人就是這樣用自我毀滅的方式來面對生命中的困頓。


這兩起悲劇無不提醒著我衆生負面情緒的危險性。情緒不僅帶來心理上的痛苦,也間接的傷害我們,甚至讓我們為之付出生命的代價。在佛教裏面,情緒的梵文稱爲“klesha”(譯:煩惱障);翻譯成英文的意思通常是指“破壞、毀滅性或惱人的情緒”。我們的情緒,尤其是那些因怒氣、嫉妒或憎恨引起的衝動、煩惱,會使人失去理智和冷靜,而以破壞性的方式對應。我們或者壓抑、麻醉自己的情緒;或者採取憤怒相向,直接將情緒發洩給觸怒我們的人;或是渙散游離於這兩個極端之間。

丹尼爾.高曼所創的“情緒智商”指的就是一種對所經歷的感受如實覺知以及合理的處理情緒起伏而非壓抑或宣洩的能力。發展“情商”的修練對一個靈修者來説不應只被看作次要的功課,而應該為之投入一生的努力。而往往我們不顧及生命安危的忽略了它的重要性。

從喬的兇殺事件中,我也想到另一個自己這幾個月都在思索的主題:正語(編譯:“八正道”之一,此處同時有“審慎與正念的口業”之義。)因爲回想我和喬平淡交往的過程中,我曾經多次的在別人面前抱怨他的不是。有一段時間我們在一個活動中經常碰面。喬在我的印象中是非常外向、活躍、健談、熱衷社交的一個人,而且極其開朗。相形之下,我比較不合群,内向、害羞和安靜,有的時候甚至很陰鬱;仿佛我存在的使命之一就是不時地提醒周遭的人:人生絕不可當兒戲!雖然我欣賞喬的天性良善、心情開朗,但他過度熱情洋溢和健談卻時常讓我反感,心生不悅。

大約六年前的一個周末,我和喬在一個海邊舉行的活動中同住一個房間。整個周末喬都滔滔不絕,把他健談的特質發揮到了極致。對我來説,那就像隨時牽扯著我的每一根神經。晚上入睡之後,我驚訝的發現,喬竟然連在睡夢中都嘰里呱啦講個不停!這讓睡覺本來就睡不沉的我更覺惱火。我不得不在背後對其他人抱怨和譏諷喬來發洩自己的不快。

講他人的壞話看起來是很容易的一件事,甚至像是在開玩笑;但在講話的當下,内心其實有個聲音---稱爲“良知”---不時悄悄地提醒著我們:“你這樣講是不對的。如果別人這樣講你的壞話,你的感受會如何?”答案當然是:我會覺得被傷害,就如同我可以想象,如果喬知道我在背後那樣嘲諷他,他也會感覺被傷害。

在背後說人長短是非有一個自欺欺人的伎倆,那就是:我們總以爲只要不被當事人聽到,就不會帶來傷害。直到今天才後悔我曾經對喬的傷害,可惜爲時已晚。雖然對自己不謹慎的口業跟喬結的惡緣滿懷懊悔,我希望可以當面向他道歉,然而現實已不再給我機會。這也更加證明在正語的修持上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這也是爲何我認爲這是一生的功課,而且不次于其他任何修行的原因。


最後,我還應該公平的說一點:即使喬的講話大聲和過於健談常使我生起負面反應,但生起這些反應是我自己的問題,我是唯一對此負責的人。喬其實是那一類讓世界更美好的非常熱心善良、開朗樂觀的人。我從未想過自己今天會這樣評價他,但我確實會深深地懷念他。我相信認識他的人也都會如此。如果能夠讓喬回到我們中間,我寧願今後的每一天,哪怕從早直到晚,都心甘情願的寬待喬的樂說無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