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孔令岩-心理咨询
孔令岩-心理咨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482
  • 关注人气: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语·为政篇第二》(三)道之以政

(2020-05-25 15:37:59)
标签:

孔子

论语

民免无耻

有耻且格

分类: 《论语》注释

2.3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孔子说:“用政法来诱导他们,使用刑法来整顿他们,人民只是暂时地免于罪过,却没有廉耻之心。如果用道德来诱导他们,使用礼教来整顿他们,人民不但有廉耻之心,而且人心归服。”(《论语译注·杨伯峻》)

 

这里,夫子又谈到了一个管理问题——刑法与礼法。治理国家时,这两种管理方法带来两种管理效果——民无耻与民有耻,明显的,夫子是推崇礼法治国的。那么,这两者的差别是什么?其背后原理又是什么?

这里,先引入一个现代物理学概念——熵!

1854年,一位叫克劳修斯的德国人,首次提出了“熵”概念:“在孤立的系统内,分子的热运动总是会从原来集中、有序的排列状态逐渐趋向分散、混乱的无序状态,系统从有序向无序的自发过程中,熵总是增加”,这就是所谓“熵增原理”,也被称为热力学第二定律,它与热力学第一定律“能量守恒定律”的原理是一致的。(来自网络)

《论语·为政篇第二》(三)道之以政

熵的物理意义是衡量一个体系的“混乱程度”。简单的说,熵越小,越有序,熵越大,越无序,我们都是喜欢有序而不喜欢无序的。

熵能解释很多社会现象,例如:在生活中,屋子不收拾会越来越乱,手机不清理会越来越卡,电脑越用越慢,插线越来越乱,热水变凉,……人若不自律,会越来越慵懒,越来越堕落;社会不治理,会越来越混乱,治安越来越差;国家不治理,会越来越衰败……,这些都是熵增现象。

军人或神职(各种宗教)人员普遍受到大家尊重,因为他们自身都很自律——熵减;而罪犯则普遍受到大家的谴责和排斥,因为他们极度不遵守规则、违法犯罪、自由散漫——熵增。

所以,熵增是一个令人很无奈的定律,它意味着一切事物都在走向消亡、崩溃,这其实就是佛法中讲的“无常”含义。

 

若要让事物变得有序,就要对“需要改变的系统”注入能量。例如:生活中,若要房间便凉爽——熵减,就要耗电;让房间变得整洁——熵减,就要勤打扫;若要自己有整洁的外表——熵减,就要勤理发,洗脸,刮胡子……等等,这都需要注入能量。

对于国家来说,为了让民众这个内部系统有序——熵减,同样要对这个系统注入能量,因为能量是守恒的。如果能量的注入是以行政、刑法的方式让民众变得有序,代价就是增加国家开支,例如:创建更多的监狱、雇佣更多的法官、检察官、警察,配备更多的警车、摄像头、对讲机,发放更多的枪支、弹药、防爆器材等等,这就是“刑法”、“民无耻”所带来的结果,因为百姓不以犯罪、进监狱为耻辱。

有没有一种方式,不减少国家开支,让民众同样变得有序呢?有!夫子提出了与刑法有别的解决方案——礼!

史记载:孔子年五十六,由大司寇行摄相事,……闻国政三月,……男女行者别于途;途不拾遗(《史记·孔子世家第十七·司马迁著》注1)。在夫子的礼治下,百姓有耻辱之心,对违反法律、进监狱视为丢人的事,所以犯罪者减少,甚至做到路不拾遗,这自然不需要更多的司法机关、监狱、法官、警察、公务员、防爆器材等,国家在不增加开支、甚至减少开支的情况下,达到更好的治理效果,节约了大量社会资源,国家自然富裕强盛,这是“有耻且格”。子曰:“必也使无讼乎!”(《论语·颜渊第十二》)

那么,本来需要国家投入却没有投入、让百姓变得有序的资源,是从哪里产生、并投入到系统里的呢?

其实,是所有百姓均摊了这个成本!

百姓以礼来约束自我,不肆意妄为,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一件舒服和“自由”的事,为了对抗自身的 “自由”、散漫、犯罪的冲动——熵增,需要每一个人花费时间和精力学习并管理自己,以达到自身的有序——熵减,这些都是百姓自费完成的。所以,站在国家的角度看,个体的有序,换来了国家的有序,国家不用扩大公务员编制,仅仅是用礼来教化民众,就使管理成本真正降低了。

如果再从管理难易角度看,军队、监狱都是以外力投入所创造的高度有序组织模型,但军队更易管理,监狱更不容易管理,这是由于军人比罪犯有更强的组织纪律性和自我约束性。礼,是让所有人都具有自我约束性,所以,礼教之国更易管理。

当我们不了解礼的内涵,站在个人角度,会认为那是迂腐、酸臭的、不自由的,但若站在国家治理、宏观经济的角度去衡量,就会发现:礼,是以自律、自我约束为特征的熵减,是不以外在能量损耗为代价,让民众变得有序的管理方法,是社会资源消耗最小化、最简便易行的管理模式。这种自我管理的特征,显著区别于各种外力治理模式。

夫子岂非经济学家?

1

孔子五十六岁,作为宰相开始辅助治理国家,三个月以后,男女在道路分开行走,路不拾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