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思璟
王思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387
  • 关注人气:7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药案激辩:死刑之重

(2011-04-23 22:16:49)
标签:

杂谈

分类: 法治观察记录

    422日上午,药家鑫案一审宣判,药家鑫被判处死刑。

对此判决结果,无论普通公众,还是法学界人士,多表示支持。

但此案引发的“死刑存废”探讨,却未完待续。

“我是坚定的废除死刑支持者。但为了司法的平衡性,这种变化不应从个案,应从立法层面开始。”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对本报记者说。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则不顾众人热骂,他称自己愿将任何一个死刑案件,当作理性思考死刑存废的时间点。

数年来,在多起成为公共议题的死刑案件中,也包括药案,他都强烈呼吁“废死”。

也有专家认为目前废除死刑的条件并不具备。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仝宗锦直言,现阶段不宜废除死刑,必须先配套相应的法律体系,等经济社会条件具备。

 

为凶手“辩护”?

因着舆论传播,在“一审”前,药案已被公众知晓。

20101020日晚上,还是西安音乐学院学生的药家鑫,驾驶一辆小轿车,撞倒骑电动自行车的张妙。被撞时,张妙正常行驶在非机动车道上。

案情中令人发指的是,药家鑫担心张妙记住自己的车牌号,找他麻烦,便拿出一把尖刀,在张妙胸、腹、背多处,捅刺多刀,将张妙杀死。杀人后,药家鑫在逃跑途中又撞伤二人。

故此,部分公众在网络直陈“药家鑫不死,没有安全感”。

422日,此案一审判决“死刑立即执行”,让这部分公众长舒一口气。

而此前,他们的心一致悬着,在一些讨论者眼中,舆论讨论上,一些专家似乎在为杀人者开脱、辩护。

其一来自于中国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李在323日央视《新闻1+1》药案专题中指出:“由于平时情绪不好时会用手指砸钢琴键盘来发泄,药家鑫连扎受害人八刀,是他的一个习惯性机械动作。”

此言甫出,旋即网友摘出,迅速在网络传开,并与“李刚案”中、肇事者父亲李刚在央视的哭诉,联系起来。

多处舆论,都出现了对李发言及节目的指责。大量分析认为,央视只播出凶手及家属说法,未播出受害人家属采访;受访专家作出的上述分析,都是蓄意为“有背景”者脱罪。

一位知名专栏作家告诉本报记者,北京活跃着一些“公关”公司,为各类案件、公共事件,引导“舆论”,也有类似的公司找过他。基于此原因,他对央视此次节目的操作存疑。

此后,李玫瑾及央视都做出解释,表明央视在首次节目播出后,曾约访过张妙家属被拒;并同时指出,李所说的那句话,结合上下文,并不足以支撑公众对她“为药脱罪”的指责。

但很快,一段视频在网络热传。视频中,身负重罪的药家鑫,在看守所上台表演,台下观众赫然出现“高军衔”人士。

种种“不符常情”的迹象,已点燃公众的怒火,“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药不死,出来也被车撞死”等极端言论也随之出现。

 

发言者的考虑

几位坚定的死刑废除支持者,却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以药案为例,再次对“死刑存废”发声。

412日,《南都周刊》刊出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对药案题为《要以群众狂欢的方式处死一个人吗?》的评论,当此文标题在网络传播时,微博上骂声一片,有指“又一个学者开始帮药家鑫说话了”。

贺卫方表示,自己完全可以理解公众的声讨,但同时提请主意自己的本来意图并非针对个案,或者为药本人开脱;而是针对公众情绪与言论中不理智的部分。

“我们当然可以依法判决一个人死刑,但是,可否不要以群众狂欢的方式处死我们的同类?”贺反问。

在贺卫方看来,药案中的“求情舆论”即使有,也只会激发更多的反方向民意,不能为药家鑫“免死”。

他担忧的是,大量的舆论和公众意识中,缺乏对生命价值的思考,与对死刑存废的理性思考。

近些年,河南聂树斌案、内蒙呼格吉勒图案……陆续暴露的一些冤死案例(死刑后真凶出现),是废死派的考虑之一。

在缺乏司法独立、程序正义的中国司法环境中,一些办案机关为了追求“破案率”,不经过合法的程序侦查、审判,就将一个人判死的案例仍有发生。

“生命对于每个人都只有一次,坐牢错了尚可部分补偿,死了就再无机会。”有学者这样说。

贺卫方说,中国的死刑是一个讳莫如深的领域,他们学界对死刑案件的了解,也多来自媒体报道,缺乏社会学意义上的研究。

“聂树斌这种极端案例外,冤死案例,更多的是有罪者,罪不至死。”贺卫方说。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是坚定的“废除死刑派”,他笑言,他与贺可能是中国不超过5个“无条件废除死刑支持者”。

但是,具体到废除的时机,二者看法并不一致。

萧瀚不顾众人热骂,在药案期间一再撰文呼吁废死。他表示,自己愿意将任何一个死刑案件,当作理性思考死刑存废的时间点;并回应“越热议的案件,越能引发公众对死刑存废的思考”。

萧等学者,此次将河南聂树斌案、内蒙古呼格吉勒图等案一并提出,并称,数起陆续发现的“冤死”案例(死刑执行后,真凶出现),应当作为废除死刑的一个考量。

“如果存在死刑,冤死一个人,是你们被冤死的概率大?还是权贵被冤死的概率大?”萧瀚反问。

然而公众在情绪上接受不了这样一个讨论的时机,采访中一位评论人士直言,“药家鑫犯罪事实明确,为什么拿这么一个残忍的凶手,来讨论死刑存废呢?”。

同样为废除死刑主张者,贺卫方则谨慎得多,虽然他无条件支持废除死刑,但认为眼下药家鑫案应在现行的法律体系下判决,“从现在的案情看,如果药家鑫不判死刑,法律的正当性会受很大质疑。”

贺进一步指出,司法应用要考虑平衡性,废除死刑应从立法层面开始,或最高法院一律不再核准、或统一下令不再执行死刑,而不宜从个案开始改变。

“如果这个案件判了死缓,另一个一样严重的案件判了死刑,就损害了平衡原则。”贺说。

 

“废死”之障

为数众多的学者,与公众一样,不愿在药家鑫案的当下,开展死刑存废探讨。

“其实法学界绝多数都反对死刑,只是不公开说而已。”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所长郭玉闪对本报记者说。

郭玉闪与夏霖等维权律师,做过不少相关研究,也每年要求日裔死刑摄影师toshi到中国巡回演讲,讨论、呼吁废除死刑。

但这些学者,即使在药家鑫引发大量死刑探讨后,亦对此一言未发,他们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引导舆论。

公众的担忧是,如果药家鑫判死缓,极有可能减刑至20年,甚至更少,或者保外就医。

贺卫方坦承,这种“反对的呼声”的确有其意义。因此,推动废除死刑时,需要相应的体制改革,从财政上、人事上,将法院真正独立出来,不受同级地方政府的约束,以避免“死缓被权贵利用”的公众担忧。

他透露,前两年,有司法机构开始过这种改革的讨论,却不了了之。

贺卫方分析,去年《刑法》修订,减少一些死刑罪名,但还没像很多国家一样,将经济犯罪的死刑罪名去除,就是出于“对民意的畏惧”。

“中国民众对贪官污吏的痛恨,是司法机构保守态度的顾虑之一。”贺卫方说。

而诸种尚待解决的体制因素,也是另一些专家谨慎对待现阶段废除死刑的原因。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哈佛法学院在读硕士仝宗锦就对本报记者直言,“我不认为中国现阶段具备了废除死刑的基础。”在仝宗锦看来,如果没有配套相应的法律体系,如刑期延长,而非现在的死缓过渡到无期、再减刑,死刑仍具有相当必要的震慑价值。

这也恰巧言中了一些舆论的情绪。药家鑫一审判决后,据新华社报道,法院确认了药家鑫的自首情节。这令部分公众开始另一种担心,药家鑫上诉后,二审是否会改判无期。

仝宗锦指出,废除死刑参考国际经验,也需要参照他国的社会经济条件。

欧洲国家废除死刑,大都是在恶性事故犯罪率已经很低,且社会发展相对平衡的条件下;从世界范围看,美国,日本,韩国,新加坡,以色列,包括中国台湾地区尚都保存死刑。

“死刑的威慑效应”也是重要的学界考量。仝宗锦介绍,国外有研究表明每一次针对谋杀的死刑执行,可震慑18起潜在谋杀。但反过来,结论相左的研究也有。

同时,他介绍,一些经济学的研究也表明,从成本看,执行长期监禁,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如果一个国家犯罪率始终降不下来,恐怕很难承受,“如果彻底废除死刑,那些衣食无着的人,对社会不满的人,很可能会以捞一张国家的长期饭票兜底,更加肆无忌惮,中国很可能会陷入无政府的暴民困境”。

从文化层面看,仝宗锦认为亦存在争论。他介绍,从历史上看,废除死刑运动,最早是伴随基督教传统的扩张,自欧洲向世界扩展。

然而,从中国人的传统观念看,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基本上上构成了中国人正义观念的基石,仝担心“如果摧毁了这个,会让人们的道德底线伦理更加找不到北”。

然则废除死刑当下的争论也并非绝无意义,仝直言“如果能方让大家更多关注生命本身,同时可以对现有死刑过多的刑法加以修正,在条件成熟时,逐步减少死刑,也未尝不可”。

贺卫方也坦承,作为学者,自己近年与“体制内观点”对话的机会越来越少。他现在能做的,是通过演讲、写作等,唤起公众对死刑的慎重思考。

 

附:投票《药案宣判,你对死刑观点是?》(投票地址http://vote.t.sina.com.cn/vid=374366

 

呼吁无条件废除死刑,包括药家鑫二审改判
72(6%)
呼吁废除死刑,但现行法律体系下判药死刑
302(25%)
反对废除死刑,不给权贵钻空子
279(23%)
反对废除死刑,以命抵命
78(6%)
反对现阶段废除死刑,配套体系再说
713(59%)
其他(欢迎私信补充)
20(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