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思璟
王思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392
  • 关注人气:7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被接待”讨论的几点说明和看法(增补对方回应及发文时漏掉的2段话)

(2011-02-04 22:56:18)
标签:

杂谈

分类: 新闻业务
    首先,在此跟《新闻调查》的王晓清记者和耿志民老师道歉。因为我的一时冲动下的沟通方式欠妥,给我尊重的同行带来困扰。
    
    先简单的情况说明:昨天,看到耿老师转发了两条质疑我和同行在乐清继续调查的微博后,我一时误会,觉得这是否定继续调查乐清事件的价值,继而想到《新闻调查》对钱云会案件的报道偏官方提供的证据证人,在这种误会和我个人狭隘的想法下,我对《新闻调查》乐清报道提出了新闻平衡性的质疑,并附带提出“被接待”的问题。
    
    原文为:“作为公众人物,在公权力明显侵犯公民权利、案件多处程序违法时,对其他公民合法调查评论为“与事实本身没有关系”,是您的合法权利。作为媒体,基本以权力机关提供的证人证据形成分析逻辑链条,而这权力机关涉嫌非法取证及控制证人,还“被住”到利益相关方提供的五星级酒店,你们是否有违新闻报道操守?”
    
    事后,王晓清迅速做出情况说明(http://sinaurl.cn/hq0LQ0),耿老师更直接转发我质疑微博,直面质疑。对此我很敬佩。

    在乐清采访期间,我与王晓清简短交流过,我了解到的情况大致如下:

一,在乐清时,王晓清对我提及“被宣传部门将行李搬至金鼎酒店”。我听到时,因为“被接待”在新闻采访实际操作中确实比较常见,所以当时完全没有考虑到此次采访的特殊性,没有意识到要对此警惕,更没有想到应该提醒她。

二,王晓清在乐清采访时期,我与不少同行就当时的采访进展,对钱云会死因进行过探讨,大家普遍倾向是交通事故。就这个“阶段性的采访判断”,我也与王晓清交流过。
所以我认为,《新闻调查》乐清报道的方向,无论与最终事实有无偏差,都是基于当时的采访进展。

三,对于当地政府与公检法的“涉嫌程序失当”,证据陆续浮现是在王晓清采访结束离开乐清后,她采访时仅有一些相关证人证言出现,我自己当时对此也没有足够重视。

    综上所述,我对《新闻调查》同行的质疑并不合适,特别是质疑方式并不合适,在此道歉。
 
    也请关注此事的朋友特别是非媒体朋友,理解王晓清和她同事的体制内坚守不易,不要将《新闻调查》与央视新闻频道那些基本无视常识只讲政治的“中国逻辑”报道(如费良玉案庭审法院外请特警将围观群众清场以便他们拍摄、在庭审结束前就说尘埃落定的cctv记者)一并讨论。
 
    微博时代,信息碎片化,观点传播后易被放大或失真。我的微博账号,有很多关心乐清事件的朋友关注,此次发言不谨慎引发不必要的小波折,模糊大家关注焦点,我今后会引以为戒。

    附上《新闻调查》制片人耿志民与栏目赴乐清记者王晓清的回应:

        佩服耿老师的气度,赞耿老师的处理方式//@耿志民:不用道歉,真的。你提出的问题,我们应该反思,对我们有帮助,年后我会和同事认真讨论一下!

        谢谢晓清理解,我主要为自己沟通方式欠妥道歉。抱歉让你个人声誉承担了整个行业潜规则的错误。共勉~//@剪刀手王晓清:谢谢王思璟的坦诚,你真的没什么可道歉的。这次的事引发的讨论,是有益的。如耿老师所说,年后我们会专门开会讨论这件事。不少朋友的留言和批评,恕我不一一回复了,谢谢你们。

    以下个人看法,仅针对由此引发的同行探讨,与《新闻调查》同行的乐清报道基本无关:

    我并不赞同部分同行对“被接待”的观点。我认为,无论作为新闻记者还是公民观察者,在记录重大公共事件中,与重大利益相关方特别是被重点质疑对象保持距离、以保障报道平衡性是必要的。

     首先,有同行举例说明:他为了旁听李刚案只能住到当地宣传部门提供的酒店,但是也没有取得旁听证。这个例子恰恰说明,在当下的新闻调查中,以“被接待”来建立和利益相关方关系、进行突破,并非那么有效。

    我亦可举出反例:我在乐清进行个人的公民观察记录时,虽然我是全自费,也被便衣和公安盯过半夜敲门过,甚至有法院人士表达对我“微博报道”的不满,但最后,我还是以合法方式进入法庭,旁听了费良玉案庭审,并获得了大量材料包括网上流传的视频。

    这个案例固然源于我稍作尝试后的幸运、也源于乐清法院在庭审“敏感案件”时的相对开明,但也说明,在公众追求公开透明、当局亦有清醒人士的环境中,通过公开合法合情方式,获取信息进行调查,并非全不可行、甚至可能更有效率。

    其次,有同行提出,应通过新闻作品而不是采访过程,来判断一次采访是否客观平衡。我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合理。
     
    在我看来,对权力机关的监督报道,主要是要通过各种报道方式令权力机关实现公开透明化,从而实现程序正义,进而结果正义。

    既然你作为媒体要督促公权力“程序正义”,又岂可自己采取并不“程序正义”的“被接待”途径?

    当你采取“程序不正义”的采访方式时,你的报道平衡性如何保障?又如何取信公众?

     此外,我很敬佩一些媒体前辈,他们在复杂的大环境下,周旋于各种复杂利益方间(此周旋仅指信息交流),实现一般记者包括我完全无法达到的深入报道。
  
    然而,一般记者包括我,在没有高度清晰辨别能力与过人交流能力的情况下,对“被接待是为搞好关系方便采访”这种行业潜规则,是否应该三思而后行?

    最后,我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一直讨论此事,只能行使我作为一个网民的权力:看到不了解事情经过却大肆发言甚至人身攻击的网友,取消关注或者拉黑,见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