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奥运史上最特殊的一支队伍,是什么让他们泪流满面

(2016-08-06 14:29:34)
标签:

杂谈


里约奥运会上有这样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每个人的故事都足以让我们泪流满面,他们不一定是最好的运动员,但却是伟大的追梦者。他们叫做,“难民奥林匹克运动员代表队”(Refugee Olympic Team)。

没有国旗、没有国歌,这些运动员不代表任何一个国家出征,而是代表全球超过6500万的难民群体。 本届奥运会,他们入场或者获胜时,升五环旗,奏奥运会会歌。


虽然Rio2016已被各种吐槽,但正是因为他们,里约2016将光辉地写进奥林匹克的史册。


这一支由十人组成的难民队包括5名南苏丹难民,2名叙利亚难民,2名刚果(金)难民和1名埃塞俄比亚难民,在肯尼亚恩贡山海拔两千多米的洛陆普难民运动员培训中心里,他们经历层层选拔终于获得了里约奥运会的入场券,将参与2016里约奥运会的游泳、柔道、田 径等10个项目。

在奥运开幕式上,这支代表团将高举五环旗,在东道主巴西代表团前一个出场来迎接大家的呼声。

巴赫表示,这是向全球所有难民传递希望的信息,并让全世界更好地了解难民危机的严重性,并向国际社会传递一个信息,难民群体也是人类社会组成部分。

奥运史上最特殊的一支队伍,是什么让他们泪流满面

是什么让他们泪流满面......难民奥林匹克运动员代表队每个人的故事都是一碗非常纯而浓厚的励志汤......

2名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将分别参加男子和女子游泳比赛。

Rami Anis

出生地:叙利亚

参加项目:游泳

“游泳就是我的生命,泳池就是我的家。”


2011年,拉米-阿尼斯(Rami Anis)的家乡叙利亚阿勒波市战火纷飞,轰炸和绑架成为家常便饭,他不得不离开家园。父母让他去伊斯坦布尔的哥哥家避难,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复返。

后来,阿勒波在叙利亚战争中成为了废墟。但阿尼斯还留存着童年时代的美好回忆:朋友、家人和那些无忧无虑游泳的岁月。

在伊斯坦布尔,他继续追求游泳的梦想,但由于不是土耳其公民,他无法参加比赛。

为了证明自己,阿尼斯划橡皮艇穿越萨摩斯岛到达比利时,终于在那里得到了庇护。阿尼斯说,“游泳就是我的生命,泳池就是我的家。”

Yusra Mardini

出生地:大马士革

参加项目:游泳

“战争很残酷,我们没法训练。有时候坚持训练,炮弹会落到泳池里。”

另一位是18岁的叙利亚难民尤斯拉·马迪妮(Yusra Mardini),她说在叙利亚的战火中,备战奥运会实在太难了。“战争很残酷,我们没法训练。有时候坚持训练,炮弹会落到泳池里。”

她说自己逃亡到土耳其海域时,船失去了动力,面临倾覆的危险,而20人中,只有4个懂得游泳。尤斯拉·马迪妮代表叙利亚参加过2012年的世界游泳锦标赛,她有一份强烈的责任感:“如果我们这艘船上的人们溺水了,我会感到非常羞耻。我不可能就坐在那儿看悲剧发生。”

尤斯拉和20岁的姐姐跳进爱琴海中,推着船游了三个多小时才上岸。那时,她们身上的游泳技能已经远远超越了竞技的意义。她说,“我希望展示给所有人,实现梦想会很难,但不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可以做到,你也可以做到,每一个运动员都可以做到。”

难民队中还有5名是来自南苏丹的难民。

Yiech Pur Biel

出生地:南苏丹

参加项目:800米田径

就算我不能拿到奖牌,我也会向世界展示,作为难民,你也可以做一些事情。

11年前,耶齐·普尔·比埃尔(Yiech Pur Biel)为躲避战火离开了苏丹,在难民营住了十年;一年前,Biel开始练习跑步;今年8月,他即将出征里约奥运。

2005年,第二次苏丹战争爆发,许多孩子父母双亡,为了求生,比埃尔和其他孤儿孩子们一起,从家乡努尔一路跋涉到卡库马难民营。

难民营生活艰苦,连鞋都没有,但比埃尔坚持运动,因为运动给了他归属感。

去年,有基金赞助难民营搞马拉松,比埃尔报名参加,一路走到了今天。他说,就算我不能拿到奖牌,我也会向世界展示,作为难民,你也可以做一些事情。

James Nyang Chiengjiek

出生地:南苏丹

参加项目:400米田径

参加男子400米的詹姆斯·恩杨·奇恩杰耶克(James Nyang Chiengjiek)已经梦想自己拿金牌的一刻。“如果我在奥运会上能拿金牌,那可就太棒了。我一定会记住那些帮助我拿到这块金牌的人。”

同样来自南苏丹的难民安杰丽娜·娜达·洛哈利斯和罗丝·纳西克·洛孔延将分别参加女子1500米和女子800米。她们期待在里约奥运赛场上与其他人一较高下,如果能赢得比赛将帮助更多人。

Paulo Amotun Lokoro

出生地:南苏丹

参加项目:1500米田径

“来到这里之前,我连一双训练的鞋子都没有。”

另一位南苏丹难民保罗·阿摩敦·罗克洛(Paulo Amotun Lokoro)将在男子1500米的赛道上竞技。

几年前,保罗·阿摩敦·罗克洛还是苏丹南部平原的一位年轻的牧民,守候着自己家里的几头牛。他说,除了自己的家园,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战争完全改变了他的生命。由于战争,他不得不他逃往邻国肯尼亚,在那里他发现了新的生活:“我想成为世界冠军。”

生活在难民营的时候,保罗·阿摩敦·罗克洛重拾旧业,在读书的时候,他非常擅长体育,最终他拿到了在肯尼亚内罗毕集训营接受训练的机会。“来到这里之前,我连一双训练的鞋子都没有。”

2名来自刚果(金)的难民

还有2名刚果(金)难民约兰德·布卡萨·马比卡和珀珀勒·米森加加将分别成为女子柔道70公斤级和男子柔道90公斤级的奥运选手。

Yolande Bukasa Mabika

出生地:刚果(金)

参加项目柔道

我与家人失散的经历曾让我流过许多眼泪,

而开始学习柔道则让我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1998-2003年,约兰德·布卡萨·马比卡(Yolande Bukasa Mabika)的家乡在内战中遭到极严重的破坏。她自小就和家人失散,只记得独自在路上奔跑,却被人收留,以直升机送到首都金沙萨。

在那里,她生活在流浪儿童中心,开始了柔道练习。但却一直被严苛的、近乎虐待的训练体制所折磨。

2013年,马比卡代表国家参加柔道世锦赛,那也是在巴西里约。她趁机出逃,在里约寻得了庇护,之后一直在这座城市生活。她艰难工作以维持生计,直到奥委会给予帮助。马比卡说“柔道不曾为我带来收入,但是它让我变得坚强。我与家人失散的经历曾让我流过许多眼泪,而开始学习柔道则让我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Popole Misenga

出生地:刚果(金)

参加项目柔道

但是我什么都没有。柔道让我学会了平静和纪律。


难民代表团柔道运动员珀珀勒·米森加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留下泪水

九岁的时候,珀珀勒·米森加(Popole Misenga)就因为战争爆发而与家人走散,在森林里面躲避了八天之后,他被成功救出,并且送往首都金沙萨。为流离失所的儿童开设的救助中心,他发现了柔道:“当你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你需要有一个家庭,给你做什么的指示,但是我什么都没有。柔道让我学会了平静和纪律。”

1名来自埃塞俄比亚,他是难民代表团里年龄最大的一位。

Yonas Kinde

出生地:埃塞俄比亚

参加项目:田径

目标是奥运会,这是极大的动力

约纳斯·金德出生在埃塞俄比亚,36岁的他是难民代表团里年龄最大的一位。

金德已经在卢森堡生活了5年,平时开出租车为生。他说难民的生活不易,但一谈到跑步,他就特别来劲,他说跑步给了他神奇的力量。

在他短暂的跑步生涯中,金德赢得过不少奖项,但是他没有国籍,不能代表任何国家参加重大赛事。

今年,金德终于能够代表全世界的难民参加里约奥运,他特别开心。“平常我每天训练一次,当我听说了难民代表队的消息,我每天训练两次,目标是奥运会,这是极大的动力。”

无名英雄泰格拉•洛鲁普 (Tegla Loroupe) 女士

熟悉体育的人对泰格拉•洛鲁普女士一定不陌生。她是1994年首次获得世界规模最大的纽约城市马拉松比赛冠军的非洲女性,并连续两年蝉联冠军。她还是现在20公里、25公里和30公里女子长跑世界纪录保持者。

泰格拉•洛鲁普的出生地战火不断,10岁那年,她的侄子在一场种族冲突中死去。成名后,洛鲁普始终在思考,长跑可以改变我的人生,长跑是否可以改变家乡冲突不断的现状呢?

2003年,她创办了一场名为“体育促和平”的马拉松比赛,这项比赛举办了多届,肯尼亚、乌干达和苏丹的众多官员与士兵、部族首领一同参与。

2010年,长期盘踞该地区的多名反政府武装人员,主动将非法武器归还给肯尼亚政府,在那一年的“体育促和平”马拉松比赛上,肯尼亚政府对洛鲁普一直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

2014年,洛鲁普向现任奥委会主席巴赫提出了将奥运会带到难民中去的想法。一年后,奥委会正式向难民运动员发出了邀请。

洛鲁普期望,在她的训练中心里,能有8位运动员进入难民营“梦之队”,届时,她会陪着他们,参加这场对他们来说特殊的奥运会。

现在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难民运动员都在为了圆梦“梦之队”而努力着。

洛鲁普在帮助候选难民运动员实现“奥运梦”的同时,已经有了新的梦想。她说,我们不能仅仅关注里约奥运会,经过这里的训练后,他们已经变得不同,他们可以做生意、成为教练等等。经过这里的学习,他们可以回到自己的故乡,把所学教给其他人,改造自己的家乡。

目前,难民代表团已经有了自己的Facebook主页,已有几万粉丝为他们加油。


祝贺你们,拼命地跑吧,用你们所有的一切去跑吧。


我会在里约为你和你们的队伍加油!


冲吧!送给你们来自葡萄牙的支持,祝你们好运,享受奥运吧!


我已经选好我支持的队伍了#里约2016!冲吧@难民代表团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他将放弃他众所周知的中立立场,在奥运会上为难民运动员加油。

他们在逆境中为梦想拼搏的精神就像难民们的曙光。让我们一起期待他们在奥运会中的表现吧~


综合报道

编辑:王瑜、李佳露(实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