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路过秦城

(2014-12-29 08:51:41)
标签:

反腐

秦城监狱

分类: 枫言疯语

当我看到公路路牌上赫然写着“秦城”二字的时候,又不是很远,就不得不要过去看看了。毕竟,对于关注中国高级官员腐败堕落终极篇的人来说,这个地方很著名。而我所亲历采访的两次审判,主角也都落脚在此。

 

从国道下来,走区县公路,再走,路越开越窄,尽管还是柏油马路,但是坑洼崎岖,还要跨过铁路道口。看到村口有一面白灰刷的墙上写着“秦城人民欢迎您”时,便知道这就是秦城村了,秦城是北方的那种大村落,有八、九百户人家。村口的这句套话,我在揣度那些落马高官面对这行字的心情,想必他们颇有五味杂陈之感。不进村,继续向前,前面的柏油路尽头是一个放有障碍物,有仿古造型的大门口。当然,武警站岗且不挂牌。

 

路过秦城

 

目光穿过大门往里面看,尽头是山脉,燕山山脉,一直到张家口。左右两边是三层高的办公楼,而那些著名官员的栖息地,是看不到的,应该是从门口大道向着山脚下再开个一公里左右,是另外一片被高墙圈起的平房。从秦城基地(公开的名称)外墙绕行半圈,灰砖高墙。偶尔见有类似南方工厂区域的厂妹三俩结伴走出监狱旁边的区域,原来隔壁两个高墙内是公安部研究一所,二所,听说全国人民的身份证都是这里做。有秦城超市,超市开在工作人员宿舍楼即秦城监狱东门入口旁边。超市内应有尽有,不过,缺少齐全码数的女士拖鞋,只有几双。开店的大姐说:“我们这里男宾多,所以女鞋不补货。”其实,每天来这里买东西的都是狱卒及狱卒家属,监狱管理人员及其家属罢了。探监的人,是不会来买东西的。但是狱卒有时候会给在押人员添置所缺生活用品。当我提到陈良宇,薄熙来,大姐说:“我没有听说过你说的第一个名字,从没听说过。” 然后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我。如此看来也没有再问的必要,于是拿着刚买的衣架,出了门。路过秦城

 

在秦城基地东边区域,是一片宿舍家属楼。一条小街之隔,是“秦城家园”商品房,现在市场挂牌价为八千多一平米,听居民说,三年前买是四千五均价。为啥涨了?难不成是高官家属的需求抬高了房价?没有人这样认为,只是说这里距离天通苑商圈不过50里地,不算远。秦城家园和秦城基地的东门有四、五辆黑摩的“趴活”。我请一位大哥送我去秦城铁路道口,5块,好,走!中午阳光好,大哥聊兴高,从江青以及四人帮的关押,说到现在刘志军,薄熙来,徐才厚:“里面除了没有自由,什么该有的待遇都有,连做饭的厨师都是特级的,啧啧”。我插了一句话:“新四人帮也得关这儿。”

路过秦城

 

通向秦城基地的小路,总有拉送土石方的大货车,或满或空,来来回回。弄得一路扬尘。摩的大哥说:“瞧瞧,在盖楼呢。不知道是监狱还是办公楼,要起两座六层楼。”

 

 

冬天的北方,萧瑟的农村,狰狞的山脉,一小座破败的铁路道口,一位五十多岁的铁路看护工。这里经过的客运或者货运普通列车一般是从北京开往赤峰,齐齐哈尔等地的线路。不过,2013年那位著名阶下囚薄熙来就是从这条不起眼的铁路线上押运回来的,从济南到秦城道口。路过秦城

大叔说,那天他触目所及,整条铁路沿线全是警察,天空盘旋几架直升机,我夸大叔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他说见过押徐才厚(我不确定他说的是否可靠,毕竟从公开的资料开,徐才厚还没有审判定罪,所以应该不在这里。不过摩的大哥也说了徐才厚,只可惜我也求证无果),薄熙来,刘志军的车队。“能看到脸吗?” “车内有帘,看不真切。”其实,这估计是他的错觉。这种重量级犯人押运车的密封是不会露出缝隙的,如果近距离的话,也仅仅是个影儿。我曾经在陈良宇,薄熙来的审判现场见过押送车队,真真的是一点儿都看不到里面的人。铁路大叔不知怎么又说起令计划也来了,我问他如何确定,他又含糊了。不过我想他的意思应该是早晚落脚在这里吧。

 

突然我想到了假如。假如现在这些人依然掌权,没有暴露,他们会继续肆无忌惮,继续蚕食鲸吞,迫害他人,专宠朋党,那么中国的国运之走势势必令人彻骨寒冷。

 

北方冬至之后,正午时分,如果阳光还不错,有一种与季节不相符的暖意,在这个小道口,看着这条苍凉无尽的铁轨,我感受到了这种暖。


 路过秦城

路过秦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