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梳子
小梳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802
  • 关注人气:15,1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月光下的凤尾竹

(2020-01-25 17:41:52)
在一直下雨的新年,我和姐姐收拾曾经已褪色的照片,那些照片在风里早已失去了昨日的容颜,也许是照片里的孩子已经长大了,翻看曾经在月光下的纯真的笑脸,那么美,那么天真,像凤尾竹里的两只蝶儿,随风翩翩,在风里渐渐长大。记得第一次拍照片的时候,我和姐姐相互争着那朵精灵帽,再回首,曾经已经那么远了。想想这么多年姐姐像母亲一样支撑着这个家,对于穷和苦难,姐姐从来没有怨言,记得第一次把姐姐的项链弄丢了,姐姐因找不到项链,大哭了几天,不过,过了几天姐姐 在典当铺赎回了自己的项链,姐姐问我,项链怎么会出现在典当铺?当然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了。姐姐的项链是她定亲 的信物,姐姐后来听说,和他相好的男孩在战场上牺牲了,姐姐听到这个消息,那几天就把自己关在黑屋里,反复问着她心爱的男孩,姐姐经过一个月的折磨,憔悴了很多。于是我和爸爸商量,再给姐姐找一个比她心里还完美的男孩,但姐姐始终走不出那段伤痛。没事时的时候喜欢和姐姐去海边走走,夏夜的海港,月光点点,像漂泊的旅人在思念着她的娇妻,她的阿哥。

想想和姐姐从小一起为了一件衣服争着吵着,但最后都是姐姐 让着我,姐姐从小就懂得用稚嫩的双手来支撑着这个还算完整的家。一次,我和朋友到了徐汇疯玩了一天,姐姐就在金山和徐汇疯找了一天,天很晚的时候才回家,姐姐没有打骂也没有问我去哪里了,姐姐只是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泣。我对姐姐说:”对不起,姐,我以后再不乱跑了,你别伤心了。“姐姐擦着泪说:”我们这个家再经不起任何打击了,你要听话,不要再让家人为你担心了。“我扶着姐姐的长发,对姐姐说:”姐,我以后好好的对待每一天,再也不让家人为我操心了。“一天的傍晚,姐姐收到一封从宁波寄来的情书,信里大意是自从在课堂上见我姐一面,就对我姐有了 好感,希望我姐能接受他的表白,我姐愤然拒绝给他回了信,他在我姐的单位闹,说我姐喜欢上了别人,嫌贫爱富。我姐说:”你知道吗,你就是一个泼皮,没有人会喜欢上你,你就死心把。“夜在一阵阵的秋风里显得那样的无助,风吹过海岸线,一阵狗吠把小渔村裹进了属于海洋的一切。深冬了,我和我姐一起比赛看谁的麻花辫子编织的更美丽,也许是时间不饶人,姐姐的头发多了白头发,姐姐在她幼年的时候,既当妈又当姐 来照顾我们这个家,姐姐有很多次都没有吃午饭,而是把午饭留给我和妹妹吃,姐姐在讲台上几次都晕倒,到医院检查,是营养不足和贫血。看着虚弱的姐姐,我的心就像针扎的一样痛,可是,姐姐总是安慰我,不要难过,过几天就好了。昨天和姐姐去吃那留在童年的棉花糖,记得小时候棉花糖是我们的最爱,我和姐姐总是拿着一元纸币去买棉花糖,那是的棉花糖真的甜,一股芳香独留在你的心里。我和姐姐和其他姐妹一样,从来不会去买昂贵的东西,总是等市场价掉了,再去买已下架的商品,也许这些商品对于城里的孩子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一个处于收入一般的家庭来说,昂贵的商品价格是无法承受的。

自从姐姐被分配到了徐大教学,我和姐姐就聚少离多,但偶尔通通电话,互相报一个平安。姐姐总是很节俭,把自己的工资资助那些家庭困难的学生,并且号召学校的老师来捐款。今年去看姐姐,她正在考研,她很辛苦,每天除了带完所有的课,还要废寝忘食的去复习自己的考研试题。如今我也走上了姐姐的老路,也许这就是一种宿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吹口琴的女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吹口琴的女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