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维昶律师
曾维昶律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251
  • 关注人气:3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都市时报关于张作新案的报道

(2017-03-20 02:56:41)
标签:

转载

   从2009年至今,湖北商人张作新经历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在这四年中,他因“职务侵占罪”被泸水县县、怒江州两级法院审判,从被判有罪到“证据不足、发回重审”,历经7次审判后,最终仍无法避免10年牢狱。

    在这7次审判、11份法律文书和被告人不断上诉、申诉的背后,是民事经济纠纷和刑案之间模糊的分界点。而在本案中,一份公司账目——本案的关键证据,怒江州两级法院却“驳回调取证据的申请”的做法也让被告方质疑。

    跨国开矿铩羽而归

    张作新说:“因为拿了家里太多的钱,我跟妻子吵了无数次的架,最终也因为这个烂尾公司离婚了。”

    时间回溯到2004年12月8日这一天,已在云南各地四处打拼多年的湖北省石首人张作新,在朋友傅卓江、傅杰父子的邀请下前往怒江州——不久,三人在片马口岸合伙成立富宝矿业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矿区主要设在缅甸境内。

    “缅甸矿资源丰富,我们之前对公司的前途很有信心。”张作新说,按照双方的出资和约定,傅氏父子任正副董事长兼正副经理,占90%股份,张作新占10%股份任监事。然而,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仅仅5个月后,公司原本良好的发展势头却因缅甸国内各种复杂的原因急转日下。为了应付工人工资等日常开支,公司也欠下巨额债务。

    公司面临困局,股东之间也有了不同的打算。张作新说,2006年1月,挣扎半年公司账面上越来越紧张,他便向朋友借来300万元资金“救急”,但仅仅到账5天后,公司账户上的300万元“救命钱”就被股东尽数转移。随后,傅氏父子也先后离开了公司。“我去查看了公司的账户,只有8分钱。”张作新如是说道。

    大股东一去不返,公司尚有1000多万元巨额债务急需偿还。张作新只好一个人独自支撑公司所有的运转。2006年9月4日,张作新向怒江州和泸水县有关部门反映公司真实情况,请求当地政府派驻工作组监管公司,但未被批准。在一直联系不到傅氏父子的情况下,张作新开始自掏腰包,以解公司燃眉之急。

    2007年10月3日,张作新终于联系上了傅氏父子,带着公司账目远赴广东,并与对方召开了股东大会。根据账目显示,三年来,富宝公司共负债约1600万元,公司估值约2000万元。在股东大会上,通过约定,傅氏父子将其手中的90%股份以350万元转让给张作新,并约定“公司所有债务皆由张作新偿还”,双方还签订了《股份转让意向书》和《委托书》。

    时至2007年12月10日,同在片马口岸经营缅甸矿区的林华商号有意收购富宝公司,张作新遂以1990万元的价格将公司转让给林华商号,并约定所有债务由张作新偿还。随后,林华商号先后支付了1100万元给张作新,用以处理债务和支付工人工资,并代为偿还240万元公司债务。

    “支付完这些后,林华商号还有650万元的尾款,我按照《股份转让意向书》中的约定,提出从这650万元的尾款中支付350万元给傅氏父子,但对方没有同意。”张作新回忆。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350万元”迟到的股份转让费,“让傅氏父子找到控告的理由”。

    自称被刑拘的原因变了3次

    张作新:“最开始抓我的理由是假冒公司公章,但后来发现公章没问题立不了案。后来又说我走私枪支、之后说我走私毒品,这么荒谬的理由后来也不了了之。”

    2009年,傅氏父子向怒江州公安局以“张作新职务侵占并捐款逃跑”为由报案。同年,张作新以涉嫌挪用资金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9日被批准逮捕。2010年7月6日,泸水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张犯挪用资金罪,起诉到泸水县人民法院。

    泸水县人民法院2010年10月8日对该案的一审判决书显示,法院审理后认为公诉机关指控张作新涉嫌犯挪用资金罪的罪名不成立,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张作新有期徒刑10年,追缴人民币1092万元。

    尔后,张上诉至云南省怒江州中级人民法院,2010年12月9日该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张作新不服二审判决,提出申诉。

    2011年7月,怒江州中院裁定:本案由该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同年9月,怒江州中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了泸水县法院和该院之前作出的对张作新的有罪判决,本案发回泸水县法院重审。

    长达3年的审判、上诉、申诉后,张作新的案件又被打回原形,从头再审。

    2011年12月,泸水县法院一审重审后,维持了最初该院第一次的判决结果。随后,张作新又提出了上诉。2012年5月,怒江州中院同样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程序违法”裁定撤销了一审重审判决书,再次发回重审。

    如是反复,2012年7月本案“第三季第一审”中,泸水县法院仍然判处张作新10年有期徒刑,追缴1092万元侵占款。同年9月,怒江州中院维持原判。张作新不服,继续申诉。随后,怒江州中院驳回了张作新的申诉。

    云南省高院已受理申诉

    张作新:“一个账面上只有8分钱的公司,被我卖了上千万元,我处理掉了公司的所有债务,即便是没有及时付清转让款,咋就变成罪犯了呢?”

    近4年经历了7次审判,从法院拿回11份法律文书,如今,张作新因病被允许监外服刑。重新获得“自由”的他拖着有罪之身,带着一家人一直坚持申诉,“我坚信自己无罪。”而记者从云南省高院了解到,近日,该院已经正式受理了张作新的申诉,并进行了申诉审理。

    依据侦查机关在2009年3月31日的询问笔录,警察问傅卓江为何要控告张作新涉嫌经济犯罪时,傅卓江回答:“他把公司卖了,没有履行《意向书》的规定,没有把我转让给他的90%股份转让费汇过来,他的行为已经涉嫌经济犯罪。”张作新则称,“是傅氏父子先拒绝,再控告”。

    这也成为了本案的焦点之争。根据卷宗显示,2007年10月3日,随着公司情况越来越糟糕,傅氏父子想将90%的股份以350万元转给他,“但股份转让意向书上并没有约定支付转让款的具体时间。”张作新认为,正是对于转让款的支付时间有异议,才导致他才成了一名罪犯。而对于“卷款逃跑”一说他也不认可。“意向书签订后,整个公司被卖了,我一直都在安排人员在当地处理债权债务,并没有卷款逃跑。”为证明自己的说法,张作新出示了一份收购他们公司的林华商号公司的证明。在张作新看来,公司卖了后,这笔350万元的股权转让款,“我不是不给,也曾经向傅氏父子表示过,350万元的股权转让款等到林华商号的600多万元尾款到账后再支付”。

    对于张作新的说法,傅卓江在2009年3月31日的供述中也曾侧面印证过:“我知道他把公司转让以后,向他索要意向书中约定的350万元转让款,他说要等林华商号的尾款中支付给我,但我坚持不同意,直到现在张作新也没有履行约定,这就是我们要控告他涉嫌经济犯罪的原因之一。”

    在本案审理的3年内,其代理律师李维先后找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等10多位国内著名法学专家,对本案进行“会诊”。专家们也为此出具了意见书,意见书认为,本案只是一起普通的股东经济纠纷案,而并非是刑案,且法院在证据调取程序中也存在瑕疵。

    都市时报将继续关注本案进展。(记者刘海川)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