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临江仙
临江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89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给母亲

(2010-04-05 11:21:49)
标签:

童年人生

伟大的母爱

情感

分类: 散文

写给母亲

 

        20多年前母亲刚去世时就,我就暗暗许下了一个心愿,如果有一天我的文章能变成铅字,处女作一定要写给母亲!然而多年来我却一再失信,因为我遇到了和我有同样愿望的许多人都有的同样的惶惑:不知从何写起。

        母亲是在26年前的那个58日不幸病逝的。就在那天,千里之外的我刚刚度过20周岁的生日。次日接到家里拍去的母亲病故的加急电报时,悲痛之余的我有点儿发怔:我的生日,母亲的忌日,真是无法解释的巧合!这其中是不是隐含着什么玄妙的因果联系呢?

        母亲的一生几乎都与艰辛为伴,她总是以在田间地头劳作的形象出现在我最早的记忆中。那时我家虽然人多,但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能下地劳动的人很少。为了多挣几个工分,母亲不得不象个壮劳力一样,常年参加繁重的生产劳动。为了照顾我,母亲下地时常常把我也带了去,她在地里劳动,我在一边玩耍。好奇而玩皮的我常常“闯祸”,使母亲顾此失彼。有一次我拿着一根木棍玩,不知怎的却把上腭给捅破了,嘴里鲜血直流,母亲吓得连忙把我背到了大队医疗站。还有一次我趁母亲不备,拿起钉耙学大人的样子刨地,结果却把脚背筑了两个“洞”,母亲心疼的眼泪就象夏天的雨水一样哗哗往下流。农忙时节,母亲常常忙得顾不上按时回家。记得有一年初夏插秧时,母亲带我到几里地外的北山边的沙枣林里打蒿子,队里论斤给计工分。为了能从其他人的手下多争得一斤半两的蒿草,母亲在前边拼命割,额上的汗水滚滚而下,都顾不上擦一把。年少体弱的我在后边收拢打捆,远远地落在了母亲的后边。天黑了,别人都已回家,我和母亲还在往北干渠桥头背蒿子。等我和母亲回到家时,家里却已“炸了锅”,原来五六岁的妹妹哪也找不到了!我猜想妹妹可能到北山边找我们去了,就一个人越过铁路往北找去,但走了不到一半路,我又折了回去。那天晚上刮着大风,沙尘弥漫,路两边高大的白杨树被吹得哗哗响,听来令人毛骨悚然。而且村里所有亡古之人的墓地都在北山边上,白天小孩子都不敢独自往那里跑,晚上就更没那个胆量了。正在一家人一筹莫展,忧心如焚之际,在北山边给大队当护林员的二大伯把妹妹给送回来了。原来,那天晚上他在家吃完饭后,就往林子里赶去。到了北干渠桥头,突然听见有孩子的哭声,把二大伯吓了一大跳,循声找过去,才发现妹妹一个人站在蒿子堆旁哭着叫妈妈,连忙就送了回来。原来我和母亲回家时是抄近路走的,而胆小的妹妹却一直顺着大路走,所以没有遇到一起,才发生了这“惊险”的一幕。

        尽管母亲如此辛劳,但挣到的工分仍远远不够糊口,母亲只能精打细算,巧做安排。农闲时带我们去挖野菜,抓沙葱,调剂清汤寡水的生活,有时还要坐火车到孟家湾的盐水湖去背土盐,以节省家用。善良的母亲脾气比较急燥,发起火来也挺吓人的,但我们从来没挨过母亲的一巴掌。对上门乞讨的人,母亲总是报以深深的同情。那时,周游四方的乞丐很多,一天常常好几拨,有的一人独行,有的数人结伴。每当他们乞讨上门时,母亲就叫我给他们挖些面粉。常饿肚子的我,舍不得给他们太多,母亲就责备我一顿,让我重新给挖一次。要是正巧赶上家里吃饭,母亲宁可自己挨饿,也要匀出一碗来给他们吃。父亲每次回家时都要带回一些外地的土特产,母亲总要给前后院的亲友乡邻们送过去一些,让他们也尝个新鲜。偶尔有村里人上门借钱,尽管母亲知道有些钱是有借无还的,但母亲仍会慷慨的借给,自己花起钱来,却要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一字不识的母亲对我们上学始终不遗余力的支持。上小学时,自由惯了的我不愿受学校的约束,常常有厌学情绪,母亲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只能以忧虑和伤心表达她的不满。当得知我又逃学或旷课了时,母亲就大发脾气,气得连饭也不吃。我不知道母亲是出于什么心理才这样做的,因为那时家里最需要的是能挣工分的劳动力。很多农家孩子都因此被迫缀学,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生活的重负,永远地失去了接受教育的机会。我则得益于母亲的支持,数年后终于顺利步入了大学殿堂,走上了一条和那些伙伴们完全不同的人生之路。每当想起这些往事,我都要感激当年母亲的英明。当时母亲虽然很高兴,但却又为我忧心忡忡,报怨我不该报陕西的学校,一年才能见两次面,报个本区的学校多好,家里可以常去人看看,有个事回家也方便。当知道事情已无可更改的时候,就默默地为我准备起行装来。临出发的前一天,母亲熬了大半夜,给我弄了满满一旅行包炒蚕豆、烙饼、煮鸡蛋等吃的。当我登上长途汽车时,母亲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用满含忧郁的目光望着我,直到我从她的视线里消失。那时,即将开始的新生活使我无暇顾及母亲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后来我才知道,我那次离家远行,一定让母亲度过了许多个碾转无眠、以泪冼面的漫漫长夜。

        那时在外奔波了大半辈子的父亲刚退休回家,家里的日子也开始好起来,我们都希望辛劳一生的母亲从此可以享享清福,安度晚年了。然而多年的辛劳却使母亲疾病缠身。大三年级的那个寒假,母亲老说心悸得厉害,常用手拂着胸口,表情很难受。但那时我们都还没有保健意识,健康观念很淡薄,也都没怎么再乎。4月份时妹妹给我去了一封信,说母亲的病查出来了,是心绞痛,但却买不到硝酸甘油。那时我还不知道这种病的严重性和危险性,想等到了假期时再设法给母亲买药,谁知没过几天,母亲病逝的电报就到了我的手里。面对那张小小的纸片,我心里的痛和悔无以复加!我是母亲最关爱的儿子,却没来得及见上她最后一面,不知道母亲是如何闭上她的眼睛的!每念及此,就感到深深的痛楚和遗憾。

    而今,漫漫岁月已将记忆中母亲的形象剥蚀的渐渐模糊了,我也有了自己的家和已长大成人的女儿,并且对她顷注了全部的关心和爱护。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在把亲情和友爱一代代地沿续下去的过程中,实现着人生的一个新的轮回,构成了人生一道长长的风景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路遇
后一篇:春日私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路遇
    后一篇 >春日私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