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雪与雕梅》的信

(2018-10-19 09:29:45)
标签:

晓雪

雕梅

分类: 文艺评论

关于《雪与雕梅》的信

晓雪兄:

您好!久疏扣问,十分想念。寄来的散文集《雪与雕梅》收到两个月了。因为是断断续续地在读,所以没有及时复信。乞请见谅。直到昨天晚上总算读完了。

您是诗人,评论家,散文也写得好。我从这本《雪与雕梅》里读到了在您的诗里没有充分展现的活生生的您,以及您生于斯养于斯的故乡和作为一个作家对故乡的爱。在这一点上,您的散文甚至强烈地感染了我。激起我在静夜里一番长长的思考: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作家和诗人都对自己的故乡充满着诚挚的爱,而许多小小的地方因为作家的散文而得以扬名四海。鲁迅先生的故乡绍兴,以及那百草园、那咸享酒店,是用不着多说的了。不久前,我写过一篇题为《造访缘缘堂》的散文,就说到浙北大平原的一个小小的石门湾,因为它养育过的丰子恺先生所写的散文而成为既穿越历史又名播四方的名镇。他说他在抗战流亡生活中走了五省经过大小百数十个码头,才知道自己的故乡石门湾是一个好地方。我还写过一篇题为《乌镇的香市》的散文,说的是著名文学大师茅盾对他的故乡--杭嘉湖平原上的小镇乌镇的情怀,这个小镇也因为他的散文而载入史册。那里的小石桥、石子路、河道里的小火轮,在他的笔下,都充满着作家的深厚的爱。一种对故乡大理、对点苍山、对洱海、对五台镇、对大理石的强烈的赤子之爱,也洋溢在您的笔端,涌现于您的散文的字里行间。

本来任何一个作家或诗人,都有自己得心应手的写作样式,但谁也不会把自己束缚在一种样式之中。写诗的人,为什么不可以写散文呢?况且诗与散文是那样地相近、相通。您的诗,自然是得心应手之作,您的散文又何尝不是呢?我相信您的这段话是真实的:"我不是在缺少灵感、缺乏诗情诗意的时候才提起笔写散文,而恰恰相反,我是在自己有了很多感受、很多生动的素材和充沛的激情,觉得无法把它浓缩在诗的形式里,才提起笔来试写散文的。"您的散文里的确融铸了很多的生动的素材和强烈涌动着的激情,这两样东西,缺少其中任何一样,都无法成为好的散文。进一步说,您的激情是一个诗人被生活、被对象所激发起来的激情,您的素材是一个学者对生活、对对象的悉心调查(亲历的和间接的)所积累的素材。而且您笔下的生活及素材是通过您的长期的体验感悟到的,而不是外来者一时的、表面的捕捉和认识。您笔下的洱海、那海中的月亮,就是我所没有感受到的,尽管我也不止一次到过洱海了。点苍山美丽、晶莹、挺拔,您对那山顶上的白雪和那山下的又香又美又甜又脆的雕梅的钟情,对我这样的旅行者来说,也难于出现。您对白族兄弟们的"雷响茶"的声、色、味的独特感受,特别是那丝丝缕缕难以割舍的情感,自然也非我等外来者所有的,尽管我也曾有幸享受过那茶的恩惠。可贵的是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那些割不断理还乱的恋。西方文艺理论中常用的所谓情结",是不是就是这种人之情、乡之恋呀?

您的散文集中,除了这类作品外,还有若干怀人的篇章,也颇能动人心脾。您在这些文章中,写出了中国文化人的高风亮节的传统,忧国忧民的忧患意识,刚直不阿的做人风格,甘于清贫的生活态度。什么是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这就是!什么是生活的意义?这就是!一个文学家艺术家,当他快要掉进钱眼里、被铜臭灌满了的时候,他应该重温一下我国著名史学家蒋观云先生在本世纪初赠给中华子孙们的一句名言:"有忧患而后有思虑,有忧患而后有知识,有忧患而后有学问,有忧患而后有事业。谓忧患者,世界之所赖以演进,人类之所藉以存立焉。"

时代变了。散文出现了大发展、大高涨的形势。各类散文都有人写,也都有市场,都有读者。东方不亮西方亮,这里不发那里发。作者可以自由自在地写他愿意写和能够写的东西。这是好事。只有空洞的豪情的那种散文,倒是大有被读者遗弃的趋势。知识性散文(小品)也许会发展起来。近年来,我也在学着写些散文,散文可以移情悦性,说得重些,还是可以败火的泻药。算起来也写了七八十篇之众,可以沾沾自喜了。至于文学评论,由于种种原因,已经很久没有染指了,偶尔写一两篇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去年到了一趟云南,是去参加一次哈尼族文化的国际会议,文学界的朋友,一个也没有去拜访。去时带着一篇论文《神话与象征》(那是门票,没有是不能入场的),回京后,又趁兴作了一篇学术文章《论哈尼族的"埃玛突"与中国古代的""之比较研究》,已在阎纯德兄主持的《中国文化研究》季刊今年夏季号上发表了。这两年沉在民俗文化的研究之中,其乐无穷。与我夫人一起写了一部《石与石神》的专著,编了一套《中华民俗文丛》(二十种)。同时写散文、小品。还有一部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原始艺术》,正在写作中。过得很充实,但谈不上潇洒。陈丹晨来我处,说他在《随笔》上写了篇随笔,题目就叫《潇洒不起来》。我看我就属于一辈子萧洒不起来之类。不像您,一辈子是潇洒的。

创作丰收!

刘锡诚

1994514日于寓所

原载《文学自由谈》1994年第3期;云南《民族文化报》19946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