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时代和人民而歌——在《晓雪选集》座谈会上的发言

(2018-10-19 09:13:02)
标签:

晓雪选集

时任

散文家

评论家

文学史

分类: 文艺评论

为时代和人民而歌


——2008年3月21日在《晓雪选集》座谈会上的发言


刘锡诚

 

晓雪是在新中国的阳光雨露滋润下成长起来的一位成就卓著的作家。22岁时以一部《生活的牧歌——论艾青的诗》一举成名,敲开了文学的大门,于是,文学成了他的终生事业。五十多年来,他以诗人、散文家、评论家的不同角色和面孔,在文学这块风云变幻的田园里辛勤耕耘,创作出了数量丰硕、不乏精到之制的诗歌、散文和评论。步入老年以来的这十多年中,他以前辈作家李广田的“六十年一个花甲子,明年开春又从头算”来激励自己,思想更加解放,眼界更加开阔,步伐更加雄阔,写作更加勤奋,笔耕不辍,佳作频出,令我等同龄人汗颜不已。摆在我们面前的这部六卷集的《晓雪选集》(云南出版集团·云南教育出版社20082月),虽然并未把他的全部文学作品搜罗以尽,但无疑足以把他擢升到了中国现当代文学的著名作家画廊里和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的册页中,当之无愧地占据了一席地位。

在这个世界上,固然不乏平平庸庸、浑浑噩噩、得过且过、甚至醉生梦死的人,但一般地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物质的和精神的),也都有自己的幸福和幸福观。晓雪说过,他“最大的幸福是创造,创造诗,创造美,用自己的心灵和智慧,创造一个时代和人民所需要的独放异彩的艺术世界。这也就是我终身的追求。”(《我的追求》,卷4,第836页)今天我们来检视晓雪近六十年的文学生涯时,可以清晰地看到,像所有经历过五六十年代文坛风雨洗礼和改革开放新时期三十年的我们这一代人和前辈作家一样,虽然在一路走来的道路上也有沟沟坎坎,留下的是一串曲曲折折的脚印,他理想中的那个“独放异彩的艺术世界”也许未必如愿以偿地完满实现了,但他的忠于“时代和人民需要”、“用心灵和智慧创造美”的平生诉求和夙愿却始终没有削弱、没有放弃、没有改变、没有后退,而且做得有声有色、卓有成效。我敢说,他生活得很值!而对于任何一个想当作家、立志要终生在文学这条狭窄的羊肠小道上攀登的人来说,时代和人民的需要永远是至高无上的原则,以为或宣称文学就是“玩”、文学就是咀嚼一己的小小的悲欢的人,注定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也是我们的社会主义文学艺术不足取法的。在这个基本的文学观的坚守上,我向老友晓雪表示衷心的敬意。

记得1995121日,中国现代文学馆和中华文学基金会在文采阁召开的晓雪作品讨论会上,我曾说过这样的一个意思:晓雪的文艺思想来自三个传统,即中国古典文学传统、民族民间文学传统和十八九世纪西方、特别是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传统。现在我还坚持这个看法,但检讨那个表达或许多少有失疏漏,需要修正一下,加上他对“五四”以来的现实主义革命文学传统的继承。我以为,中国古典文学传统集中表现为“文以载道”的原则,以古人的方式道出了文学与生活、文学与人生、文学与中国民族文化精神的不可分割的关系;民族民间文学的传统集中表现为对下层民众生活状况和声音的体察与关注以及对民众生活方式(民俗风情、伦理道德)的亲和;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和革命文学的传统集中表现为批判地再现社会现实和以崇高的人类理想统领作品的意涵。我的解释也许过于简单,但我坚信这些话的核心不至于大谬。晓雪在第一届中国诗歌节“新诗论坛”的发言中,提出“坚持民族性与当代性相统一”的创作理念。我体会,他的这个文学理念,以及他所阐释的民族性和民族精神,与我所表达的意思是一致的。

他说,作品的民族性和民族精神,就是一个民族在适应环境、改造世界,形成自己特有的语言、习俗和人文传统的长期发展历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富有生命力的优秀思想、高尚品德和坚定意志,是一个民族悠久历史的积淀、光荣传统的升华和时代文明的结晶,是一个民族心理特征、文化品位、精神风貌、价值取向的集中体现。他说,当代性(即现代性和时代性)是指诗人作家要关注时代,反映现实,情系人民,通过自己富有个性的独特艺术创造传达出时代的感情和人民的心声。他的当代性或现代性概念,与当下社会科学界和文学理论界一些青年学者倡导的、热议的“现代性”显然不是一回事,但我宁愿赞同晓雪的这一番阐释和倡导。几天前,温家宝总理讲到要有忧患意识。我想,我们应当把从20世纪之初以来几代中国作家共同怀抱着的、一个世纪百年来都无法割舍的忧患意识,加进我们当代作家评论家的当代性理念中去。忧患意识也理应是我们的民族性和民族精神的题中应有之义。我们从晓雪的诗里所感受到的,正是他对民族性(民族精神)和当代性的追求。无论是他早期的《蝴蝶泉》、《望夫云》、《美人石》、《播歌女》那一批小叙事诗,还是写于8090年代的《大黑天神》以及《舞》、《云》、《花》、《歌》、《石》、《泉》、《她》、《碑》、《塔》、《草》、《帆》、《夜》这些抒情短诗,都在浪漫情怀的抒发中体现着诗人真善美的诉求。他说过,政治抒情诗不是他的长项,这一点,我颇相信他所说的是由衷之言,尽管那里面对他信奉的远大理想和政治操守,多有很直白的展露。而我更看重的还是,他笔下的苍山的雪、云、树、雕梅、十九峰,洱海的水、帆、网、鱼、船,蝴蝶泉、羊龙潭的传说,大理的塔、下关的风,他的民族白族的历史文化传统、英雄人物和习俗风情,彩云之南的种种传奇……这些自童年起就深入骨髓的事物和传说,反复再反复地出现在晓雪诗歌散文中,永远唱不尽,永远吟不完,那是他的爱的起点,那是他的梦的源泉,那是他的民族和祖国的物像,那是他联通世界的圆心和支点,而在每一次新诗篇的营造里,在这些诗句和形象中都隐伏着诗人对民族精神的新诠释,闪现着时代精神的现代版的烛照。

在当今这个全球化时代,文化多样化已成为时代的普遍要求。世界也好,中国也好,读者群体最需要的文学读物,不是那些通过文学形式阐释某种政治理念或图解某种现成主张的所谓作品,更不是那些充斥市场的庸俗不堪的文化垃圾,而更需要的是那些倾注作家心血和心灵于民族独特性、文化独特性而又富有时代精神、展现独特艺术个性的佳构。

200832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