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绍兴行

(2018-07-30 15:35:47)
标签:

绍兴

沈园

享亨酒店

鉴湖社戏

分类: 艺文随笔

绍兴行

栏目:旅途

作者:刘锡诚  来源:中国艺术报2018-07-30

http://www.cflac.org.cn/zgysb/dz/ysb/

绍兴行

绍兴沈园《钗头凤》碑文

  去过绍兴不止一次了。最早的一次,是1958年的春夏之交,是跟随被称作“共和国的访书人”的路工先生去的。他虽然是浙江慈溪人,但他十七岁走出校门,到延安参加革命,一去几十年,没有机会到过心仪的绍兴。当地文联接待的我们,请我们俩在咸亨酒店吃的饭。那时请客不像现在铺张。下班的工人,大多骑自行车,路过酒店门前便停下车来,一条腿跨在车上,一条腿触在地上,向店前的炸臭豆腐摊主买两串臭豆腐,吃得有滋有味。那样子虽然过了六十年,却还刻印在我的脑子里。

  2011年的元旦我是在绍兴县的安昌镇过的。身在安昌,才知道绍兴县并非绍兴市。得空一天,到绍兴市参观了鲁迅故居和鲁迅小时候呆过的鲁镇。但见鲁迅故居被一条通衢大道穿宅而过,把个好端端的故居一分为二。心想,假若鲁迅今儿个还健在,从这个屋子到那个屋子,要过一条马路,多不方便呀,又怕被满街上飞驰着的车辆给撞倒了,肯定得郁闷。鲁迅不在了,这样的城市改造措施,也就没有人反对了。在鲁迅故居盘桓了大半个上午的时间,观瞻了鲁迅家里的德寿堂、三余书屋,在百草园留了影。

  没有想到的是,时隔一年多,2012年的6月,竟然再次来到了绍兴。这次去的不是绍兴县而是绍兴市,为的是去考察会稽山周围地区的古老物种香榧子及其所衍生的民俗和香榧传说。

  如今绍兴变了,变成了一个拥有700多万人口、街道宽阔的大城市了。这次不再看鲁迅的故居了。我一直惦记着要看沈园。50多年前去过,印象模糊了,好像是沈园还没有修好。这次看沈园的愿望终于实现了。那里有大诗人陆游和唐婉留下的爱情足迹,尽管那爱是悲戚的,却是叫世人震撼的。陆游和唐婉各留下一首沁人心脾震撼灵魂的《钗头凤》词,供后人咀嚼和玩味。

  陆游的《钗头凤》 :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

  唐婉的《钗头凤》 :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

  他们的爱情令人扼腕,令人赞叹!无怪乎游人如织。我们一行在陆游雕像前留了影,作为“到此一游”的纪念吧。

  这次来绍兴,兰亭本来也是这次重游绍兴的首选之地的,王羲之的传说,在2 009年申请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时候,我是投了一票的。但由于两个因素给取消了。一个是要去的地方太多,特别是要去古香榧的产地嵊州县通源乡参观考察,这对我而言是新鲜而必须的,而我又刚拥有了裴建平给新拓制的王羲之《兰亭序》 ;另一方面,十多年前,诗人孙静轩受五粮液酒厂之托,邀请70余位作家到宜宾游览访问,几十位作家麇集在酒厂“复制”的一处景点“曲水流觞”旁论剑,留下了一帧珍贵的照片,如今其中的好几位已经作古了,而这也许是绍兴兰亭的曲水流觞处无法企及的。于是,兰亭之游就免了吧。

  我们在迷蒙的细雨中去了大禹陵和大禹庙。放弃去兰亭而选择拜谒大禹陵和大禹庙,对我而言,无非是希望触景而重温传说中的夏朝开国者和古代治水英雄的民众记忆。虽然绍兴的大禹祭典早已列入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而大禹生卒地的传说、大禹鸟田的传说、大禹古迹的传说、大禹治水的神话、大禹会诸侯于会稽的传说、大禹后裔姒姓世谱的传说、大禹与越乐、越歌、越舞、越文化关系的传说……这些萦绕耳边、触手可及、非常实在的大禹传说,却由于多种原因而被忽略了,或继续被忽略下去。多年前治学术史,研读卫聚贤主编的《说文月刊》 ,一批流亡在大西南的知名文史学者组团赴现北川县的石纽山刳儿坪,探访和认定那块被称为“坪”的地方就是传说的大禹的出生地,而后有涂山氏与大禹变熊的传说,石开而生启的传说,等等。借禹王的出生地,小小的刳儿坪成为那些为躲避日本军国主义的战火背井离乡的学人们寄托他们爱国家爱民族情怀的一块圣地。而会稽山乃是这位中国古代第一个王朝——夏朝的创立者、“八年于外,三过其门而不入”的治水英雄的冥地。踏着青苔,拾级而上,这些并不连贯的古老的神话传说,不由自主地在脑际一幕幕闪过。眼前所见的那个新的青石祭台,固然伟岸,却不如历史留给我们的禹陵和禹庙那么真实而庄严。我在大禹的雕像和古碑前肃穆地鞠躬,此时此刻,似乎真的回到了4000年前,与禹王对话。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执意要来这个50多年前就曾来过、而今又需要下决心克服年老攀爬艰难的会稽山。

  这次到绍兴,有幸观摩了在鉴湖上的钟堰庙戏台演出的水上社戏。以往对绍兴水上社戏的了解,仅限于鲁迅的作品中的描写,后来读了蔡丰明写的《江南社戏》那本著作,总之知识极其有限,更缺乏现场感。这次有机会坐在乌篷船上,荡漾在湖水中,一面饮着绍兴黄酒,一面嚼着茴香豆,怡然自得地观赏老乡自己演出的社戏,真有喜出望外之感。对我而言,也许一生就这一次吧!

  戏台高耸在鉴湖之中,灯光照射在水面上,波光粼粼,空间悠远而深邃。一家一家的农民乘坐在自家的小小乌篷船上,簇拥在湖面上,所有的人目光都聚焦在舞台上剧中的人物和集注在那紧凑的剧情上,他们无不陶醉在乡土艺术的意境中。这样的演出,跟大城市里那些大舞台和名角们的演出,其情趣和意味是大不相同的。而乡民们就是在这种文化的熏陶中成长,一代又一代,中华文化绵延不绝。

  以前笔者曾写过一篇题为《哪怕你,铜墙铁壁》的随笔,是受鲁迅的影响而着墨的。这回没有看到鲁迅写的《女吊》 ,多少有点儿遗憾,却有幸看到了《男吊》 ,那荡气回肠的表演却也令人感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