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雪《相识满天下知音世不稀》采访后记

(2018-07-24 10:04:52)
标签:

访谈录

人生经历

边缘人

分类: 艺文随笔

《相识满天下  知音世不稀——刘锡诚先生访谈》

采访后记

王 


 国现代文学馆主办了一项老作家口述历史的拍摄计划,由征集部的计蕾主任牵头组织进行。我因为修读民间文学专业的关系,非常有幸地被选为刘锡诚先生口述历史脚本的创作者和访谈人。

知道这个消息我感到十分激动。刘锡诚先生的皇皇巨著《二十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在业内有口皆碑,是专业学生的必读书目之一,能跟这样一位学术上的大家和老前辈以及建国后中国民间文学发展的领导者与亲历者见面、聊天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同时,刘先生在领导岗位上的经历使他与周扬、钟敬文、江绍原等中国文艺史中的知名人物也有过很密切的交往,他掌握多少正史中无法记录的秘闻啊,他本身就仿佛是历史本身。他跟唐达成、陈丹晨三人并称为《文艺报》三君子,君子之称,清气如兰,必有一种夺目的光彩,时光尘封了往事,故人依旧在,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契机。我不敢怠慢,集中阅读了刘锡诚的绝大部分出版作品,还询问了几位和刘先生有过交集的师友,认真细致地写作了访谈脚本。

2017217日一早,阳光明媚但寒风劲吹,我和计蕾主任以及摄制组的同事来到了刘锡诚先生的家里,访谈从上午持续到下午,一直到傍晚5点左右才结束,这么长的时间在其他老作家拍摄中是少见的。即便这样我们也才完成了访谈脚本上的约三分之一内容,刘老师做了充分的准备,态度诚挚、激动,老伴儿马昌仪老师几次担心他的身体而要求结束,最后我们实在不忍心再因为这次工作令刘锡诚老先生陷入到往事的情感激流中而伤害他的平静忙碌的晚年生活,收起我们的设备离开了他的家。

中午休息时分,刘先生并未请大家吃饭,一是他的身体不太允许,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他每天勤奋写作,生怕剩余的时光不够他完成自己的计划,写不完自己想写的事,想纪念的人,他是如此专注地投入到这种状态中以至于他感觉不到还有请吃饭这码事。同时他和马昌仪老师清贫的生活也没有令自己养成引朋唤友的习惯。

但刘锡诚老师是慷慨的!他将自己一生的经历和思考知无不言地全盘托出,仿佛阔大的河面,虽然缓慢地流淌着,不再有携风带雨的劲力,但因为从未停止过努力的工作,积累有无比丰厚的矿藏,还保持有极丰富、细腻的表现能力,令人肃然起敬。

刘先生做事时埋头于事情本身,做学问时沉浸于学问本身,如此纯真。在位时做事业,不做官;退下来后做学问不混学术圈。他并没有在俗世生活中谋到一个很高的位置和优渥的物质生活条件,亦没有呼风唤雨的资源,没有为后代积攒下任何可以招摇过市的家底,但谁能说什么是过眼云烟呢?君子之风,山高水长!如老农般不让一日闲过的勤奋令他淳朴到接近大地的真实,他知道只有耕作才能产粮食,只有公心恭敬待天才有收成的简单道理。

20143月,“刘锡诚先生从事民间文艺研究60年研讨会”在京召开,来自民俗学、民间文学和艺术人类学等领域的众多知名学者前来参会。会议总结道:“(刘锡诚先生)以‘边缘人’自况,淡薄名利,专注科研,勤奋异常,笔耕不辍,同时又颇具担当意识,热切关注社会发展和学科进程。他宽厚朴实、蔼然谦逊、关怀后学、奖掖后进,高尚品德令人敬仰赞叹。刘锡诚先生的为学为人,足为学界楷模,世人风范。”诚哉斯言,相信历史将给予他比现世更高的评价,后人中将有他越来越多的老相识、新知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