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胡淑芬,用无厘头拯救人生

(2010-01-08 14:29:59)
标签:

杂谈

 

带上棒球帽,胡淑芬认为自己长得有点像崔健。把帽檐压得很低,你很难知道,他究竟在看什么——也许,他的双眼正盯着地面,随时准备发现别人掉下来的钱包。

 

胡淑芬的简历,是一长串未完成时:比如他是电影导演,但没拍过像样的片子,他是作家,但没有代表作;他被称为“中国憨豆”,但真正的憨豆还没同意……

 

很多次,他几乎成功了,但结果都一样:继续等下去。

 

生活是胡淑芬的无期徒刑,太多人看好他的才华,韩三平曾说:“真想不到,一个中年妇女能把剧本写得这么幽默。”

 

带着“兄弟在英国的时候”式的端庄,胡淑芬慢条斯理地说:“不错,俺就是网络无厘头的领军人物。”

 

 

 

 

 

胡淑芬的由来

 

 

必须声明,胡淑芬是个男人。

 

在中国,太多中年妇女叫“淑芬”,宋丹丹的经典段子“俺叫魏淑芬”即是明证。上学时,胡淑芬班中所有男生都开玩笑互称“X淑芬”,直到来了个代课老师,她让胡淑芬回答问题,但不知道他的姓名——那一刻,全班的同学齐声回答:“他叫胡淑芬。”于是,老师也叫他“胡淑芬”。

 

被老师“钦点”,“胡淑芬”芳名远播,他的真名“胡亮”反而不常用了。

 

胡淑芬也“文青”过,在报社时,他的笔名叫“胡笳”,胡笳者,一种能吹的乐器。然而,被吹得太久,就会诞生出返璞归真的欲望。1998年,“胡淑芬”正式被注册为ID。

 

“一个很俗的名字,最大的好处是让你不端着,让别人对你没期待。”胡淑芬在网上知名度很高,因为“男女通吃”,胡淑芬有很多男粉丝,他们说:一个女同志能把文章写得这么好,不易。

 

 

不小心看到人生的未来

 

 

39岁的胡淑芬是四川自贡人,没上过大学,高中毕业在肉联厂工作了3年,用他的话说。“天天和动物尸体打交道”,好在,这没影响他的食欲,比如,他曾偷过冷库里的香肠,拿到后山上烤着吃。

 

那时,肉联厂是份难得的好工作,想进去还要考语文、数学等,胡淑芬排名第一。坐在充满氨气味的冷库中,胡淑芬曾认为自己是幸运者。

 

一次下夜班,和老师傅在等夜班车,师傅说:“我这辈子差不多了。”他不合时宜地拍了拍胡淑芬的肩膀,说:小胡,你的日子还长。

 

这一拍,令胡淑芬百感交集,那一瞬,他仿佛看到自己的一生,他开始疑惑:“难道,我这辈只能在不断重复中老去?”

 

 

埋头往前走的那些日子

 

 

1991年,胡淑芬辞职了,跟着一名老中医来到北京。

 

“北京太不一样了,有很多书店、报纸、演出……”胡淑芬箱子里只带了两本书:《罗丹艺术论》和《美学词典》。

 

月工资200元,管吃管住,但洗澡只能去附近的澡堂。一次,胡淑芬在澡堂里吹口哨,一个陌生人走上来说:“你吹得真好。”于是,胡淑芬有了在北京的第一个朋友。几个月后,老中医经营亏损,走了,可胡淑芬留了下来。喜欢听他口哨的朋友介绍他去了一家印刷公司,当送货员,月工资还是200元,但要自己解决吃住。胡淑芬租在人大西门,一间7-8平米的小平房,70元一个月。

 

“每个混在北京的人都有类似经历,不敢想未来如何,只能低着头往前走,走到哪儿算哪儿。”下班后,胡淑芬埋头看书,就这样,他度过了人生的积累期。

 

 

混入了文化圈

 

 

几年下来,胡淑芬也能做点设计活儿了,工资涨到了1000多元。

 

在北京混的第6年,老板的一个朋友是歌手,看胡淑芬书架上有很多书,突发奇想:“能不能给写首歌?”胡淑芬答应试试,没想到,他写的《梦回故乡》在中央电视台当年的青年歌手大赛中获奖。

 

有了成功案例,没大学文凭的胡淑芬被一家报社录用,虽然月工资只有600元,还常被拖欠,但他却感到,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特别穷,特别有理想。”在报社,胡淑芬埋头写稿,从记者到主编,混出了知名度。

 

 

活着就要搞笑

 

 

胡淑芬出名,始于骂,恰好那时流行骂明星。可骂多了,胡淑芬又觉得空虚。

 

胡淑芬的性格不激烈,为骂得犀利,每次都要刻意培养“浩然正气”,这成了件苦差使,“气”不够时,只好翻《鲁迅全集》。渐渐地,他开始怀疑:“我凭什么要在道德上拥有优越感呢?”

 

几乎是一夜之间,辛辣的胡淑芬变成了幽默的胡淑芬。在他看来,“幽默是对思想的解放,这与一个国家的进步息息相关”。

 

“社会进步需要娱乐精神。”在西祠胡同网站上,胡淑芬注册了“无厘头以人为本”论坛,并推出“无厘头时报”系列,没想到引起巨大反响,一时间,胡淑芬成了“网络无厘头的领军人物”。

 

 

混在影视圈

 

 

离开报社后,胡淑芬当过自由撰稿人,再以后,进了影视圈。那时,国内“无厘头”的电影还很少,胡淑芬开始拍各种各样的短片,它们在“圈子里”飞快流行着,虽然从没正式播出,但几乎所有娱乐节目都参考过他的作品。

 

表面上看,影视圈有太多的机会,但真正兑现的,并不多。混在其中的人,都梦想着一夜成名,但事实上,成功者凤毛麟角。总在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中颠簸,胡淑芬却如鱼得水,他从不仔细规划人生。高兴了,直接给公司老板们打电话,但合约放到面前,看要签6年,他又退缩了。

 

曾入选周星驰和中影集团的“青年导演投资计划”,喜剧《一本正经》几乎完成,但又因种种原因被搁置,这么多年,胡淑芬没有多少成绩,但他自得其乐。

 

去年12月,“网络集资拍电影”让胡淑芬大大成了一把“名”,120多名网友为他投了10万元,刚开始,胡淑芬没想到这涉嫌非法集资。等他知道后,他一度设想,如果有关部门出面将他抓起来,可能有更好的炒作效果。

 

他等了很久,让他遗憾的是,最终也未能如愿。

 

 

中国的憨豆先生

 

 

胡淑芬在博客主页上,自称住在天通苑。但那是搞笑版,因为人人都知道天通苑,住在那里,能凸显他“经济适用男”的身份。

 

胡淑芬没成家,单身漂在北京。如今,连房子也没有了——他当年在通州附近买的房,如今为了办“喜剧工厂”,已被抵押出去。一无所有,但胡淑芬还有理想,他要成为中国的憨豆先生——四处碰壁,却乐在其中。如今,胡淑芬离这个梦想越来越近了。

 

憨豆先生拍过《在美国》等一系列影片,正在筹拍《在中国》,希望找一个真正有娱乐精神的中国青年导演合作,胡淑芬是被推荐人之一,虽然他从没拍过正式的电影。让胡淑芬得意的是:憨豆看了他的一些短片,立刻就选中了他。

 

“我早就知道,憨豆肯定会挑上我。”胡淑芬有点得意地笑着,那笑容,确实很憨豆。

 

 

 

 

 

 

 

 

 

北京越来越没劲

 

胡淑芬答问录

 

 

晨报:你在北京漂了这么多年,你怎么看这个城市的变化?

 

胡淑芬:北京越来越没劲,刚到北京,觉得文化氛围特别浓,呼吸这里的空气都会觉得很舒服,现在感觉北京像个战场,不是生活的地方,我现在想的最多的是,何时逃离这个战场。

 

晨报:是因为竞争更激烈了吗?

 

胡淑芬:我没觉得竞争更激烈了,但北京确实缺少一种氛围,它无法让人悠闲地享受生活,对于我这样没有什么理想要实现的人来说,这里不太适合我。

 

晨报:是因为梦想越来越少了吗?

 

胡淑芬:人都会从理想逐步走向现实,这无可奈何,年轻时你输得起,还可以透支身体,现在子弹越打越少,本钱没了,只好打效率,人就越来越需要算计,变得精明起来。可当你算计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不那么可爱了。人生的最初就像一张没有显影的照片,拥有无数可能,现在越来越清晰,可能性就越来越小。总之,怀有梦想是最好的状态,你会觉得只要能活下来,未来就是你的,你不会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

 

晨报:你为什么不写悲剧?

 

胡淑芬:我会写悲剧的,我骨子里有沉重感,但最好的状态是以悲剧的为底去乐观,比如看到一片天空,你会觉得幸福吗?可你长时间被关在房间里,突然看到天空,你就会觉得幸福。

 

晨报:搞无厘头喜剧,未来有前途吗?

 

胡淑芬:随着3G时代到来,人们肯定会更多接受无厘头的。

 

晨报:你是个平和的人,为何搞喜剧?

 

胡淑芬:我确实不是一个天生幽默的人,我的幽默是技术流,喜剧是我的一种生活态度和看问题的方式。

 

晨报:你没有特别厌恶的事?

 

胡淑芬:有啊,比如我讨厌开车的人,生活本来就不容易,还天天给别人添堵,所以我坚决不买车。

 

 

  

陈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