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聆
风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0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离婚的遗产

(2021-07-13 05:03:22)
标签:

生活

杂谈

参考消息2021-07-12

参考消息网7月12日报道(文/乔伊丝·梅纳德)

我和第一任丈夫分手是在1989年,我俩30多,结婚12年。当时,一本有关离婚对孩子负面影响的书大受欢迎。作者提出,父母离异给孩子造成的伤害可能会持续几十年。那时对我而言,没有什么比这位心理学家的可怕预测更恐怖了:失去在“完整家庭”中成长机会的儿童将在学校表现不佳、难以作出承诺并形成健康的人际关系,而且离婚率很高。

30多年后,我独自纪念这个原本可能是结婚44周年的日子,略带伤感,无怨无悔。我和前夫都年过60,三个孩子的年龄也都已超过当年的我们。我用这个时刻思索自己离婚的遗产,不仅为我们俩,也为我们的孩子。有些教训我花了几十年才领悟。

结婚那天我23,丈夫25。我对婚姻懂什么?父母五年前就离婚了,但彼此仍然深怀怨恨,在我的婚礼上甚至都不和对方讲话。

我24岁时生下女儿。等我30岁,已经有三个6岁以下的孩子。恋爱不难。做母亲也从没吓倒过我。但作为夫妻共同创造一种生活,这把我们打垮了。

把丈夫和我缝在一起的线早早就开始松散。我曾经把主要问题归咎于他,但现在我想说,我们当年都太年轻,对自己都不明白,更不要说对方了。我们知道如何满足孩子的需要,却不太知道如何满足伴侣。

我记不太清为什么吵架。可能是谁洗碗吧。但在更深层次上,我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无法向伴侣提供他或她最需要的东西——对我来说是亲密,对他来说是空间。

当我俩告诉孩子们父母要离婚时,他们分别是5岁、7岁和11岁。即使是今天,那个场面仍让我心有余悸:他们三个在沙发上一字排开,那是我们为《老黄狗》流泪或者盖着毯子一起看书的地方。那天晚上,我们告诉他们所有父母在那个时刻都会说的话:我们会永远爱你们。我们永远都会关心彼此。我仍然记得他们当时的表情:不买账。

在那之前,我花那么多年试图保护孩子避免小小的悲伤和损失——没得到邀请参加生日聚会的失望,发夹丢了的伤心。现在,他们的父亲和我不仅没能保护他们避免伤心,反而制造了伤心。我们要把他们推入周末探视的生活:装着棒球手套和家庭作业的纸袋,冰箱上的日历标注着他们哪天去一所房子,哪天去另一所房子。

破碎的家里出来的孩子。从现在开始,这说的就是他们了。

如果真有好的离婚这种东西,我们的离婚不是。我的怨恨持续得太久。为钱而战,为谁得到哪个假期而战,为别的什么而战。当你爱一个人,与他建立家庭,把你对未来最大、最热切的梦想寄于这个家庭,结果这个家散了,你很可能会有山一样的悲伤,以及愤怒。有时我成功地隐藏了自己的情绪。但常常隐藏不住。

我也带着愧疚和焦虑。如果他们的父亲和我没有分手,孩子们的生活会有什么不同?还有一个不同的问题:如果我们不是像某些不开心的夫妻那样只是为了孩子待在一起,而是设法继续相爱,他们的生活会有什么不同?因为没能给亲爱的孩子们提供父母幸福婚姻的模式,也许我剥夺了他们日后结成强大婚姻需要的关键元素。

我们两人所做的都是为了让自己过上好的生活,忠于自己,同时全心全意爱我们的孩子。尽管有那个很久以前就困扰我的可怕预言,到目前为止,三个孩子都建立了恩爱而投入的关系,生了两个孙辈。在某些方面,我们的孩子可能比那些在父母安全怀抱下、且父母在同一个屋檐下长大的孩子更坚强,可能也更愤世嫉俗。他们很小就意识到父母会犯可怕的错误,因此不大会把他们的父亲或我视作终极安慰或稳定的来源。

他们亲眼目睹我们最大的失败,但仍然爱我们。这里有悲伤,但为另一种才能——自力更生——奠定了基础。

他们的父亲再婚并且又有了一个孩子,他们三个都很爱他,叫他弟弟。我也再婚了,但5年前第二任丈夫因癌症去世。这就是现在的我们,不能说毫发无损,但据我所知,家家如此。

如果67岁的我能对35岁的我在结婚12周年纪念日那天说话,我会告诉她什么?

我想鼓励年轻的我更敞开,更宽容,让小小的不满散去。少说,多听,我会告诉她这个。在指责别人之前先承认自己的错误。

我会对那个年轻的我说:你得原谅你的伴侣,但也得原谅自己。没有哪个父母应该对孩子未来的悲伤或痛苦承担全部责任。认为我的离婚会让我的孩子未来一定如何,这是夸大我作为家长的能力。最终,每个人都创造自己的路。

最近我去看望女儿,她的父亲和继母也顺便去看她。32年前,我无法想象这种场面,但我们拥抱了一会儿。我仍然能在这个69岁男人的脸上看到我当年那个25岁的丈夫。

“你意识到了吗?咱们已经认识五十年了。”我问他,沉浸在片刻的怀旧中。

我嫁过的这个男人还是用他那令人难以捉摸、曾经让我倍感孤独的方式回应我:点了点头。但他的沉默不再困扰我。我们的方式不同,仅此而已。这是我们当年无法共同生活下去的一万个理由之一。

我们的女儿,见证我们这一刻、了解我们、爱我们、接纳我们的女儿,只是微笑。(赵菲菲译自7月5日美国《纽约时报》网站,原题为《“破碎的家”没有毁掉我和孩子》)

来源:参考消息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