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姜博士商榷中国新管理国学

(2010-05-05 09:09:43)
标签:

姜汝祥

国学

北京稻香村

分类: 经营与管理

姜汝祥博士麾下的锡恩公司宣布要转型了,战略转移的路线就是“未来十年要致力于一件事,叫中国新管理国学”,就是“把西方管理体系对接中国文化之根”。

 

我不能也不该对一个公司的转型说什么,因为那是人家董事会的事儿。

 

但读了“新管理国学的理论体系与实践意义”一文(此文可说是转型宣言),有些想法,不揣冒昧与姜博士商榷。

 

首先是关于“新管理国学”的称谓。新字打头,国学殿后,管理居中,叫起来很响亮,写在旗帜上,也很有号召力。可是推敲起来,新国学的内涵是什么呢?面对西方科学与民主、自由与人权、霸权与强权的启蒙思想,我们确实需要一种对国学传统的批判精神,需要一种全方位的创建性的回应,而不是简单的对接、融合,更不是借助几个国学概念去延伸、演绎什么是仁、礼、义、孝。如果把这些内容就称之为新国学,实在是误人。孔老夫子一生办学育人,克己复礼,整理经典,宣言“述而不作”,不敢说自己创立了什么新东西。宋代程朱理学把儒家学说推到极致,钻研注释,也没敢说是新儒学。实际上,锡恩做的不过是运用国学经典中的部分内容,依据当下企业管理的需要,在管理理念和原则上进行一些新的联系和阐发而已。所以,我认为不如称“国学管理应用”更切实和准确,可惜这么一叫,从营销学角度上看,又略逊风骚了。

 

其次,是关于理论体系和管理模式。锡恩称自己的新国学管理为一种“理论体系”和一种“基于中国文化的管理模式”。理论体系不是可以随便叫的,一定要有新的概念、论点、原则和方法,而且必需自成系统。只是说几句“客户价值就是仁,对客户好就是孝,按天道行动就是义,遵守规则就是礼”恐怕成不了体系,即使硬把业绩、团队、文化和心态与致知、格物、诚意和正心嫁接到一起,也不行。至于管理模式,也一定是一个整体,有一个结构,各部分之间有机联系,形成资源在内部的流动方式。搞了多年管理模式研究的姜博士不会不清楚吧?而且,从来也没有什么西方或东方,美国或中国的管理模式。每个企业的管理模式都是不同的,成功的企业各有千秋,联想有联想的特点,华为有华为的风格。丰田的管理模式也不能说是日本的国家模式,即是同一个企业在不同的时期也会有不同的模式时段,总是在变革中进步,在学习中成长。应该说,那里有伟大的管理实践,那里就有伟大的管理理论。理论是灰色的,只有实践之树常青。让企业迷信一种所谓理想模式,这本身就是有害的。

 

第三,我很高兴锡恩关注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的挖掘,并从企业伦理道德层面去做建设和传播。中国企业缺乏制度流程意识和契约精神,同时,更缺乏支持这些东西的信仰和文化。但中国特色的管理,起码应该具有管理思想、管理方法与工具、管理实践三个层面的内容。总结中国企业成功管理的规律,概括成功企业的管理实践,这才是正道。中国传统管理哲学,只不过是管理思想的一部分,绝不是管理体系的全部。中国式管理一定在中国现代成功企业的案例之中,而不是在儒释道的古书之中。我倒希望锡恩真的构建一个融西方先进管理文明和中国传统智慧相结合的理念体系,进而和企业家们一起研究创建中国式管理的实践,然后,再引导企业去学习,去创新,站在一个更高远的视界上做好自己的企业。这样,锡恩才算担起了思考的责任,才能为中国企业管理的提升和发展做出有益的贡献。

 

2010年5月5日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