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旅馆诗刊
旅馆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418
  • 关注人气:1,7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出老城记

(2015-03-26 22:56:06)
标签:

转载

又见春老板,又见旅馆主义,茶壶很好。
原文地址:出老城记作者:曾曙光

   我一会去新城,把年前送去的两块章料取回来,那人说他的刀不行,刻不动。

   张总开着车,用磁性的男中音,把这段话诵成美文。刘教授随之发表了一番感慨。

   我走出房间,出了院子,拐过半条小巷,上了大街。

   阳光很好。

   街上都是老面孔。商铺的大门敞开着,卖肉的还是那两个女人。一个正在操刀;另一个在喝茶,目光从茶杯口沿上冒出来,喷着仇恨的火苗,只轻轻扫我一眼,我便浑身发抖,赶紧躲开。

   走到太平洋服饰店门口,那个摆在地上的古董摊,已经换了主人。以前摊主是个黑胖男人,这会却是个女的,也是极端黑胖。我拿起摊上一对银疙瘩,心想这东西买回去当镇纸用挺好。女人刚要开口讲话,被我一把捂住了嘴。不要声张。我说,我去一趟新城,马上就来。我把她捂昏过去,放在地上,等她苏醒过来,我已走出很远,回头看,她一边骂不绝口,一边使劲朝地上吐痰。

   我是坐1路公交去的新城。站牌下就是篆刻店。一下车就看见那人守在门口,我跟他打招呼他好像没反应,用手摸着新剃的光头,递给我一根香烟。刚掏出打火机准备点火,被他伸手打落,大声呵斥,旁边有武警,这里抽烟,要被逮进去的。说着,把我引进店内。

   我终于见到离开我一个半月的玉石章料。

   我放声痛哭起来。

   那人老婆四十岁左右,长得像黄梅戏演员,见我哭得可怜,劝了几句,劝不住,便从后面厨房用匏瓢挖来一瓢水,往我头上一泼,我立刻停止了嚎啕。

   后来,我给他们讲了一通做人的道理,叮嘱他们以后见到哭泣之人,千万别拿瓢泼。那人很听话,在我面前唯唯诺诺,提出中午用一顿美酒犒劳我,我没答应。我冷,身上衣服全湿透了,包好两块章料,打的回了老城。

   再次路过古董摊,我没有还价,耗尽半年的积蓄,买下那两块银疙瘩,拿到手上仔细端详,原来是一对平安扣,图案高古荒率,一个是朱雀,一个是暗八仙。

   中午,陈导给学员们讲授无人飞机销售以及空气动力学。花了三个小时,组合起来十一堂课。

   海燕依旧在剧院排练她的《春香闹学》。

   张总在路上。堵车业已成为城市生活的一种新常态。

   燕窝国空空荡荡,刘教授受不了被人一天放三次鸽子,一马啷当奔赴财大九孔桥。

   我回到房间,打开章料包裹,把玩了一会,睡意爬上眉尖。

   梦里,我娶了两房老婆,大小二位相处甚安,免了我许多麻烦。头痛的是,小的刚嫁过来没多久老想着回娘家,一个电话打过去,她二哥就开着自己家的拖拉机来载她。那么大的肚子,翻上爬下,害我心惊肉跳。好在路途不算遥远,拖拉机突突地发动起来,开远了,深埋在我长袍马褂里的那颗悬着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傍晚,苏东坡来访。带来一身酒气和一把刻着我头像、落张纯根铭款的石瓢壶。夕光中,这壶蹲在案头,像一个匏瓜,又像鸟蛋,如铁如石,胡玉胡金,着实让我欣喜不已,当即为苏公煮了一锅燕窝粉丝汤,他在喝汤,我在唱戏:

   买田阳羡吾将老,

   从初只为溪山好。

   来往一虚舟,

   聊从物外游。

   ...... 

   王木匠闻声而出,提溜着裤腰,捏一柄鱼叉,朝我房间走来。

  

 

[转载]出老城记

[转载]出老城记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