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旅馆诗刊
旅馆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418
  • 关注人气:1,7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旅馆》第9期同题诗活动入选名单及作品

(2014-11-19 09:41:47)
标签:

9期同题诗

名单

作品

旅馆编辑部

分类: 旅馆播报

 

《旅馆》第9期同题诗共收到有效稿件33份,感谢大家的支持和抬爱。旅馆同题诗,也以轻松好玩为活动要旨。当然轻松好玩是指活动本身,而非诗歌本身。现经编辑部投票甄选,选出1718首诗歌,并附了微评,将刊于《旅馆》第9期。没有选上的,也不要气馁,这只是一个小活动,往小了说是无关痛痒。诗歌,只要一直在写,就是乐事。后经讨论,湖北红安—迎客松的诗歌《河流也喜欢旅行》作为9期卷首诗。

 

入选名单:湖北红安—迎客松  霜扣儿  冯谖  冰缘河谷  张凡修   丛棣   陈谊军

西厍  尹宏灯  于贵锋  小虫成仁明  六指  我叫王春天  麦田守望者杨平

雪域鹰飞   蓑衣卧月  青青

 

 

《旅馆》第9期同题诗作者及作品

 

旅馆编辑部 

 

 

河流也喜欢旅行
/湖北红安迎客松


河流也喜欢旅行
在名山  大川  古寺  宝塔留影
在大城  小镇  村舍  草木借宿  
怀抱明月   古筝
一条河流弹琴
另一条河流倾听
 
河流也喜欢旅行
比如 我家乡小河的一次旅行
他们都不知道
她什么时候回来

【扫地僧点评】:迎客松这首写得很是巧妙,尤其后一句,令人不舍,解颐。

 

旅途
/
霜扣儿


说起来多长,走起来多短,一阵俚歌
落下,枯树上已有余晖照耀老巢

词语只是萤火
死过的人成为夜车的过客
而行人不停。尘世在窗外一掠而过

几程山水忽闪过去
又有几程山水带着游魂迎面
呼应仅限呼吸
掐着眉头怕自己睡过站的人
睡意深过疼痛
——
她逡巡其中,被动舍取

几百里或几个小时
人类在想要的过程中拥挤,盼望,疲惫
铁性的壳子包着
心思一层层被方言磨损

天下只剩一条旅途
多少人说着同样的话,回不到同样的家
多少人活在这样的路上,与彼咫尺
与尔天涯

 

【扫地僧点评】:霜扣儿用词疙疙瘩瘩,但终究是一条诗歌之路,“心思一层层被方言磨损”,读来有味,仿佛啃食坚果。

无能的待遇
冯谖


我没想到
自己是如此的受欢迎
出站口处好客的本地人
有的问我
要不要吃饭
有的担心我
是否有地儿可榻
有的热心地替我
盘算后来的行程
可就是
没有一个人提出
先让我清洗一下
背后的翅膀

 

【扫地僧点评】:用揶揄的口气写出的诗歌未必就成了讽喻诗,冯谖的这首诗“清洗翅膀”一句,把矛头指向了自己的本真,一下子就戳到了要害。

 

灯火 

/冰缘河谷


远方的灯火,是黑夜的一双眼睛
指引我,一路上风尘仆仆
我深信,灯火处会有温暖慈祥的目光
或有一壶温好的米酒

这些年,我像风一样糊里糊涂地活着
竟然为了一束远方的灯火
没有人会相信,黎明比黑夜长
但我坚信黑夜的尽头是黎明

天黑了,我想起了家的温暖
那是远方的思念,划过黑暗的天际
有人问我去向哪里,我说
我从远方来,向远方去

 

【扫地僧点评】:此诗本平淡,末一句忽然打开了方向,以开放式结构引人沉思。

 

深夜的火车
/
张凡修

背对在场的旷野,那真实的
铁皮之屋。让一群生动的人
被包围得更加具体

这未免太过紧张
不过是,抽出光亮自觉供出的一份
有名有姓的地址

——
远方紧握的手将松开
手指的指向,希望
有一种落地的声音戛然而止

暗夜褪色。这样的褪色
它先于我们抵达的秋天,被种植在
另一座铁皮之屋

“终得以放眼远眺神明的宁静”
犹如草莓。舔过呼啸
之后,家住的地方,暴露在表面

【扫地僧点评】:张凡修的诗歌一直发紧,这是不可爱的地方。但他粗糙的手掌心一定会握着什么,不会令你失望。比如土豆或者钱币。

 

低俗小说
丛棣


杀掉一个人
也是剁下自己的一只手掌
爱上一个人
也是摒弃一件凉薄的衣裳
随便跳上一列火车
逃亡,或者摇晃
让啤酒泡沫肆意奔涌
让沿途的旅馆归于
空酒瓶的形状
该去打一个电话了
向幸福深处的某个陌生人
报个平安
之前,再摩挲一遍
那枚真实过分的硬币
它的纹理矫饰着
身后世界的脸庞
我有一颗去意已决的子弹
也有一把心有不甘的药片
都在等着吞服
都在等着一场大雪
在垃圾堆和草料场的内部
沸沸扬扬

不要说你看到了火光
不要说你梦到了绝望

 

【扫地僧点评】:丛棣将“低俗小说”写得月黑风高,结尾用否定句式将诗人的旨意赶到了别的地方。

 

岛屿
/
陈谊军

行走路上,我知道是从一个岛屿去往另一个岛屿
身上的尘埃,目光里的倦意,遇上不约而至的风雨
风雨中,寄身岛屿,寂夜中孤独,默默无语
一个人,一座岛屿,这一生执着的行走
只为,总有一天能够邂逅,美丽的你

不知道,会在哪一个岛屿遇见你,或者那时正是风和日丽
春天的柳枝,盛夏的绿荫,泉水从身边潺潺而过,伴着窃窃私语
那时,你的笑靥如此美丽,将送走我的忧郁
两个人,一座岛屿,这一生幸福的相遇
从这一个岛屿去往另一个岛屿,留下平行的足迹

行走的足迹,相伴的岁月,向往风景的旖旎
这是江南的烟雨,江南的春天,草坪上休憩我们的座骑
一匹白马,梦中来,梦中去,此时,白云又飘向天际
那一叶孤帆,远去,远去,在如洗的碧空
这一座岛屿上,或悲或喜,或恨或爱,笑看浮萍几许

 

【店小二点评】:人生的际遇总是偶然中伴着一点点遗憾。期望中的美好会在现实中打折扣,从一个岛屿到另一个岛屿,选择和被选择的过程、结果,成为大多数人人生的写照。

 

在茶马古道逗留半日(外一首)
/西厍


一截斑驳的缰绳被历史搁置在此
似乎,只要一牵起裸露在草莽和密林外的绳头
就能抖出一串幽鸣的鞭响和驼铃

一部驼粪与茶香混杂的史诗,向我们展开了
它的任意一页,只这一页
就让我们仿佛置身浩瀚的烟云、风涛和蹄声

一千年叠加起来的险峻与壮丽
在我们面前呈现凝重又不乏斑斓的浓缩
每一块石头和裂隙,都是时间的重量和幽暗

我们的逗留之于这一截苍凉的历史断片
恰如蝶翼停留在磐石,停留成石上一小片苔藓的
柔软与潮湿

傣寨,所有的梨花十八岁

风过处,所有的梨花都白了
所有的梨花都向山上飞

所有的梨花会唱歌,风远歌随
所有的梨花会饮水酒,酒不醉人

人自醉了。所有的梨花眉目里有风色
木美,所有的梨花十八岁

远方的客人躲不过梨花
递来的水酒杯,所有的梨花十八岁

多情的诗人逃不过梨花
入梦。所有的梨花十八岁

只在山道边折一叶香茅也不折
梨花,所有的梨花十八岁

所有的梨花留给十八岁
春天来,所有的十八岁,都向山上飞

【扫地僧点评】:破例选2首,基于西厍的才情。第一首沧桑斑驳的确古道热茶,后一首飘逸轻软,有别致。

 

上车途中
 /尹宏灯


起先,我们没被通知就已经上车
然后,没做任何准备就已经出发
紧接着,没准备好就已经奔跑
之后,没思考好就已经沧桑
开始不惑,知天命
继续一路搭顺风车
很快,我们会被抛下车
——
依旧不被通知
 
从车上往下看,一趟趟早班车
正在出发的路上

【扫地僧点评】:尹宏灯的诗歌只有这一首好,带点倒叙的写法,正适合了岁月凝结的重量,年轻人是驾驭不了的。

 

旅馆
/于贵锋


安静下来,灯光便填满内心
触须掐掉
蚂蚁堵住洞穴

这梦,在撒完尿以后可以接着做。
房门上一直挂着
“请勿打扰”的牌子
无人来找他,无人替他结帐。
电视关了,电话线拔掉,笔记本的

硬盘坏了,手机
流尽最后的血

 

【扫地僧点评】:这不是于贵峰最好的诗歌,但也写出了旅馆静虑尘嚣的安静。玩临屛了吧?


浮尘
/小虫成仁明


他在时光中洗澡
水将他浮起来
他什么时候就这样空了?
唉,真是可怜!
他有过青春,他有过大把年华
一直在在时光中淘金的人
现今时光将他浮起来
我们的金子哪儿去了?
我们怎么空无一物?
他多想问问这样那样的事物
一块陨石又让他欲语又疑

【扫地僧点评】:类似于天问的形式,处处捶打着自己的生命流程和存在,这是现代诗正在流失的一个向度。

 

夜火车

/六指

如果火车是在远离你的家乡
那它有可能是在靠近我的家乡
是的,火车并不属于远方
它只存于家乡和家乡之间
只是你的家乡在上海
我的在河南省高庙村张家沟

【店小二点评】:当下中国,处于工业革命的延长期,十四亿人,大约有一半人都在迁徙,回归,交织,再迁徙的途中。你的故乡是我的异乡,我的故乡又是你的异乡,火车,就是那个纽带。一列夜火车的咣当声,响在大半个中国的梦境中。

 

阴天
/我叫王春天


天又阴沉沉的
就是不下雨
两天两夜都是这样
就像我想起你
心很痛很痛
就是不落泪
两天两夜都是这样
还像我们第一次同居
30
元一天的小旅店
两天两夜
只亲过嘴

 

【扫地僧点评】:王春天的诗歌有进一步提高的潜质,这首非常浅白的诗歌因为后四句而点亮。内聚着感人的张力。

 

方向
 /麦田守望者杨平


我的位置背靠地狱
与天空平行
手绘的疆域萎顿低劣,方向混沌
指南针的北,以东偏西
 
一扇有缝隙的门,虚掩的柴扉
噢,囹圄旅途的过客
疲惫的舟车冰封了动力牵引
风雪夜皈依,饮弹、失血、扑地
 
谁是谁流年的注释?
方向的咒语,停泊驿站无声的勇士
铁水熔过内心,大漠孤烟直
落日长河,你脸上慵懒的四季


【扫地僧点评】:杨平诗歌的内里是凌厉的,读起来像逆风行走,好在每一步都呼呼有声。


在路上

/雪域鹰飞


一轮斜阳将这个世界渲染得如此悲凉

这时,你正在路上
荒草如蓑,你的世界全是秋风的痕迹
大雁从头顶飞过
它们要去的地方一定是故乡
而你的脚步沉重
南辕北辙,你不知道什么才是归途

疲惫的不只是肉体
行囊空空,除了伤痕
还有什么能够叫做收获
心憔悴,薄如一张黑纸
你已无法再次画上
自己的春天

在路上,孤单的身影落下沉重的叹息
你此时只想找一个肩头
停下来,靠着它,像个孩子
轻轻抽泣

 

【扫地僧点评】:情绪是普遍的,也是适龄的,表达上虽然乏善可陈,但这里给予鼓励的是诗人的范围尽可以扩大到这一个层面。


或许就是一张卡片
/蓑衣卧月


无庸置疑。这女孩的眼睛
是两只鸟喙——
她把那张卡片翻过来倒过去。她把
他的脸翻过来倒过去

大堂的灯光恰到好处
——
明亮但不刺目

他把卡片收回来。他把卡片翻过来倒过去
他想找一面镜子
可惜没有——

右侧是一幅壁画
——
烟雨朦胧。左侧是一对很大的
粉彩瓷瓶。似乎一碰就碎

时间高高在上——三点一刻了。有
混沌的音乐在响
好大一会儿。噎住的不是别人
他突然冒出一句:我五十有二

无庸置疑。那女孩的眼睛像夏日里
青草上的露珠

 

【扫地僧点评】:整首诗歌就是一个场景:登记入住的一幕。“五十有二”与“青草上的露珠”之间有许多猜疑,诗人基本上隐身不语,留下了想象空间。

 

人在旅途
/
青青


都说与一朵花有关    从一个字的偏旁部首
到一片叶子锯齿的伤痕
梦境到尘世
万丈红尘里    蒙着灰尘的墓碑
 
顺着这条路  一直走下去
并列的两条消息
冰冷   单纯
许多双眼睛望着    终究伸不出手指
握住迎面而来的春
 
其实不等抵达   花儿便谢了
落红的背后
长出更多的叶子
浅绿  深绿   墨绿
手指间握住的只是影子
 
人世间的灯火  和游荡的磷火里
相望着骨骼    
这节冰冷的车厢 
只留着      和我
整个季节都留在这里
而我们却顺着平行的轨道
找寻岁月遗下的火种


【扫地僧点评】:人在旅途,多么熟常的情景。青青静悄悄穿越期间,讲出独特的感悟。细细读来,又像是在怀人,岁月的火种是过去时。

 

 

 

  旅馆编辑部

2014111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