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旅馆诗刊
旅馆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826
  • 关注人气:1,7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旅馆》亦是一江湖

(2013-03-30 20:49:13)
标签:

转载

分类: 旅馆夜话
原文地址:《旅馆》亦是一江湖作者:白河

   

    已经记不得第一次听说《旅馆》的具体日期,大概不是去年初就是2009年下半年吧,但确凿无疑是首先从纯根处听到的。

 

    那时,我总是不停地出差,回到武汉又是没日没夜地忙乎,空闲时间很少。纯根也一样,做不完的工程项目,整天日理万机的样子,电话不断。但隔三差五我们总会碰上几面,还有其他的朋友,一块吃顿饭,或者周末带上孩子出去玩。

 

    有阵子他异常兴奋,总会说起新结识的一帮朋友,要搞什么诗会,编什么诗集之类的。还听说有次一堆人去汉口江滩读诗读到半夜,之后还开车去宜昌,很疯狂的样子。我当时也没怎么往深处想,隐约感觉大学时代的文学青年又复活了似地。再之后他送了一本《旅馆》诗刊过来,让我抽时间好好看一下,就是2010年的创刊号。看着挺古朴的封面,印章刻就的旅馆两个字,还有就是主编是曾曙光。粗粗地翻了一遍,里面有很多诗,还有些散文评论什么的,以当时的心态,也根本不可能深入看下去。对于旅馆诗人所倡导“懒散的、方外的、充满春意的、喜洋洋的”,总觉得别扭和拗口。印象深刻的倒是里面的插图,总有些裸女晃得人心头一颤一颤地,署名老满。

 

    一直到出国,我都没有按纯根的要求把这本诗刊看完,但所带出来的有限的几本书里,就有这本《旅馆》。

 

    过了今年春节之后,我在新浪博客上开始关注《旅馆》和旅馆诗人,关注于他们网上贴出的新诗、帖子后面的留言,以及在群里不断地嬉笑怒骂和思想交锋的语言,进而惊诧于他们的生活状态。

 

    这是怎样的一群人啊!从职业来看,有开旅馆的,有卖酒的,有做豆浆的,有干工程的,有开商店的,有画画的,也有专职写作的,涵盖各行各业。从年龄看,好像从一二十岁到五六十岁的都有,甚至还诙谐地划分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生活中,各人干各人的差事,个人谋个人的前途。在家里是严父慈母,孝男顺女;生意场上是锱铢必较,精于算计。给人的印象也许是木讷羞涩,也许是老成持重,但所有的快乐痛苦个人自知。同样是这些人,不管什么时候,一旦到了旅馆,歇下脚来,团聚一起,谈诗论道,却统统像换了行头一样,操起一种共同的语言,出口成章,肆意挥洒,诙谐幽默,快意恩仇,这又是何等壮观的景象!

 

    我有时会想起古龙的武侠小说,总是有这样的情节。一个偏僻的小镇,长不及百米,镇上唯一的一家客栈,名唤悦来。某一天,客栈里突然住进很多人,高矮胖瘦,参差不齐,有当官的,有经商的,有名铺头,有带刀客,有和尚道士,有骚客美人。同时,街上也似乎多了不少做买卖的,有卖跌打膏药的,有耍大刀的,有倚门要饭的,有说书算命的,总之,这时小镇和镇上的客栈很热闹。好戏自然从半夜开始,房门悄没声息地打开,窗户纸被舔破一个洞,房顶上有夜行人在窥探,街上马匹急速狂奔。房间里突然一声尖叫“杀人了”,如寒夜惊雷,震耳欲聋,整个客栈乱成一团,各色人等开始粉墨登场,居然皆是武林高手,世外异人。连店小二都得绝技真传,老板娘居然是一方堂主。

 

    这,就是武侠中的江湖。江湖人都是客栈的过客,客栈提供了江湖人表现的场所。但在现实生活中,江湖人俱是凡人,干着各自的职业,做着各自该做的事情,不管成功与否。

 

    《旅馆》亦是一江湖。

 

    这些人来自四面八方,职业各异,秉性多样。但当身处旅馆,大幕拉起,挥起诗歌的刀剑,快意搏杀,只在乎率性而为的畅快,不关心结局的成功和失败。身处旅馆,俱是江湖人,谁还去想生活中曾经的种种不快、隐忍与桎梏?

 

    旅馆是那种临街的小店。旅馆的江湖,管理人员有店老板、账房先生、掌勺师傅、店小二等,顶多就是三五人。可住店的人就多了,南来北往的各色人等,若欣赏旅馆特色觉得还不错的,均可住上几天,或赖上数月。铁打的旅馆,流动的旅客。旅馆是不动的,但旅馆的特色是可变的,旅馆特色的改变取决于旅馆管理人员的思路改变或老板的更换。旅馆不在大,贵在精,贵在特,变得更有特色的旅馆将会吸引更多的旅客入住,才会使旅馆生机勃勃,永具活力。

 

    旅馆虽小,却是个大江湖。入住旅客的素质有多高,就能看出一个旅馆的知名度有多高。很多旅客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其中不乏深山隐士和大内高手。这两个月,从《旅馆》的网络上断断续续贴的聊天片段和只言片语的留言中,我看到了不少称不上庄重,甚至是带着戏谑口气的文字,但充满张力,散发着思想的闪光。我知道,留下这些话的大多是我们这个世俗社会的小人物,长期居于社会的底层,谦卑甚至猥琐,敏感极富自尊,隐忍有时乖张。然而,他们的话语里闪耀的却是真正人性的光辉。这才是《旅馆》的精华所在。

 

    《旅馆》搭台,以诗为媒,以文会友,值得关注。不管将来如何,都祝福《旅馆》。

 

                                                        白河有感于近段旅馆诗人打嘴仗而写

                                    2011-05-19于温哥华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