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旅馆诗刊
旅馆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188
  • 关注人气:1,7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热烈祝贺诗人、评论家黄土层先生担纲第二任《旅馆》诗刊主编

(2012-01-01 08:48:52)
标签:

杂谈

分类: 资料馆

《旅馆》诗刊编辑委员会 

 

顾问
沈南鹏(香港)
陈应松(湖北)
饶旭东(美国)

 

主编
黄土层(北京)

 

副主编
夜鱼(江苏)
破罐(湖北)


执行主编
哑者无言(陕西)

 

执行副主编
苏白(安徽)
刘龙(陕西)

 

稿件统筹

苏雪依(山东)
丁鹏(吉林)

 

实习编辑
探花(天津)
素衣舒舒(四川)
红莲(河北)


美术总监
逃亡(浙江)

 

美编

桑中(湖南)

 

驻馆诗人
李薇(澳大利亚)
张纯根(安徽)
阿翔(安徽)
翁振鹏(浙江)
叶邦宇(安徽)
王笑风(内蒙古)
王宏国(安徽)
向武华(湖北)
古河(湖北)
曾曙光(湖北)


驻馆画家
曾老满(湖南)

 

驻馆批评家
原散羊(内蒙古)
刘波(湖北)
耀旭(湖北)
雷喑(江苏)

 

旅馆主义观察员
橡子(北京)

 

法律顾问
张灿枫(山东)

 

旅馆,与一个诗歌流派的非松散关联

黄土层  男,陕西清涧县人,70后。1996年毕业于长安大学经济系。2003年开始写作。主要写作方向,散文,小说评论,电影评论,诗歌,诗歌评论。2011年8月受邀任旅馆主义驻馆批评家,2012年元月一日民选为第二任《旅馆》诗刊主编。现居北京。

 

《旅馆》诗刊年会纪要

31日晚7点整,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旅馆》编委们沐浴更衣、净手焚香毕,围坐成12两个字形恭候春老板的驾到。春老板从澡堂出发,一路拈花惹草,迟到六分钟后倒骑毛驴晃入众人的眼前。店小二哑者,从肩上取下毛巾,沏茶上菜,招呼大家对迟到的老板施以二十大板。怎奈编委中传来阵阵鼾声,他看大家都懒得行刑,也就懒得再提。随着春老板的一声咳嗽,会议正式开始。

首先是春老板点名,黄土层、丁鹏、苏白、破罐……点着点着,老板也忘了点谁没点谁,管他呢,懒得记这些混球。期间哑者跑前跑后为大家分发瓜子和汽水。

直接进入年会第一项内容:选举下一届《旅馆》的主编。老板一边听戏,一边传达选举的精神:“最终按票数多少和围观群众的呼声高低来定。但就主编人选的落实,还是请各位编委畅所欲言,作为第一任主编,我的意见只做参考,听从编委会的决定”。

在主编民选的跟帖中,获得票数最多的是哑者无言,第二个人选是黄土层,还有诸如夜鱼,古河,破罐等等都有人提及。编委们对心目中的主编人选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大家已经在讨论,春老板却突然发问:为什么没有人说话?然后据“没有人说话”这个逻辑,开始自顾自地谈起了对几位编委的印象。

“哑者无言很不错,年轻、有才气,更主要的这个诗人的诗品和人格过关了。”

“黄土层是70后,诗人兼诗评家的双重材料。”

“夜鱼是武汉诗人,诗比我强一百倍,特别迷人的是她身上极具感召力,夜鱼有个性,也会撒娇,兼具着阳刚和阴柔。”

“丁鹏是校园诗人,年轻,但稍显温吞了。破罐也一样,都是半天压不出一个屁来的二愣子。”

“旅馆二苏,苏白和雪依,都缺乏该有的活力,当然,她们的诗歌都有自己的个性和品格。”

“古河是老旅馆了,大家都知道我俩的关系,除了马拍功夫了得,没啥优点。这一任我下了,他也该退居二线。《旅馆》我建议由年轻诗人来掌持。”

老板说话期间,嗑瓜子的声音,打鼾的声音不绝于耳。尿床的尿床,流口水的流口水。间杂着窃窃私语或高声吆喝。哑者抽空抱了下娃。夜鱼游来游去焦急地等着电视里的王菲出场。这时骑在驴上懒得下来的老板突然问道:“老哑在不在?在就吱一声!我的天,我一个人说半天了,怎么就没有看见一个人说话呢?”“老黄,哑者无言不在啊?主编选定后,还要讨论顾问和新加一些编委,时间抓紧点。”只见哑者挠挠后脑勺,众编委面面相觑。

大会一直开得很热烈。哑者问:“同意黄土层当主编的举手。”,先是夜鱼伸出了一个鳍,然后参差不齐的先后都举了手,除梦游的春老板外,编委们以多数票通过黄土层担纲下一任《旅馆》诗刊主编。接下来讨论确定了新一届的编委会名单。

这个时候,老板也做出总结性的发言:“我是60后,老黄是70后,老哑、破罐都是80后,丁鹏90后,这是旅馆传承的路线。黄土层,有着西北诗人的稳实劲,且有着很深厚的理论功底,旅馆主义需要发展就需要这样的人才来掌舵。主编的职责还不单单在刊物上,而是引领诗人们如何向旅馆主义诗歌靠拢。新一任主编要发挥独立自主的办刊风格,大胆超越上一任。《旅馆》既是民主的,又是集权的,既是一个集体的意志,更是主编一个人的才华体现。一个目的,把《旅馆》做成中国最后一个民刊。“最后”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旅馆》出来了,让人看到然后心生敬畏,“中国民刊到《旅馆》为止”不仅是一句口号,更是一个努力奋进的目标。《旅馆》有主义,主义就是主心骨。至于博客怎么引导,刊物如何发展,再不是我考虑的事情了,也不必说的面面俱到。作为老主编,我绝对放心并支持新主编放开手脚办刊。祝贺黄土层先生,大家辛苦了。”

当大家准备各自散去的时候,却听到春老板兀自地唠叨:“天,我这个电脑是怎么啦,只看见我一个人说话,别人打出的字我一个都看不见。是我电脑出了问题,还是群主设置了机关?大家都讨论半天我还蒙在鼓里,这个群绝对容不下我。”

敢情大家讨论了半天,还圆满成功了,而春老板却一直认为是他一个人在自说自话。苏白把会议内容全部复制给他,并告诉他可能是他电脑群消息设置不对,等春老板把群设置“完全阻止群内消息”改换成“接受并提示信息”,年会已经结束了。

                                                                            (丁鹏 整理)

旅馆是一流汉语诗人、艺术家的集聚地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poem/1/308105.shtml

《旅馆》诗刊换届选举大会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poem/1/344552.s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