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旅馆诗刊
旅馆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909
  • 关注人气:1,7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旅馆》来到我身边

(2011-07-04 21:06:40)
标签:

作者反馈

苏提春晓

旅馆

分类: 旅馆夜话

文\苏堤春晓

           


  当我拿到《旅馆》诗刊第三期的时候,正在公元2011年7月4日。也即一个政党隆重的生日庆典之后的第三天,从西南的一个滨江城市兴起的“人造景观”红歌运动似乎有平静下来的可能。也应该休息安静一会了。看到网上关于红歌的是非争论,觉得非常滑稽可笑。本是自觉自愿的娱乐,为什么要赋于那么多崇高和神圣?累啊。唱什么或者不唱什么,与爱好有关,跟别的东西扯不上关系。如果非要以长官的意志为转移,那么不就是表明长官喜欢细腰,天下女子要争相饿死吗?更有一伙如丢尽北大颜面的教授孔庆东之流居然说什么唱红歌能够震慑汉奸,这不是更扯他妈的蛋吗?姑且不论谁是汉奸,孔教授定义之下的汉奸,单单从唱歌的角度来看,孔庆东强加给歌曲的功用就是荒诞不经的,一付献媚讨好的奴才嘴脸。
  

言归正传。《旅馆》诗刊是曾曙光先生主编的诗歌刊物,讫今我收到过两期,算是老相识了。这次收到的时候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总想写几句话方能释怀。曾先生倡导的“旅馆主义”是我所见到过的诗界最随意最轻松的诗歌创作主张。让人有一种似曾相识、回归诗意生活的本真。在一个把歌曲当法宝、把诗歌当神圣的怪异年代,“旅馆主义”的写作似乎接近了人间烟火。如果说旅馆是一种真实的人生,那么“旅馆主义”的诗歌倡导正是对庸俗尘世的一种提升和诗化。记得今年原平的梨花诗歌节期间,与河南诗人郑皖豫、知音冰儿的谈话中,我就强烈地感受到,体制内的中国是一个世界,体制外的中国又是一个世界。而体制外的人生和生活才是这个社会最真实的人生。生活在体制内的人群根本体会不到体制外人群的感受和心路历程。这在诗歌中就有明显的反映。那些貌似崇高神圣的声音、那些貌似忧国忧民的虚假情怀、那些歌颂赞美,有的时候真觉得是对人性和人的基本尊严的蔑视和伤害。体制造就了一大群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可怕的是这些怪物却是一个社会的主流和主宰。从这个意义上看,社会的一切病态和非理性非人性现象的答案就很清楚不过了。
  

“旅馆主义”下的《旅馆》诗刊是体制外的,它像极了一个人。对,就是一个人,鲁智深。“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对待鲁智深这样的朋友,不用客套,但你不能粗俗;不用貌似崇高神圣,因为他心中有佛。你可与其席地而坐,看他一身豪气倒拨垂杨,看他出没于野猪林,行侠仗义,看他功成名不就,坐化佛堂。《旅馆》诗刊就是这样一册刊物,将诗意与生活融合在一起,让诗歌弥漫着真实的人生烟火。随意而不低俗,诗意而不沉重。是一个特定时代的民歌国风。

 

2011.07.0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之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之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