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旅馆诗刊
旅馆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909
  • 关注人气:1,7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橡子批判

(2011-02-28 10:58:06)
标签:

杂谈

分类: 旅馆诗评

文/耀旭

 

一、橡子

我在电脑里键入橡子一词,相关的内容多达几十页,我获取了一些有益的信息,但对橡子一词还是心存疑惑,又去翻阅《新华字典》,有一句更加简单的解释:橡子、橡树的果实。我不想再去追究,它是否是生长在鄂东山区的一种树,我也不太清楚。鄂东应该有此种植物,但我想应该不是鄂东所仅有,否则舒婷当年不会写出《致橡树》。
我手头有一部橡子的散文集《王菲为什么不爱我》,有一首橡子的长诗《黄山》,有一摞橡子作品的打印稿,其中有橡子尚未收入其它文集的随笔《英国篇章》,还有一张橡子的名片,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查阅橡子的原因。
其实,我知道他,在他还正充满着青春梦想的豆蔻年华,我就知道他,那时我就职于湖北蕲春县一个小镇,那是他的故乡,到处都流传着他的故事,那充满着判逆和激情的生命篇章也许正预示着一位诗人的诞生。
时光仿佛在倏忽之间流逝了近二十年,当我有幸读到他写成于十年前的长诗《黄山》的时候,我的生命已如一片秋天的落叶,在一阵狂暴的急风骤雨中瑟瑟翻飞。
我充满着敬意,对于那些孤独地行走在人类精神深处的真正的诗人,无论他是先行者,还是后来人,我都充满着深深的敬意,《黄山》是我所阅读过的中国现当代诗歌中真正展示和领略了诗歌语言的力与美的极少数的篇章之一。
其后我有意识地搜读了我所能找到的橡子的作品,包括《水果》,包括《王菲为什么不爱我》文集中的部分篇什,包括《英国篇章》,以及《写作在何种程度上是一种病》。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是一个很挑剔的阅读者,如果不是为了休闲,而是为了真正的阅读,那么它必须符合我早已建立起的一个很苛刻的标准,它必须是真实的、有益的、有力量和有硬度的,真正的阅读应该是一泓流向你生命深处的泉水,要能充实你的心灵,丰富和饱满你的生命。
我庆幸我是从《黄山》开始走向橡子,我尤其庆幸《黄山》之后,橡子再一次闯进我的视野里的是《朝向天空的旅行》和《英国篇章》。


二、《黄山》
《黄山》是什么?《黄山》是一堆石头。坚硬、锋利、磷峋突兀,它所具有的花岗岩一般的硬度是敲打和锤炼当代人疲软柔弱灵魂的锤子,《黄山》是那种真正的以语言、思想和情感为诗的篇章,它把精神的力量贯注于语言之中,它把情感的力量充盈文字的节奏之间,思想的锋芒象闪电一样,照彻了所有的文字诗句,也许它过于密集,也许它承载了过多的重量,但所有热爱中国当代诗歌的人,都应该充份认识它的价值。

三、《朝向天空的旅行》
继《黄山》之后,我所读到的是《朝向天空的旅行》,这是一部旅行散记,它却有着诗一般的力量,我想,在橡子所走过的三十多年嘈杂喧闹的生涯中,那也许是一段十分重要的经历,随着飞机把他从大地连根拔起,随着车轮的滚滚向西,他的灵魂终于离开了,生命仿佛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不知是否所有的人都能够在这种朝向天空的旅行中,使自己的灵魂渐入澄明之境,即使不是如此,起码那些灵魂孤独者应该都会达到。
《朝向天空的旅行》因为它的澄明、豁达、关怀、热爱和悲悯而打动我,而事实上,也许首先是因为有什么东西早已深深打动了橡子,蔚蓝而洁净的西部天空,粗犷而壮美的西部大地,朴实而憨厚的西部人民,使初次登临这片高原之上的橡子,灵魂也抵达到同样的高度。
青海和西藏之行应该说是一次精神之旅,一个娲居的人也许更渴望漫游,因为行走的人生才是真正的惬意人生,橡子以其灵魂的骚动不安是无法作为一个沉默者和隐居者的,即使在不旅行的时刻,他也许会独自行走在夜晚的大街,或隐身于热闹而拥挤的酒吧。青藏高原的诱惑是巨大的,那里有真正的澄明和寂静。澄明、清洁、陌生、辽阔的旷世之情也许是最根本的,橡子会关注细小的事物,对大地风景有着本能的精神感应,但风景的刺激必须在进入眼帘的同时抵达灵魂,漫长壮美的西部之行,橡子为此写下了三万五千字西行漫记,应该说任何一个有耐心读完这部诗情洋溢的游记的读者都会因为这种纯洁的阅读而加深对西部高原的向往,但橡子的西部更多的是一片精神的原野,而不仅仅是一幅风景的画卷,这部篇幅长长的游记,其实很少写到风景,如果他写风景,那大概也是因为那些风景倒映出了橡子心灵的颜色,关于青海湖的蓝,橡子写道:“看到青海湖时,我一点准备也没有,突然,一道蓝色的堤岸就横亘在车窗前,没有遮拦,没有掩饰,没有一点儿铺垫”“我看到湖水是一种难以描述的色彩,从近处看是浅淡的绿,到远方是青蓝,直到更远处,变成蔚蓝的湖水是这样躁动,不肯停息,仿佛我间歇澎湃的内心”。关于德令哈的月亮;“我所看到的这个月色中的小城没有任何传奇色彩,也没有诗意可言,……如果你的心中并没有荒凉,如果你眼中并没有雨水,如果你对世界的广大一无所知,当你穿越荒原,来到这样的城市里,你就会发现其实一切诗意都只在人的内心,而沙漠中的孤城只不过一张素白稿纸罢了,不过,我还有月光,我走出楼道的时候,月光泼了我一头一脸,因为停电,夜色更为皎洁,夜空蓝得没有一丝云翳,我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月光了,它广大无匹如命运一样笼罩在一切之上,月光不讲述细节,甚至慈悲地给予世界以细节,她让悲哀得以悲哀,让羞耻得以羞耻,让卑琐得以卑琐,她以一个清凉的拥抱接纳了一切。”风景是什么?风景只是一面镜子,让你在其中去寻找自己的灵魂。较之于青海湖的蓝,较之于德令哈皎洁而孤寂的月光,壮丽而冷漠的玉珠峰也许应该带来更大的震撼,而橡子却只匆匆地写下几笔:“玉珠峰,银白的雪、古老的雪在蓝天的映照下,分外晶莹剔透,我的心里有一种被大自然征服的感觉,似乎只有大自然才能让我如此地臣服。”面对一座亘古冰凉的雪山,也许任何语言都显得多余,其实风景也是一种语言,是造物主写下来与我们的灵魂交流的语言,橡子是领会这一点的,有时候,他会用一种极深的感情与之交流,有时候或者他会选择沉默,如果你仅仅是无言的动心,你可以只是深深地看她一眼。将其收藏在心,也许这样会比一只饶舌的鹦鹉或者一个撇脚的赞美者更好。在五道梁,橡子看到了草地上的野驴和草原上的落日,再向西,是停泊在地平线上白得不可思议的云朵以及像细细的火焰一直在地底下燃烧的红色的小山丘,橡子说得对,“也许要过一万年,我才能描述那天空和云朵带给我的震撼。是震撼吗?我不得而知。也许应该说是浸染,阳光从背后吹来,阳光晒在我的后背上,我对世界只有敬畏。”在藏北那曲之后,橡子终于按捺不住又讲起西部的云,“有时它象洁白的火焰在你的头发不远处燃烧,那火焰甚至烧到了你的眉毛,有时它又象爱人轻抚的手指,并不着力却有无限的柔情烙进你的皮肤。那云是狂野的,如果你的内心狂野,那云是高贵的。如果你的内心高贵,云朵咆哮,拉长,冲锋,奔突,刺杀,吹拂,游戏,悠闲,点缀,散漫、沉思、爱慕, ……在我的童年和少年时在南方的深山里,这样的云也曾出现过,只是后来被我丢了”。最后的风景是羊卓雍错,读到这一节的时候,我也在疑惑,羊卓雍错是湖泊抑或是梦境,是终点或者是起点,旅行并未结束,天空依然遥远,而橡子,却在此处搁下了他的画笔,就象一次无情的告别,戛然而止。


四、《英国篇章》
《英国篇章》更严格地说是诗,是语言的画卷、是文字的风景,平静的、淡淡的风景,圣詹姆斯公园的鸟、巨大的空地、水面、绿草、苍桑而遒劲的梧桐、一幅隐藏在灵魂深处的画、一首演奏着内心交响的钢琴曲。“但我思想着,我要一所你许诺的房子,我可以骑着它,在你的狂想里飞行。”在邻街的房子里我看到什么,那真是一种空旷的目光。一切的风景似乎只是两个字:寂静。古旧的房子、红色砖墙上的斑斑苔痕、湿滑的屋顶,“一辆绿色的汽车上竟然长出了苔藓”,在房前的树下,还有一束白色的野菊花,它在阴冷的天气里越开越固执,如果不是一个诗人,在一个普通的旅行者那里,应该不会记住这样的风景。只有超然物外的人才能达到这样纯净的状态。在《英国篇章》之四、五、六、七中,这种寂静,这种冷却,这种清澈和冰凉沁入骨髓,即使是《遇到火焰》(《英国篇章》之六),你所看到的也仿佛只是一堆燃烧之后的灰烬,最后是暮色,“夜晚总是晴朗的,而大地似乎不曾干燥过。


五、离开
橡子在布达拉宫广场说:“我痛恨离开”,在双流机场,又说:“我喜欢在路上”。其实,对于一个思想者而言,“离开”或者“在路上”应该属于同一种状态,如果你不是一个隐居者,而是一个生活在俗世中的人,那么,短暂的离开和告别简直就是一种幸福,当你每天所面对的俗生活是如此地消磨你的灵魂的时候,“离开”会带给你新的活力,写作是一种抵达,向另一个世界,向一种理想和完美世界的靠拢,即使你久久地隐居一隅,在真正的写作中,你也必须使自己的灵魂拔地而起,超越到一个新的高度。在古今诗人中,不断地告别、行走、离开,更是一种普遍的生存方式,这种游移不定、漂泊无依的生存方式也是激发他的创作灵感的源泉。橡子在布达拉宫广场说:“我痛恨离开”,这种表述并不准确,也许他要说的是:短暂的青藏之行给他的内心带来了纯净和安宁,刚刚进入一片澄明之境,就急匆匆地要返回,这是他所不愿意的,事实上,离开和告别也是橡子获取激情和灵感的最佳途径,无论是《朝向天空的旅行》、《英国篇章》、亦或是《在苏格兰脱光上衣》,这都是橡子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离开”之后所写下的充满激情和静美之感的作品。


六、歌与酒吧
橡子不是一个宁静之人,也不是一个纯净之人,在很多的时候,恐怕他的内心深处是一片喧嚣。他喜欢听歌,喜欢到喧闹的酒巴去寻找灵感,在青藏高原听亚东的歌,在很深的夜晚听动力火车、在困乏中听伍佰,在“五月花”听王菲,听过这些歌之后他会写一些伤感而过敏的文字,有激情、有怀想、有调侃、有自审,我感觉橡子的灵魂象在飘荡,这似乎是一个在现实中处于悬浮状态的人,橡子需要什么?人生的苍凉况味,爱情的无奈和伤痛,亦或是内心的虚无与渴望,不要走近、不要靠拢,你就能感受到橡子巨大而激烈的内在冲突,歌是一种释放,一种抚慰,而酒巴则恐怕象是一种躲避、麻醉和寄托。

语言在什么样的状态下才是最完美和最高贵的?这是一个很深刻的问题,饱满的激情和优美的字句恐怕是公众较为认同的一种状态,长期的阅读和思索使我认识到,最高贵的语言其实有许多种复杂的形态,比如简洁、冷静、质朴、原始,有时候你会感到平静地言说真理或倾诉心中的秘密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我在若干年前的一篇关于诗歌语言问题的文章中曾经提到过关于语言的一些基本的准则:1、语言是诚实的;2、语言是洁净的;3、语言应富于硬度;4、要从崇高之处着手;5、语言要有神性;6、要从具体的事物入手等等;橡子所有作品的最大特征应该是那种在最大自由状态下对语言的据有。在橡子的语言中,从来不缺少力量、激情、才气和灵感,有时候还很干净和简洁,他善于从细小的事物中发现激情,他善于把内心感觉以一种新颖有力的方式表现出来,当他的内心进入到一种十分纯净和澄明的状态时,他的那些真实自在的言说就会显得尤为可爱。

 

八、父亲和酒

这是一种情结,离开、告别和还乡,似乎永远都是激发写作者灵感的方式,即使如同橡子这样的批判主义者也不可避免。我是从精神气质的方面界定橡子的批判倾向,当然他的作品也是一种有力的佐证。在橡子的作品中,很多地方都不经意地提到了酒,我判定橡子在现实中恐怕也是一个不大离得开酒的家伙,但他却评价自己的父亲是一个“酒鬼”,这当然不是批判,其实只是一种人生的感叹,每一个人的一生都在寻找,都在发泄,都在依赖,即使是一个最底层的人,最昏噩的人,都会有一个更高的声音在呼唤,如果你沉沉入睡,感觉不到那种呼唤,也许你会更坦然,而当你听到他的叫喊,当你想去追寻而无力奋起,当你想去回应而哑口无言,你会是多么的无奈和消沉。父亲的酒是一种寄托、一种沉浸、一种发泄、一种投入,甚至一种埋葬,而橡子的酒,则更接近于品味和把玩,而我想,酒的最高境界应该是一种迷醉和颠狂,如果喝酒不能激发豪兴和诗情,那恐怕是一种浪费或者说是对酒的背叛。

 

九、语言

我感到奇怪、橡子在写到故乡、老屋、奶奶、父亲的时候,他的语言是极其克制的,张扬的个性一下子收敛许多,也许他想回归到朴素,回归到那个朴素的乡村少年,但语言往往是有惯性的,在橡子有关故乡和亲人的篇章中,我看到橡子所付出的代价,语言的活力在减弱,思想也显得滞涩而沉重,缺少其固有的飞扬的灵性。
其实,美好的与质朴同在的话语方式是存在的,恐怕致命的问题是橡子无法从根子上回归到童年,因为他真正的童年本来就是嘈杂不纯的,他早熟的思想过早地超越了他所生存的环境,无论多么质朴的外表都早已无法掩饰一颗不安份的灵魂,橡子在诗歌中,在批判中,在对话中,在思辩中都能够十分自由地运用语言,而他的乡村回忆,他的亲情倾诉,却令人意外地使我感到了过份的收剑和压抑,———他无法张扬,也难以彻底地回归到质朴,也许只能这样:我在回忆,我在保持,我在努力,在橡子的文集中,紧接着思乡系列之后的一篇文章是《我为什么这样庸俗》,在这篇文章的最后一句,橡子引用了波兰诗人米·沃什的一句话:“不是需要她,而是需要整个大地。”这才是真正的纯朴,其实橡子已经意识到了。

 

十、批判

还是要提到批判,批判对于诗人而言应该是与生俱来的,但我却不太喜欢或者是不大认同橡子的批判,那种最有力的批判应该是直指时代、历史和人性的,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破碎的心灵总是被悬置在那种最冷寂的角落之中,勇敢、正直而深刻的批判其实是最难能可贵的。我不喜欢那种调侃的批判,正如我不喜欢玩世不恭的作派。我也不喜欢过份的拘泥于细节的批判,比如爱情,我想说绝大多数当代人早已失去了爱的力量,“王菲为什么不爱我?”其实橡子已经提出了一个接近本质的问题,但我还是不喜欢他的这种调侃的表达方式,爱这个字眼是人世间最伟大的一个字眼,我希望在我提到她的时候,是神圣而尊崇的。应该说,在任何平庸和堕落的时代,爱和诗都是一种奢侈。而诗人和“爱人”也是奢侈的。就象我们在所处的时代很难找到那种真正抵达了纯粹和纯正的诗人一样,当我们渴望和期待爱的时候,我们也同样无法找到一个真正的爱人。爱是什么?爱是生命和灵魂燃烧的过程,一个完美主义者恐怕永远都无法找到他的致爱。还有写作,如果真的要批判,恐怕你的思想,你的语言,你的嘴唇永远都不够用,有时候我会降低标准,我看他的动机,即使在那些最糟糕的作品中,你也会见到一些真诚的成份,不同的人群需要不同的食物和养料,从这样的角度看,他们的工作是有益的。而批判是更为严肃的事,责任不在那些具体的人,根子在时代和人性之中。

 

十一、和解

我希望橡子是和解的,在那个朴实的怀着思乡之情的橡子身上体现了和解,在那个真诚地怀念陌生的诗人方向,怀念早逝的北大校友王运利的橡子身上体现了和解,在那个亲切地搂着一位名叫木湾扎西的藏族小男孩,深沉地倾听他的歌声的橡子身上体现了和解,而更多的时候,橡子不会轻易放下自己的武器,他写《没脑子的当代小说》,他写《批评与宽容》、他写《商品时代的文学流变》以及在其它用得着的场合的率直而莽撞的批评,表明了他的某种准则和界限。对于真诚、痛苦、追求、努力、贫穷、愚昧和纯朴,他是可以和解的,对于虚伪、背叛和骄狂,他则无法做到和解;而我想,对于无可奈何的现实,有时恐怕也需要橡子来一点和解。

 

十二、诗歌

橡子本来就是一个诗人,从本质上说,他更是一位诗人,无论是其精神特质,还是他对语言的认识和把握,都已经达到了诗的层次。但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诗歌在我们的生活中,已经变成了一种十分次要的东西,她仿佛是一艘航行在茫茫的大海上随时都要沉没的舰艇,如果你不自救,随时都会被淹没,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橡子就开始不大写诗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情,但起码橡子没有沦落和沉没,不过以橡子的年龄,他离开诗歌似乎太早,T·S·艾略特说:“每一代诗的寿命大约20年”,而除了极少数伟大的诗人例外,绝大多数诗人其诗歌写作的寿命恐怕也很难超过20年,较之于其它文体,诗歌是一种最纯粹的艺术形式,一首真正的诗无法容纳半点杂汁和水份,但诗歌同时也是一种极端的艺术,她无法成为一种大众共享的愉悦的文体,所以诗歌的沦落在一个商业社会就不足为怪,橡子放弃诗歌多半是因为某种失望和意气,但恐怕也有一定原因是因为他忍受不了也难以坚持那种极致的纯粹,橡子的血液过热、灵魂过于骚动,当他冷却和寂静的时候,他会达到那种纯粹和力度。1990年前后,橡子居住在北京城东大郊亭,在北京氧气厂倒夜班,在轰隆隆的机器声中长诗《黄山》神奇般地诞生,我想橡子在此后的写作中恐怕再也很少体验到那种   艰难和痛苦的分娩过程。
橡子有很强的诗人气质,但诗歌的收敛又很难容纳他张扬的诗人个性,橡子的语言也是一样,敏感而锋利,迷乱而张狂,而如何使之形成一种冰一样的纯净和硬度,这就很困难,如果你的热情永远都在喷薄而出,那么就难免泥沙俱下。
对诗歌的疏离和放弃,对于橡子而言,应该是阶段性的,一颗真正的诗性灵魂,要他永远地彻底地放弃诗歌,这也是不可能的。

 

十三、诗歌

在橡子的其它作品中,我们同样可以看到许多的诗性成份。《水果》有诗的迷狂,还乡系列有诗的情思,《文化的狂欢》有诗的思辩,《朝向天空的旅行》有诗的纯粹,《英国篇章》更是纯粹的诗。橡子在很多文章中都会不经意地流露出其自然的诗情、诗性、诗意和诗思。尽管对于真正的诗而言,它不够完整,但对于一个诗歌贫乏的时代,这或许是一种更好地保存和弘扬诗的方式。

 

十四、诗歌

《诗歌七辩》无疑是橡子的又一篇重要作品,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是一部总结,因为写完《诗歌七辩》之后,他就很少写诗了,但这不是一篇告别书,而是内心的反思和探讨,我为什么会成为诗人,我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诗人,我是一个怎样的诗人,怎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诗人,也许这样的表述过于简单平庸,其实很多本质的东西都在这里,如果你的精神真正抵达了诗,那么做一个诗人就是一桩十分痛苦的事情,诗歌只能是暗夜中的光茫,只有将一颗漆黑的灵魂沉入到茫茫的黑夜,诗歌的光茫才会破雾而出。《诗歌七辩》,我想橡子是在强调语言的力度,这名字并不贴切,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对于诗歌,恐怕仅仅只能触摸,我们很难从诗歌的内部走出来,然后把那束光带到外部世界,它太容易熄灭,太容易被打倒和战胜,应该说,橡子自己也不曾意识到,他自己的那束光会熄灭得那么快,在写作《诗歌七辩》的时候,他还是那么热情,那么迷醉,为什么又那么突然地放弃,没有告别,没有留恋,还有另一些诗人的放弃更为决绝,比如海子、骆一禾、戈麦、方向……是诗歌无法挽留他们的生命,还是诗歌结束了他们的生命,是理想主义的幻灭亦或是完美主义的升华?
如果诗歌的力量不足以挽留一颗美好的心灵,我想也许是他们心中的诗歌太弱了,或者他们的心灵比诗歌更为脆弱。
橡子是清醒的,所以橡子说:“活着不需要理由”。
活着就是坚持,就是希望,总有一天,那束光会重新洞彻过来。

 

十五、《水果》

我真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尽管为找到这部书我经历了一个较为艰难的寻觅过程,尽管有莫言的评语在前,尽管在读过《黄山》《朝向天空的旅行》和《英国篇章》之后我对橡子拥有一个近乎完美的印象,我还是不愿意提到《水果》,也许是我的期望值太高,所以当我一下子面对那一大堆汪洋姿肆的语言,我还是仿佛面临一盆冰冷的冷水,它简直就是一只果汁过分充盈然而又满口苦涩的水果,使你无法下口,我把《水果》放在我的抽屉里大约有20天之久没有还给他的父亲(我是好不容易才从他的老父亲那里借到这部书),我也没有去翻动它,我想它的有些句子可以改写成诗,有些段落单独阅读是一些十分优美的语言,但我不希望它是一部书,如果你是一部书,我总希望你要给我点什么,《黄山》给我震撼,《英国篇章》给我宁静,《朝向天空的施行》给我美和向往,《水果》给我什么?一堆语言?一堆颜色混乱的色块?我无法找到我所要的,也许是我落伍,但我所需要的是那种有生命力的东西,是那种能够触动我心灵隐微的东西,这应该没有错。
如果说《水果》里有语言,那么它已被杂质所淹没,如果说《水果》里有反思和批判,那么它已经被沉沦所淹没,如果说《水果》里有诗情,那么它已经被噪音所淹没,如果说《水果》里有爱,那么它已经被欲望和本能所淹没。
也许我真的是太过落伍了,我是否可以把它看成是一幅具有西方后现代主义色彩的抽象画卷,但我又觉得它似乎又不够抽象,它不仅没有一个有力量的人物,它同时也没有一个有力量的符号。什么时候,我也许应该耐下心来,把它认真地重读一遍。

 

十六、橡子

无论怎样,橡子在我的心目中都是一个有着巨大亲切感和令我十分尊敬的朋友,他是一个充满着激情和灵感的诗人,他是一个在中国当代不可多得地能自由地运用语言的作家,如果他愿意,他还能够把自己的灵魂洗涤得没有一丝杂质,如果他愿意,他可以批判、战斗以维护他内心深处的圣洁,如果他愿意,他的写作可以像泉水一样流淌,如果他愿意,他会回到童年那最纯朴的生命中去停留片刻。
但橡子也有他的遗憾,那就是他在布达拉宫广场所说的那句话:“我痛恨离开”。
真的,那个完整的深刻的精神背景是多么难以寻找,而一个诗人,无论你具有多么纯净的思想,多么质朴的精神,离开那个巨大的背景,你的存在还是有价值的吗?就象蔚蓝作为一种伟大的颜色,如果她不出现在广袤的天空,不出现在无边的大海,她的伟大能够那么完整,那么有力地呈现出来吗?在我们嘈杂而又喧闹的城市上空,看到的只有灰蒙蒙。
橡子是一种植物,我希望他会找到他的土壤。

 

十七、结束

其实,我想象中的结束不是这样,还有很多我想提到的字眼,比如爱情、堕落、天才、时代、激情、灵感、鄙俗、丑陋、坚持等等等等,但我好象耐心已不够了,停笔十年重新写作,毕竟有生涩之感,而我所阅读的橡子也太片面、恐怕不到他全部作品的三分之一,我又怎么能完整地去批判他呢,如果又一天橡子又一次带给我新的惊讶,也许我可以作一次完整的补写。

 

附:2005年2月19日之诗人生活

 橡子批判
左起:向武华\曾曙光\耀旭\江雪\温东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