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继开
白继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70,234
  • 关注人气:30,2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2015-09-18 07:29:59)
标签:

密支那

中国远征军

墓地

    雨季里,难得的降雨间歇,不算太强的阳光从乌云边缘露出,飘落在缅甸北部克钦邦首府密支那郊区的第二中学。此时,学生开始课间休息,男生在操场上踢足球,女生在教室门前跳绳,小一些的孩子则涌向学校门口,购买着印有中国动画片人物的零食。在他们脚下,埋葬着上千具遗骸,中国军人的遗骸,七十年前,这里是中国驻印军三十师的墓地……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在缅北,七月是雨季,难得的降雨间歇,我们乘坐的ATR72小型飞机在云层间颤抖着翅膀,降落在缅北克钦帮首府——密支那。

    密支那(Myitkyina)是缅甸北部克钦邦首府,位于伊洛瓦底江上游江畔,地处北部山地丘陵区,年降水量2000毫米左右。公路向西进入印度,向东北可到腾冲、龙陵,南经八莫可达中国云南省畹町,这两条路又称作史迪威公路北线与南线。

        不知道什么时候,乌云上面开出一个洞,洞口照出来一线阳光。树枝上透过来一阵轻风,带着树叶清香,林子里面只有鸟啼,人都屏着呼吸……”

  19447月,中国远征军驻印军反攻密支那,战况胶着,中国军人在雨水、洪水、血水中艰难地一点点向密支那火车站的日军阵地推进。当年随中国远征军驻印军出征的《大公报》记者黄仁宇腿部中弹,受伤后在战地医院的病床上,写下长达几万字的著名战地报道——《密支那像个罐头》。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2011年第一次走滇缅公路前,许文昆借我一本书,黄仁宇先生的《缅北之战》,从那上面,可以更多地了解中国远征军第二次远征的历程。没有什么口号,没有什么主义,黄先生轻柔的文笔,却能让人更加感受到战争之残酷,这世界本是美好的。那一次,因为准备不充分,加上受到大雨影响,我们没能来到密支那。

    时至正午,不算太强的阳光从乌云边缘露出,飘落在缅甸北部克钦邦首府密支那郊区的第二中学。此时,学生开始课间休息,男生在操场上踢足球,女生在教室门前跳绳,小一些的孩子则涌向学校门口,购买着印有中国动画片《熊出没》、《喜羊羊》的零食。在他们脚下,埋葬着上千具遗骸,中国军人的遗骸,七十年前,这里是中国驻印军三十师的墓地。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密支那之战是二战中国军队在缅甸最大、最重要的战役。从1944517日至83日,中国驻印军投入第十四、三十、五十师三个师的兵力与美军“劫掠者”远程渗透特种团和部分工兵部队协同作战。经过80天的艰苦激战,换来了整个亚洲战场具有战略转折意义的胜利,日军除了几百人人渡江逃脱之外,驻守密支那的其余2300多人全部被歼灭。

         2011年在曼德勒,我们曾经拜访过远征军老兵钟云清,老人的祖籍广西北流,抗战爆发后毅然报名参军,参加过第二次长沙会战。1943年,中国远征军驻印军补充兵员,钟云清乘坐飞机抵达印度受训,编入新38师任上士班长,随后参加缅北反攻。

    老人说,反攻时他所在的班新补充了5位新战士,而他们刚上战场就全部牺牲了,掩埋遗体时却发现还不知道他们的姓名,钟云清失声痛哭。连长劝他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等打完仗,再来给兄弟们立碑。随后,连长在后来夺取密支那机场的战斗中也牺牲。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两年前,钟云清老人在曼德勒的家中辞世……

 

在密支那,我们也见到一位远征军老兵。老人叫李光钿,云南宣威人,曾任中国远征军712883282炮排排长,参加过著名的松山战役。五十年代初,老人因在国军部队服役过而备受欺凌,最终辗转流落于缅甸。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我想回家,我想回祖国!离开七十来年,我想回去……”

93岁高龄的李光钿老人眼中泛着泪。这泪水,四十一年前在松山,为战友们流过。李光钿七十多年前,还是个学生的李光钿离家参军,如今,这位耄耋老人对家乡的思念从未间断,多年来不变的心愿就是想在有生之年,能够带着儿孙们回归故里定居。老人说,当年参军就是保家卫国,在松山和随后的反攻战役中经历那么多生死却活了下来,现在想来是无怨无悔。只是这七十年后,老了,想家,想回到祖国。

    在缅甸生活了六十多年的李光钿老人,经常给儿孙们讲述家乡的事,老人虽曾三次回到过家乡,但最大的心愿就是叶落归根,带着儿孙们一起回到祖国。老人没有加入缅甸国籍,也没有中国国籍。多年来老人一再嘱咐儿孙们:不论自己身在何处,永远记得自己是个中国人,永远记住祖国和家乡。而他自己,不希望埋骨异乡,想以后和更多为抗战牺牲的战友离得近一些……

    密支那战役中,第三十师下属三个步兵团——第八十八、八十九、九十团全部投入战斗,是驻印军三个师中投入兵力最多,同时也是牺牲最大的部队。据统计,第三十师阵亡1044人、负伤2256人,失踪51人。战役结束后,阵亡将士被集体在密支那北郊安葬,岁月变迁,如今已成为密支那第二中学的校园。

    “这片区域当地人叫——达供(Tatkone),就是驻军地方的意思,密支那当地人称之为达供坟山。过去是第三十师的墓地,还有几位中国军人看守,后来,人死了,墓地被破坏……”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经历过密支那战役与墓园被毁的艾元昌先生,是一位对那段历史很有研究的缅甸华侨。说道墓园被毁,艾元昌老人心痛不已,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墓园重建,后人能记住中国远征军的不朽功绩。

         午后,放学的孩子陆续离开学校,向北的会路过一处华侨墓地,这里主要埋葬的是云南籍华人。墓地中央,有座新建的纪念碑,在乌云的映衬下非常醒目,上面写着——“二战中国远征军、盟军忠魂碑”。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雨季里,密支那成天大雨光顾,雨水只要略有停歇,哪怕紧接而来的是无比闷热潮湿的天气,人们依旧会涌出家门,要么购买生活必需品,要么找块空地聚在一起娱乐,密支那火车站铁道边的空地就是一处很好的娱乐场所。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密支那火车站叫Myitkyina Railway Station,是缅甸纵贯南北的仰光到密支那铁路线北部终点。克钦邦只有这一条铁路,距仰光的铁路全长1784公里,到曼德勒则有542公里,行车至少需要20小时。近来正是缅北雨季,有桥梁被毁,铁路暂时中断。缅甸的铁路是100年前的殖民地产物,铁轨制式不同,残旧并且封闭,不与其他国家铁路相连。但火车站近百年来一直是密支那交通的重中之重,是人员、物资的转运中心。194477日,已经在泥泞的密支那作战近两个月的中国远征军部队接到总攻命令,向密支那火车站等地的日军阵地发起最后强攻。 七十一年过去,又是雨季。密支那火车站没有了战火硝烟,除了往来运输乘客与货物的火车外,那些见证历史的铁轨依旧没有变。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第二天,我们在瓢泼的雨水声中醒来,原本打算经史迪威公路去八莫,但在出城二十多公里的地方因为没有省政府同意的批文,而被路口的移民局官员挡住,几经交涉无果,只能回头到政府大院去办批文。省主席不在,去内比都开会,说是飞机上午十点到,可这大雨……等的三小时后得知,省主席乘坐的航班取消,而军方负责的缅军上校不同意开具证明,因为那条路属于克钦独立军与政府军交战区域,路边常会有独立军埋设地雷与其他爆炸物,一旦有事,上校不愿承担责任。无奈之下,我们决定不去八莫,沿着史迪威公路往前,能走多远是多远,至少是一种行走在这条路上的感受。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密支那的雨季,雨水难以停歇,我们抵达的第三天依旧如此。窗外,伊洛瓦底江畔的景致很是淡雅,无奈的时候静下心来,何不先享受眼前的一切……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眼见无法继续前行,无法前往八莫或是胡康河谷,我们只得选择改变行程,转向经曼德勒前往仁安羌,此时,怎么离开密支那又成了一个问题。铁路中断、公路中断、航班延误,前一天的所有航班就因大雨全部取消,但我们只能选择中午的航班,希望像来的时候一样,雨水能有一段暂时的停息。

沿着抗战之路前行之八——密支那雨季

    运气超级好,正午时分雨停了,一小时后,数架航班相继着陆。登机时,雨越来越大,天边的阴云也越来越重,乘客匆忙的挤上飞机。还在码放行李接打电话时,飞机已经滑跑,起飞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