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方
杨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332
  • 关注人气:4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莉评杨方作品

(2018-12-14 21:09:12)
张莉评杨方作品

张莉评杨方作品

 凛然的诗意
                                   ——关于杨方的写作

                                                 张莉

    杨方是个诗人,一个在新疆长大,后来回江南定居的诗人。那么,在她的诗作中出现新疆地名是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请写上,一个邮包的详细地址/一百六十六万平方公里的维吾尔自治区/三十五万平方公里的哈萨克自治州/一公里长的斯大林街,五米宽的胜利巷/写上父亲和母亲的名字……陌生的信使,当你把包裹交给父亲和母亲/就是把我重新交给故乡/我以一个两公斤重的邮包出现在饭桌上/我是饭桌上的缺席者,我是故乡的缺席者/没有了故乡,我们会怎么样?/没有了平和安详,故乡会怎么样?/那么,请写上:小心,轻放!/不要粗暴和伤害,再写上我的邮编和电话号码/那是一长串阿拉伯数字,断头的红玫瑰般依次排列。”(杨方:《寄往故乡的邮包》)这是一位有着浓烈思乡情感的诗人,伊犁河、卡洛伊、百丈漈、务川、额济纳、博尔塔拉纳达旗、南疆,构成了她诗歌的疆域。远离家乡的女子用语词建立的风景,与新疆有关的故乡风景,不同于李娟的“阿尔泰”,不同于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的风景。张莉评杨方作品

   张莉评杨方作品“我的眼睛是凹陷的,我的语言,是西域的/我的鼻梁和身体起伏,是天山山脉的/我的脸庞,是阿力麻里的(阿力麻里意即苹果城,伊犁的别称)/我的名字和出生,是出生地的/我的身体,是奶牛和馕养大的/我的星空,是博格达峰之上的/我的羊毛披肩和方格裙子,是伊犁绵羊的/我的胃口,是孜然和胡椒粉的……”新疆,是她难离的故土,家园。这个故乡是美的,令人伤怀的。那里的美,由流水、由花间、由草木、由秋风构建而成。
某种程度上,这位诗人以诗歌的形式建构了属于她的纸上风景,当然,这里的风景不止是新疆,还有其它山水。那些水是如此令人神往:黄河、伊河洛、水瓯江、洪渡河、伊犁河、百丈漈、白洋淀……还有那些树:丁香、楂树、梨树、无花果树、苹果树、杨树、石榴树、枇杷树……每一朵花每一棵树都有它们的故事和情感,都浸润着诗人的情感。记得我第一次读到杨方的诗歌是在春天,在一个春风荡漾满目繁花的日子里,读到这样的诗作,读者无法不感叹诗本身的那些魅力。
   我以为,杨方是那种沉湎于风物的作家,她使那些植物变得多情善感,情深意重。“多么突然,当我站在崖边/和一朵金莲花一样惊惧,颤抖,屏住了呼吸/我怕一失足,就跌落茫茫云海/此时连绵的群山在云雾中只露出孤岛一样的山尖/神一口一口,吹蒲公英一样将云朵吹散/它们飘落远山,又群羊般汹涌而来(《燕山之顶》)”。还有那首《梨花白》“多年以前,/多年以后,雨,黄昏,山河弥漫/走在十里落痕中,密不透风/到处是微弱的呼吸和挣扎,细密的痛/终有一日,熄灭的梨花尽随了尘埃,惨白,凌乱/树丫最后挂着分离的果子/但现在一切还没有成形,还没有分离的迹象/梨花还那么美,那么白,她们的心碎才刚开头。”(《梨花白》)
这些与花与树有关的诗让我想到化为我们血液的那些古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想到“定定住天涯, 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常作去年花”;想到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想到“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杨方的诗让人意识到她与自然如此亲近。人是山水的镜子,山水是人的伴侣。她的诗歌的魅力在于回到自然,以缠绵,以多情,以温婉,以忧伤回到自然天地。读她的诗也会想到几百年来几千年来站在大地上生长过和正在生长的那些好风光,那些长在我们身上的诗情和诗意,因为那些诗歌,远处的山不再只是山,身边的水不再是水,大风不再只是大风,盛开的梨花不再只是梨花了,它们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与之同感,与之同忧,与之同热爱,与之同悲伤。面前的那些繁花绿树全都变成了我们的情感、我们的记忆,和我们的生活本身。
   这样的诗是沉默的,安静的,它与我们常见到的写日常生活的、现实景象的以及情感纠隔的诗风完全迥异。这样的诗让我有机会想到诗的本原,它们使我有机会跨越岁月和山水,想到我们的祖先们。它们使我想到,原来,我们是一个诗歌的国度,诗情诗意浸在我们的血液里。事实上这些与自然相处和谐的诗,在今天的雾霾天里读来更有种凛然之气。是的,好的诗歌,要有爱,要有哲思,要有情怀,要有美,但也要有凛然之气,那种超拔于世事的气息。
  这种“凛然的诗意”也出现在她的小说中——杨方也是位小说家,她有她令人难忘的小说才华。《棉花一样的温暖》是特别的,父亲死后的婚外情一点点被发现,浮出地表,一切都在摧毁,而另一种东西也在建立。棉花二字表明这部小说只属于杨方而不是别人,棉花是温暖的熨贴的,也是原生态的植物。
但是,我要坦率地说,我更喜欢她的另一部小说,《另一个女人》,虽然它不如《棉花一样的温暖》写得完善,似乎还有些破绽。但是,小说的视角和立场使人难忘。一个与双规官员有过夫妻之情的女人,当过小三又被第三者破坏婚姻的女人,一个有着强烈的文艺女青年标识的女人。她处在事件风眼,却毫不以为意。这个喜欢诗歌,有自己爱情观的女人有着一种与世界隔隔不入的气质,好有她的世界。写到此,我突然想到最近看到的一个国际新闻。一位89岁的异国女教师认为这个世界变化太迅速了,每个人都被手机包围,几乎成了机械人。她无法忍受身边人这样的变化,最后选择了安乐死。不能融入这个陌生的世界,她选择永远不与之为伍。这是个有凛然之气的女人,她以不妥协、不苟活、不合作的样子为自己的人生做了最后的刻印。《另一个女人》的主人公与新闻中异国的女教师相近之处。
   一个有诗心的人写小说,一定会把她的气质带进小说的字里行间的,除了小说人物的凛然之气,《另一个女人》中还有内在的对诗歌的热爱。你能想到吗,叙述人甚至让那位使人产生好感的警察叫“崔九”,因为保护证人而死去,永远从这个世间消失。是的,正如我们所知,崔九正是“崔九堂前几度闻”的那个名字,“崔九”是小说中与女主人公有过些许暧昧的男人,也同样是永远活在唐诗里的人。
我之所以喜欢《另一个女人》,因为这部小说中有属于诗人杨方对生活的理解力,而且,我相信,崔九的命名和崔九的死去,在一位诗人的笔下绝不是无意而为。
   张莉评杨方作品地球已经调至震动状态张莉评杨方作品地球已经调至震动状态张莉评杨方作品地球已经调至震动状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