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方
杨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247
  • 关注人气:4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杨方诗歌创作研讨会综述——段金玲

(2014-11-13 19:59:45)
标签:

情感

 

 

诗人杨方,七十年代出生,先后出版诗集《像白云一样生活》、《骆驼羔一样的眼睛》,小说集《打马跑过乌孙山》等,在《人民文学》等国家级刊物及省级刊物发表作品一百多万字。2013年至2014年,杨方在首都师范大学度过了难忘的一年。为了对杨方的诗歌创作进行充分研究,总结其创作经验,以推动和繁荣当下的诗歌创作,2014年7月6日上午,由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主办的“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杨方诗歌创作研讨会”在北京紫玉饭店隆重召开。赵敏俐、吴思敬、刘福春、章锦水、庞俭克、李怡、灵焚、张立群、陈兴兵、北塔、李轻松、霍俊明、慕白等著名学者、评论家、诗人,《文艺报》《中华读书报》《中国青年报》《中国艺术报》等媒体,以及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部分研究生共50余人参加了此次研讨会。

会议由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副主任吴思敬教授主持。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主任赵敏俐教授致辞。赵敏俐教授回顾了驻校诗人制度的缘起并肯定了杨方驻校期间所取得的成果,他鼓励年轻诗人们应该以更加博大的胸怀和深刻的思想去拥抱当代诗歌。杨方回顾了一年来的驻校生活和诗歌写作经历,她表示自己在这一年里不仅是提高,也是锻炼和修正,使自己能够在写作思想上从狭隘到宽阔,从浅表到深层,从零碎到完整,同时她也非常感谢首师大诗歌中心的帮助。随后,会议主要围绕杨方诗歌的创作展开多个角度进行研讨,与会者多在提交论文的基础上展开了精彩的发言。

 

一、故乡:解读杨方诗的关键词

诗人杨方,出生和成长于新疆伊犁,大学毕业后回祖籍浙江工作。杨方从新疆到浙江,地域间的奔波,岁月的磨炼,事物的变迁使她在苍壮悲凉与细腻温婉之间用笔勾勒出了一幅幅动人的诗话。王巨川(中国艺术研究院)认为:对于诗人杨方的熟识,最初的源起是她的笔名——三棵树。“三棵树”源于诗人一个一种寻找的心灵与现实之中的“故乡”,她的诗歌写作便是在“寻找故乡”和“回归故乡”的过程中无限展开。类似于执着、坚韧、忠诚,又显现出忧伤、痛楚、荒凉。薛梅(河北民族师范学院)谈到荒凉的三棵树成就了杨方故乡情结的基调,一方面是难以割舍另一方面是难以依靠,从《像白云一样生活》到《骆驼羔一样的眼睛》,无一不是杨方精神家园的诗意倾诉和价值坚守。

庞俭克(漓江出版社副总编辑、编审)强调初读杨方的诗歌感受到了她的“异乡”情结,这“异乡”正是唐代诗人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每逢佳节倍思亲”所体现出来的那种人类独特情感体验,是一种永远在驿站,永远在路上的孤独,事实上正是这种不能回到出生地,难于融入工作地的两难处境成就了杨方能够展开诗歌想象的翅膀,因此她作品中的“异乡”情结略显得格外不同。李怡(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提出写故乡、表现乡愁是诗人自古以来的一个母题,杨方笔下呈现出一个非常丰富的情怀,通过对杨方的故乡诗进行不完全的归纳,大致有六种新颖的地方:距离感、陌生感/惶惑感、非现实感、伤痛感、隔膜/拒绝感、危险/灾难感。李怡认为杨方笔下的乡愁区别于以往农业文明的乡愁,杨方写的故乡是“回不去”的,是农业文明熟人世界的历史进程无法退回的,是现代工业文明无法恢复的一种原生态。

杨方的诗不同于现代文明对山川自然的赞美,而是一种对失去故园的哀悼。在这一共识的基础上,李轻松(首都师范大学第四届驻校诗人)提出:杨方的诗是对于遥远故园的不可抵达的悲伤。杨方凭吊的不只是一座城市的过往,而是带着一种不可能把故园当作最后灵魂的归属之感,写出所有漂泊者内心最大的一种旷世悲情。

王士强(天津社会科学院)也回应了杨方关于故乡的书写,他指出在一定程度上,故乡即是世界的本源与中心,是一切价值与意义之所系,杨方的乡愁是辽远的、疼痛的、尖锐的,从离乡、返乡、无乡;无乡、返乡……在不停的往复中,“故乡”和“自我”都在不断地对视和互动,美亦由此而生。

灵焚(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在此次研讨会中提交的论文题目为《肉身可以出走,精神如何还乡》,他认为:诗人的肉身虽然已经从那痛苦的“故乡”出走,然其精神并没有真正从过去的记忆中挣脱;对诗人而言,一个明确的故乡是出生地,另一个不明确的新的故土在远方,只知道它通往墓地,只能活在摇篮和墓地之间,人生就像一道不能愈合的“伤口”。他强调无论找到怎样的新“故乡”,却只能建立在这一道“伤口”之上,这“伤口”是必须要愈合的,我们必须要进一步思索人的“存在性”意义。

 

二、表达方式:异曲边塞的独特与女性自由的情性

对于人生、故乡、生命、灵魂等这一系列的主题,诗人杨方在富有弹性的时空调度中,让灵感与想象完美结合,创作出了精彩的诗篇。她的创作验证了现代诗不同于古诗在应对陈年老酒的母题时体现的活力优势。章锦水(浙江省永康市人大副主任)从杨方“长相很江南,骨子很西北”入手挖掘杨方诗歌内敛、忧郁、沉静的特点,指出在杨方的生活和写作中,旷放与婉约、弱小与强大、执着与忧郁这些仿佛置身于她自己的矛盾体里,饱含了对于故乡的忧郁,除了新疆伊犁和浙江永康,她还有着“第三个故乡”,是一个经过提炼的文化意义上的精神家园,是一个言词构筑的乌托邦,也正是这样的建构,她才能试图找到真正的自己,试图呈现大气、悲悯和深沉的三大独特诗质。

王巨川(中国艺术研究院)提出:阅读杨方有关故乡的诗,有一些艰涩也有一些愉快。艰涩的本身一方面是诗歌与阅读之间有意保持的一种观望的距离所致,另一方面也是来自于阅读中对其诗歌“故乡”的陌生化使然;杨方的诗歌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她对于语言色彩的刻意追逐和精心营造。比如《今夜,只有一棵杨树向着月亮长高》全诗贯穿的白色意象是诗人内心对苦痛的集聚,《石榴树下》里血红色的石榴意象让人觉得这是诗人写的最好的一首,诗中把死与生的循环渲染的深刻而悲壮。

薛梅(河北民族师范学院)指出杨方以《骆驼羔一样的眼睛》,成为万物中的一种诉说,一种活在词里的大写意。“词”之于杨方,就有了专属于她的气场。正如薛梅在此次研讨会中提交的论文题目《词是逐渐增长的黎明,是可靠的故乡》,她认为:杨方以诗“词”题,诗集中每一辑都冠以“词”来统领:故乡词、花间词、草木词等,杨方的诗集里将“故乡”成功拓展和扩大,她无意充当道德的训诫者和箴言的制造者,她清醒的认识到“诗歌需要持久,澄净而深入”,她找到了骆驼羔一样的眼睛,她的诗歌里有着可贵的坚定的精神。李怡(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也谈到看似杨方诗中传统的意象词汇和古典氛围,但实际上是一种对于传统的挑战和内心世界的一种纠缠的显现。

李轻松(首都师范大学第四届驻校诗人)以一个女性创作者的身份去谈读杨方诗歌的体会,谈到杨方的是诗体现了女性诗人中少有的一种建安风骨,有着独特的节奏感和混血的气质,如同保罗·策兰的诗歌有一种巨大的不安全感,并非女性对于命运个体的展现,而是对于个人成长的经历和背景下那种融入于血液的展现——在多元的文化混血下诗人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如何自由的穿行。赵晓辉(北方工业大学)认为:杨方对边塞的荒凉景观有着敏锐的诗性感受,她偏爱与漂泊、自然、旅行、动物有关的场景和意象,没有用精致、细腻、柔婉的语言来强化其女性身份,而代之以一种强悍、粗砺、苍凉甚至有几分男性化的美学风格。

张立群(辽宁大学文学院)认为:从故乡这个母题角度来说,杨方对新疆的书写与闻捷、北野、周涛等诗人笔下的新疆异域书写比较起来,她独特地提供出了新鲜的有血肉感的经验,因此可以说杨方在当下诗人中是有贡献的。其次,杨方的诗歌有些像阿垅,在主题和题材上提供大量经验以外,杨方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技法上的经验,尤其是在缓释句子在铺排上的拥挤上,她试图在长短句的安排、标点使用上努力地调整诗歌的结构。也可以说,在当下女性诗歌的自我发展中,杨方诗歌的出现是使女性诗歌能够形成一种良性发展的表征。

冯雷(北方工业大学)则从和盘亘故乡形成对照的“行走”这一主题对杨方诗歌进行了简评,他认为:行走、磅礴、和些许的悲怆正是杨方的标志性特色,杨方诗很少去勾勒新疆的风土人情,或者说杨方在回味故乡的时候,内在诗情也总是动感十足,这种动感不是跳跃,也不是哥特式的突兀,而是“河流、马匹、麦田,伊斯兰风格的房子廊檐曲折”(《在伤口上建立一个故乡》)般起伏。《行走》这首诗里行者赖以前行的双腿、双脚被缠绕,但仍然凭借自由精神不断地探索,正因为如此,杨方的诗歌里对西域风情的描绘,其意义永远不同于五六十年代的边塞诗歌,也不是“新边塞诗”所能概括和总结的。

罗维斯(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也认同杨方的诗歌创作中隐没了诗人的女性身份有男儿气概,显出一分英气,而带来了一种异性想象的成分,她回应了冯雷的“行走”观,认为《骆驼羔一样的眼睛》不同于第一本诗集而重在表现停留,此处主人的视角需要将这些横断面延展为日常,这种延展带有散文化的语言展现了一分暮气,使诗人变得更深邃、平和;她认为杨方的英气与妖气交织出的暧昧的暴力始终萦绕着作品的字里行间,让杨方作为一个女性诗人显得很独特。吴思敬教授(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回应了罗维斯提出的关于杨方诗歌的中鬼魅冶艳但不邪恶的“妖气”,他认为与其说是“妖气”,不如说是“巫气”更恰当,更好地体现杨方诗里乖张偏执,桀骜不驯,又有些离经叛道的别样风情。

 

三、探索与展望:对杨方独特诗艺的全局认知

杨方祖籍浙江,出生和成长却是在新疆,对于她这样的第二代在新疆成长的汉人来说,是一种身份的尴尬,新疆有自己的独特文化认同,虽也有汉人对她的部分情感认同,但是这存在着一种异乡与故乡的撕裂感,杨方后来又有“还乡”即回到祖籍浙江,“还乡”和她从小生活的地方再次产生异质性,这种异质性成就了杨方这样一位诗人。

李怡(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谈到从杨方诗歌中不禁让人深思开发大西北的历史进程中人民对于边疆的苦涩情怀,“何处是故乡”这个故乡是现实的又是历史的,让一个平凡的人没有办法去经历和体验,边疆民族问题的突显尤为显得严肃和深沉,加深了诗人身份的尴尬。这个引起我们对文学的透视,文学是直指人的心灵的,杨方的诗里有透视这些问题,今后可提高边疆题材特殊情感纠结的观照深度,对杨方今后的诗歌创作充满期待。

刘福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代表驻校诗人制度发起人之一林莽指出:从杨方的第一本诗集《像白云一样生活》到第二本诗集《骆驼羔一样的眼睛》,其诗从简单逐渐走向成熟,诗中有来自生命深处的忧伤,有她的爱与敬畏,有着对故土的眷恋,她以沉郁而厚重的书写,饱含着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和西方现代诗歌的融会,其诗歌给人一种感人至深的力量。

陈兴兵(金华市作家协会)从童年和做过医生的经验谈杨方诗歌里反复谈到的死亡、有关伤痛等意象,认为杨方的诗里有三层疼痛:一是“身在故乡是他乡”,在空间的转换里流露出一种恍惚不定,在诗中重构精神故乡表现内心经受的次次折磨;二是对生命的伤痛,对于生命的感悟隐藏在字里行间隐隐作痛;三是时代的痛,在这样一个伤痛无处不在的时代,诗人不仅是一个能疗伤的高手,不但能给人诊脉看病,还能开药方,杨方显然是一个生活的智者,同时我们也相信杨方的前程是更加光明的,她的诗也会越走越远。

卢桢(南开大学文学院)也指出杨方独具个性的诗歌是对于从80年来的发展到今天的女性诗歌有独到的贡献的,比如她很多诗用到隐喻,写故乡之所以为“故”是因为体验到的无法返回性,杨方的诗没有回避那些时刻存在的、精神上的痛感经验,而是表现了离群索居是现代人的命运,因此说杨方的诗既有个人意义,也触及到了世界文学“精神返乡”的精神母题。

贺嘉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代诗人宋晓杰谈到杨方诗歌总有着一种强大的爆发力,弱小的身躯里有着足够强劲的意志,她的诗是基于两种不同的境况和对两种文明的交融以一种独特的化学反应而不是物理反应呈现,她告诉了我们永远要感激岁月和生命;愿杨方在今后的日子里,依然穿行于故乡,能继续低头沉吟,高声歌唱,也期望着她写出更多更好的诗作,向伟大的汉语诗歌致敬。

段金玲(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认为杨方在诗里愿作俗世中高洁的雪莲,隐于市又远离红尘,隐藏自己,只为一颗纯粹的诗心,追寻杨绛的“我不在乎和谁争,和谁争我都不屑”的旷适淡泊,追求“平淡而山高水深”的诗性情感。

林喜杰(北京海淀教育科学研究所)指出诗人要以诗人的思想去辐射社会,诗人要具有使命感。诗人对于文化的热爱要做到罗素所说的“对人类命运的悲悯”,希望杨方的诗歌能继续站在文化和时代的高度,站在诗人群体里发出声音,继续做一个诗人应尽的义务。

 

此次研讨会有20位学者、诗人、学生发言,最后由吴思敬教授对会议进行总结,他指出杨方是一位肯思考、有担当,在对新疆的诗歌书写中有重大突破,同时显示了深厚的创作潜力的诗人,我们理应对她抱有更大的期待。他感谢嘉宾们对诗歌中心驻校诗人系列活动的支持,并希望年青一代的诗人和学者为新诗的发展做出贡献。研讨会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