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伍君林
伍君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631
  • 关注人气:1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遗像上的人是我,面若海棠

(2020-09-26 18:15:07)
标签:

转载

分类: 气质女人
人性和人格
[转载]遗像上的人是我,面若海棠


遗像上的人是我,蒋棠珍。

- 1 -

我是宜兴人,出身书香门第,豆蔻之年与名门望族查家定亲。做少奶奶,开枝散叶,儿孙绕膝,此生一眼望穿,古井无澜。

可是,命运在我十八岁那年骤然顿笔,突兀得措手不及。

父亲时任复旦大学国文教师,举家迁沪。在上海,前来拜谒的学生络绎不绝,深得父亲赏识的,是徐悲鸿。

徐悲鸿俊朗清瘦,举手投足尽是书卷气,望向我的时候,眼眸里满是酽酽的温柔。

他大约是喜欢我的。

徐悲鸿习画,赠我一幅海棠。“我喜欢海棠般的女子,出尘绝艳,飒爽高贵。”

我抬眼望他,只想到玉树临风。经年习画的飘逸气质,才情与柔情兼备,不经意地暖了近旁的人,蓦地生出想要依靠的错觉。

他走后,我细细摩挲那幅海棠,心下黯然。来年,我将嫁作他人妇,这段少女心事也便如烟了吧。查家少爷纨绔天性,曾向家父讨要考卷答案,品行未见端正。

婚约一纸,缚住我对婚姻全部的想象。

一阵清风,把画作吹拂在地。我赶忙拾起,恰好看到背面小字:卿若海棠。

心像涨了潮,冉冉蔓延到眼眶,潸然泪婆娑。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情深缘浅,倾慕不过一场徒劳。

恨不相逢未嫁时。

门突然开了。

就像黑夜迷路的孩子,蹲在地上抖肩哭泣,一抬头,却看到了粲然星空。

徐悲鸿站在门口,目如繁星,对我说:“棠珍,跟我走。”

我十八岁,跟一个叫徐悲鸿的男人,逃婚私奔了。

父亲面上无光,令蒋家上下演了场“假出殡”,灵堂遗像煞有介事。人们说活人办葬礼,兆头不好,是大忌。

更深人静,灵堂寂寂。

烛火明明灭灭,遗像上的女子沉静端庄,面若海棠。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我却无所谓。

悲鸿和我,是生生世世一双人,黄泉路上都要执子之手,何畏人言迷信。

然而,当我八十高龄,独卧病榻时,方知是我一厢情愿。

“棠珍,从今日起,我为你更名蒋碧薇,放下前尘,从头来过。好吗?”

“好。”

为你,情愿撕毁豪门婚誓,割舍父母亲友,更不必说改一个名字。我的爱情像飞蛾扑火,决绝得不留退路。

- 2 -

在康有为的帮助下,我们私奔到日本。悲鸿痴迷日本仿制原画,遇见心仪的,毫不犹豫买下来,积蓄很快用罄。

他四处帮人作画,我做女工,薄薪勉强度日。

十指不沾阳春水,今来为君做羹汤。时光清苦,我却总相信,有朝一日他能出人头地。

彼时流行怀表,我大半个月没吃晚饭,攒钱给悲鸿买了一块。他很感动,做了两枚戒指,分别刻着我们的名字。

他常年戴着刻有“碧薇”的那枚,逢人便讲,这是我太太的名字。

后来,我们辗转去了巴黎,他进法国最高国立艺术学校官费留学,我进校学法语。我不是旧式女子,懂得顺应时代潮流,免遭淘汰。

悲鸿声名鹊起,我作为徐悲鸿夫人,社交礼仪恰到好处,人们都说是一对璧人。

不久,我们回南京去了。

载誉归来的悲鸿如日中天,任南京中央大学美术系主任,日子似是苦尽甘来。

满街银杏的时候,姑母病故,我回宜兴省亲奔丧。因着悲鸿盛名,衣锦还乡,当年那出“假丧”也淡成茶余饭后的笑谈。

市井之人眼薄,记性也不大好。小城姑娘问我东京和巴黎的模样,我竟记不真切。东京只有家徒四壁,巴黎只有半纸情信,其余,都是悲鸿。

正说着,便来了信:

快回南京吧。你再不来,我要爱上别人了。

- 3 -

南京的冬天凄凄寒寒,不比北方摧枯拉朽,只是清冷,冷得黯然惆怅。徐公馆依然,银杏落尽,乌鸦泣枝丫。

我见到“慈悲之恋”的女主角,孙多慈。

悲鸿的画库,满屋满室都是她。柳叶眉,瓜子脸,弱不禁风的寡欢。我只觉天旋地转,绮丽的颜料如刀似剑,手刃我的心。

我晕倒在自家画室。

醒来,悲鸿坐在床前,小心翼翼地讲:“大夫说你患了猩红热,需要静养。我请假陪你。”

我漠然地看着他:“我要吃冰糕。”

“好,我去买。”

他一走,我就泪如雨下。腊月的南京天寒地冻,哪有冰糕卖,何况我在病中,忌生冷。

他对我已不是爱,是愧。

初春,孙多慈送来百棵枫苗,名曰点缀庭院。我知其用心,便令用人折苗为薪。

悲鸿得知,默不作声。到底是心怀鬼胎,处处赔着小心。

绝望日渐蚕食我的爱意。我向来聪慧,却不知自己何罪之有。抛弃锦衣玉食,陪他颠沛流离共患难,略无半点大小姐脾性。

我不是抱残守旧的封建女人,逃婚,留洋,学外语,打扮入时,社交得体,燃尽生命去爱他,到头来,仍逃不过糟糠之妻的弃妇之命。

[转载]遗像上的人是我,面若海棠


我败给了谁?

踏入孙多慈宿舍之前,我料想她是惊艳的。

可是,当我面向她,心里却是更深的凉意。

“孙小姐,我是徐先生的爱人。我来,只有一句话:请你自重。”

她眼里怯意浓重,怎会如我当年赴汤蹈火。

多年后,她依从父命,嫁与他人,倒也应了我的猜想。

论及容貌、家世、胆略,孙多慈无不在我之下,更比不起我与悲鸿十余载相濡以沫。可偏偏是她,毁了我的婚姻。

我败给了人性。

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我的丈夫又开始了热恋。

摘下刻有“碧薇”的戒指,换上镶红豆的黄金戒指,题着“大慈”。

我问他:“你每爱上一个姑娘,就会换一枚戒指吗?”

他不言语。不在乎你,连掩饰都懒得做。

恩情似流沙,一点一滴流逝。我想挽回,却只能坐以待毙,无力回天。

在生命无边的僵局里,进退两难。

- 4 -

分居后,他带孙多慈去了桂林。

为讨好孙父,徐悲鸿登报声明:

兹证明徐悲鸿先生与蒋碧薇女士脱离同居关系。

弃之如敝屣。

回想自己十八岁,义无反顾地私奔,于彼落魄时不离不弃,终了只落得“同居”之名。连被抛弃都要妇孺皆知,满城风雨。

我的高贵揉碎在市井人的舌尖,低微如尘,狼狈不堪。

但我绝不回头。

果不其然,几年后,徐悲鸿叩响我的门。

深情款款,自说自话。

“我那时年少无知,漠视卿之深情。”

“如今已和孙小姐断绝来往,再无羁绊。”

“人们说命中注定,我不信。这些年周游列国,方知我心下最惦念的,不过你一人而已。始信命中注定之辞。”

“既非圣贤,孰能无过。十多年相守,你竟无一丝眷恋?”

“我潜心悔过,想与你重修旧好。碧薇,平生无所系,唯独爱海棠。”

“……”

句句直抵我心。多年夫妻,他太了解我的软肋。

可是心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冰释不易。

我指着墙上那纸声明,冷若冰霜:“破镜难圆。”

徐悲鸿离去。悲伤排山倒海地吞噬我,我终于病倒了。

病床上的一个月,我常自问,倘若给彼此一个机会,会否有不同结局?我的满腔勇气,当真被岁月耗尽了吗?他真心悔改,我初心未变,不如重归于好。

没等我病好,徐悲鸿的启事又见了报:

兹证明徐悲鸿先生与蒋碧薇女士脱离同居关系。

- 5 -

同款启事再度登报,我心里没有震惊,只有可笑。

我该是欠了你几世情债,值得你三番五次中伤。你娶新妻,与我何干,何必示威般昭告天下?声明早年已发,如今又费口舌,何必!

你负我,我沉默,护你声誉,只换来你一再欺辱。

我忍无可忍,一纸诉状,对簿公堂。向徐悲鸿索赔,一百幅画,四十幅古画,一百万元。

他自是输了官司,只得赔付。

你不念旧情,我蒋碧薇绝不会屡屡忍辱苟且。

至此,我与徐悲鸿算是彻底恩断义绝。

八年后,他逝世,听说还揣着我当年节衣缩食给他买的怀表。

或许只是某种凭吊和怀缅,不是爱。

我却还是垂了泪。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摘自李梦霁《一生欠安》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