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anwenxin
fanwenxi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76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始股股民梦断纳斯达克 - 2011 Aug

(2013-03-26 12:45:55)
Chinese Protest$5 Billion Losses Tied to U.S Reverse Mergers

彭博新闻社报道
8月19日【彭博】-- 熊仁之曾希望能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大赚一笔,
然后在中国南方城市南昌安享退休生活,但他现在手里拿着的四张皱皱
巴巴的纸,就是这一梦想所剩的全部。

熊仁之原来是个电工,他手里的这几张纸,代表着西安西蓝天然气股份
有限公司的4.6万股股份,这是他卖掉自己的公寓并搬去和生病的岳母
同住后,在2006年花了16.6万元人民币(25,990美元)买来的。
62岁的熊仁之表示,他当时指望西蓝在纽约的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时
能大赚好几倍,西蓝后来在2009年6月5日上市。

和成千上万把一生积蓄押在那些希望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身上的中国股民
一样,熊仁之和他的妻子至今仍在等待从中获得回报。其中一些公司后
来导致美国投资者损失数十亿美元。

熊仁之在网上发贴,支持那些声称被骗并在上海维权的其他股民。他说:
“我们的一切都在里面了,难道要让公司白白拿去?”

熊仁之与多达50万的股民大概在原始股上投了350亿元,他们希望当
局保证他们能把钱收回来。股民们表示,他们买的都是地方政府官员所
推介公司的原始股,而中央政府后来认定这些都是非法证券活动。

                        公开维权

在坐着轮椅的陆雅芳的组织下,数百人自5月份以来参加了四次维权活
动来表达他们的愤怒。一名绝望的股民去年曾在公开场所试图自杀。熊
仁之表示,所有这些股民都是中国资本市场一场试验失败后的受害者。

熊仁之所经历的情况,显示出急速增长的中国证券市场缺乏监管的程度
有多么严重。那些绕开融资规定并借助政府机构旗号的公司,让本地和
境外投资者都栽了大跟头。股民的钱现在打了水漂,他们发现政府能提
供的保护微乎其微。

“中国政府没有花力气创建真正的金融市场来扬善惩恶,”总部位于北
京的金融咨询公司GaveKal Dragonomics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
Arthur Kroeber表示,“在一个法律体系薄弱的国家,散户投资者被
骗的情况很常见。”

                        反向收购

中国有400多家公司借助“反向收购”策略,这种方式不像首次公开发
行股票那样受到同样密切的审视,通过收购上市的“壳公司”在北美上
市,这其中至少有16家公司位于陕西省省会西安市。

由于20多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披露会计问题或者审计公司辞任,股
价暴跌导致包括美国国际集团原首席执行官Maurice “Hank”
Greenberg旗下C.V. Starr & Co.在内的股东今年损失超过70亿
美元。美国证券监管机构正在进行相关调查。

陕西技术产权交易所原副总经理王为民表示,对无法满足要求在中国沪
深两大交易所上市的许多公司而言,通过省级平台向国内投资者售股,
可以让它们筹得进军海外市场所需的资金。

在西蓝200-300多名国内股民中,大多数已将他们的原始股以每股1
元的价格卖给公司了,该公司处理相关事务的肖鹏如是说。这是他们当
初所付价格的大约四分之一。他说,公司之所以未将这些原始股转换为
美国上市的股票,是因为与上市顾问存在分歧。

                       资本尝试

西蓝当初在美国售股募集了超过7,500万美元,吸引了高盛集团等买家。
该公司的股份在美国以“中国天然气公司”的名称挂牌交易,在金融危
机爆发之前曾在2007年一度冲高至28.80美元。去年,该公司不得不
因为与一笔银行贷款相关的信息披露和影响问题,修正了一年多的财务
报告。该股8月18日收于2.44美元。

10年前,在地方政府官员的带动下,中国古都、丝绸之路东部起点西安
开始了一次资本尝试,寻求构建高科技经济。股民们表示,市政府和省
政府批准、在一些情况下由政府成立并资助了五个市场,帮助民营企业
售股。

陕西省的官员们赴上海参加了推介活动。中介机构通过发布电视广告在
全国招纳股民。据股民介绍,一些人甚至坐在西安市人民政府驻上海办
事处的办公桌边推销这些投资产品,人们以为这些原始股获得了官方核
准。

                      誓死追讨血汗钱

据维权牵头人陆雅芳的说法,陕西省有不少于60家公司向国内股民出售
过股份。流入的资金支持了西安高新区的发展,这里坐落着五星级的西
安香格里拉大酒店、高层公寓楼以及一家销售万宝龙钢笔和Coach名包
等产品的购物中心。

在东南方向近1,200公里(746英里)以外的上海,下岗工人陆雅芳坐
在轮椅里组织着维权活动,试图让投资那些未信守承诺的公司的股民获
得赔偿。55岁的陆雅芳组织了1千多股民,她希望能拿回自己投入到陕
西一家制药公司的10万元,这里面有她的姐姐给她应急的钱。

6月份在上海的一次维权活动中,多名股民聚集在一幢政府大楼外,一
些人举着“冤”字招牌。当天下着蒙蒙细雨,陆雅芳坐在伞下散发传单,
传单上写着:“誓死追讨血汗钱!”

期间有两个人展开一个横幅,很快就有便衣过来阻止,引发了一阵小冲
突。陆雅芳见此就用大喇叭播放预先录好的一段声明。

                        电动轮椅

陆雅芳小时候因患小儿麻痹症而导致瘫痪,她在获得住房拆迁补偿款并
从一家国有空调系统制造厂拿到下岗补偿款后开始投资。

她说,她在2005年9月从一家荐股公司买到西安重阳生物科技公司的
股票,这家肝病药物公司宣称可能会在境外上市。她说,一名中介当时
让她先别告诉家人,要等到赚了大钱再让给家人一个惊喜。想着以后能
赚大钱,她当时就花了3千元买了一个电动轮椅。

陆雅芳表示,她当时根本不知道重阳生物总裁父子在两个月之前已因非
法集资而被捕。据受害者提供的法院判决书复印件显示,这父子两人被
判有期徒刑至少两年,荐股公司的经理被判13年。陆雅芳说她没有得到
任何赔偿。

                      “有组织的阴谋”

“我们不是受到单个人的欺骗,这是有组织的阴谋,”曾两次到北京上
访的陆雅芳表示,“如果陕西推介的公司中95%有问题,难道那不是政
府的责任吗?”

北京、上海与陕西的证券监管机构要么拒绝置评,要么就没有回复记者
的电话和通过传真发过去的问题。陕西省金融办一位官员在接到记者电
话时拒绝置评。

据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在200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西安市区三
家股权托管机构共托管企业160家,入托股民约23万人左右,这些机
构“非法转让过户,加剧了非上市公司法人股社会化和自然人股个人化,
特别是中老年人被蒙骗购买受让太多,情况十分严重,已成为非上市公
司违法违规转让股权的庇护所,隐藏着极大的社会风险,一旦问题爆发,
后果将不堪设想。”

                      推动成立交易所

“每个市政府都希望当地成为金融中心,它们一直在推动成立这类交易
所,”渣打集团在香港的大中华区研究主管Stephen Green表示,
“由于它们经常管理不善,人们亏钱,进而引发社会抗议活动,因此监
管机构开始介入。”

在《证券时报》去年举办的一次投资者法律保护论坛上,北京市人大立
法咨询委员会杨兆全律师透露,全国的受害人数估计在50万人左右,而
且多是一些弱势群体,特别是收入比较低、受教育程度比较低的人群往
往成了原始股的受害者,整个原始股涉及的规模恐怕要达到350亿元,
真正能够得到赔偿的、已经得到赔偿的人数微乎其微。杨兆全拒绝就本
篇报道置评。

熊仁之夫妇和西蓝的股民在与其他人商量如何拿回投资到陕西公司的资
金之后,他们与陆雅芳在网上碰了头。熊仁之的妻子每天晚上都上网,
有时候以“两棵树”的化名在网上发熊仁之写的文章,她不愿意透露姓
名,担心遭到报复。

身材消瘦、声音沙哑的熊仁之说:“我就是想发泄一下。伸张一下正
义。”

                        卡通熊猫

熊仁之表示,他第一次听到西蓝是在他的妻子看到并回复一份有关提供
免费投资咨询的电视广告之后。据熊仁之透露,他们之前曾买过在沪深
交易所挂牌的股票,不过回报令人失望。她说,中介说服她购买那些未
上市公司的原始股,并推荐了西蓝。

西蓝当时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计划,要从中国激增的能源需求中受益。据
公司申报文件显示,截至2005年12月份,公司向西安地区大约5万
个家庭供气,并向加气站出售压缩天然气,并预计会开三家自己的加气
站。当月,该公司通过与陷入财务困境的咨询公司Coventure
International Inc.反向合并,在美国场外市场挂牌上市。

该公司的英文网站主页上方有两只身穿美国国旗小马甲的卡通熊猫在跳
舞,它们随后拉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能源行业革新”的英文
(Innovation of Energy Industry)。

                    20小时的火车

熊仁之夫妇在2006年1月份从南昌坐了近20个小时的火车,去西安
对该公司进行摸底。当时天气非常冷,熊仁之问了一些用天然气的出租
车司机,司机告诉他说加气站外排的队很长。

熊仁之说:“我当时觉得这个行业有很好的前景。”

从一个兼职中介那里买了西蓝的股份之后,熊仁之夫妇去了该公司的办
公室。据熊仁之的说法,处理国内股份事宜的一位女士告诉他们,说他
们手里盖了公司公章的原始股是真的,一旦公司转到纳斯达克挂牌,就
可以换成在美国交易的股票。

回来的车票都卖光了,熊仁之就站在靠近厕所的两节车厢之间。他说,
他当时还是很高兴。

“我们总算抓住了一次机会,”熊仁之说,“火车上又挤又吵,但我当
时松了一口气。”

熊仁之说,他们夫妇俩后来再次觉得他们的投资会获得回报,因为西蓝
已经在美国场外市场挂牌,而且股价在上涨。在他们夫妇去西安的那个
月,中国天然气公司向对冲基金Amaranth Advisors LLC等大股东
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了1,000多万美元,股价飙升55%。Amaranth后
来倒闭。

                    资本市场的小学

据熊仁之和其他两位西蓝股民透露,西蓝在国内的股票当时在西安技术
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这是陕西省的五家交易平台之一。

另外一家交易平台陕西技术产权交易所的原副总经理王为民表示,这些
平台就像为资本市场准备的小学。

据陕西省科技厅原厅长孙海鹰透露,这家交易平台在2001年由他掌舵
的陕西省科技厅设立。他说,当时的省长程安东批准了这家平台,并拨
款700万元来支持平台发展。记者无法联系到程安东对此置评。

记者致电陕西省新闻办未获得回复。西安技术产权交易中心总经理李应
军表示,售股活动已停。他拒绝进一步评论。

                      陕西技术产权交易所

陕西技术产权交易所在大雁塔附近的一个电子显示屏上和该交易所网站
上发布挂牌公司的股价信息。据王为民透露,每股股价一般都在4元左
右,以每手1,000股的倍数为交易单位,称作TP。他说,提出TP这一
创造性概念是为了避开在沪深两大交易所以外发售股份的限制。陕西技
术产权交易所自己不卖股票,而是培训中介去做这件事情。

王为民表示,2003年8月,陕西省官员与当地企业管理人员赴上海去
接触富庶的东南沿海一带的潜在投资者。随行人员包括姬秦安,他后来
成为西蓝的董事长兼总裁,通过直接和间接持股拥有中国天然气公司大
约14%的股份。该公司未让姬秦安出面对本文置评。

                         吸金

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也代表一些声称因投资原始股亏
钱的股民。他说,说到底,这是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容忍并支
持的一个方式,目的是从更发达的地区吸金。

上述交易平台推荐的公司最初打算在规划中的深圳创业板上市。在深圳
创业板被押后时,这些公司的管理人士把视线转向了美国。深圳创业板
市场后来直到2009年才开板。

陕西省在2007年公布实行上市融资激励政策,据当年6月份发布的
《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我省金融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凡我省在
境内外首发上市的公司,按其融资额(扣除发行费用后,下同)情况予
以奖励:融资额1亿元人民币以内(含1亿元)的,奖励20万元。”

类似陆雅芳所投资的重阳生物等案,促使中央政府开始打击非法发行证
券的工作。据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在2006年12月份发布的《关于严厉打
击非法发行股票和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向不特定对
象发行股票或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后股东累计超过200人的,为公开发
行,应依法报经证监会核准。未经核准擅自发行的,属于非法发行股
票。”

                      打击非法证券活动

据彭博新闻社看到的证券监管机构的文件显示,在打击非法证券的行动
中,至少有四名公司管理人员和数十位股权销售中介被判入狱,相关的
一些公司要么倒闭,要么没有给股民任何赔偿。

西蓝和其他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西安公司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国内股民所
指责的那些背信弃义的公司还包括天人有机、索昂科技以及西安天星生
物药业。它们都通过反向收购上市,目前仍在挂牌交易。

生产煤泥燃料的索昂科技表示,正在解除国内股民面临的美股交易限制。
果汁生产商天人有机与兽药生产商天星生物药业未回复记者寻求评论的
电话和电子邮件。

纳斯达克OMX集团发言人Wayne Lee拒绝置评。

                        法规不完善

陕西省科技厅原厅长孙海鹰表示,股民与大多数公司都是无辜的,根本
性的问题就是缺乏OTC一样的场外市场,小的民营企业的融资需求可以
在这样的市场上得到规范监管。

孙海鹰表示,当时的法规不完善,中介也失控了;如果省技术产权交易
所发展成一个OTC市场,今天就不会有这些问题。孙海鹰的妻子也在原
始股投资上赔了钱。

熊仁之表示,他们两口子在2007年第一次觉得不对头,当时西蓝从其
网站上撤下了董事长姬秦安承诺转股的一篇讲话。西蓝在2009年6月
份庆祝登陆纳斯达克时,没有人联系过熊仁之。据熊仁之的说法,在他
打电话去问时,公司告诉他说要拿到美国的股票还得等一等。

他说,经过两年的时间和无数次的电话之后,公司只答应给他4.6万元,
即每股1元,不到他最初投资的三分之一。

                        股权分歧

西蓝的肖鹏表示,公司未允许转股,是因为与公司赴美上市的顾问本杰
明·卫之间有股权分歧。

企业咨询公司New York Global Group的总裁本杰明·卫在一份电子
邮件中表示,他和中国天然气公司至少五年没有来往,从来不知道和该
公司之间有任何分歧。

肖鹏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表示,这些股权转让是在一个非正规的市场以
非正规的方式进行的。

熊仁之表示,政府应该帮助这些受害者拿回投入的全部资金,因为西蓝
的售股是非法的。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去年做出判决,称上海卓越
纳米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和售股的中介一样对股民有赔偿责任。

熊仁之6月份在南昌接受了采访,他用一个塑料水瓶用力拍着手掌说,
这个问题就像一个炸药桶,迟早要爆。

                        吃鼠药

对70岁的罗义生来说,这已是事实。爱好吹笛子的罗义生已经从一家杂
货店退休。他说,他在2010年3月份走进上海市政府大门,把五袋鼠
药倒进嘴里。他口袋里装着遗书,要求对他所买的两家西安公司原始股
做出赔偿,他之前被告知会从纳斯达克发一笔小财。

罗义生在遗书上要求把他的笛子跟他一起火化,并写道:“我一分钱都
没有拿回来。一切都是假的。这都是骗局。我怎么去面对我的妻子和儿
子?我没别的办法,只能向这个世界说再见。”

罗义生说,保安当时见状赶快把他送到附近一家医院给他洗了胃,他没
死成。

7月份在位于上海郊区的家里接受采访时,罗义生用手摁着他买来的原
始股,脸涨得通红。他说:“我可以死在家里,但是没有人会知道我有
多么憋屈。这些公司和中介逼得我只能去自杀。”

                      要买回美国股份

对西蓝而言,在美国的资本尝试可能很快会结束了。中国天然气公司的
股价在重列财务报告后的一年中暴跌59%。Roth Capital Partners
与Rodman & Renshaw LLC已暂停对该股的分析研究。特拉华州联邦
法院正在审理一起集体诉讼,投资者控告该公司隐瞒信息误导投资者。

据波士顿投资管理公司Polaris Capital Management LLC的分析
师萧斌(音)透露,鉴于西蓝与国内股民之间的纠纷,以及该公司频繁
更换首席财务官,促使Polaris今年卖光了中国天然气公司的所有股份。
Polaris管理着42亿美元的资产。

曾在2010年4月份参观过这家公司的萧斌表示,他们最大的顾虑在于
公司治理问题方面。

西蓝董事长姬秦安6月30日宣布,计划以每股4.25美元的价格买回
中国天然气公司股东所持的美国股份,这项私有化计划受到注重中国市
场的私募股权基金Themes Investment Partners的支持。Robert
Moses Jr.是休斯顿的一位投资者,他在能源业务方面有长期经验,持
有该公司大约3.5%的股份。他说,他要以上述价格卖出会实现损益平衡,
甚至能少赚一些。

熊仁之可能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在他岳母过世后,他的妻兄买走了房
子的产权,他们两口子上个月搬进南昌郊区一处没有任何装修的住处。
熊仁之在新的住处把电工的技能又派上了用场。

熊仁之的妻子说,姬秦安拿着钱胜利大逃亡了。她说:“这不公平。美
国怎么也能让他这么跑了呢?”


--Wenxin Fan, Dune Lawrence. 联合报道 Stephanie Wong
in Shanghai and Nikolaj Gammeltoft in New York.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