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anwenxin
fanwenxi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76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需求刺激金价飙升 政府整顿面临重重阻力

(2010-12-30 16:20:06)
标签:

杂谈

彭博新闻社报道


12月30日【彭博】-- 余祖东坐着一辆桔红色卡车,在中国腹地的小秦岭摇摇晃晃沿路而下,周围是星星点点的采金坑口和矿工们破败不堪的棚屋。

 

“这儿每个人都想发财”,余祖东说。这名外地民工正将一车24吨重的灰色矿石运到小秦岭山脚下的豫灵镇的碾子去加工。

 

旁边不远的简陋棚屋里,矿工李善池正百无聊赖地等着下一分收入。他已经有两个月不上工了。在北京市西南800公里(500英里)的这座山上,前不久一场大火导致9名矿工死亡,政府随后关闭了山上的部分金矿。李说长达十年的掘金劳作使他的肺里填满了岩尘。这叫矽肺病,不治之症。

 

余祖东和李善池同样都是31岁。他们各自的境遇以及记者对二十多名矿工、分析师和劳工活动人士的采访显示,中国对黄金的渴求在帮助推动价格飙升的同时,也有可能损害国家加紧控制狂野的采矿业的目标。

 

中国需求刺激金价飙升 <wbr>政府整顿面临重重阻力

中国在2007年取代南非,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同年,李善池被确诊为矽肺病。到今年10月份,中国黄金进口量与去年进口总量相比增长近四倍,令分析师们惊呼意外。标准银行驻东京的大宗商品交易部门主管池水雄一也是其中之一。“中国是黄金市场最大的看涨因素”,他说。他预计金价明年可能升至每盎司1,600美元。黄金价格今年12月7日创下每盎司1,431.25美元的最高记录。“金价没有太多下跌空间”,他说。

    

                      交易猛增

 

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沈祥荣12月2日表示,今年截至10月31日,该交易所的黄金交易量较去年同期猛增43%。上海黄金交易所创建于2002年,打破了中国人民银行对黄金交易的垄断。据世界黄金协会预测,中国未来十年黄金消费量可能增长一倍。

 

建银投资驻北京的资深分析师赵庆明说,黄金价格飙升不利于中国对金矿开采行业的整顿,这个行业依赖的正是没有充分劳动保护的廉价劳动力。矿工们说,外地民工从这个矿到那个矿,没有什么合同,往往也没有保险,甚至连赔偿都拿不到。

 

中国将有开采执照的金矿数量从2002年的1,200个削减至去年的不足800个,但开矿的人依然蜂拥到矿山。中国黄金需求旺盛,黄金产量的增长远远跟不上需求的增长。

 

中国需求刺激金价飙升 <wbr>政府整顿面临重重阻力

                                       受害者采取行动

 

“政府三令五申,禁止非法开采,但仍难完全消除”,驻北京的独立黄金行业研究员高茹琨说,“金价处于如此高位,对地方政府、企业和个人来说都意味着巨大的利益”。

 

过去两个月内,代表从云南省到甘肃省患矽肺病的金矿矿工的代表们前往北京求助。甘肃有130多名矿工表示他们在同一个矿得了这种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肺部吸入过多矽尘就会得上矽肺病,是一种不可逆的致残绝症。

 

“除非中国政府立即采取措施,否则越来越愤怒、绝望的公民们会组织更多上访”,中国劳工通讯的发言人Geoff Crothall说。中国劳工通讯是香港的一个劳工权益组织,帮助数百名职业病患者争取赔偿。Crothall说,抗议“是政府最不愿见到的”。

 

然而,如何维持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之间的平衡并非易事。

 

                      社会和谐风险

 

“提升劳工健康保护是中国正在经历的经济增长进程的一部分”,Action Economics驻新加坡亚洲经济学家David Cohen说,“为维持想要的社会和谐,中国需要保护金矿工人的健康”。

 

中国卫生部数据显示,全国各行业新发尘肺病去年为14,495人,高于2008年新增的10,829人。五十年代以来,记录在案的65万名矽肺病患者中,大约一半是煤矿工人。金矿工人的数据没有公布。

 

“这不过是冰山一角”,中国人民大学劳动法教授常凯说,“问题的关键是,这个市场经济没有适当的劳动法律法规”。

 

                       非官方记载

 

中国煤矿尘肺病治疗基金会前秘书长李玉环说,金矿工人患尘肺病的速度要比煤矿工人更快,最短是工作三个月,而且死亡也快降临。该基金会由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创办。

 

直到7月份,李玉环一直管理着北戴河一家医疗机构。在这里,医生用肺灌洗手术清除患者肺部粉尘。据医生说,这样可以缓解患者病痛,延长生命。十堰市太和医院医生涂明利说,目前金矿工人占到他们的尘肺病患者的五分之一。李善池也是在这家医院确诊的。

 

湖北省和陕西省的交界地带向北部400公里外的小秦岭输送了大批矿工,包括余祖东和李善池。当地官员和村民有自己的记录。根据对他们的采访,周边8个村子的非官方死亡人数是64人,已确诊或疑似病例超过400例。

 

中国需求刺激金价飙升 <wbr>政府整顿面临重重阻力

                                    金耳环

 

这一带山势陡峭,没有任何工业,村民被迫外出打工。在李善池的家乡红军村,他的邻居何全贵说,他用2000年采矿的收入给妻子米世秀买了一副梅花形金耳环。但几年后他被确诊矽肺病,夫妇俩把金耳环卖掉,换钱支付治疗费。

 

“这以后我们再也买不起黄金了”,何全贵说。妻子米世秀的耳洞现在空空荡荡。床边窗台上一个相框里留着家里仅有的金子的迹象。

 

村民患病及死亡的消息比比皆是。从红军村沿路向南20分钟是丰积村。11月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张建斌坐在家门外一张红色木椅上,几乎连话也说不上来。门外的车流滚滚都挡不住他的气喘声。他裹着四层衣服,眼袋浮肿。每天他都要吸氧气过夜。两天之后,他去世了。

 

中国需求刺激金价飙升 <wbr>政府整顿面临重重阻力

                                    家中的棺材

 

往北70公里是小新川。村民齐泽明的堂屋里,赫然放着一口红木棺材。这是家人砍了附近的树为他准备的。

 

“他们这是给我做的”,齐泽明说。他今年33岁,窝在门廊一角晒太阳,双眼了无生气。他说自己最近身体一直不太好。

 

小新川的村长袁猛说,向湖北口乡政府求助的申请一直没有回音。据他计算,小新川已经有19人死于矽肺病,已被确诊的还有24人。

 

“我们每年都会向上汇报这个问题”,他说,“他们只是让我们告诫村民不要去金矿打工”。

 

湖北口乡乡长哈荣霞说,上级没有针对肺部职业病患者的救助政策,也没有预算。“除了表示同情之外,我们也做不了太多”。她说。

 

中国国务院去年颁布了《国家职业病防治规划》,旨在限制尘肺病等职业病的增长。文件称,职业病产生的原因,一是用人单位责任不落实,二是政府监管存在薄弱环节,三是防治工作基础比较薄弱。

 

                     采金行业一盘散沙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12月23日表示,中国政府已经落实了多项措施,加强生产安全。

 

去年从吉林省黄金管理局局长任上退休的杨绍山介绍说,中国监管政策的重点是死亡事故,对慢性病防治的重视不够。

 

小秦岭横跨河南与陕西两省,采金矿坑散布其间,表明了挑战之艰巨。据文峪金矿在豫灵镇总部的办公室主任刘金禄说,小秦岭上一块总面积6.3平方公里作业区内全部坑口的开采执照都归文峪金矿所有。文峪金矿是国有企业中国黄金集团公司下属企业。刘金禄说,矿上把采矿作业承包给劳务公司,由他们负责工人福利。任何矿工私卖公司地界内带出的矿石,都属非法行为。

 

中国需求刺激金价飙升 <wbr>政府整顿面临重重阻力

                                        “偷着卖矿”

 

“形式上是他们出卖劳务,我们付钱给他们”,刘金禄说,“但中国人什么事都有变通么。如果我们知道他们偷着卖矿,我们要收拾他们”。

 

余祖东说,他去年从文峪金矿几位分包商那里买到了这处1,000米高矿井内的工作面,为此要向中间人提供30%的矿石。

 

他说,希望刚运过去这车矿石能产150克黄金,这样他能盈利15,000元人民币,与另外三名一起采矿的工人分摊。

 

“很多转包”,余祖东说,“山上都是这样。文峪金矿和老板之间的事我不知道”。

 

中国科学院驻北京的研究员沈镭说,将大矿瓜分包小规模矿主,虽然非法,但是普遍现象,这种做法导致安全生产条件低下,也给矿区带来损失。

 

沈镭在中国第二大黄金生产省份河南省做过调研,他说,这种做法“会耗尽资源,也滋生腐败”。

 

中国需求刺激金价飙升 <wbr>政府整顿面临重重阻力

                                              回收尾矿

 

文峪母公司中国黄金集团公司的党委副书记宋权礼说,他对小秦岭那边的做法并不知情。他说,集团公司计划建立自己的劳务队伍,提高安全生产水平和环保水平。他并未给出这项计划的时间表。

 

宋权礼说,随着黄金价格的上涨,黄金集团公司也开始开采低等级矿,并利用尾矿。他还表示,集团公司今年的矿产金将达到32吨左右,高于2006年的18吨。

 

中国占全球已探明黄金储量的4%,据世界黄金协会估测,中国的金矿资源可能在六年内开采殆尽。但山东黄金集团董事长王建华较为乐观。12月2日他在上海参加黄金行业会议,期间接受采访时表示,该集团今年的矿产金产量可能增长18%,达到25吨。

 

他说,如果充分挖掘潜力,应该还有不少增长空间。

 

                       提高产量

 

到今年10月份,黄金产量较上年同期增长8.8%。伦敦研究机构GFMSLtd.在4月份发表报告称,最近几年,大批小规模、低等级、高成本金矿迅速投入生产,推动中国产金迅猛增长。

 

豫灵镇小秦岭山下,100多家简易铺面都挂着收购黄金的招牌,里面的家庭作坊从私人手中收购毛金,在瓷碗中加热提纯,再卖给灵宝市金源桐辉有限责任公司等买家。金源桐辉是上海黄金交易所供应商之一。

 

38岁的店主张晓康说,10月份火灾事故之后,业务一直低迷不振。“一旦山上发生爆炸,或者水源被污染,政府就会严厉打击采矿行为,”张晓康说,“所有工作都被叫停,没人再来卖金了。”他在自己店里用一台电脑跟踪黄金交易所价格。

 

中国需求刺激金价飙升 <wbr>政府整顿面临重重阻力

                      没有安检措施

 

38岁的余意贵(音)是那次事故的六位幸存者之一。他说,当时矿坑充满浓烟,他把脸贴近一个泥浆池,用湿袜子蒙着脸,几个小时后等到了救援人员。

 

余意贵说,矿坑里有几个私人工队,他为其中之一工作,把所采的金卖给金铺后分成。他说,他想不起矿上有任何安检措施,在他挖矿的两个月期间,工人在里面抽烟。

 

据陕西省安监局网站上的一份通报显示,由国有的潼关县潼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运营的这家矿井无有效的采矿许可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

 

潼金公司董事长车绪生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劳务外包是业内的标准做法,这家矿井需要接受安全检查。

 

                    把医生的警告抛到脑后

 

李善池在山边的棚屋里说,他继续在矿上找活儿干,尽管他的肺病经常让他喘不过气来。

 

“医生警告我别再挖矿,”李善池说,“我时不时还在做,我需要钱啊。”他的妻子汪忠梅为矿工们做饭,一个月挣1,000元人民币(150美元)。他们两岁的儿子鑫鑫在附近玩耍,孩子的名字里有六个“金”字。

 

在他等候矿井开工之际,李善池说他并未寻求赔偿,因为这太难了。“我在外面太长时间了,干过的地方太多了,”他说,“谁会承认我是在他的矿上得的病?”

 

为了有资格获得赔偿,工人们需要获得医院的诊断书和工作单位出具的工作证明。中国劳工通讯的Crothall说,外来务工人员根本就弄不明白这一程序。

 

                      “非常难过”

 

“他们都没有劳动合同,”太和医院的涂明利说,“我们看了都忍不住摇头,非常难过。”

 

尽管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职业病的问题,但小秦岭仍在吸引着红军村周围的新一代矿工,其中就有20岁的朱荣兴。

 

朱荣兴5月份首次下井,一个月赚3,000块,这是他在南方打工所得的三倍。

 

留着长头发的朱荣兴说:“不冒险就挣不到钱。”

 

中国需求刺激金价飙升 <wbr>政府整顿面临重重阻力

他的妈妈厍发珍不想让他去。她有理由担心。她的第一任丈夫被矿上的泥浆池吞噬。她的第二任丈夫患有矽肺病。

 

“在前线,一些士兵死了,其他战友就会冲上去,”她说,“这就是山上给我的感觉。死的人被往回抬,活着的人再补上去。”

 

原文标题
Shanghai Pushing Gold to$1,600 Thwarts Fight to Shut Mines

 

--Fan Wenxin in Shanghai. With assistance by Feiwen Rong, John Liu and Yidi Zhao in Beijing, Margaret Conley in Shanghai and Chanyaporn Chanjaroe in Singapore.

英文编辑: Neil Western, Robert L. Simison.

彭博中文新闻:
编译 Lily Lou 编译 Jim Jia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