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博教育官方微博
安博教育官方微博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43,028
  • 关注人气:3,4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些被我们“嫌弃”的职业,有人却在坚持

(2021-01-14 10:22:16)
标签:

安博教育

分类: 励志精神
杰克·科沃基恩是美国的一位病理学医生,因为大张旗鼓地协助病人结束生命而被称为“死亡医生”。
“我母亲当年浑身插满管子躺在病床上,医生硬要一次次把她救活,那不是人过的日子。”而在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中,这样的折磨他也屡见不鲜。因此,科沃基恩坚信医生的职责不仅是要尽最大努力医治病患,更要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满足他们的需求,包括他们对死的渴望。于是,他开始尝试帮对生活失去希望的病人施行安乐死。他自制了一个安乐死机器。病人打开阀门麻醉剂就会输入,先是深度睡眠,随后切换为毒剂,心脏停止跳动。

科沃基恩的举动吸引了外界的目光。警察开始调查他,媒体开始关注他,宗教人士开始到他家门口抗议至今,科沃基恩医生的事迹仍存在许多争议。但关于他的议论已经渐渐从一个“杀手”医生,变成了“以一己之力推动美国安乐死立法的英雄”。

那些被我们“嫌弃”的职业,有人却在坚持

“试睡员”、“小龙虾品鉴师”、“职业收纳师”,随着时代发展的需求,社会滋生了各式各样的新兴职业,受尽了追捧。新兴职业在发展,而很多世俗的眼光却依旧止步不前,一些特殊的职业仍得不到大众的理解。


刑辩律师

  “用一句话形容你眼中的刑事辩护律师”,在一项媒体的调查中,超过八成受访者脱口而出的答案是,“他们就是专门收钱替坏人说话的”。刑辩律师承受着不为外界所理解的痛苦。 《我们与恶的距离》中,刑辩律师王赦面对公众的不理解,发出“民主法治是用来讨好人民与媒体的吗?”的质问。刑罚的目的不是报复,而是预防。在一个健康的法治社会,为坏人辩护,不仅是要防止司法擅断,实现司法公正,还是为了通过审判,发现案件背后的问题,通过社会力量预防犯罪。要使事物合于正义,须有毫无偏私的权衡。所以,刑辩律师的存在,是有价值的。    

入殓师

在中国传统观念中,对待死亡是回避和恐惧的状态。人们认为所有跟“死”沾上边的都不吉利,所以对于从事这个行业,那更是避之大吉。“生死之交遍布五湖四海,同城找不到人逛街约饭。”“亲姐姐结婚被拒之门外,婚宴、寿宴都不让参加。”一字一句间透露出的是被社会孤立的无奈。“我只是想尽我的努力帮他们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让他们以最安详的面容去告别这个世界。”也许就是这份职业初心让他们坚持走了下去,坚守住了这个行业。 

文物保护者

枯燥”、“重复”、“单调”,几大词眼为他们的工作性质定了基调。秦陵博物院文物摄影师赵震每天下俑坑,不停地站起来、跪下,再站起来,重复着动作,只为给8000多尊兵马俑拍张“证件照”。“两千多年前,先人就站在我现在的位置,看着那尊兵马俑,千年之后,我踩在那温热的脚印上,时间不再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他双手合十,眼里泪光闪烁,满带敬畏,在舞台上诉说着他引以为傲的工作。故宫文物钟表修复师王津,花了四十年的时间,一点一点精修好了两三百座钟表。当在博物馆看到自己修复的钟表重新动起来,他的眼里满是欣慰。敦煌莫高窟修复壁画的工匠李鹏,用一辈子的时光摸索与尝试,“救活了”莫高窟4000多平方米壁画、500多尊塑像。“只要能修,还是会修”,现如今,80多岁高龄的李老依旧从事着自己坚守一辈子的工作,甚者害怕自己哪天不能修了,便拉上儿子孙子一块干。

在中国,还有无数个这样先有人问津的文物工作者。他们躬耕于深山、石窟、大漠,生活拮据、工作忙碌,但他们无怨无悔,只是想为我们、想为这片土地、为通过代代相传,给后人留点什么。

那些被我们“嫌弃”的职业,有人却在坚持

这个社会上有很多职业,天生就带着一些神秘的色彩、特殊的性质。

也许我们无法让自己去做这样一份工作,但是我们应该说服自己,给予他们足够多的尊重与理解,每一份职业都值得被公平对待,都值得让社会骄傲。世界永远不会亏待那些兢兢业业的人,愿每一个努力的人都被温柔以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