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风
河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151
  • 关注人气:2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周作人阅读笔记四(待写)

(2013-10-23 14:47:45)
分类: 现代骑士
   《朝鲜传说》


   《古诗今译》


   《<须华百拟曲>序》、


   《<杂译诗二十九首>小记几则》


   《勃来克的诗》、《诗人席烈的百年忌》

    他是个诗性的人。也是个懂诗的人,尽管他不创作诗

   
   《关于<炭画>》



   《古诗今译Apologia》、《Theokritos牧歌第十》、《情歌》(译文)、《论小诗》

    民歌之单纯的美好  他的短诗译得最有情味,有圣经雅歌的风味  少年的青春的欢情



   《在希腊诸岛》(译文)、《新希腊与中国》、《希腊的小诗》、《关于<几首古诗的大意>》、《余音的回想》、《<忒罗亚的妇女>》、《舍伦的故事》、《希腊讽刺小诗》、《希腊陶器画两幅说明》、《私语》、《论鬼脸》(译文)、《伤逝》、《希腊女诗人》、《牧神之恐怖》、《戏译柏拉图诗》、《沙漠之梦一》、《<希腊神话>引言》、《希腊闲话》、《读本拔萃》、《萨普福的<赠所欢>》、《希腊古诗》、《关于<希腊人之哀歌>》、《象牙与羊脚骨》、《食莲花的》、《论山母》(译文)、《<古希腊恋歌>题记》、《关于“食莲花的”》

    一个曾经高度文明的国度的沦丧,它的重生,其民间流风遗韵  在《致溥仪君书》里,周作人说希腊的文明是最贵族的文明,他甚至希望溥仪去研究希望的文明

    周作人言希腊的精神“对于现今的中国,因了多年的专制与科举的重压,人心里充满了丑恶与恐怖而日就萎靡,这种一阵清风似的祓除力是不可少,也是大有益的。”


   《<波特来耳散文小诗>译记》、《<波特来耳散文小诗>附记》、《外方人》、《狗与瓶》、《头发里的世界》、《窗》、《穷人的眼》、《你醉》、《月的恩惠》、《海港》(译文)

   他的趣味是深广的,能赏识波德莱尔

  《日本近二十年小说之发达》、《日本的诗歌》、《<日本俗歌五首>译记》、《一茶的俳句》、《<日本俗歌六十首>题记》、《<法国的俳谐诗>译记》、《啄木的短歌》、《<现代日本小说>序》、《<现代日本小说>作家介绍》、《森鸥外博士》、《日本的小诗》、《日本的讽刺诗》、《有岛五郎》、《<古事记>中的恋爱故事》译后记》、《汉译<古事记神代卷>引言》、《关于<狂言十番>》、《<狂言十番>中的附记》

几乎完全不能领会


《<徒然草>抄》

也许是其自戒




   《陀思妥也夫斯奇之小说》(译文)、《俄国革命之哲学的基础》(译文)、《文学上的俄国与中国》、《周建人译<犹太人>附记》

   俄文学对中国影响甚巨,俄革命更造了中国一异世界,苦难深且重,对其时俄国这个封建国家的变革历程格外关注,,与中国彼时的境遇何其相似,观照引发思索,“侵略的异族,野心的军阀”,借他人之酒杯,浇自己心中之块垒



   《近代波兰文学概观》(译文)、《<现代小说译丛>第一集序言》、《<你往何处去>》

    他是深刻的思想家和文艺理论家  他的深度、广度几乎无人能比



  《<魔侠传>》


   式亭三马《浮世澡堂》、《浮世理发馆》

   因为比较喜欢周作人,附带的便对周喜欢的东西,也皆很有些兴趣想弄来瞧一瞧,满足一下好奇心。《浮世澡堂》和《浮世理发馆》是周喜欢的书,也是他译的书,在这里的书店买不到,以前不会网购的时候就托了Y在网上搜求了来。可是把书瞧过了,又觉得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尽管也有一些很有趣的幽默地方,窥见日本人心性活泼的一面,可是也觉得很多的地方语意太稀薄,像喝掺了水而不是掺了三聚氰胺的牛奶,舔不出来什么奶味。周是很有名的翻译家,我翻看他的杂文,每觉得里面他自引自译的外文,都颇佳妙。读《浮世》之不如我预想中的好,可能与我不懂日文有关。《浮》纯是日常对话,我们日常的语言,常来点土渣话,来点俏皮话,来点直娘贼类的骂人话,这个肯定是不好翻译的。周在日本生活过,老婆是日本娘,估计是什么日本话都颇能会于心懂得到的,可是想必下笔译起来却也难,所以只见他每译日本的这些东西,都要弄一大堆的注来解释,像喜欢给我们上比较语言课的老师似的,这大约也从旁说明了翻译实在之难。

     似乎凡有大堆注解的书,大约都是颇为难读的书,萧乾、文洁若译的《尤利西斯》,我曾硬着头皮啃了一下,那些典那些故,几乎是要把我的“牙齿”都给硌落了。只有潘光旦译的霭理斯《性心理学》,注多为补充的事证和例证,读起来颇有趣一点。



    鲍耀明译日十返舍一九《东海道徒步旅行记》;朱嬴椿编、陆小晟文,日歌川广重绘《五拾叁次》

    周作人论川柳,言其“揭穿人情之机微,根本上并没有什么恶意,我们看了那里所写的世相,不禁点头微笑,但一面因了这些人情弱点,或者反觉得人间之更为可爱,所以他的讽刺,乃是乐天家的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而并不是厌世者的诅咒”。又言日本的洒落本与滑稽本“能显出真的日本国民的豁达愉快的精神。”


   《<点滴>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