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风
河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126
  • 关注人气:2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周作人阅读笔记二(待写)

(2013-10-23 13:46:36)
分类: 现代骑士

《知堂回想录》(回忆录,其中《往日本去》、《最初的印象》、《日本的衣食住》、《结论》、《日本管窥》、《我的工作(五、六)》)

 《与友人论怀乡书》、《日本的人情美》、《心中》、《桃太郎的辩护》、《桃太郎之神话》、《芳町》、《<艳歌选>》、《遗书抄》、《<婴儿杀害>的引言和附记》

《亲日派一、二》、《与青木正儿书》、《排日的恶化》、《国荣与国耻》、《还不如军国主义》、《提倡国货的心理》、《大杉荣之死》、《大杉事件的感想》、《与青木正儿书》、《打茶围》、《介绍日本人的怪论》、《日本人的怪论书后》、《日本的海贼》、《再介绍日本人的谬论》、《日本与中国》、《日本浪人与<顺天时报>》、《<神户通信>附记》、《在中国的日本汉文报》、《中日文化事业委员会为甚还不解散》、《李完用与朴烈》、《大逆之裁判》、《排日》、《“支那民族性”》、《清浦子爵之特殊理解》、《文明国的文字狱》、《关于<读顺天时报>》、《日本人的好意》、《逆输入》、《擦背与贞操》、《排日平议》、《“支那通”之不通》、《再是<顺天时报>》、《山东之破坏孔孟庙》、《<神州天子国>》

 日本给他留下了颇好的印象,东京被其列为“故乡”之一,一方面是日本朴素的本体,一方面有时已初步现代化了的日本  生活习性与之近,心理上也近,知日派。“日本人尽有他的好处,对于中国却总不拿什么出来,所以只是恶意,而且又是出于情理的离奇。这是什么缘故呢?”有此一问,  此时真是一个明白人,之后真是一个糊涂汉


《译诗的困难》、《翻译与批评》、《批评的问题》、《翻译文学书的讨论》、《胜业》、《关于<悲惨世界>来历的信》、《文艺批评杂话》、《为“悭比斯”讼冤》、《书名的统一》、《愚问之一、二》


实际生活与周遭见闻怎样影响了他们的创作,知源流,知为什么,让我们知道鲁迅是怎样从生活中、从记忆中抓取素材话腐朽为神奇的


《春在堂杂文》

周作人在《春在堂杂文》里论文的标准,说“有喜谈义理者,不但主张言中有物,其物还必须是某一派的正统思想,所以如不是面红耳赤的卫道,或力竭声嘶的辟邪,便不能算好文字。又有好讲音律者,凡是文章须得好念,有如昔人念韩愈《送董邵南序》,数易其气而后成声,然后铿锵镗鞜,各有腔调,听之陶然。然而在此二派之外还可以有一种看法,即是不把文章当作符咒或是皮黄看,却只算做写在纸上的说话,话里头有意思,而语句又传达得出来,这是普通说话的条件,也正可以拿来论文章。我就是这一派看法的,许多传世的名文在我看来都不过是烂调时髦话,而有些被称为平庸或浅薄的实在倒有可取,因为他自有意思,也能说得好,正如我从前所说有见识与趣味这两张成分,我理想中好文章无非如此而已。”我很同意周的这观点,对古今不少名文我也不喜欢得很,因为那些所谓的文章长了在这里不好列举,姑且列举一二大有名的诗,如李太白的“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这样的诗,大伙儿几乎都说好,可是我是实在不知道好在哪儿的,所谓的好大约也不过皮黄之好吧。

周作人说“写文章,平常所最为羡慕的有两派,其一是平淡自然,一点都没有做作,说得恰到好处。其二是深刻泼辣,抓住事件的核心,仿佛把指甲狠狠的掐进肉里去。”周作人自己却正是能融这两派两端于一身的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一个闲适,一个激烈,


《知堂回想录·打油诗》


《知堂回想录·不辩解说》、《与鲁迅书》

《知堂回想录》(回忆录,其中《玛噶喇庙》、《顺天时报》、《中日学院》、《东方文学系》、《东方文学系的插话》、《北大的南迁》、《元旦的刺客》、《从不说话到说话》、《“反动老作家”》)

 在《知堂回想录》里,周作人对与鲁迅失和的原因与经过,采取完全不辨的态度,因为那实在是一说便俗的事情,不过对其抗战时落水的事件,因为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及关涉其历史的定位,周则不断地有倾向于已的说法。以周留学日本的背景,及其在中国学界及思想界的地位和影响,周早期便和驻中国的日本政界有所勾连,可是   思想上,周作人可以说算得上是一个最文明的中国人,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虽不尽一致,但


《药味集》(其中《关于朱舜水》、《关于陶筠厂》、《关于杨大瓢》、《关于范爱农》、《玄同纪念》、《记蔡孑民先生的事》

周作人的兴趣之一,就是颇喜欢收集乡贤著作,读周作人编于1941年的《药味集》中关于古今越人的笔记,颇能窥得其“落水”后的心境。吴越地近东南沿海,其人从明末至近现代多有勾留日本、与日本结下


《知堂回想录》(回忆录,其中《监狱生活》、《在上海迎接解放》、《我的工作(一至四

 

《痴人说“夜”》

周作人谈翻译之困难,言原作的意思是原来生就的,翻译的时候,“容不得我们改变,而现有的文句又总配合不好,不能传达原有的趣味。”但译本还是“应当竭力保存原作的风气习惯,语言条理,最好是逐字译,不得已也应逐句译,宁可中不像中,西不像西,不必改头换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