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玄一
冯玄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16,838
  • 关注人气:17,3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滕县保卫战,汤恩伯见死不救,致使王铭章在绝望中被日军杀死

(2020-01-10 18:06:19)
标签:

冯玄一

历史

 

滕县保卫战,汤恩伯见死不救,致使王铭章在绝望中被日军杀死

滕县保卫战始末,抗日名将王铭章牺牲后四十余天才找到遗体

文/冯玄一

01、出川抗日

1938年3月21日《新华日报》有如下报道:

17日敌攻城之际,"王铭章师长以局势危急,当率团长王麟,县长周同等,登城督战。我生存健儿,经王激励,仍奋勇杀敌,有死无退,无如敌众我寡,卒于十七日下午三时被其由东南城两缺口登城,竄至西城,我赵参谋长渭滨,王团长麟阵亡,王铭章师长亦腹部中弹,旋以大势已去,危城难守,即以手枪自戕,临死仍高呼中华民国万岁……周县长同越城逃出,当亦跌死"

这段报道说的就是滕县保卫战中国军将领王铭章师长牺牲的情景。王铭章是著名的川军将领,1893年7月出生于四川,早年曾参与了四川保路运动,后来进入四川陆军军官学校学习,由此进入军队。1914年从军官学校毕业后,他被分发到川军第二师刘存厚部任排长。

王铭章打仗以硬狠著称,在内战时期,曾多次奉命围剿红军,也确实让红军吃了不少苦头。

七七事变之后,川军奉命出川抗日。王铭章当时任122师师长,他率领的部队于1937年9月12日在德阳慷慨誓师,要用热血来报效祖国。誓师后,他返回家乡和家人告别,然后率领川军经川陕公路开赴抗日前线。

岂料,此次告别,竟真的成了永别。

02、滕县保卫战

1937年底,徐州会战打响,日军企图打通津浦路,攻占徐州。关键时刻,韩复榘指挥军队不战而退,放弃了济南、泰安等地,使得津浦路北段门户大开。在这危急关头,王铭章率领的122师作为第二二集团军的前卫部队,奉命增援津浦路北线战斗。

1938年1月,王铭章将军率领122师奉命扼守滕县。3月初,日军集结大股部队,准备对滕县发动进攻。3月10日,孙震将军为加强守备,命令王铭章率领122师进驻滕县,并任命其为四十一军前方总指挥,统一指挥122师和124师。

3月14日,日军第十师团在战斗机的掩护下向滕县外围展开攻击。滕县保卫战正式打响。

经过14日一整天的激战,国军的正面阵地防线屹然未动,日军没能达到正面突破的目的。15日清晨,日军继续猛攻四十五军阵地,经守军激烈防守,日军仍未取得进展。当天,另一股日军约三千人向124师370旅防区进攻,该旅死守阵地,但是伤亡惨重。王铭章为防止敌人向滕县左后方迂回包围,急调在滕县担任城防的124师372旅驰援370旅,经激烈战斗,终于稳定了防线,日军在这一侧的进攻也没有取得突破。

15日午,王铭章为防敌人乘隙渗入滕县左侧,命令在北沙河的727团抽出一个营的兵力,到滕县西北的洪町、高庙等地布防,拱卫滕县左侧。

在滕县外围的进攻均没有显著突破后,日军继续聚集部队,企图由龙山以东向滕县方向右翼迂回,撇开正面阵地,直接攻击滕县县城。

当时,驻守在滕县城关的仅有122师、124师、127师的三个师部和346旅旅部,每个师部只有一个警卫连、一个通信连和一个卫生队,除此之外就只有滕县县长周同率领的警察部队和保安队500百余人,全部加在一起将近3000人,而此时集结来犯的日军有近万人。滕县县城的形势十分危急。

王铭章手下部队大多和日军胶着在滕县防区的第一线战场,只有122师366旅的一个团可以支援,该团团长叫王文振。王铭章将军命令王文振团急速驰援县城,但该团距离县城较远,驰援需要时间。王铭章将军又急忙向22集团军总部请求支援。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危急关头,王铭章又从一线战场上撤回一个团支援县城,该团团长叫张宣武。

15日夜间,王铭章集结县城的部队,将他们分别安排在县城四面进,他自己则亲率师部在县城西关进行指挥。当夜,部队一整夜没有休息,紧急搬运弹药,加强防御工事。16日黎明,日军集中优势兵力围攻滕县,空军约20余架飞机飞临县城上空轰炸。

03、三封急电等不来近在咫尺的援军

王铭章对城中部队说,作为军人,要"受命不辱,临危不苟,负伤不退,被俘不屈"。经过中国守军的死守严防,16日上午日军没能突破县城。王铭章将军看到日军太过强大,靠城里的军队是守不住的,便给孙震将军发电,请求支援。

孙震复电说:"委员长来电话要我们死守滕县,等待汤恩伯集团前来解围,汤部的先头部队昨日已到临城,其后续部队亦正陆续赶到。我当催促王廉仲军赶紧北上,你应确保滕县以待援军。你的指挥部应立即移到城内,以便亲自指挥守城,如兵力不够,可把城外所有的四十一军部队调回城内,固守待援!"

王铭章将军于是昭告全城官兵,"决心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

战斗持续到当天晚上,敌我双方伤亡惨重,滕县城下尸横遍野。

17日清晨,日军再次集结炮兵、装甲车等重型武器,集中火力猛攻城墙。眼看滕县已经守不住了,孙震承诺的援军则迟迟不见踪影。王铭章急电孙震:"敌以炮火猛轰我城内及东南角城墙,东关附近又被冲毁数段,敌兵登城,经我反击,毙敌无数,已将其击退,若友军深夜无消息,则孤城危矣。"

到17日中午,日军用大炮轰开城墙,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蜂拥入城。直到此时,王铭章依旧没有见到援军的影子,绝望之下,他给孙震发了最后一封电报:"决心死拼,以报国家。"

日军攻入滕县城后,国军的防守全面溃败。王铭章将军迫不得已缒城出去,准备到火车站指挥一二四师三七二旅继续与日军搏斗。谁知他刚走到西关电灯厂附近,即被城门楼上的日军发现,一阵密集的机关枪声,王铭章和他的参谋长赵渭宾、副官长罗甲辛、少校参谋谢大壎、一二四师师参谋邹慕陶以及随从十余人应声倒地,为国捐躯,当时只有王铭章身边的一个士兵幸免于难。

04、寻找遗体的曲折过程

当蒋介石得知王铭章牺牲的消息后,非常悲痛。他命令军长孙震,"设法派员到滕县将王师长铭章忠骸运出"。当时,日军并不知道王铭章师长在战斗中牺牲,在清理战场时并没有在意他的尸体。

孙震找到王铭章将军的卫兵李绍焜,令其乔装进入县城,寻找王铭章的遗体。李绍焜在滕县当地人王宜恭的帮助下,在一处"半掩半露的一堆四具尸体群中",发现王铭章遗骸。二人于是将遗骸移到城东北门外美国基督教会墓地暂存。此时距离王铭章去世已经40余天,遗体早已腐烂,不辫人形。他们二人拿着遗体上的一颗"金扣子"返回,向孙震的部下王文振旅长报告。经王文振旅长确认,确实是王铭章师长。4月28日王文振派王宜恭、刘昭福、李少锟等人再次赴滕县将王铭章遗体渡微山湖运到对岸沛县,置棺入殓。5月3日遗体从徐州运到汉口,5月4日-5月8日,国民政府在武汉举行了隆重的公祭。抗日名将至此方得安息。

滕县保卫战,虽然失败了,但是虽败犹荣,王铭章将军打出了川军的气概。经过滕县的坚守,有力地阻击了日军的锋芒,拖延了日军的时间,为徐州一带国军的集结赢得了时间,为尔后的台儿庄大捷创造了有利条件。李宗仁曾评价王铭章说:"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

文/冯玄一

01、出川抗日

1938年3月21日《新华日报》有如下报道:

17日敌攻城之际,"王铭章师长以局势危急,当率团长王麟,县长周同等,登城督战。我生存健儿,经王激励,仍奋勇杀敌,有死无退,无如敌众我寡,卒于十七日下午三时被其由东南城两缺口登城,竄至西城,我赵参谋长渭滨,王团长麟阵亡,王铭章师长亦腹部中弹,旋以大势已去,危城难守,即以手枪自戕,临死仍高呼中华民国万岁……周县长同越城逃出,当亦跌死"

这段报道说的就是滕县保卫战中国军将领王铭章师长牺牲的情景。王铭章是著名的川军将领,1893年7月出生于四川,早年曾参与了四川保路运动,后来进入四川陆军军官学校学习,由此进入军队。1914年从军官学校毕业后,他被分发到川军第二师刘存厚部任排长。

王铭章打仗以硬狠著称,在内战时期,曾多次奉命围剿红军,也确实让红军吃了不少苦头。

七七事变之后,川军奉命出川抗日。王铭章当时任122师师长,他率领的部队于1937年9月12日在德阳慷慨誓师,要用热血来报效祖国。誓师后,他返回家乡和家人告别,然后率领川军经川陕公路开赴抗日前线。

岂料,此次告别,竟真的成了永别。

02、滕县保卫战

1937年底,徐州会战打响,日军企图打通津浦路,攻占徐州。关键时刻,韩复榘指挥军队不战而退,放弃了济南、泰安等地,使得津浦路北段门户大开。在这危急关头,王铭章率领的122师作为第二二集团军的前卫部队,奉命增援津浦路北线战斗。

1938年1月,王铭章将军率领122师奉命扼守滕县。3月初,日军集结大股部队,准备对滕县发动进攻。3月10日,孙震将军为加强守备,命令王铭章率领122师进驻滕县,并任命其为四十一军前方总指挥,统一指挥122师和124师。

3月14日,日军第十师团在战斗机的掩护下向滕县外围展开攻击。滕县保卫战正式打响。

经过14日一整天的激战,国军的正面阵地防线屹然未动,日军没能达到正面突破的目的。15日清晨,日军继续猛攻四十五军阵地,经守军激烈防守,日军仍未取得进展。当天,另一股日军约三千人向124师370旅防区进攻,该旅死守阵地,但是伤亡惨重。王铭章为防止敌人向滕县左后方迂回包围,急调在滕县担任城防的124师372旅驰援370旅,经激烈战斗,终于稳定了防线,日军在这一侧的进攻也没有取得突破。

15日午,王铭章为防敌人乘隙渗入滕县左侧,命令在北沙河的727团抽出一个营的兵力,到滕县西北的洪町、高庙等地布防,拱卫滕县左侧。

在滕县外围的进攻均没有显著突破后,日军继续聚集部队,企图由龙山以东向滕县方向右翼迂回,撇开正面阵地,直接攻击滕县县城。

当时,驻守在滕县城关的仅有122师、124师、127师的三个师部和346旅旅部,每个师部只有一个警卫连、一个通信连和一个卫生队,除此之外就只有滕县县长周同率领的警察部队和保安队500百余人,全部加在一起将近3000人,而此时集结来犯的日军有近万人。滕县县城的形势十分危急。

王铭章手下部队大多和日军胶着在滕县防区的第一线战场,只有122师366旅的一个团可以支援,该团团长叫王文振。王铭章将军命令王文振团急速驰援县城,但该团距离县城较远,驰援需要时间。王铭章将军又急忙向22集团军总部请求支援。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危急关头,王铭章又从一线战场上撤回一个团支援县城,该团团长叫张宣武。

15日夜间,王铭章集结县城的部队,将他们分别安排在县城四面进,他自己则亲率师部在县城西关进行指挥。当夜,部队一整夜没有休息,紧急搬运弹药,加强防御工事。16日黎明,日军集中优势兵力围攻滕县,空军约20余架飞机飞临县城上空轰炸。

03、三封急电等不来近在咫尺的援军

王铭章对城中部队说,作为军人,要"受命不辱,临危不苟,负伤不退,被俘不屈"。经过中国守军的死守严防,16日上午日军没能突破县城。王铭章将军看到日军太过强大,靠城里的军队是守不住的,便给孙震将军发电,请求支援。

孙震复电说:"委员长来电话要我们死守滕县,等待汤恩伯集团前来解围,汤部的先头部队昨日已到临城,其后续部队亦正陆续赶到。我当催促王廉仲军赶紧北上,你应确保滕县以待援军。你的指挥部应立即移到城内,以便亲自指挥守城,如兵力不够,可把城外所有的四十一军部队调回城内,固守待援!"

王铭章将军于是昭告全城官兵,"决心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

战斗持续到当天晚上,敌我双方伤亡惨重,滕县城下尸横遍野。

17日清晨,日军再次集结炮兵、装甲车等重型武器,集中火力猛攻城墙。眼看滕县已经守不住了,孙震承诺的援军则迟迟不见踪影。王铭章急电孙震:"敌以炮火猛轰我城内及东南角城墙,东关附近又被冲毁数段,敌兵登城,经我反击,毙敌无数,已将其击退,若友军深夜无消息,则孤城危矣。"

到17日中午,日军用大炮轰开城墙,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蜂拥入城。直到此时,王铭章依旧没有见到援军的影子,绝望之下,他给孙震发了最后一封电报:"决心死拼,以报国家。"

日军攻入滕县城后,国军的防守全面溃败。王铭章将军迫不得已缒城出去,准备到火车站指挥一二四师三七二旅继续与日军搏斗。谁知他刚走到西关电灯厂附近,即被城门楼上的日军发现,一阵密集的机关枪声,王铭章和他的参谋长赵渭宾、副官长罗甲辛、少校参谋谢大壎、一二四师师参谋邹慕陶以及随从十余人应声倒地,为国捐躯,当时只有王铭章身边的一个士兵幸免于难。

04、寻找遗体的曲折过程

当蒋介石得知王铭章牺牲的消息后,非常悲痛。他命令军长孙震,"设法派员到滕县将王师长铭章忠骸运出"。当时,日军并不知道王铭章师长在战斗中牺牲,在清理战场时并没有在意他的尸体。

孙震找到王铭章将军的卫兵李绍焜,令其乔装进入县城,寻找王铭章的遗体。李绍焜在滕县当地人王宜恭的帮助下,在一处"半掩半露的一堆四具尸体群中",发现王铭章遗骸。二人于是将遗骸移到城东北门外美国基督教会墓地暂存。此时距离王铭章去世已经40余天,遗体早已腐烂,不辫人形。他们二人拿着遗体上的一颗"金扣子"返回,向孙震的部下王文振旅长报告。经王文振旅长确认,确实是王铭章师长。4月28日王文振派王宜恭、刘昭福、李少锟等人再次赴滕县将王铭章遗体渡微山湖运到对岸沛县,置棺入殓。5月3日遗体从徐州运到汉口,5月4日-5月8日,国民政府在武汉举行了隆重的公祭。抗日名将至此方得安息。

滕县保卫战,虽然失败了,但是虽败犹荣,王铭章将军打出了川军的气概。经过滕县的坚守,有力地阻击了日军的锋芒,拖延了日军的时间,为徐州一带国军的集结赢得了时间,为尔后的台儿庄大捷创造了有利条件。李宗仁曾评价王铭章说:"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